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田园小娇娘 > 第二百四十二章 花烛夜

田园小娇娘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四十二章 花烛夜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许三郎倒是听话,乖乖的改了称呼,“曦儿。”

被许三郎火热的目光看的微微有些脸红,程曦在心里腹诽,完了,刚刚那高冷的许三郎又跑了,腻腻歪歪的许三郎又回来了。

只被许三郎如此的眼神看着,程曦觉得自己似乎要溺在这样的眼神里,心跳也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。

然而下一秒,才被关上的门,又被一脚踹开了,程曦忙摆脱许三郎的控制,看向门口,便见着歌舒火气冲冲的站在门口,瞪着许三郎。

程曦看着莫名其妙的歌舒,开口问道,“你这新婚夜大半夜的跑我们这里来干啥?”

歌舒咬牙切齿的看着许三郎,开口说道,“阿奕呢?你让他给老子出来。”

程曦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火气冲冲的歌舒,开口问道,“阿奕不是去闹你们的洞房了?”

歌舒恼恨的道,“闹什么洞房,让他给跑了,阿奕人呢?”

许三郎眼神阴冷的看着歌舒,“在我没把没出手把你丢出去之前,你最好自己出去。”

只歌舒似乎气急,根本没将许三郎的威胁看在眼里,程曦却是好奇,歌舒这么火大的赵阿奕干什么?于是开口说道,“你找阿奕做什么?”

歌舒怒道,“干什么?找他算账,要解药,明明知道玉儿怀有身孕,居然还敢下药。”

程曦跟许三郎听得也忍不住微微皱眉,都觉得阿奕做的有些失了分寸,不想这个时候阿武追了上来,看到许三郎程曦,先是跟许三郎程曦施礼,之后才开口对歌舒说道,“殿下,阿奕说了,那药对孕妇没有作用,只对、只对您有作用,而且,也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药,不需要解药,忍忍,忍忍也就过去了。”

阿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盯着压力总算是把阿奕的话说完了,歌舒听完阿武前面的半句总算是舒了一口气,只听到阿武后面的话,又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人,阴沉着脸问道,“他人呢?”

阿武倒是交代的老实,“他说他先出府去躲躲。”

歌舒听得更是火冒三丈,许三郎此时也再次开口,“都滚出去,阿武,在院子门口去守着,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准进来。”

程曦还是第一次听许三郎说出这样的话,忍不住看了许三郎一眼,许三郎发现自己居然爆了粗口,而且还被程曦盯着,也略微觉得有些尴尬。

歌舒最终还是气哼哼的走了,阿武也乖乖的听从许三郎的吩咐,去了院子门口守着。

屋里再次是剩下许三郎程曦,只此时什么旋旎的气氛都被这一个个的闯入者搞没了,程曦过去了床边,边脱着身上繁琐的嫁衣边开口询问道,“这阿奕怎么回事儿啊?干嘛给歌舒下药。”

许三郎在洗脸架那边,边自己洗漱边开口应道,“报复。”

程曦听得吃惊的道,“啊?报复?阿奕跟歌舒有什么仇?干嘛报复歌舒?”

许三郎开口替程曦解惑,“可还记得你中毒,阿奕没给解药的事儿?”

程曦点点头,想忘也忘不了啊,想起这程曦便忍不住吐槽,“这阿奕还真是不像话,之前明明可以解的毒,也说没解。”

许三郎便接着程曦的话说道,“若不是歌舒突然出卖了他,咱们也不知道其实那毒是可以解的,之后我倒是好好收拾的阿奕一顿,阿奕总得找人报复回来,不敢找我,当然找歌舒了。”

程曦幸灾乐祸的道,“好吧,这都是歌舒自己做的孽,玉儿不会又问题就好。”

许三郎却是已经过来,一把将还在床前跟身上繁复的嫁衣纠结挣扎的程曦扑倒在床上,看着程曦开口说道,“这嫁衣该让为夫替曦儿脱才是。”

程曦红着脸不敢看许三郎,嘴里嚷嚷着,“你干啥呢?”

许三郎面上挂着一抹坏笑,低沉的嗓音开口说道,“你说呢?”

程曦被许三郎突如其来的那一抹坏笑晃花了眼,原来这个样子的许三郎,居然这么迷人的么?

已经不知道是谁先动作,最终两个人在床上滚做一团,屋里的红烛摇曳生辉,似乎在为纱帐里的人摇旗助威,旋旎暧昧的声响回荡在屋子里,经久不散。

第二天早上,程曦是被敲门声惊醒的,外面响起伺候嬷嬷颤颤巍巍的声音,“大少爷,大少夫人,该起身去给王爷王妃敬茶了。”

程曦一咕噜坐起声,她记得昨天嬷嬷有给她说过,按照习俗,成亲第二天一早要起来去给王爷王妃敬茶的,只转身就给忘了有这么回事儿,看看外面大亮的天,怕是已经不早了。

只程曦刚坐起身,就被许三郎再次拉进了怀里,程曦感觉到身下***的胸膛,红着脸说道,“起来了,该去敬茶了。”

许三郎却搂着怀里的程曦不撒手,那一双手却是又开始在程曦得身上作乱,吓的程曦惊呼出声,胡乱的拍打着许三郎的胸膛,小声说道,“你干什么,外面有人。”

许三郎不满的翻身将程曦压在了身下,然后不客气的堵住了程曦的嘴,让程曦没办法发出声音,手上的动作也没停,却是完全没有起床的打算。

嬷嬷听见里面的动静,哪儿还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,只得唉声叹气的转身离开,过一会儿再来叫人了。

