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汉兴 > 第7章 欢呼

汉兴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7章 欢呼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丰厚的奖励在鼓舞士气方面永远是有效的。

    按照徐世杨的想法,队伍应该迅速打扫战场,然后迅速回到屯堡里,最后再休息。

    然而这对他的部下来说有些强人所难了。

    150人的队伍,趁着月色,带着武器悄悄前出20多里,然后对敌人发动突袭,能完成这么“复杂”的战术动作,对如今的徐家军来说绝对是个奇迹,再强行要求更高水平——比如迅速打扫战场撤出危险地带,那实在是想的有点多。

    于是,虽然徐世杨心里十分担心附近还有别的***——哪怕再有半个谋克,大家就都死定了,但他还是不得不在原地强撑到天亮。

    到天亮前的这几个时辰,徐世杨将***做熟却因为被偷袭还没吃完的食物分发给所有参战士兵——每个人分了半张杂粮饼,一小片二两重的羊肉和一碗羊肉汤。

    对屯堡民兵来说,这是一年到头都难以见到的荤腥,大家自然吃的眉开眼笑,仿佛战斗带来的疲劳都随着热气腾腾的食物离去。

    分发食物的时候,所有民兵都朝着徐世杨大声欢呼,不仅仅是因为精美的食物,还因为今天这来之不易的胜利,战场上丰富的收获,以及对今后平安生活的向往。

    至少,事实证明,眼前这个年轻的堡主,不会像以前那样把他们的妻女交给***,只为换取片刻安宁,不是吗?

    徐世杨学着前世领导的模样,一手掐腰,一边轻轻挥手回应自家堡民的欢呼。

    他脸上笑得开怀,然而实际上,徐世杨现在非常非常想揍人。

    但是不行。

    他作为地方豪族,确实有权利随意打杀屯堡民众,但现在肯定不行,因为大家刚刚打了胜仗,这个时候过份苛责士兵,根本就是想引发兵变,绝对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就是这样,不仅民众生活困苦,就连徐世杨这样的地方豪族子嗣,也必须处处小心,否则就会稀里糊涂的把小命丢掉。

    他得到自己的屯堡不过10个月,既没钱粮也没威信,就凭前世那点半吊子军事知识,想建立一支近代军队纯属做梦。

    当然,徐世杨也不是什么都没干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大的本钱就是那20个会使用火门***(产能问题,现在只有一半有***)的半大孩子。

    徐世杨当上堡主不过十个月,训练这些从流民中挑选的孩子却已经长达半年的时间,他用从家族里借来的粮食维持这支种子部队,希望借助他们尚未被生活彻底磨灭希望的特性,在不远的将来把他们教导成合格的军士官。

    现在,这支小小的队伍已经初见成效了,夜间的战斗中,这些孩子一直等到***冲到自己眼前,才开火射击,取得了近乎完美的战果——要知道,以火门***的发火率,一旦打不响,被***冲到身边,那支“火***”比烧火棍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孩子们能承受这种心理压力,从容开火后又加入白刃冲锋,不得不说,徐世杨半年来的耗费和辛苦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150人的乌合之众能潜出坞堡20里,主动攻击***,也是因为有这20个15、6岁的半大孩子带队(兼任监军)的缘故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后,那些普通堡民把***尸体剥的精光,搜刮的心满意足,精疲力竭的睡去后,这些孩子还能强忍着疲惫,在徐世杨的命令下轮番站岗。

    以徐世杨对古代军队浅薄的认识,他觉得,这些孩子已经算的上这个时代一等一的强军!

    ‘如果我有3000这样的战士,等他们再长大一点,在再训练一段时间,再配备更合适的武器,我就不用害怕这世上的任何敌人了!’

    看着这些孩子,徐世杨得意的想:

    ‘我从未像今天这么喜欢熊孩子!’

    因为他们为徐世杨带来了第一次胜利。

    夜,终于又安静下来,徐世杨倚在成堆的布匹上,精疲力竭的等待着天明。

    胡兰山一脸愁容的凑到他的身边,搓着手,尬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徐世杨一箭射死兀鲁的时候,逃命经验丰富的胡老头比喝的醉醺醺的***们更早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他一把把自己的儿子拽到火堆照不到的阴暗位置,以与年龄非常不相称的敏捷,躲在给***运送赎城费的骡车底下。

    在那里,胡老头和他的儿子抱着脑袋,惊恐的看着外面来回奔跑的人影,听着双方厮杀时野兽一般的嚎叫和濒死时的惨叫声,鼻腔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……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让胡兰山如坠阿鼻地狱,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,毕竟,在他的心里,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误区——***是打不过***的。

    防守城池或许还有机会,野地浪战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大周的官军尚且如此,躲在坞堡里挣扎求生的屯丁自然更加不堪一击,这简直是不言自明的道理,徐世杨没有理由不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,在骡车底下趴着的时候,胡老头总觉得自己刚才撇的那一眼,其实看错了。

    那应该不是徐世杨,那些冲进女真人的弓子铺,大呼酣战的人,应该也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伙老实巴交的农民,而是另外一伙穷凶极恶的***,或者干脆就是一伙来索命的鬼怪!

    无论是来袭者是哪一种,胡老头都觉得自己死定了。

    或许,过一会,就会有一个扭曲的影子把自己从车底拉出去,撕吧撕吧生剥活吞?

    或许,一会出现的是鞑靼人,把自己这种干不了重活的老头一刀劈了……。

    嗯,如果是鞑靼人,至少可能留下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小子,听着,等一会如果是鬼,你就赶紧跑!”胡老头小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:“如果是另一伙***,不管他们干什么,千万别反抗,咱老胡家救你一根独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爹,哪有鬼?”胡老头的儿子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那也不是***,我看到了,那是堡主!”

    “是堡主咱们就更死定了!”胡老头哭丧着脸说道:“大金兵杀了他,肯定也不会放过咱爷俩。”

    “要……,要是堡主赢了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***永远打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胡老头的丧气话话音未落,他们父子俩就听到了响彻天空的欢呼声。
汉兴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