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9章 图腾柱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9章 图腾柱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狼长风不但是狼族族长,更是部族第一高手。△,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身为第一高手的狼长风,就这么轻易的被投***击杀。

    突来巨变,也震慑了所有狼族士兵。

    呆了一下,才有狼族醒悟过来,高举长刀悲愤的大喝道:“为族长报仇!”

    有人带头,***战士都急忙跟着向后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的高正阳,微微撇嘴。

    崎岖复杂的地势,让他有无数的藏身地方。狼族就算发现他的踪迹,也不可能跟上他的速度。

    这种没头脑的乱冲锋,对他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刚刚击杀狼长风的三***,高正阳也是用尽全部力量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是全身发软,尤其是皮肉、筋膜,都痛的要死。

    杀死狼长风,反馈回来的力量极其稀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认真感应,高正阳几乎感应不到那缕细微如丝的热流。

    这样的收获,都不足以恢复身体上的疲倦,更不要说***灵窍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失望,他冒险来杀狼长风,主要就是为了获得力量。

    既然杀狼族没有收获,高正阳也无意和狼族缠战,他徐徐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有急着离开,而始终和狼族士兵保持着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狼族士兵快,高正阳就快。狼族士兵慢,他就慢。

    纠缠追逐十多里路,狼族士兵的悲愤情绪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追不上他,再跟下去就到铁林城了!”

    领头的狼族突然停下脚步,对同伴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敌人狡猾,很可能是在前面设下了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回去。必须尽快带着全族撤离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带头的狼族一商量,也都没有了追击的心思,都想着尽快回去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本族大败,短时间内已经无力威胁铁林部。甚至要提放铁林部趁机报复。

    当前最重要的是,找个安全地方过冬,修养生息,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几个狼族才决定要撤退,一团银光就从黑暗中漂浮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明光术!”一个狼族大叫道:“快闭眼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个狼族示警时,那团明光猛然爆发。

    闪亮的银光,把方圆十丈内照的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不少狼族猝不及防,绿色眼眸中印如一片银白,两只眼睛立即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趁着狼族混乱之际,黑暗中有几个人开弓射箭,也有人使用投***。

    一轮打击过后,为首的几名狼族非死既伤。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从黑暗中冲出来的铁鹰,一挥长刀,当先向狼族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后面一百多战士,跟在铁鹰身后潮水般的涌上去,很快就把狼族士兵淹没。

    仓促迎战的狼族,没有任何斗志,在狂风骤雨般的突袭下,很快全面溃败,向后方逃去。

    铁林部的士兵,则源源不绝的加入追击行列,驱赶着溃败狼族向前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双方大战,却没有动手的兴趣。

    铁林部也不都是***。选择这个地方伏击,一举奠定胜局。

    只需要不断追击下去,没有首脑的狼族大军,再没有任何能力反击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月轻雪悄然走到高正阳身旁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确是累了,激战整夜,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,都已经非常疲倦。

    月轻雪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她本就不善言辞,也不喜欢多说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问道:“他们怎么又有勇气追击了?”

    月轻雪微微摇头,她知道桑老等人的想法,却不想就此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只是随口讥讽,并没想得到***。

    他转又问道:“小月,为什么杀死强大狼族能获得力量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很关键,也一直困惑着高正阳。他很希望能从月轻雪那得到明确***。

    月轻雪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高正阳。这个问题就是三岁小孩都应该知道啊!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忘了。”考虑到高正阳以前的情况,月轻雪又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不论是法师还是武者,都会凝炼天地元气。死亡后,他们体内最纯净的元气精华就会散逸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柔声解释道:“如果是被敌人杀死,因为临死前的神念牵引,散逸的元气精华会被敌人吸收。这里面还涉及到天地法则,极其复杂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又道:“可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能反馈元气精华?”

    高正阳杀死狼族几十人,可真正给他回馈元气精华的,不过寥寥几人。

    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你的元气比被杀者强,就无法吸收散逸的元气精华。只有比对方弱,从能吸取到元气精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听了月轻雪的解释,高正阳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杀的狼族越多,吸收的元气精华越少。

    只有击杀更强者,才能汲取元气精华。

    “这个规则很有趣!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他喜欢这个规则。欺负弱者算什么,就要挑战强者才有趣。

    月轻雪秀眉微蹙,她没法理解高正阳的欢喜。

    她提醒道:“小羊,你要小心林远和铁峰。尤其是林远,他是天师会的入籍在册的法师,可以直接联系上面的法师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在意的道:“他要是不知死活的招惹我,我也不会客气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摇头,“铁林部的情况很复杂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月轻雪罕有的犹豫下,才又问道:“你的武功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这种**问题,月轻雪本不想问,也不该问。她只是关心高正阳,这才要提前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这几年我痴痴呆呆的,实际上是有人住在我脑子里,他传授武功给我,直到前几天才走。等他走了,我也恢复了清醒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是高正阳早就想好了的。他一身的奇异武功,必须有个合适的理由才行。

    月轻雪虽然亲近,高正阳也不能和她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神授武功?”