等到许三郎跟程曦起身,已经是日上三竿了,程曦被许三郎半搂半抱的拖着往正厅走,此时的许三郎红光满面,难得唇角还挂着一抹浅笑,而程曦的眼刀子却是不停的往许三郎的身上射,恨不得将许三郎射成筛子,浑身酸痛的任由许三郎半搂着往正厅走。

两个人刚到正厅,便听得歌舒酸溜溜的说道,“哟,大哥嫂子还真是早啊。”

程曦扫了一眼正厅,人都在,脸不由微微发红,不满的瞪了歌舒一眼。

一旁的瑞王妃却是笑的合不拢嘴,嘴里说着,“不迟,曦儿辛苦了,快过来坐,别站着了,站着累。”

程曦的脸却是更红了,心道,您这解围还不如不解围呢,这话听着让人不想歪都难,一旁坐着的玉儿也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的性子,听得瑞王妃的话,只捂着嘴吃吃的笑,笑了一会儿才发现屋里还有瑞王瑞王妃,忙忍住笑声,憋得肩膀一耸一耸的。

好在总算靠谱的瑞王发了发,“来了就敬茶了吃饭吧。”

瑞王虽然不确定许三郎是不是解开了心里的疙瘩愿意给他们敬茶,但是这个儿媳妇儿他看的分明,肯定是愿意敬茶的,他当然也期待能喝上这媳妇茶。

只看着许三郎居然扶着程曦一起过来给他们敬茶,一向威严的瑞王,面上也难得浮起了一丝笑意。

等到许三郎程曦敬完了茶,一家人便围着桌子吃起了早饭,瑞王许三郎仍旧沉默寡言,瑞王妃跟程曦赵玉时不时的说着话,偶尔歌舒会插上一两句嘴,一家人倒是其乐融融。

只吃过了饭,瑞王开始开口说起了正事,有些事情,还是耽误不得,“既然亲事也都已经办妥,咱们也该回去江南了,这些天你们收拾一下,等到三天后玉儿回了门,咱们就出发回去江南。”

之后瑞王的目光便看向了许三郎程曦,不等瑞王开口,许三郎便先一步开口说道,“我跟絮儿回安阳县。”

瑞王妃看着许三郎程曦,瞬间红了眼眶,虽然早知道两人不愿意跟他们回去江南,只这么快就要分别,瑞王妃还是有些忍不住。

程曦这段时间跟瑞王妃相处的时间不短,也很是喜欢瑞王妃,看着瑞王妃伤心,也顾不得许三郎同意不同意,忙开口说道,“我们有空会去江南看您们的。”

瑞王妃激动的看向程曦,开口问道,“真的么,你们啥时候过来,来了可一定要住一段时日。”

程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看了一眼一旁没什么表情的许三郎,尴尬的应道,“等有了时间就过去,听您经常说起江南,是个不错的地方,我也想去看看呢。”

不想一旁没作声的许三郎突然开口说道,“你若想去,咱们冬天就过去,那边的冬天暖和。”

瑞王妃忙笑着附和,“好,就过年过去,咱们一起过年,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齐齐整整的坐在一起吃过团年饭。”

说完心酸处,瑞王妃又红了眼眶,程曦忙开口说道,“过两天不是中秋节么,等中秋节的时候,咱们不是可以一起吃团圆饭嘛。”

瑞王妃一脸欣慰的看着程曦,应道,“好。”

瑞王看这些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,他们就已经商量好了,也不再开口,只平时威严的脸上温和了不少。

吃过了不算早的早饭,程曦便打算回去休息了,许三郎知道自己把程曦折腾的有些狠了,当然会陪着程曦,打算跟他一起回去,跟瑞王瑞王妃招呼一声,两个人便出了正厅。

歌舒也扶着赵玉跟在身后出来,然后前面的程曦许三郎便被歌舒叫住,许三郎心情好,难得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歌舒,问道,“何事?”

歌舒咬牙切齿的开口询问,“阿奕那小子回来了没?”

许三郎应道,“不知道。”

许三郎倒是说的实话,他真的不知道阿奕回不回来,只歌舒却是不信,以为是许三郎不告诉他,将目光看向程曦,程曦耸了耸肩应道,“咱们是真的不知道,反正是没见着人,你不是没事儿了么?”

同样干过下药这种事情的赵玉,有些不好意思的尴尬咳嗽一声,开口说道,“找不着人就算了,你不也好好的,走吧,回去了。”

歌舒不满的道,“那小子害的我……,我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,走吧,先回去。”

知道这会儿找不到人光生气也没用,歌舒伸手扶着赵玉,打算先回去再说。

程曦看着歌舒小心翼翼的样子,开口问道,“玉儿的肚子可还好?”

赵玉笑着应道,“挺好的,活蹦乱跳都没问题,是他整天瞎担心。”

看到赵玉面上浮起幸福的笑意,程曦也放了心,心道自己这个凑成他们好事的罪魁祸首总算是没有做错。

许三郎看着程曦跟他们说起来没完没了,便出声催促道,“不是累着了?快走吧,回去休息了。”

程曦听得许三郎居然就这样说出来,尴尬的红着脸跟赵玉招呼一声,“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赵玉带着一脸深意的笑容点了点头。

程曦忙转过头红着脸催促许三郎快走,还不忘扭头恼怒的瞪了许三郎一眼。
田园小娇娘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