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田园小娇娘 > 第三百零一章 荒凉

田园小娇娘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百零一章 荒凉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吃过了晚饭,离宵禁的时间还早,程曦便拉着许三郎出了门,直奔金银首饰店,将已经打烊的店门敲开,给英姐家的胖小子买了一套长命锁。

既然是在云城,肯定能买到这些东西,程曦可不想再学之前大哥家孩子的洗三,直接送两锭金元宝。

这赵家跟大伯家不一样,大伯家洗三的时候送两锭金元宝,那是给大伯挣足了面子,就梨花村的百姓,有的怕是一辈子也见不着这样一锭。

然而赵家怕是最不缺的就是金银了,送东西当然也要更注重心意。

两个人买好了长命锁,没再接上逛太久,宵禁之前就回去了,吴管家还亲自给他们守着门。

在这边歇息一晚,第二天一早,阿武赶着马车,程曦就跟许三郎一起往赵家去了,阿奕则拉着程欣出去逛云城去了,约好中午过后就出发前往怀安。

赵家人见到程曦他们,都很是开心,王英生的孩子也已经两个多月了,长的白白胖胖很是可爱,许三郎见着之后跟自家大哥的孩子做了做对比,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不巧刚好被一旁的王大爷看到,便不满开口问道,“怎么,我这大外孙有什么问题?三郎你皱什么眉呢?”

王大爷倒是一点不将许三郎那什么乱七八糟的身份看在眼里,还把他们当成以前的三郎跟曦儿,倒是亲切了不少。

当然说话也就没什么顾忌了,看到许三郎盯着他家大外孙皱眉,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了。

许三郎突然被王大爷这般质问,倒是有些尴尬,心道自己如今真的是越来越喜怒易行于色了。

尴尬表情一闪而过,许三郎很快就恢复了淡然,开口应道,“只突然想到我大哥家的孩子,没有王大爷您外孙长的好看。”

王大爷一听就乐了,之前面上的阴郁不快一扫而光,有人夸他外孙长的好看,他当然高兴了,甚至还兴奋的追问道,“你家大哥也添了孩子?男娃女娃?怎么就不好看了?”

许三郎只想着回答了王大爷就行了,不想王大爷居然还一直追问,特别是程曦同样看过来的质问的眼神,许三郎觉得这一皱眉,真的是个大失误,原本想要保持沉默,反正他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,不说话也没什么。

不想程曦没听见许三郎的回答,也开口不满的问道,“小九月怎么就不好看了?你给我说说。”

那面上的表情,明显就写着,要是说不好,就要你好看,许三郎哪儿还敢说,只胡乱应道,“其实小十月也挺好看的。”

一旁同为男人,又刚晋级当爹的赵珂倒是有些理解许三郎,笑着应道,“许老弟看着你大哥家的小孩儿时,是才刚出生吧?”

许三郎点了点头,赵珂便笑着应道,“那就怪不得了,我当时看到自家儿子还嫌丑呢,皱巴巴的小脸,还不够我半个巴掌大,脸也红彤彤的,像在锅里煮了的……”

赵珂话没说完,就遭到了一旁平时都温柔贤惠的王英无情的摧残,只说了一半的话还得接着说下去,不然他身上又要青紫几块地儿了,“我还没说完呢,刚生出来这样,是因为没长开,慢慢张来了就变的好看了,许老弟看到你家大哥家的孩子时,就是刚出生的时候,等满月了你再去看,就定然变了样。”

程曦却应道,“我觉得刚出生的婴儿也挺可爱的呀,小小的一团。”

王英赞同的应道,“就是,也不知道他们男人到底什么眼神。”

赵珂悻悻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不再说话了,许三郎倒是挺感激赵珂,总算是没人再追问他这个问题了。

当然赵家众人看程曦这么喜欢孩子,也都是让许三郎跟程曦自己早些生一个,程曦倒是真有些心动了,看看一家家的都有了可爱的小肉团子,她也有些期待了。

反倒是许三郎,再见识过一个个的小孩之后,心里倒是打了退堂鼓,想着还是暂时不要让程曦生孩子了,自己还得继续喝那药才行。

程曦许三郎离开的时候,不管是程曦还是王英,都万分不舍,只是程曦他们到底还有事情不能耽搁,吃过了午饭便恋恋不舍的分开了。

程曦许三郎一会去,阿奕跟程欣便已经早早的在门口等着了,就连程曦他们该收拾的东西,也已经帮他们收拾妥当,只等着他们人一回来,就可以直接出发。

看来程欣对于去怀安县城很是急切,然而程欣越是这样,阿奕虽然都有按照程欣的吩咐去做,面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冷了。

接下来两天路程,原本喜欢跟程欣一起赖在马车里的阿奕,都天天改成了在外面骑马,而且还能不是的从他的脸色看到一丝忧虑。

程欣似乎也察觉到了阿奕的改变,却是没什么表示,仍旧是跟以前一样,会关心阿奕,跟阿奕说话,只是看到阿奕不像以前那样对她,偶尔眼里会露出一丝失落。

怀安离云城并不是太远,一行人走的不算太快,差不多三天时间,就到了怀安城了,相对于云城,怀安城的地界要显得荒凉一些,可能也是因为挨着边界的缘故。

边界的地方,总是容易被战争波及,大多是人都是不太愿意住在边境的。

不过怀安城比起云城,却似乎还要热闹一些,之前来怀安城,程曦一心记挂着许三郎,根本没来得及细看,就跟着薛家队伍离开了怀安往京城去了,此时才有空细细打量着怀安城。

可能是因为边境的缘故,有不少的辽国商人来这怀安城做生意卖东西,既然又辽国商人,当然也有大周其它地界的商人过来怀安城买东西了。

程曦觉得,这怀安城,倒像是一个商贸城市,是辽国跟大周互通商贸往来的一个中心城市。

大周的地方,程曦因为去了一趟京城,倒是逛了不少,了解了也不少,但是对于大辽,程曦除了听人说起过,却是一无所知,此时看着街上的热闹场景,程曦倒是来了些兴趣,拉着许三郎想要下去逛逛。

