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18章 法术的威力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8章 法术的威力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铁鹰目光游走,在狼族和高正阳来回打量,却理不清头绪。

    沉默了下,铁鹰对高正阳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铁鹰的口气有些严厉,也有着浓浓的怀疑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情正好,没计较铁鹰的无礼质问。他反问道:“狼族在攻城,你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正说话的时候,一个狼族双手已经抓住城头,攀爬上来。

    这个狼族大汉,体型巨大,脸上的黑毛浓密的夸张。身上穿着厚重的全身铁甲,整个人看起里异常的威猛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到高正阳,看到了冷焰剑。

    冷焰剑上的银光正逐渐消散,可在昏暗的城墙上,却依然是最为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和铁鹰一样,这个狼族也露出明显的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作为狼族高手,他当然认识冷焰剑。他想不通,冷焰剑怎么会在一个人族小孩子手里。

    “郎烈在哪?”狼族高手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郎山小心!”贴墙站立的一个狼族高手突然提醒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已经出手了。他浑身满溢着力量,正想找地方发泄。

    突然冒出来的郎山,看起来傻头傻脑的,是个不错的目标。

    高正阳迈步挥剑,向郎山那巨大的头颅斩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狼族高手急了,急忙出手攻击高正阳。

    用***的狼族当胸直刺,用刀才侧面一滚,长刀扫向高正阳下三路。

    高正阳出剑本就是虚招,就是为了诱两个狼族动手。

    迎着长***他伸手一捞,就抓住***头。

    对方大骇,急忙用力一挑,想要把高正阳挑飞。

    高正阳顺着对方的力量一拨,***就冲天而起,那狼族本能的想要握紧***,双手被***带的高举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进步出剑,冷焰剑锋锐的剑刃轻易破开皮甲,贯入对方心口。

    银色剑锋一转,已经把对方的胸口绞出一个前后通透碗口般大洞。

    另一个狼族高手才翻滚而至,高正阳高举冷焰剑,凝神静气,稍微调整一下后猛然下斩。

    气势万钧的怒斩,不论是方位还是角度,都堪称完美,让用刀的狼族无处避让。

    那狼族大骇,无奈下只能挥刀格挡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以冷焰剑的锋锐,必然是刀断人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超乎他意料的是,刀剑交击时,冷焰剑上的力量却轻如羽毛。

    狼族用尽全力却落在空处,难过的想要***。

    一刚一柔的精妙变化,把狼族高手最后顽抗瓦解。

    轻灵的冷焰剑一个吞吐,让过长刀,一剑贯入狼族的咽喉。剑技的刚柔转换,主要为了保护冷焰剑。

    高正阳拔剑时一拖,狼族的脖子就被完全切断,脑袋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不是他残忍,而是狼族生命力强大,这样做只是为了彻底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两个狼族高手***脆利索的斩杀。

    铁鹰才飞奔过来,见状愕然失语。之前他隐隐有种猜测,却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高正阳杀狼族高手,也证实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最让铁鹰震撼的是,高正阳杀狼族时那种轻描淡写,似乎只是随意碾死两只蚂蚁一样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高正阳还是铁林部最出名的傻子。到了晚上,却成了强悍高手。

    以铁鹰的冷静,完全接受不了这种诡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叫郎山的狼族,也才翻身下墙。他也很震惊,但他不熟悉高正阳,也就没有铁鹰那种颠覆的震撼感。他更多的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小杂碎!”

    郎山碧绿眼眸几乎要喷出火来,拔出背后的长刀,向高正阳斩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接战,脚下一动,人就像就退的很远。

    郎山更怒,正想追击时,铁鹰已经出手挡住他。

    铁鹰不知道高正阳想干什么,也不想管。但他不能容忍一个狼族在这里放肆。

    铁鹰是接近二阶的武者,血战刀法更是练入化境。

    对手势大力沉,刀法凶猛。铁鹰的刀法凌厉周密。两人缠战在一起,谁也占不到便宜。

    城墙通道口处,铁林部的高手不断涌入。

    领头的身材瘦削,肤色黑红,眼眸转动间精光四溢。显得异常精悍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铁血军的千总铁峰。他接到警报后,披甲带刃,又去接了大祭师桑云等人,这才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动手、把他们赶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铁峰看到城墙上不断跳下来的狼族,也吓了一跳,急忙命令动手。

    “桑老,情况不妙!”铁峰紧紧皱着眉头,对身旁的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城墙失守,铁林部就是灭族的下场。铁峰脸上还能保持镇定,心里却真的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站在铁峰身旁的桑老,身形佝偻,手里拿着乌木杖,头上白发稀疏,满脸黑色老人斑,看起来垂垂老矣,余日不多。

    可桑老在铁林部当了六十年祭师,威望无人可比,是铁林部的真正掌管者。

    铁峰纵然是铁血军千总,在桑老面前也要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桑老抬起老眼,看着铁峰冷然道:“这个时候,只有拼死一战,你还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被当众教训,铁峰心中也是恼怒。却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满。他低头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铁峰拔出腰间长刀,高声道:“杀光狼族,敢退一步的,杀无赦,妻、子充做军奴!”

