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2章 第二十二 逆月斩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2章 第二十二 逆月斩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普通人,在最紧急的时刻,大都会紧张的眼前发黑。这是心意勃发的力量。

    区别只是有的人能把力量用出来,而有的人驾驭不了这股力量,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一个普通人,心意勃发还能爆发出十倍的力量。何况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突来的死亡威胁,让他心意勃发,疲惫的身体瞬间兴奋到极致。

    高正阳背部肌肉一下紧绷住,刺入的***刃被夹的稍微停滞了下。

    狼族高手冷笑,手上转腕发力,***刃一旦旋转起来,高正阳就是铁铸的身体,他也能钻出个大洞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敢真的用身体和***刃去对抗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世的时候,他一身的横练配合是钛极合金,到是有可能挡住对方的***刃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瘦弱身体,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没等对方发力,高正阳脚下土砖轰然爆成无数碎屑尘烟,他人像飞射箭矢一样,激射出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逃离的速度太快了,甚至比那高手出***的速度要快。

    大***,贴着高正阳的背刺出去,却无法用上力。

    眼看着高正阳身影远去,却差那么一点碰不到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机会,他都杀不了高正阳。这让狼族高手心里有股严重的挫败感。战斗意志受到极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突然的爆发,也让高正阳的脚底、小腿等肌肉拉伤。

    背后的一***,刺的也很深,差一点就把他心脏刺穿。

    背部肌肉火烧般的灼痛,脚下撕裂般刺痛,再次提醒着高正阳,战场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可高正阳的心里,却有着说不出的欢畅。

    生死悬于一发,这才是真正的战斗。强烈的伤痛***,更让他感觉到自己是活着,真真切切的活着。

    高正阳相信,痛苦才是人类最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的感觉器官非常多,大多数时候人的感觉又会受到心理状态所影响。人是非常容易受到感官欺骗的。

    唯有身体上的痛苦,是真实的,不会作伪。

    痛苦的感觉也是最重要的。它提醒着你,身体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痛苦,人们才懂得远离危险。因为痛苦,人们才能知道身体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痛苦,能让人更清醒。

    高正阳受伤后,脑子也愈发冷静。

    那个巫师是极其危险,可他已经施展了两个图腾,其危险程度也下降了很多。

    巫师也好,武者也好,绝没有力量越用越多的道理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一扫,已经看到了冷焰剑。

    没办法,冷焰剑的剑刃明亮,在昏暗的城墙上,极其拉风,想看不到都不行。

    铁林部的人已经冲上来,拿着冷艳剑的正是第一个登上城墙的郎山。

    郎山身高力强,全身披挂厚重铁甲,根本不惧刀剑。在人群中横冲直撞,大杀四方,好不威风。

    并不是郎山有多强,主要是冷焰剑太锋锐了。不论是武器还是甲胄,都挡不住一剑。

    铁鹰和铁峰两个人,只能不断游斗,被杀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还不算太蠢!”高正阳有些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高正阳对铁林部十分的看不起。刚才他杀的盾阵大乱,铁林部居然在旁看热闹。也不知他们脑子里想的什么。

    城墙上的狼族已经越来越多。情况对铁林部极其的不利。

    如果铁林部能早点动手,局面又不一样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着,突然心生警兆。

    一只黑狼幻影,从黑暗中悄无声息的飞出来,直扑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见识过图腾术的威力,更不敢怠慢。身体一伏,人就已经窜到一个狼族身旁。

    那狼族士兵大惊,急忙横刀砍向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伸手一托,托着对方手握把刀托的向上扬起。他右手一把扣住对方咽喉。

    身体强壮的狼族战士,在高正阳手下就像和三岁小孩子没区别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高正阳就把对方抓住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想故技重施,把狼族士兵当做盾牌,却发现黑狼幻影一转,已经扑向城墙通道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到是学聪明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在意,这种图腾术他既然有了准备,对他的威胁就很小了。

    完颜骨也没兴趣和高正阳纠缠,虚晃了一下,就换了目标。

    高正阳把手中的狼族士兵,当投***一样投掷到前方两个狼族身上。

    三人撞在一起,身体都不正常的扭曲变形,鲜血狂喷,眼看是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认识图腾术,能淡然以对。桑老和林远他们,看到黑狼飞过来,都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毒狼、术!”林远有些哆嗦的喊道。

    毒狼术是用使用毒药炼制的特殊图腾术。巫师一贯以炼制毒药闻名于世。用毒的图腾术,堪称巫师最强杀招。

    桑老急忙举起乌木杖,发出早就准备好的“太清镇邪符”。

    一道清澈的流光才乌木杖尖端冒出来,如同喷泉一样四方流淌,所过处给所有人都渡上一层水色的波光。

    只是那流光有限,只覆盖了不大的范围。

    被波光覆盖的黑色毒狼,无声破碎,化作一缕缕黑烟,到处飞散。

    城墙的通道口处,铁林部的士兵正源源不绝的进入战场。

    只是受空间***,一半的人上不来,都挤在通道上,等候命令。

    扩散的黑烟,大部分就落在通道内战士身上。

    黑烟落在人身上,立即就会腐蚀血肉,不断的向体内渗透。

    被黑烟沾染的战士,大都不由自主的疯狂嚎叫起来。有几个体质弱的,直接满脸黑气的昏倒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至少有三四十人被黑烟腐蚀,就算一时不死,也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这还是桑老出手,抵消了大半毒狼术的威力。