许三郎看程曦一脸兴奋的样子,怎舍得拒绝,只是下马车之前,许三郎却是给自己戴了个斗笠,然后给程曦找了一块面纱,两个人收拾妥当才下了马车。

在许三郎给程曦戴面纱是,程曦还有些好奇,问许三郎为何要这样?是不是怀安城里他有什么不能见的熟人?

许三郎打断了程曦天马行空的思维,告诉程曦,因为这怀安城鱼龙混杂,什么地方的人都有,最好还是不要以真面目示人。

其实许三郎更是出于私心,这街上鱼龙混杂的这么多人,许三郎不想程曦走在大街上,还要被那些乱七八糟云龙混杂的人一直盯着看。

不过这怀安城跟其它地方倒是真不一样,像许三郎程曦他们这种装扮的人居然还不少,他们这样装扮着走在街上,倒是一点都不显得突兀。

程曦好奇的穿梭在那些辽商的摊位上,倒是看到了不少独具特色的小玩意儿,想着既然来了,总得买点什么特色的东西带回去,若是有觉得喜欢或者比较特别的,程曦便掏钱买了下来。

逛了一会儿之后,想着马车在跟在后面,程欣不愿意下来还坐在马车里,程曦跟许三郎拿着买的东西又回去了马车上,之后侍卫便打听着醉清风酒楼的位置,直接往酒楼那边去了。

等到了酒楼的门口,程曦他们都下了马车,这酒楼门口却是也没有一个小二上前来招呼。

抬起头看了看门口的牌匾,上面的几个字倒是写的挺好看,只上面似乎好久没有人打理过,上面都蒙了一层灰,门口也是一样。

程曦只站在这门口看着,就感觉到了一股子荒凉的味道,好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的地方,荒废了很久一样,哪儿像是酒楼呢,就这样也难怪没客人上门了。

只是不知道,到底是没人上门才成了这样,还是成了这样所以才没人上门了。

程曦收起脸上的嫌弃,然后一行人就跨进了醉清风的大门,里面居然一个人没有,几个人的视线左右扫了一圈,才终于见到了那趴在柜台上有一个人在睡觉。

看着这样的酒楼,众人都只皱眉,阿奕便大声道,“掌柜的,有客人上门了。”

那趴在柜台上的男人吓的一个机灵,猛的抬起头来,看到大厅里好几个人,还以为自己眼花,揉了揉眼睛。

确定是店里真的来了几个人之后,那人才慌忙起身,激动的边过来边招呼道,“几位客观可是打尖住店?”

看着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约莫有五十多岁的男人,怎么看怎么像一个逃难的难民,程曦微微皱了皱眉头,这样的人居然出现在酒楼里,好像还是这酒楼里唯一的一个人,这个醉清风,程曦心情复杂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。

程欣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牌子,递到了那干瘦男人面前,那男人看到令牌,便一脸激动的看着程欣,还一会儿才开口说出来话,“您是东家。”

程欣点了点头,清冷的声音开口问道,“这酒楼怎么成了如此模样?”

那干瘦男人却是一脸激动的恨不得抹眼泪了,也没回答程欣的问题,只激动的自言自语道,“东家啊,可算是盼着您来了,您再不出现,老奴就是真的撑不下去了。”

说完之后,这干瘦男人就真的开始抹起了眼泪,让一众人都很是错愕。

一旁阿奕看着指望着干瘦男人是不行了,便吩咐了两个侍卫,你们去收拾个干净的地方出来给主子们坐。

那两个侍卫麻利的去了,程曦却是好奇开口问道,“你是奴籍?”

那干瘦抹了抹眼睛,点点头应道,“老奴当年是醉清风东家身边的管家买回来的,之后奴籍便入了这醉清风名下,承蒙管家照顾,让老奴当了这怀安醉清风的掌柜,只后来这东家跟管家都似消失了一般,再也没有出现,这醉清风也没人管了,生意也一日不如一日,之前还好,老奴打理着这酒楼,勉强还能维持着酒楼里所有人的生计,只是后来,也不知道如何透露了消息,行业里开始盛传,醉清风已经没了东家,于是怀安其它酒楼开始对醉清风虎视眈眈,给醉清风下各种绊子,渐渐的就没什么客人了。”

干瘦男人一脸遗憾,继续说道,“可惜醉清风当年盛景再也没了,还有些酒楼为了挤垮醉清风,更是可恶,明明醉清风的生意都已经一落千丈,还落井下石请了些地痞流氓来捣乱,可怜我那儿子啊!”

说道这里,干瘦男人便抹了抹眼泪,才继续说道,“可怜我那儿子,跟那些地痞流氓起了冲突,那时候店生意不好,小二也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,就我们父子俩哪儿是那些地痞流氓的对手,我儿就这样,就这样断了一条腿,如今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,那之后,这醉清风也就只剩下咱们父子俩,守着这空荡荡的醉清风勉强度日,偶尔接待一两个散客,勉强维持着生计。”
田园小娇娘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