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田园小娇娘 > 第二百七十三章 想念

田园小娇娘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七十三章 想念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小时候犹记得爷爷奶奶的头发都很是黑亮,只后来程曦一天天见着两位老人的头发渐渐变的花白,到变的苍白,脸上的褶子也越来越多。

可是自己最终还是离开了,离开之后也不知道爷爷奶奶如何了?自己离开他们应该是很难过的吧?自己来这里好几年了,他们过得还好么?会不会还在为自己的离开而伤心难过?或者是已经渐渐的遗忘了自己,如同自己来了这里一般,都不敢去想,努力尘封掉那些记忆?

程曦并不知道,自己此时的脸上,已经是满脸的泪痕,那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,不停的往下掉着,眼里盛满了难以言语的悲伤。

许三郎挑着一挑水过来的时候,便刚好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那眼里浓的化不开的悲伤,让许三郎既心痛,又心慌,忙放下肩上的水,快步过去程曦的身边坐下,伸出手慌乱的替程曦擦着脸上的眼泪,并开口问道,“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就哭了?”

程曦面上的泪水却是越擦越多,也不出声,只不停的掉着眼泪,然后声音有些缥缈的说道,“许三郎。”

许三郎边替程曦擦着眼泪便应道,“在呢,我在。”

然后许三郎便听得程曦再次轻声开口,“我想家了,我想我的家人了。”

许三郎突然就觉得眼前的程曦就跟她说话的语气一般,变的有些缥缈起来,似乎下一瞬间就会被飞吹散,然后消失不见。

心里没来由的变的心慌,许三郎不敢往深里想,只突然伸手,将程曦紧紧的搂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有些事情,他一直都没去深究,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,他情愿一直相信,程曦就是程曦,那个在石桥村长大的程曦。

可是有些事情,并不是他不去想,就不会存在,就如那些自己从来没听过的东西,就如程曦捣鼓出来的那些别人从来不知道的东西。

他一直都知道,在程曦得身上,藏了一个谜团,一个他甚至都不愿意去深想的谜团,他不去探究,她也从不曾提及。

一直以来,她还是那个石桥村程家的程曦,他也把她当成石桥村那个程家的程曦,只今天这般反常是为何?许三郎很是警觉的看向那桌上的野山果,心里很是后悔,要将这东西从山上带回来,家里那么大果园,什么水果都有,为何还要带这些野果子回来。

被许三郎搂进怀里的程曦,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口,原本无声的掉眼泪,最终变成了哽咽,最后声音越来越大,那些听见动静要靠近的人,却是被许三郎阴冷的眼神吓的缩了回去,之后便远远的躲了起来,并自我安慰般想着,那边主子在呢,不需要他们,他们还是躲远些。

许三郎什么也没有说,就只这样搂着程曦,轻轻的拍着程曦得背,任由程曦在自己的怀里尽情的苦着。

只程曦嘴里还时不时的冒出来几句话,什么爸爸妈妈,爷爷奶奶,应该就是她心里的那些家人吧?那她会不会因为那些家人,抛弃他离开这里呢?

许三郎心里很是清楚,程曦的那些家人,并非程家人,他不想知道她到底是谁,到底是不是程曦,她到底来自哪里,这些他都不想知道,他只希望她是他的曦儿,他的妻子,他的家人,会一直陪着他。

所以他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问,他只紧紧的搂着他,心里胡乱想着,曦儿应该不会离开他的吧,哭的这么伤心,想必是不会回去的吧?或者是回不去了?

许三郎轻轻的拍着程曦的背,脑子里一直胡思乱想着,一直到怀里的哭声渐渐变小,然后感觉到怀里的人儿不停的在他胸前胡乱的蹭着。

怀里的人似乎终于哭够停下了,许三郎便开口说道,“不哭了?”

程曦在许三郎怀里重新找了一块儿干净的地儿,再次用力的在那干净的地儿蹭了蹭,总算是满意了,之后总算是总许三郎怀里抬起头,鼻子红红眼睛红红,就连小脸也被她在许三郎怀里蹭的红红的。

只程曦却是什么也没说,就似刚才那在许三郎怀里大哭的人不是她一般,然后开始继续挑放在石桌上簸箕里的杨桃,声音略显沙哑的开口,“这些杨桃都太熟了些,泡酒不好,得挑出来。”

许三郎看程曦的样子,便知道她什么也不想说,只他心里却是还是有些心慌,便看向程曦,开口说道,“你会……,离开么?”

程曦没有看许三郎,而是继续边挑着杨桃,边开口应道,“我离开,***哪儿啊,这里是我家,怎么你希望我离开么?说的好听,说以后会一直陪着我的,这会儿你就想着让我离开了么?”

许三郎听着程曦故意嚷嚷着曲解他的意思,很是无奈的叹息一声,才应道,“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听得许三郎的话,程曦挑核桃的手顿了顿,还一会儿才小声应了一句,“放心,我不会离开的,想离开,也没有机会。”

许三郎听得松了一口气,可是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,原来并不是她不想离开呢,而是她离开不了所以才不得不留下?