    铁林部虽是山国附属部落,却只是名义上的附属,几乎完全自治。在铁林部,铁峰说的话就是军法。

    ***士兵轰然应诺。这是生死存亡之际,铁林部高层都在,没人敢逃!

    就是逃走的铁牛,也跟在铁峰身后,一同冲入战场。

    一百多名精锐战士,和一群狼族在狭小的城墙上,殊死搏杀。

    谁占据城墙,谁就能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铁林部是没有退路,狼族也是全力一搏。

    喊杀声,兵刃交击声,临死的哀嚎,等等声音交织在一起,组成了如修罗地狱般的战场。

    桑老举起乌木杖,低声诵道:“神、祖共佑,此战必胜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肃穆,自然有一股庄严神圣的意味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似乎某种力量和他的声音共鸣,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桑老说完,一道白色光辉突然闪耀而出,落在每个铁林部士兵身上。

    铁林部的士兵,都觉得浑身一热,充满力量的同时,也多了种强烈的战斗**。

    狼族人数少,可实力强横。搏杀中明显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桑老的法术发出去,铁林部的士气大增。人人奋勇争先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铁林部人数多的优势,也发挥出来。随着后续铁林部士兵不断进入战场,悍勇的狼族战士,也被打的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“无极天武符术!”能***气血提升力量,同时激发人战斗的勇气。

    桑老身后的月轻雪,深蓝明眸中露出深思之色。

    她也会这个法术,却无法像桑老这样随意,法术威力更无法笼罩这么大的范围。

    一个低阶法术,在战场上起到的作用却非常大。

    月轻雪第一次在战场上,直观的认识到法术的威力。她也理解了,为什么祭师拥有崇高地位。

    法术的力量,远比武道更为神妙。

    狼族意识到情况不妙,逐渐退缩成一团,支起盾阵。他们带的方盾又厚又大,十多个盾牌连接起来,把铁林部的攻击硬生生顶住。

    盾阵的掩护下,城墙外不断有狼族跳进来。

    铁林部士兵也是拼命冲击,却无法撼动盾阵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铁峰面色阴沉的在后面督战,以他力量,也没把握能冲开盾阵。这个时候,只能用人命来堆。

    “为了部落,杀啊!”

    之前逃走的铁牛等人,***冲在最前面。他们都红着眼睛,狂喝着冲过去。

    几只长***从铁盾后刺出来,铁牛急忙侧身避让,可周围又刺过来两杆长***,被封死退路的铁牛,只能徒劳的用刀去劈铁盾。

    一刀下去,火星四溅。铁盾却晃都不晃。长***的雪亮***刃,从铁牛肋下刺入,几乎把他刺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铁牛痛的狂吼,还想伸手抓住长***。旁边又有***捅过来。

    转眼铁牛身上就多了几个大窟窿,他再坚持不住,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,无助的扑在地上。血如同泉水般流淌出来,给地面又添了一片猩红。

    ***人也都是如此,破不开盾,就只能被***刺死。

    盾阵周围,尸体很快就堆积起来。血流了满地,到处都是一片猩红。场面极其的惨烈。

    没有强硬的攻坚手段,一时间谁也没办法破阵。

    铁峰等人也都很着急,可如此密集的战阵,就是三阶武者冲进去也施展不开,终归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不断推移,狼族的优势会越来越大,

    沉重压力,压的铁峰、林远他们快要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桑老也没说话,他在默默准备五雷***。到了这个境地,只有拼命一搏才有胜利的机会。

    祭祀林远站在桑老另一侧,脸色苍白如纸,拿着木杖的手都在颤。想发法术,却接连念错法咒。

    另一侧的月轻雪可比林远镇定多了,她准备法术的同时,还有余力观察战场。

    “小羊?”她突然发现了一个瘦小身影,眼神一凝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也是她眼神锐利,有看穿黑暗的能力。这才能在纷乱的战场上,看到角落里的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只是个新兵,战斗如此惨烈,绝不会派新兵来,因为新兵只会误事。

    最让月轻雪惊讶的是,高正阳现在的样子。他满身血迹,手里拿着很长的长剑,站在角落,嘴里不知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狼族和铁林部疯狂厮杀之际,站在那旁若无人的高正阳,更显得诡异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注意到月轻雪,他现在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最后杀的那两个狼族高手,没有带来任何力量。这让他极其不解。

    两个狼族,身上有明显的元气波动气息,肯定是武者。

    为什么杀了他们,却没有的得到任何反应?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纠结,如果不能持续的吸收狼族力量,那问题就有些难办了!

    这件事关系到他的生死,高正阳当然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突然飞了过来,摔在地上滚了几圈,一直滚到他身前。

    地上那人摇晃下头,看了眼高正阳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,又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高正阳认识这家伙,林大江。却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没死?”

    把总林大江他惊奇的叫起来。他不假思索的道:“还******傻站着,快给我冲上去!”

    林大江刚才被人一棍扫飞,肋骨断了好几根,看到高正阳好端端站在这,心里就特别不舒服。

    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把他解决掉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对林大江说道:“你这么喜欢冲,让你冲个够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那笑嘻嘻的样子,却让林大江发毛,他有种不妙的感觉,自己好像做错什么了!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