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7章 鹤族美女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7章 鹤族美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月轻雪也走了,铁勇也走了,老苍头可不怕高正阳。有这么一个借口,他当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高正阳随手把大碗放下,慢条斯理的在自己的破皮坎肩上蹭了蹭手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别装傻,至少要陪我二十斤肉才行!”

    老苍头浑浊老眼盯着高正阳,老脸上都是凶狠之色。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看到高正阳手搭在的刀柄上。老苍头心里不由的一慌,“难道这小崽子想拔刀砍我?”

    意识到有些危险,老苍头就想退后几步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高正阳已经拔刀出鞘。

    雪亮的刀锋划空而出,正午的阳光下,刀锋闪耀出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老苍头呼吸一紧,那凌厉的刀光下,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切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躲,可他人老体衰,心里想躲,手脚已经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呆了一下,老苍头就觉头皮***辣的,伸手摸了摸,头顶上的乱发被削平了,摸起来黏糊糊一片温热,痛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声惨叫,老苍头捂着头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抱歉,手稍稍抖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轻叹了口气,很没诚意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苍头早就跑远了,自然听不到的高正阳的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把刀鞘捡起来,还刀入鞘。暗自庆幸,幸亏对手是个老头,反应太慢,他这一刀才没失手。

    这一式拔刀斩,原本是东洋刀术。可以借用刀的弧度,在出鞘时瞬间爆发力量,有极强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横刀是直脊细刃的长刀,没有弯曲的弧度。而且,高正阳身体也弱。

    拔刀一斩,完全没有爆发出力量,速度也欠缺,准度也不行。

    他本想削掉老头的头发,可出手时还是略低了点,把老头的头皮削掉一层。

    要是再低一点,老头就没命了。还好,他的运气不错,老头的运气也不错。

    等到傍晚的时候,老苍头才鬼鬼祟祟的跑回来。

    夕阳降落,院子里光线昏暗。老苍头站在门外张望了会,才看到躺卧在大锅旁的高正阳。他一脸委屈的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?还想把我家也占了!”

    “肉还没吃完呢,当然不走。”高正阳躺在那,看也不看老苍头,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苍头又气又怕,在门口转了一会道:“今天的事,我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就不和你计较了。你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高正阳轻笑了一声道:“我在这待几天,肉吃完了就走。”

    老苍头脸皮虽厚,也被高正阳笑的发热。好消息是,高正阳并没有和他计较的意思。

    老苍头壮着胆子进了自家院子,绕开高正阳,溜进屋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高正阳也跟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啥?”老头一惊,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中午那一刀,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。最重要的是,高正阳挥刀时那种平静镇定。

    这种人,不会故作凶狠,杀人时却不会有任何迟疑。

    老苍头在外面想了一下午,终究还是没胆子招惹高正阳,强把这口气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外面太冷了,我进屋睡觉啊。”高正阳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秋天了,睡在外面到是冻不死,却会消耗身体内的大量热量。高正阳当然不会在外面待着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老苍头心里不情愿,也不敢反对。

    房间并不大,只有一张床。

    高正阳从外面抱过来很多干草,在墙角堆成厚厚一堆,躺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里保暖而干净,没有恶臭,没有黑***在旁边哼哼。

    相比以前的***棚,高正阳对这里满意极了。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酸痛的全身肌肉完全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老苍头在他的木床上,盖着厚实皮袄,一直偷偷盯着高正阳。

    黑暗中,很快传来高正阳均匀的呼吸。

    老苍头心里一直在犹豫,是不是该趁机报复。可一想到高正阳挥刀时那平静从容的眼神,他又怕了。

    做了多年的猎人,老苍头能闻到,高正阳骨子里透出来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放弃报复,老苍头又觉得好憋屈。

    反复犹豫中,老苍头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老苍头再睁开眼睛,天已经亮了。他猛然一惊,抬眼去看对面,发现高正阳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老苍头急忙起身,才推开房门就看到高正阳正在院子里练拳。

    他练的拳法慢悠悠的,看起来很圆活流畅、飘逸舒展。就像,就像是祭祀的舞蹈。

    老苍头来了兴趣,这种拳法从没见过。难道是高翔传给他儿子的绝学?