    当然,能有这样好的效果,也是铁林部的战士太过集中,又没有任何屏障可以依托。

    战士们的痛苦样子,让月轻雪有些不忍。她手捏法印,低声祈祷,放出了早就准备好的“青叶符”。

    青色的光芒闪过,落在那些哀嚎的战士身上。

    青光中安神、止痛的作用,让很多战士暂时摆脱了痛苦。

    月轻雪的只是一阶法师,神识力量微弱,释放的青叶符只能勉强止痛,却无法解毒。

    高正阳远远的看了眼,对毒狼术的威力也颇为惊叹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还很脆弱,如果被毒狼术击中,有很大可能会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而在小范围的战场上,毒狼术足以决定战斗的胜负结果。

    从这方面说,巫师比武者更有用。

    巫师展现出的强大力量,并没有让高正阳畏惧,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急着再去杀巫师,而是直奔着郎山冲过去。

    郎山正拿着冷焰剑,正意气风发的在战场上驰骋。看到冷冽明亮的剑光过来,铁林部的战士的都是纷纷退避。

    铁峰和铁鹰,只能追着郎山游斗牵制。要是让郎山肆意施展,只怕铁林部的战士很快就会被他杀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人族都是***,只配做我们的食物!”

    郎山一剑横扫,逼退铁鹰后,大声嘲笑道。他这么做,也是在趁机调整呼吸。

    战场上拼杀,再强大的战士也要调整呼吸,保持体力。

    当然,辱骂敌人也有激怒对方的效果。

    郎山看起来粗糙,却是经验丰富的战士。在战场上,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铁鹰性子深沉,对这些话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铁峰也不会在意这种话。可他们两个合力也拿不下对方,反而被对方压的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周围还都是本部的战士,这让铁峰觉得特别丢脸。而且,任凭郎山在这纵横驰骋,也阻挡了他们的兵力投入。

    郎山正骂着,一道黑影从他身后飞扑而来。对方的速度绝伦,身上还有一种森冷无情的酷烈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郎山很熟悉。就是杀死郎烈的那个小孩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郎山看似大咧咧的,实际上心里一直在防备着高正阳。开玩笑,要脑子多***,才会忽视高正阳这样可怕的高手。

    毫无预兆的,他突然反手挥剑。

    郎山身体是不动的,反手出剑的时机和角度,却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冷冽的明亮剑光,在他身后交错出一个斜叉。

    逆月斩,血月十三秘剑之一。通过特殊的运剑手法,反手出剑,而且能连环斩出两剑。

    逆月斩并不算快,但它胜在突然,让人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冷焰剑直指高正阳,旁边的铁鹰却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完全想不到,拿着剑狂劈猛砍的郎山,剑法居然精妙至此。

    如果刚才郎山对他用这一剑,他绝对躲不过,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铁鹰又庆幸又失落。庆幸的是他不用面对这一剑。失落的是,郎山从没把他当做同等的对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并不意外。郎山意图隐藏的很好,可他手臂一动,高正阳就猜到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逆月斩的确精妙,但也就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,郎山的剑法其实远不如郎烈。逆月斩空有招式,却没有神韵。

    神韵,是一种很微妙、玄妙的感觉。只有理解了剑法的神髓,明悟其中的意境,用剑才会灵动有神。

    没有神韵,就会呆板、僵硬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来说,这样的剑招徒有其形,变化是死的,对他没有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高正阳手中的衣服如鞭子般一甩,缠住冷焰剑的剑锋。

    这件衣服是高正阳才死人身上扯下来,被鲜血浸泡后,湿漉漉的衣服变得又重又坚韧。

    冷焰剑再锋利,剑脊的部分也是平滑无刃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衣服,缠绕的时候力量全放在剑脊上。

    劲力如丝如缕,绵柔不绝。正是太极云手的劲力变化。

    用一件衣服,把云手的绵柔旋转施展出来,就是高正阳自己,也觉得很满意。

    郎山自然不懂太极拳,他只觉剑上一沉,就像刺入湍急的漩涡中。

    绵绵不绝又粘粘旋转,想隐隐还有股拖拽的劲力,似乎想把剑抢走。

    郎山大惊,急忙发力绞刺。他就不信,有什么能挡住冷焰剑的锋锐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裹在剑锋上的破衣服,被郎山强行绞碎。

    破碎的布片四方纷飞,如同飘舞的蝴蝶。

    可趁着郎山剑锋沉滞的瞬间空隙,高正阳已经到了郎山背后。

    距离太近,时间太短,高正阳也来不及使用威力强大的招式。只能合身撞在郎山后背上。

    高正阳膝、胯、肘一起用力,看上去是撞,实际是调动周身的力量去挤、顶、推。

    这种是八极拳中的铁山靠,更隐蔽也更快,缺点就是全面发力,难以有效杀伤对方。

    郎山还穿着一身的重甲,自然不会为这股力量所伤。

    可被高正阳一挤一顶一推,郎山脚下站不住,就失去了平衡。身不由己的向前踉跄一步。

    低阶武者都是力从脚起,失去平衡,力就散了。郎山手里虽拿着冷焰剑,这时也难以施展。

    郎山双腿大开之际,高正阳一撩腿,正抽在郎山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撩阴腿,几乎人人都会用。可高正阳的小腿撩出去,如同皮鞭猛然抽击出去,激荡的空气发出“啪”一声爆鸣。

    国术之中,有‘千金难买一声响’的说法。

    说的就是拳法练到高明处,全身劲力拧在一起,全力一拳就能打的空气爆鸣。

    高正阳用腿踢出爆鸣,比用拳的难度高出不止十倍。

    爆鸣声入耳,郎山的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    (今天起双更,大概十点吧,还会更新一章~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