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纯阳武神 > 第四十八章 你!伤了我兄弟!

纯阳武神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十八章 你!伤了我兄弟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(求月票推荐票,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祝贺书评有奖竞答***结束。 ≥> )

    苏乞年至今都记得,那是临近立冬的前一个月。

    秋雨如冰,天老街上,兄长被押上囚车,临行之前还在对着他笑,告诉他要照顾好父母,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当时的他并不清楚,北海边疆到底有多么凶险,而身在炮灰营,几乎没有休战之时,无论是边疆哪一营征战,炮灰营永远冲杀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一年,兄长是如何撑过来的,相比于兄长而言,他所谓的修行路上的凶险与羞辱,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苏乞年都在想,自己显现出来足够的惊才绝艳,就足以吸引所有的目光,诸多凶险皆加诸己身,却没有想到,这个世间,从来没有那么多的道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圣贤传下来了许多道理,但大多数人过目即忘。

    九成以上的读书人,都只是说书人。

    苏乞年一直在等待,等待兄长归来的那一天,他一直在努力修行,想要尽早迈入一流混元境,只要将休命刀参悟到达第二十一刀,他就算真正有了在这天下立足的武力,届时,也能够真正放开手脚,可以***面圣,重审他苏府一案,若有罪者,皆应追究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苏乞年光明心燃烧,光明琉璃火几有席卷天地之势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到那一天,他苏家长子,他的兄长,被妖族钉在了帅旗之上!

    咳!

    帅旗之上,那奄奄一息的身影双眼勉强睁开一道缝隙,嘴角鲜血不止,虽然视线已经很模糊,但他的目光还是在瞬间就落到了前方那道纯白紫绶道袍的身影上。

    他依稀看到了几缕白,心中一痛,但依然竭力扯动嘴角,露出被鲜血染红了牙龈的笑容,声音嘶哑,却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活……着!”

    他要他活着!

    苏乞年止步,本来平静且冰冷的眸子露出痛惜之色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兄长看到他,依然只想要他能够活着,苏乞年明白,兄长要他活着,是因为苏家要延续血脉,更因为总要有一个人肩负起为苏府洗冤的担子,父母还身在天牢之中,他们两个人之中,必须有一个人要活着。

    一直活下去!

    直到足够强大,拥有足够的身份、地位,足以推翻刑部当年封存的卷宗,沉冤得雪!

    “你就是苏乞年!所谓的武当小神仙!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血鲨妖主眸子殷红,透着杀机,语气森寒道:“你兄长今天要死,你今天也要死!既然来了,今天就送你们兄弟二人一起上路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瞬间,血鲨妖主亲自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闪,就出现在了帅旗之巅,一只大手闪电般盖落下去,真空被震破,一道粉碎真空大手印朝着苏乞明吞噬而去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时寒目眦欲裂,没想到这位妖师之主如此凌厉与狠毒,面对一名垂死之人,也动用这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是血鲨之主快,苏乞年丝毫不慢。

    几乎在血鲨之主出手的瞬间,苏乞年动了,他的身影还留在原地,看不出什么变化,但是又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妖师帅旗之巅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这第二道声音来自时迁,这位时营主将察觉到不对,那位血鲨之主是刻意出手,为的,就是引动那一位近身。

    身为混元境第二步的妖主,曾经的王族后裔,血鲨妖主血脉强大,肉身坚固,不认为一名小小的人族年轻禁忌能有多强,真正交手,一定会显现出来修为不足的破绽,只要被他近身,一定能以雷霆手段将其镇杀。

    所以,几乎在苏乞年现身的刹那,他嘴角就泛起一抹冷笑,道:“果然是雏儿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他掌势一转,更加凌厉数分,粉碎大手印瞬间将苏乞年锁定。

    看眼前的少年,雪白鬓轻扬,目光冷漠,仿佛蕴藏无量光明,又仿佛有一座黑暗深渊在其中沉浮,两种截然不同的气韵,令得血鲨妖主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,面对他这样的攻伐,这个少年表现得太过平静,甚至那目光,令他背脊生寒,于他这样的修为而言,简直就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几乎是瞬息之后,苏乞年动了,他一只手臂探出,绽放无量光,宛如白金浇铸而成,散出来一股永恒不动的气息,他的手掌穿透了粉碎大手印,没入粉碎真空世界,而后又撕裂真空,重新出现,一把将血鲨妖主的手腕握住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令得血鲨妖主措手不及,这样蛮横的破招,是他修行至今前所未见的,这是怎样一种肉身体魄,就算是他,也绝对不敢被粉碎真空世界波及,妖体必定承受不住,要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大地之上,青悬剑主挑眉,紫青眸子微凝,这个少年的肉身体魄之强,有些出乎他的预料,不过也没有被他放在心上,同境武者,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的剑道锋芒。

