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3章 玄冥雷甲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3章 玄冥雷甲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郎山感应极其敏锐。高正阳的脚还没到,他就觉得胯下有如针扎般刺痛。

    在攻击到来前提前生出感应,这是武者的直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声刺耳的爆鸣,更让郎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对方这一腿,力量凶猛的可怕。踢的又是胯下这个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重甲护住郎山全身,可胯下去只有裙甲防护,能防住正面砍刺,却防不住从下方来的撩阴腿。

    郎山意识到不妙,可他本就不擅长闪避纵跃,身上的重甲的重量接近二百斤,极大***他的反应速度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高正阳一脚踢爆了郎山命根子,包括脏器,都被腿上那个穿透劲力震碎。

    郎山高大身躯突然僵住,摇晃了下,他一张口喷出一股血箭。

    铁峰看到了机会,箭步冲上来就想捡便宜。

    武者或是法师被杀死时,凝炼的元气精华会散逸出来。

    杀人者因为气息连接的缘故,能吸收到散逸的元气精华。

    如果杀人者力量比被杀者强,则无法吸收元气精华。

    能够凝炼的元气的妖兽,杀死后同样会获益。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蛮荒的世界法则,也注定了强者愈强。

    郎山毕竟还没死,如果能补上一刀,铁峰也可以分享部分元气精华。

    刚才高正阳动手时,他不敢靠近。为了获得元气精华,他的胆子就大多了。而且,高正阳怎么都是铁林部的人,还能把他怎么样?

    铁峰能力一般,可小心思转的快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到铁峰冲过来,就知道没好事。他对蛮荒世界的法则不熟悉,可也隐隐猜到对方是来摘桃子的。

    刚才,他已经顺手吧郎山冷焰剑抢过来。反手一挥剑,郎山的人头就从脖子上高高飞起。

    郎山的气血极足,脖腔处喷出的血直洒出数丈远。

    铁峰正好赶过来,虽然极力躲避,还是被迎头喷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你、”铁峰勃然大怒,瞪着高正阳就想发脾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小脸上似笑非笑,昏黄的眼眸中却闪着幽幽冷光。

    铁峰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到嘴边的骂人话又强行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管高傻子以前有多傻,可今天晚上在战场上他却宛如妖魔附体,一个人把狼族大军搅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这样的强者,谁能轻慢?谁敢轻慢?

    从此刻起,就再不能把他当高傻子来看。

    铁峰也有几分心机,意识到不对,急忙调整心态,在脸上强挤出一个笑容,“杀的好、杀的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说话,体内突然涌入了一股热流,那种如同微醺的陶醉感觉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这种感觉远没有杀死郎烈时强烈。

    高正阳确信,杀死的人越强,获得力量就越强。两者是正比关系。

    而且,同等的力量,下次效果就会递减。这也就意味着,他要获得力量,必须不断挑战更强者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眼巫师所在的位置,那里已经被狼族战士围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显然,他不可能像上次那样,再用诡异的身法溜进去。

    铁鹰也走过来,神色复杂的看着高正阳道:“桑老请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妖孽表现,已经当的起一个“请”字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了点头。要杀巫师,还要铁林部配合。铁林部要驱逐狼族,他要杀巫师,双方的目标一致,当然要合作。

    巫师的力量不能用常理推测,他还有一些问题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桑老地位重要,在他前面也有几层人墙保护。

    这种密集的阵型,就算是郎山那样的猛将,也不敢硬冲。

    铁鹰带领着,几个人穿过人墙,到了桑老面前。

    一群人中,就是高正阳身材最矮小。他手里还提着和他差不多高的冷焰剑,看起来更为怪异。

    站在中间的老头,满头白发,手握乌木杖。不用人介绍,高正阳就知道他是桑老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一转,看了眼桑龙身旁的月轻雪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神交汇,月轻雪深蓝明眸中的眼神复杂而微妙。

    就在晚上的时候,月轻雪还求桑老,想把高正阳从铁血***到祭堂。

    月轻雪觉得,高正阳虽然恢复神智,可身体瘦弱,性子又强,在铁血军那种地方,只怕会被人连皮带骨的吞掉,而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再见高正阳时,他已经是在纵横战场的强者。哪怕是桑老,也要客气礼敬,不甘怠慢。

    这个变化有些太大了,月轻雪心里异常震惊同时,也有对故友成长的欣慰、欢喜。

    还有几分担心。担心高正阳的异变。担心今晚的局势。

    她性子清冷,心里的话很多,却不会说出来。只会通过眼神表达所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是,通过短暂的眼神交汇,高正阳就理解了月轻雪眼神里丰富的情绪。

    高正阳给了月轻雪一个安慰眼神,示意她不必震惊,保护好自己。情况紧急时,他会带她离开。

    通过月轻雪眼神的微妙变化,高正阳知道月轻雪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领神会的默契,是心有灵犀的了然。

    从心理年龄来说,高正阳可不是小孩子。

    可和一个少女用眼神交流,又能彼此无误的明白对方意思,高正阳并没觉得幼稚,而是有种难以形容的欣喜。

    在蛮荒世界,一切都是陌生的,一切都是疏离的。

    这就像一个人去了异国,各种不习惯,连语言都不通。自然不会喜欢异国。

    当他突然碰到一个能够交流的人,并且相处的很愉快。自然而然的,就会对异国多了一些认同。

    月轻雪和他知己般的微妙默契,让高正阳从情感上认同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月轻雪的眼神交流,很短暂,也没人会在意这个小小的细节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转了下,最后落在桑老身上。他已经对这个老头没有任何印象。也就不想先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态,略显无礼。但放在高正阳身上,没人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世界就是如此现实,没实力,再如何谦虚恭让,也会让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有实力,任性骄傲,别人也要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“高、”

