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风云:我和绝色女上司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十八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而且还怎么样?”赵得三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同情感。所以,他要将事情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哎,还是不说了,说了也没用。”女人好像是认了命,不想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说了就没用?”赵得三虽然这样问,但心里根本就没有底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说了,你只是否则分管仓库的一个人物,还能替我做得了住吗?”女人的口气多少带着一些嘲讽。

    奶奶的孙子的,连一个临时工都这样瞧不起老子啦?那老子还在这里混个什么劲呀!赵得三有些气急败坏了,他冲着女人咆哮说道:“我今天就要管管这事,你说,只要你说的在理,我就一定会为你做主,就不信这里还没有天理了!”

    此时,女人已经停止了哭泣,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赵得三那因失去理智而狂躁的样子,叹了口气道:“哎,还是算了吧,就让我一个人倒霉算了,还是不要把你再搭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必须要说,这件事我管定了!”赵得三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也有点后悔,知道自己是一时的冲动又把话给说大了。可是,男子汉大丈夫,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没有回头余地了。

    女人一时间像被赵得三的气魄所震慑了,又像是被他的豪爽给感动了,两行热泪再次刷的一下子流了下来,哽咽着说道:“不,不用了,你有这句话我就……就知足了,自打到这里工作以来,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,我……我一个临时工能算个什么。”

    赵得三也像是找到了一点男人的威严,这种威严既然已经树立,就没有再退缩的道理。于是,他向前迈了一步,双手扶住女人的肩,轻柔的说道:“别哭了,来,进我办公室坐下来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女人看到赵得三哪诚恳又坚定的样子,心里甚是感激,现在对她来说,能不能挽回自己的局面是另外一回事了,就当是一吐为快吧。于是,她便给赵得三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原来,她是本市烟厂的一名下岗女工,名叫白玲,今年三十五岁。老公因车祸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,虽然当时得到了些赔偿金,但是几年光景下来,家里的钱基本上花光了,她不得已只有出来打工赚钱养家糊口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的打工生涯也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,打一***换一个地方,没有在哪里干的时间很长。可是,对于目前这份工作,她还是蛮在意的,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待遇好,工资高,也是因为离她家比较近,所以照顾家里很是方便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事情并不以她的一直为转移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工作几个月以来,她是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,本想通过自己努力在煤资局站得住脚,保住这份临时工工作。可偏偏遇到了张达这种领导,这个人看似其貌不扬,但在利用权利搞钱搞女人方面倒是得到了王纯清的真传,很有一行。就拿他在煤资局做后勤处长这些年来说吧,凡是招来的临时工女工,长的好看一点的,基本上都被他得到了好处,差一点的想在这里呆住,也都给他送过厚礼。近一个月以来,张达又对她动攻势了,她不是那种不识相的女人,知道现在这个世道,没有后台给她撑腰,那就要付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白玲试着用一个月努力得到的工资,给张达买了一只名牌剃须刀和两条好烟,但是当她将这两样东西带到煤资局来送到他办公室的时候,他却一本正经的婉拒了,并且严肃的说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办事呢?像这种行为怎么可以在办公室里乱来呢?即便是送,也要等到了晚上送我家里去嘛。”话外之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白玲虽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,但对后勤处处长张达的意图还是能明白一些的,这不就是让自己亲自送货上门吗?思前想后,白玲还是于当晚七点多钟来到了张达家里。

    张达这晚故意支开了老婆,让老婆去附近的麻将馆打麻将了,知道自己老婆是个磊长城的好手,一坐下来就起不来了,刚好给自己腾出空间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当白玲来到他的住所时,才现张达准备好了一切,等着她上钩。

    屋内的环境整洁优雅,迷彩的灯光令人遐思,悠扬的音乐让人迷醉,在患得患失之间,白玲被张达让到了宽大的沙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白玲几乎忘了自己是来送礼的。倒好像是自己已经认可了张达安排的一切,张达问她一句,她就回答一句,将一切主动权全权拱手想让给了张处长。

    张达见了次情景自然是燃情蓬,他毫不犹豫的坐到了白玲旁边,一点也不介意的将一只胳膊轻轻搭在了白玲的肩上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白玲的心里有一种难言的苦涩,但还是有一种更难言的渴望。毕竟她是个正常的年轻女人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她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在张达还没有对她实施全面攻击的情况下,她就已经是微微带喘,红润满面了。所有这一切,张达自然都是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他惦记着这个绝伦典雅的***人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可以说自从白玲来到煤资局应聘保洁工的时候,他就已经看好了她了。之所以白玲在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能让煤资局后勤处聘用,都是张达在幕后为她一手操办的。

    本来张达打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白玲俯称臣,但由于在对张芬芬和白玲谁先谁后的选择问题上安排错了,将张芬芬安排到了第一位,谁知这个张芬芬竟然不吃张达那一套,所以张芬芬没能让张达得逞,继而又将仓库另外的一个杂工胖姐给弄到了手,胖姐知道自己没姿色,自身条件不行啊,给张达也偷偷送了不少礼才站住了脚,这下被张达得逞以后,感觉自己保稳了仓库杂工的活,有时候从家里亲手做了些好吃的,都会偷偷带给张达吃,在他办公室里将他像自己的老公一样伺候着,过的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白玲的出现,给张达带来了欢喜,也带来了惆怅。