    高正阳知道老苍头在看着,却并不在意。太极拳可不是看看就能学会的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有名师教导,日夜苦练,十年才入了太极的大门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更不虞有人能看出太极的奥秘。

    揽雀尾、推窗望月、懒扎衣、单鞭,高正阳练的是最经典的太极拳架。

    太极拳分多家秘传,高正阳练的太极也是综合各家之长,更加侧重战斗搏杀。

    但拳架子却是练劲的,几个千锤百炼的架子效果当然最好。

    高正阳这个身体只有十五岁,以前练过武,可这几年吃不饱、穿不暖,身体非常虚。

    此时练拳,意在拳先,力由心发。

    人身体的肌肉力量是有限的,太极拳更注重挖掘是人体内的力量。

    包括筋骨,内脏,直至更高妙的心意。

    心意,说起来很虚。实际上,就是把身体和意识统合起来。

    心意一动,周身四肢百骸、五脏六腑、血肉筋骨,无不响应。这就是心意的力量。

    按照计算,人身体内的全部肌肉力量都调用起来,可以抬起十吨重物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理论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运用所有的肌肉力量。就算能用出来,骨骼、**也承受不住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人体终究有着极限。

    高正阳前世的时候,参加了军方的不死金刚计划,在骨骼内注入超级合金钛极合金,解决了这个问题,让他成为超越极限的强者。

    时空穿越,毁灭了他的身体,却没能毁灭他的灵魂和钛极合金。

    钛极合金也跟着他穿越过来,溶入这个身体。

    也许是穿越时空的原因,高正阳的意识能清晰感应到钛极合金,并做有限的控制。

    也幸亏如此,钛极合金始终处于原始状态,只是简单的附着在骨骼上,没有进行渗透融合。

    此时,随着高正阳不断调整发力,细微入骨的劲力,***了他体内的钛极合金,不断加深融合。

    这种融合,是金属粒子层面上的。

    因为特殊的感应,高正阳的脑海内,能清晰的呈现出钛极合金和骨骼的融合状态。

    这就像彩超扫描一样,高正阳能看到银色的金属微粒不断渗入骨骼。

    这种视角下,骨骼上都是巨大的窟窿。钛极合金附着在骨骼上,并不断分化蔓延,给骨骼渡上一层细密的银光。

    这层银光能把骨骼强度提升百倍,同时,又不影响骨骼本身功能运转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过程会大量消耗体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主动放缓了这个过程,也减少对身体的负荷。

    突然的剧烈运动,身体上的疼痛酸涩是免不了的。但对高正阳比钢铁更坚韧的意志来说,这些疼痛只会让他更加的专注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顺利,大概在五天后完成初步的融合。然后,就是第二阶段的融合。

    那时候如果身体还没有强壮起来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    一套拳打完,高正阳调整呼吸,打开浑身毛孔,被封在体内的汗水一下涌出来。

    秋天的清晨,空气清冷。高正阳浑身蒸腾的白气,在晨曦下特别清晰。

    老苍头张大了嘴,他怎么也想不到,高正阳慢吞吞练了一会拳,居然消耗这么大的体力。

    最后,高正阳一个收势,双手虚抱胸前,徐徐吐出一口白气。

    白气喷射如箭,一直到三尺外,才飘散开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绝学!”

    老苍头看到这一幕,兴奋的瞪大眼睛。他手里面比划着,试图记起高正阳的拳法招式。

    可越比划越乱,到最后脑子里已经成了一团浆糊。所有动作似乎都记得,可又都记不清。

    “你想学啊?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句话,把发呆的老苍头惊醒了。他看了眼高正阳,见他似笑非笑的好像并不生气,胆子不用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老苍头急忙应道。

    “想学我教你啊。”高正阳淡然道:“你给我做几天饭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老苍头喜出望外,痛快的答应道。

    做饭,是他本行啊。做几天饭,就能学一门拳法,还可能是某种秘传绝学,他当然愿意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什么绝学,也没啥损失。

    高正阳更无所谓了,太极拳看起来容易,要入门可真难。搏杀战斗的打法,真正练劲的法门,他也不会教。

    老苍头要是认真学,到是能学一门保养身体的好法门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空气更纯净清新,似乎还蕴含着某种奇异的能量。

    练了一通拳,通过呼吸、动作,高正阳浑身筋骨舒展开,身体内的污秽杂质似乎被洗掉一些。

    全身由内而外都是暖洋洋的,只觉神满气足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高正阳暗自可惜,这个身体原本是练过武的。可继承的记忆里,那些练气法门已经残缺不全,他也不敢的乱练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世界的武学,高正阳可是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前一世他已经站在世界的巅峰。可从继承的记忆来看,这里的强者能翻天覆地,有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有亲眼见过,很难相信这种力量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正在忙乎老苍头,眼睛一亮,老头活了这么久,就算没见过,总听过不少吧。

    烤的喷香的麦饼,,大块卤肉,通红的小辣椒,还有香浓小米粥。

    早餐堪称丰盛,高正阳吃的异常满足。

    “老苍头,听说高阶武者能飞天遁地,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的高正阳,拿着一根草棍剔着牙,意态悠闲的和老苍头闲聊着。

    “对强者来说,飞天遁地并不难。有些蛮族,天生就能飞行。我就见过一个鹤族***,她拍打着白色羽翼在天空飞翔,那真是、美死了!”

    老苍头想了一下,也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,只能是用手比划着,一脸夸张的表情,似乎不如此不能表现出那女子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鹤族、***?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愕然,心道:“那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