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盛唐里的江湖 > 7-虚惊一场

盛唐里的江湖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7-虚惊一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啊!”落天涯嘴上嗔怨,脚下的步伐却是不见减慢。

    落天涯纤细的腰肢被段臣的一只手推着,只觉得那手上传来的温度十分舒服,俏脸上的红晕瞬间涨成了熟透的红苹果。

    段臣紧贴着落天涯的身子,喘着热气,直到进了两人的房间才算是心神微微放松下来,背后的冷汗直流,蛰的伤口有些麻痛。

    回味起刚才那股冰冰冷冷的杀气,段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面色苍白!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感觉到段臣神色不对,落天涯突然意识到,或许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身穿黑衣头戴斗笠就能被说成坏人吗?当然不能!段臣总不能告诉落天涯,自己觉得那些黑衣人很危险,不如离开此地,就算被巡夜人给抓到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穿黑衣,戴斗笠?”段臣反问道,他只能引导着落天涯相信自己,刚才自己感受到那实实在在的杀意,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也是最关键的,那些黑衣人为什么会对自己冒出杀意呢?现在段臣的心中也是冒出了一万个为什么,无法给落天涯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被段臣突然的这么一问,落天涯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侠客,异乡人,刺客……反正挺多的。”落天涯举出了三个例子便说不下去了,因为越说越觉得有些心惊!脚下不自觉的和段臣保持开了距离……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!”落天涯此刻才突然意识到,眼前的段臣可能不只是一个受冤入狱的少年,自己竟然对他的从前,一无所知!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这副身体之前的主人,何许人也?

    段臣竟是毫无记忆,重生之后,除了知晓所处的年代外,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所有记忆都没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在宫中,落天涯常听他人言说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危险,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惨剧一次又一次的上演,没想到自己竟然也犯了如此错误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谁呢?”段臣喃喃自语,想破了脑袋也没有任何进展,颓然的一***坐在了木凳上。

    他这是...?难不成失忆了?看着眼前的段臣,落天涯不解,心中猜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入狱的?”落天涯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人陷害。”段臣回答。

    “谁陷害了你?”落天涯接着问。

    段臣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因何罪名入狱?”落天涯换了一种方式问。

    段臣想了想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什么?”落天涯索性的问。

    “受冤入狱,现在是大唐历712年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此番对话,使得落天涯好气又好笑,若是段臣寻得裴,修习剑法,一朝功成,想要报仇都没得机会,算是便宜了谁呢?

    可是,就凭着这么单单的几句话,段臣也无法证明自己是个好人,落天涯也无法相信他不是个坏人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从那个为首的黑衣人身上,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意。”段臣坦诚的说道,所以自己才拉着落天涯一路小跑,回到屋中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落天涯答非所问的语气里充满了佩服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段臣不解。

    “把以前的东西忘得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段臣也很无奈,自己又何尝不想多拥有一些记忆呢?比如自己生于何地,长于何地,谁认得自己等等之类。

    “鬼知道,现在我们不应该分析一下那群黑衣人的意图吗?”段臣说道,刀架在脖子上面的感觉,真的不好!

    确实该分析,可是什么都不记得要如何分析?

    “假如那些人是你的仇家,为什么等到现在(才动手)?”落天涯直接将结果往最坏的打算说道。

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?段臣弯着食指,在鼻子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那杀气,确实存在啊。”段臣还是有些不放心,梦里被杀,虽然不痛苦,但是不痛快!

    既然自己穿越了,不能就这么白白死掉啊,而且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双腿盘坐在地,双目轻轻闭合,段臣回忆着进店之后的一幕幕画面,突然发现,黑衣人们刚进来的时候,对自己并没有流露出杀意,而是在落天涯喊了自己上楼后,自己从黑衣人们身边跑过的那个瞬间,杀意停顿了五秒。

    “好像,是我踩到了他的衣角……”段臣略显尴尬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空气里,写满了尴尬,段臣想来才发现,自己有些敏感过度了,都怪落天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直呼自己‘快上楼来’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你还能再可爱点吗?”落天涯随即捧腹大笑,眼前段臣的样子,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,又蠢又萌。

    想通了其中关键,段臣任由落天涯尽情的嘲笑,自己只用幽幽的眼神看着她,一言不发,怎么说自己也是二世为人,怎么就犯了糊涂呢?

    在开心的笑声里,落天涯似乎忘记了刚才自己严声质厉的问段臣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你听说过笑久了会容易长皱纹的故事吗?”段臣幽幽的开口。

    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你少贫嘴,现在我还没有对你解除警惕,小心把你丢到外面过夜。”落天涯转换了严肃的表情,对段臣发出警告。

    都说古代的女人谦卑有礼,遵纲守常,段臣总觉得落天涯应该是个例外,如果不是有玄宗亲下的圣旨,段臣都要怀疑落天涯是不是也是个穿越者了。

    “了解了解,我闭嘴。”虽然心中腹诽,段臣嘴上还是应和,没办法,现在自己只能抱她这一条大腿。

    “这个屏风为界,你不得超出半步!”落天涯郑重宣布道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在沉默的环境下,气氛升温的最快,落天涯此刻好像能把自己的心跳声听的一清二楚,这种感觉形容不出,却很新奇。

    屏风立在二人的中间,段臣因为后脊背的伤势和适应不来这么早就入睡的习惯,便站在那里,做着前世的有氧操。

    侧卧在床上的落天涯透过屏风,看着段臣隐隐约约的身影,遐想无限……

    看了半晌,落天涯实在是困了,朗声道:“你舞完了吗,舞完了赶紧睡觉!”
盛唐里的江湖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