    张达一手操办了白玲的应聘,在她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,稳住压力,将她收录进来,他的本意不言而喻,就是要个自己找一个个心灵的慰藉。然而,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,就在他美滋滋的利用职权,像白玲动进攻时,那个胖姐可是个精明人,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本来就很少有男人青睐自己的缘故,现在好不容易钓到了一个靠山,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趴在她头上去拉屎呢,她深知必须维持好和张达的关系,就不能让白玲轻易靠近张达。

    白玲上班以后,胖姐就仿佛成了她的领导一样,安排她扫地干啥的,就是不让她轻易靠近后勤处办公室,只是在前院办公楼处活动工作,这样在各大领导眼皮低下,张达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不想给张达机会,在这一点上,白玲还总以为胖姐是在保护她,两人对此心照不宣,实不知,胖姐那只是在维护自己在张达心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张达开始觉得胖姐有点碍手碍脚了,几次想通过变通的手段,将这个胖女人给扫地开除离开煤资局,但张达还是怕胖姐这样的农村女人一闹起来就蛮不讲理,一点脸都不要的地步,他还是没敢做出那种过于过分的举动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张达开始动用了手段,主动向白玲施压,让她主动投桃报李,果不其然,张达的这一招凑效了,如愿以偿让白玲到了他家里,现在已经距离自己的怀抱相差毫厘,只要他搭在她肩上的手轻轻一勾,那白玲就会诚服与他。

    在感觉到了白玲身体微弱的颤抖之后,张达显出了他高的本领,他并不急上,而是很有节奏,很有分寸的去拨动她的心。就在白玲感觉自己六神无主,精神恍惚之际,一只大手轻轻抓住了自己的小手,然后关爱的说道:“看看,这哪里还像个漂亮女人手啊,一看就是个勤快的女人手啊。看来是家里家外一把手啊,怎么样?工作上累不累?要不要我给你换一个轻松的事情做啊?”

    白玲此时此刻倒是多了几分感激,少了几分蔑视,但她不需要男人的关爱,更需要男人的安慰,这个时候,白玲流下了眼泪,很长时间了,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,含泪欲哭,哽咽说:“谢谢张处长的关心,我现在很好的,只要能让我在煤资局继续干下去,就可以了,别的……别的我不敢奢求!”说罢自己的身子倒是不自觉的向张达的怀中靠了靠……

    就在张达按耐不住将手伸向白玲的腿处时候,本外突然响起了“咚咚咚”急切的敲门声,这一变故,把两个已经投入到欲绵绵雨汪汪的人吓了个魂飞魄散,先是白玲,神经质的从沙上窜起来站直了身子,围着沙前的一块空地胡乱的转着圈子。再看张达,虽久经沙场,毕竟事情来的太突然,也随着站起身子,站在原地,紧搓着两只手,不知是应一声门外的砸门人,还是应该装作家里没人。

    就在张达犹豫之间,门外的砸门声更加大了,张达怕影响到左邻右舍都出来看热闹,情急之下,只好让白玲回到沙上坐好,然后,自己慌慌张张的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从外面就急匆匆的进来了一个人,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女人,一个像胖姐一样的女人。只见她二目圆瞪,气喘吁吁的进到屋里以后,双手叉腰往屋子中间一站,恶狠狠的说:“张达,你个臭不要脸的,支开我出去打麻将,竟然在家里干这种不要脸的事!”

    张达马上把门关好,然后陪着笑脸,尴尬的说道:“老婆,你瞎说什么呀?人家小白是来……给我送礼来了。”情急之下,张达也不管送礼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了,心想,只有这么说,这个死婆娘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呸!”张达的老婆冲着他狠狠的“呸!”了一口,然后便冲着白玲吼道:“真没想到啊,你这个狐狸精,竟然偷汉子偷到我头上来了,竟然和张达这个臭不要脸的在我家里乱来!”可能是她一时间被眼前的情景冲昏了头脑,直接认为是白玲主动送货上门来腐蚀张达来了。

    白玲只是低着头,好像是她真的已经跟张达做过了什么似的。张达的老婆见她不敢说话,反应就更大了,竟然抢上一步朝她的脸就是“啪”一巴掌。

    张达站在一旁没想到自己老婆会一上来就动手,马上上前抱住老婆的水牛腰急切的说道:“有话好好说嘛,干什么动手打人啊!”

    死婆娘一看张达竟然还护着白玲,气就更大了,她像疯了一样伸着两只利爪,狠命的朝白玲的脸上够了过去……张达见一时间难以平息眼前的冲动和局面,便死命抱着老婆不让她够到白玲,同时冲着白玲急声地喊道:“你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张达的一句话提醒了白玲,她简直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,哪里经过这种难堪的场面,在张达的提醒下,她捂着脸朝门外跑去,身后浑厚的骂声震耳欲聋,一直等到她跑到了楼底下,还能听见张达老婆歇斯底里的吼叫,白玲这时候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,幸亏他没占了你的便宜!”赵得三这时候竟然插了这么一句话,说完以后,自己也后悔了,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?自责的同时,他偷着斜睨了一眼白玲,只见她两眼含泪,惊讶的看着自己。赵得三知道是自己的话刺伤了这位心酸洁身的女人,赶紧想把刚才的话挽回一下,但情急之下再次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幸亏他没把你欺负了!”

    妈的,这不跟前一句没两样吗!甚至还不如前一句呢!
职场风云:我和绝色女上司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