许三郎开始自我反思,原来曦儿还是想离开的,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?没有她的那些家人好所以想要离开?自己总结出来了这样一个结论,许三郎心里便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对曦儿更好,这样曦儿才不会想着离开自己。

程曦并没有说离开去哪里,也并没有再提及那什么家人,似乎这场哭泣从来没发生过一般,继续的挑他的杨桃,并指挥着许三郎,将她挑好的杨桃外面的毛洗干净,然后放在一旁空着的干净簸箕里沥干水,这才能往酒里面放。

许三郎也没有再提刚刚的事情,更是没有再询问程曦任何的问题,只默默的听从程曦的指挥,帮忙洗着杨桃。

刚刚的事情,两人都再也只字不提。

杨桃还没有洗完,琴姑就过来了,到了两人面前施礼说道,“主子,夫人,正厅那边已经准备好午饭了,小少爷们也都回来了,您们先过去吃了饭再过来弄吧。”

程曦想着姐姐程欣第一天去私塾授课,也不知道如何,心里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问问姐姐在私塾的情况,于是便站起身,对一旁的许三郎说道,“咱们先过去吃饭吧。”

琴姑看着石桌上的杨桃和酒,便开口询问,“那这些奴婢先收进屋里去?”

程曦摇了摇头,应道,“不必了,就放这里吧,一会儿吃完了饭,继续过来弄,你也别忙活了,先过去吃饭吧。”

边说着,程曦也已经跟许三郎一起,往正厅那边去了。

等到两个人进去屋里,便看到所有人都已经上桌,桌上的饭菜也已经布好,就等着他们俩过来了,程曦笑着说了一句,“抱歉,让大家久等了,大家都吃饭吧。”

边说着,程曦也已经来到了桌边,看着姐姐程欣左边坐着百岁,右边坐着阿奕,程曦应是过去将阿奕挤到了一边,自己霸占了阿奕的位置,坐到了姐姐程欣的身边。

余招财看着程曦那红肿的眼睛,还有微红的鼻头,问道,“曦儿,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?”

***人也发现的程曦脸上的异样,都一脸疑惑的看着程曦,也有人觉得程曦好像是哭过,可是这人此时明显没有一点伤心难过的表情,面上还带着笑意,怎么会是哭过?

程曦摸了摸自己有些酸涩的眼睛,便开口胡乱说道,“哦,眼睛啊,不小心把酒溅到了眼睛里,再一柔就成这样了啊。”

一旁程欣略显责备的开口说道,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

程曦胡乱的挥了挥手,不在意的说道,“没事儿,睡一觉明天估计就恢复了。”

隔壁桌的阿武听得程曦得话,难得没老老实实的将实话说了出来,只在心里腹诽,夫人可真是会撒谎,说的他都差点信了,若不是他当时亲眼看到了那一幕。

而一旁挨着阿武坐着的小诗,同样看到了下午的那一幕,却是当做没听见那边桌上人所说的话一般,只低着头默默的吃着饭。

坐好之后程曦便带头拿起了筷子,招呼着大家都吃饭,众人这才也都跟着拿起筷子,开始吃了起来。

只程曦胡乱的刨了两口饭,便迫不及待的凑到姐姐程欣的身边,小声问道,“姐,今儿课上的如何?还行么?”

程欣抬眼看了一眼程曦,才开口应道,“挺好的,孩子们很乖。”

程曦笑着应道,“那就好。”

程欣的唇角弯了弯,似是笑了,只脸上还带着面具,看不清楚她表情,但程曦肯定,此时的程欣无疑是高兴的,程曦心道,让程欣去私塾给孩子们上课,果然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程欣看着程曦突然发起了呆,却是给她夹了一筷子菜,开口说道,“快些吃饭吧。”

被程曦挤到了一边跟程欣隔离了起来的阿奕,又再次被自家主子把自己从夫人身边挤开,此时坐在自家主子的身边,那幽怨的眼神,不停的往程曦身上飘着,特别是看着程欣给程曦夹菜,那幽怨的眼神更加强烈,那明明是自己该有的待遇好么?

一旁的许三郎当然也注意到了自己旁边的阿奕,下定了决心要比以前对程曦更好的许三郎,见阿奕居然一直瞪着自己的曦儿,还没完没了的样子,便不客气的冷声威胁道,“再看挖了你的眼睛。”

阿奕倒是一点不怂,干脆不看程曦,而是一脸幽怨的看向的许三郎,那眼神似乎再说,要挖你挖去就是了。

许三郎见着阿奕不再瞪着程曦看,而是瞪着自己看,倒是觉得无所谓了,仍有阿奕看着自己,自己则继续吃自己的饭。

待到吃过了午饭,程曦催促着几个孩子去午休,然后又嘱咐了几句阿奕安排的专门照顾几个孩子饮食起居的王嬷嬷,让她好生照看,记得按时叫他们起,下午按时去私塾,之后才跟着许三郎一起往自己小楼去了。

只走了一半程曦才开口说道,“呀,遭了。”
田园小娇娘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