    桑老人老成精,更不会在意。他主动开口说话,又立即醒觉不对。

    刚才大家议论的时候,都是喊高傻子。可当面再用高傻子称呼,就太无礼了。

    月轻雪在旁低声提醒道:“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桑老这才想起来,他温和一笑,“正阳,我和你父亲高翔是好友,今天你的表现,很有你父亲当年的雄风。”

    桑老到不是说假话,高翔当初是铁林部第一高手,他性格豪气大方,喜欢交朋友。部落上下没人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只不过高翔失踪几年,他留下的人情被高正阳舅舅用尽了,也就没人再去理会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也不搭茬。他对高翔都没感情,自然也不在意高翔的朋友。

    何况,这些朋友的水分很大。都是需要他的时候才冒出来。他又怎么会在意。

    “正阳,你这个态度可不对……”旁边的林远冒出来,一副为高正阳好的样子教训道:“桑老是你的长辈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微皱眉,这个关键时刻,铁林部这几个首脑还想着试探他,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***队友,可比神样的敌人更坑!

    “正阳少年英豪,不拘俗礼,你说这个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看出高正阳神色不对,桑老忙抬起手制止了林远。

    不管高正阳以前是什么样子,现在他们都必须端正态度。更不能因为对方年纪小就卖老。

    何况对方摆明不吃这套。在摆架子就是自找不快。

    桑老何等老辣,只是一个照面,就已经看出高正阳的性子强硬,自有主见,绝不是他们能轻易摆弄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兴趣说废话,开口就直奔主题道:“情况紧急,不是叙旧的时候。对面的巫师力量强大,桑老有什么办法能对付他?”

    桑老点头道:“完颜骨是三阶巫师,掌握十余种图腾术,很厉害。我老了,神识远不如他,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铁峰、林远等人,脸色都变得煞白。就是最冷静的铁鹰,脸色也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半年前桑老被完颜骨所败,可大家都还指望着桑老有什么秘法能够翻盘。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桑老还没战斗就自己认输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中,只有高正阳神色不动。表现出了远远超乎他年龄的沉稳。

    桑老更惊异,高翔这个儿子,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故,才能一夜之间就变得如此成熟沉稳。

    其实,高正阳只是心态超然。

    铁林部数千人,他真正在意的只有月轻雪一个。

    至于***人,死活和他有多少关系?

    高正阳上一世纵横天下,经历了无数风浪,哪会被这么点小事所困扰。

    “半年前我就联系了黑林、疾风等部,他们也允诺会近期派人过来帮忙。可惜,是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桑老又叹口气,“本来我也给天岳都发了求救信,却一直没有回音……”

    天岳都是山国帝都,据说城内人口亿万,繁华之极。是人族建立的最宏伟巨城之一。

    铁林部名义上是山国附属部落,是山国子民。出了事情,当然要向山国朝廷求救。

    可铁林部所在太过偏僻,已经有百多年没联系过天岳都。估计,山国朝廷早忘了还有铁林部这么个附属部落。

    别说铁林部,就是东荒的疾风部,人口是铁林部几十倍。也和天岳都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对天岳都,桑老早就不报希望。

    “不过、”

    桑老见众人情绪低落,话锋一转又道:“我这里还有一道玄冥雷甲符。可以给人加持一副雷光甲,防御力比郎山的全身重甲还强上几分,雷甲中的雷电之力,还可激发元气潜力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桑老拿出了一块小小的圆形玉牌。玉牌内有一个蓝色符文,看起颇为精致。

    桑老对高正阳道:“玄冥雷甲是雷霆之力凝结而成,能抵挡大部分低阶图腾术。”

    铁林部的***人都差的太多,就是使用玄冥雷甲对完颜骨也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桑老觉得,只有让高正阳使用,才有可能是击毙完颜骨,挽救铁林部。

    高正阳打量了下那块玉牌,半信半疑的道:“玄冥雷甲能坚持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作为武者,高正阳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。在什么时候,都能依据自身情况,做出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玄冥雷甲符听起来效果不错,可高正阳对法术缺少基本的了解,也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负面作用,真正使用时会不会发生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只有了解玄冥雷甲符,他才能决定用不是用,怎么用。

    “能坚持三百个呼吸左右。玄冥雷甲有一个承受极限。超过这个极限,玄冥雷甲就会提前崩溃。”

    事关重大,桑老也不隐瞒,给高正阳详细解释一遍。

    “桑老打算把雷甲给谁用?”高正阳明知故问,说着扫了周围的人一眼。

    林远一缩脖子,嘟囔道:“玄冥雷甲这么珍贵,正阳你这么厉害,当然是给你用了。”

    铁峰也点头附和。铁鹰则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月轻雪突然说道:“玄冥雷甲的雷电元气会强烈***身体,让你爆发出潜力。等雷甲消散,身体可能因为透支,变得软弱无力……”

    ***人一下都不说话了,气氛在沉默中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(双更,求票求支持~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