    时营战师,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呼吸,尤其是炮灰营的数千死囚,本来在血鲨妖主开口的瞬间,他们就勃然色变,但在看到那个少年出手,几乎以一种蛮横的方式扼住了其手腕,他们胸中,就有一道热血直冲顶门。

    那,是乞明的幼弟!

    时寒愣住了,时迁也目光一凛,身为大汉正四品的壮武将军,一流混元境第二步的高手,他对于自身的修为与精神感知,还是有几分自信的,但他还是感到刚刚低估了这个少年,这个少年的肉身体魄之强,还要大大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至少,血鲨妖主那一掌是颇有几分来历的,乃是血鲨一族的血脉神通所化的神通武学,位列顶尖,名为《嗜血大手印》,这一族领悟的天地本源,也与众不同,乃是水行本源中极为少见的血道本源。

    甚至一直以来,在人族历史上,就少有人领悟此种本源,诡异非常,更曾有武道先贤提议,将血道本源剔除五行阴阳之列,可惜后来因为种种变故而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时迁自衬,哪怕就是自身全盛巅峰之时,接下这一掌也需要凝神以对,遑论以这样的方式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半空中,血鲨妖主火气冲顶门,他浑身嗜血真气勃,精气神合一,身为妖族,肉身体魄天生强盛,他一身磅礴气血同样攀升至巅峰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通体绽放血芒,浑身青筋都凸起,属于妖主级强者的威严气机冲霄而起,这是一股莫大的威严,即便相隔里许之地,也令得诸多人族兵士、妖兵呼吸凝滞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血鲨妖主就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他运转嗜血真气,想要侵入对方的肉身,吞噬对方的气血,却如泥牛入海一般,再没有半点感应。

    而他一身威严气机不管如何勃,都似乎被生生禁锢在了丈许之地,难以伤到丈许之外那个奄奄一息的青年,不能令眼前的少年投鼠忌器,甚至任凭他如何力,眼前这个少年的手掌,都仿佛神铁一般,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他,挣不脱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怒喝,杀音震星空,暗红卷激扬,另一只大手拍落,同样的《嗜血大手印》,他动用极尽之力,本源玄奥涌动,他一只手掌殷红如血,掌势震裂真空,几乎真的将一掌之地的真空撕得粉碎,勉强有了几分真正粉碎大手印的气韵。

    这一掌,就算是时迁也隐隐色变,这位血鲨妖主,一身武力,怕还要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在血鲨妖主的眼中,眼前那个少年太冷酷了,蕴藏光明的双眼中,有黑暗深渊沉浮,那一种要将他埋葬的意思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又一只如白金浇铸的手臂探出,洞穿进入粉碎真空世界,又撕裂真空探出,将其另一只手腕也扼住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这一下,血鲨妖主终于生出了几分惊恐之色,他简直难以置信,这个少年怎么会强至如斯,这种体魄,比寻常无痕宝兵更加坚固,粉碎真空世界也不能伤其分毫。

    而此时,苏乞年终于开口了,他甫一开口,血鲨妖主就如坠冰窖,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方黑暗深渊,死亡的气息将他笼罩。

    “你!伤了我兄弟!”

    几乎是一字一顿道,苏乞年语气平静,但很郑重,他的目光冰冷得只剩下杀机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几乎是在苏乞年接下血鲨妖主第二掌之后,青悬剑主就心神微震,现在听到其开口,其平静中裹挟的森寒,即便是他,也有些动容。

    就在苏乞年话音落下的一瞬间,他一身锋芒剑势破体而出,将真空斩出一道大裂缝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半空中,苏乞年声若龙吼,满头灰白长乱舞,他眸绽冷电,双手力,将血鲨妖主生生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暗红妖血洒虚空,击穿空气,如利箭洞穿,苏乞年将两片妖体掷下,顿时被洞穿而来的锋芒剑势绞碎,化为漫天血雾。(求月票推荐票,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祝贺书评有奖竞答***结束。)(未完待续。)
纯阳武神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