    月轻雪海蓝明眸中,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惊讶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脸坦然,他可不是十几岁少年,说个慌还会心虚。

    月轻雪心里并不深信,可看高正阳的样子,似乎很笃定。

    “传授你武功的人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白发白须,黑衣背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着,随手拿起一截树枝,在地上简单的画了个图像。

    上一世,高正阳为了练太极,领悟动静之妙,对着武当山真武大帝雕像,画了几万张素描。

    此时随手画来,寥寥几笔,已经把人物勾勒的形神兼备。

    月轻雪微微一呆,刚才她还怀疑高正阳胡编乱造。

    可这手画技,却是铁林部所没有的。甚至东荒十部,都找不出这样的画技。

    如此的画技,说是神授并不夸张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高正阳还真是不是乱说。

    她想了下,点点头道:“人族历史上,出现过很多次神授。最后,那些得到神授的人都成为了惊天动地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最后,月轻雪又叮嘱道:“神授之事,一定会招来别人的嫉恨,绝不能和***人说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无奈,没想到月轻雪这么认真。“那别人问我该怎么答?”

    “就说是你父亲传你。这么多年你一直封闭神智,苦练武功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道:“别人就算怀疑,也说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一番好意,高正阳只能很无奈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是快跟上去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道:“摧毁部落的图腾柱,可以吸收到其中强大的元气精华。运气好,还能继承一两种图腾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就听不得这个,没等月轻雪说完,人就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摧毁图腾柱会遭到元气反噬,对人的意志是极大考验,非常的危险!”月轻雪急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可黑暗之中,只有草晃枝摇,高正阳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望着高正阳离开的方向,月轻雪低声自语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最后的警告,高正阳其实听到了。但他并没在意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意志力,高正阳有着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击杀郎长风都无法突破灵窍,图腾柱绝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于这个世界的灵窍,有着极大的好奇。

    刚才,他差点就打通体内第一处灵窍。那种触手可及却偏偏摸不到的感觉,让他极其的不爽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连夜奔袭,击杀郎长风。可惜,却没得到多少收获。

    图腾柱,绝不容错过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速度快,耐力好。狂奔了一会,就追上前面铁林部。

    他没急着上去,就吊在队伍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铁鹰还真有点本事,把人分成三队,轮流作为前锋追击狼族。

    这种连环冲击,有如浪潮一般,一浪接一浪,完全不给狼族喘息调整的机会。

    狼族一路溃败,丢下了几十具尸体后,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所有狼族都放开两条腿狂奔,再没人回头战斗。

    铁鹰就带着大军,一路驱赶着狼族败军,向着狼族的老巢金石谷前进。

    金石谷其实就在铁林城对面,两者中间只隔着一条沧澜江。

    十月,正的枯水季。沧澜江的水面下降的厉害。一些江水平缓的地方,江水只能淹到膝盖。

    狼族都是选好地方,直接趟着水过江。

    仓惶逃命之际,狼族们都本能的选择了来时的路,直接趟着水跑回金石谷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铁林部,也跟着轻易过河,一种杀到金石谷的谷口。

    狼族的精锐全数出战,金石谷只有不出征的老弱病残,连最基本的防御都没有。

    铁林部大队战士,跟着狼族败兵,轻易的进入金石谷。

    平静的金石谷,也成为了双方殊死战斗的杀场。

    金石谷外宽内窄,在铁林部的压迫下,狼族幸存者都集中在图腾柱下。

    图腾柱是用黑木打磨成的木柱,高有丈许,一尺粗细。上面刻满了血色花纹,最上方是一个黑***头。

    图腾柱是部落的标志,也是部落存亡的根本。没有图腾柱,就没有资格称之为部落。

    “左右都是一死,和人族拼了!”一个身材高大满是血迹的狼族,举起手中长剑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退路了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祖神保佑、杀啊!”

    “祖神保佑!”

    意识到无路可退,狼族开始聚团疯狂反扑。

    铁林部的推进之势,立即被挡住了。铁鹰组织士兵连续冲了几次,也没能破开对方的阵型。

    狼族是困兽犹斗,铁林部久战之下,气势也衰落下来。两方都无力破局,

    铁鹰脸色有些难看,铁林部的士兵远不及狼族勇猛,占着上风时还好说,可真拼命的话,铁林部的劣势一下就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处理不好,大好的局面就要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可图腾柱下至少有二百多狼族,铁鹰也无力冲破对方的密集战阵。

    “铁总,狼族是垂死挣扎,我们不能硬拼啊……”一个老成的士兵劝道:“不如等小月祭师、千总他们来了再说!”

    铁鹰正犹豫着要不要用火攻时,就听到一个声音道:“都让开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高正阳矮小的身影已经冲进来。

    ***士兵不知究竟,但还是本能的让开一个空隙。

    狼族们看到机会,有两个就猛冲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拿着几杆长***高正阳已经到了,他扬臂发力,接连投射长***。

    激射的长***,把当先那名狼族贯穿后,又连续贯穿四人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***几只长***也是如此。接近万斤的力量投掷下,在密集的战阵中,往往能贯穿五六个人,才会止住去势。

    长***撕裂血肉、贯穿身体的沉闷声音,压住了***一切杂声。

    四杆长***投完,图腾柱下就多了四个人肉串。狼族的前方阵型,也被硬生生撕开一个大豁口。

    铁鹰看的眼睛都直了,“最前方的狼族战士,至少有二十人被投***射杀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实在的强横到恐怖!单纯说力量,简直比三阶武者还强。

    铁鹰再看下高正阳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惊惧。

    “剑给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容铁鹰拒绝,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冷焰剑,快步冲进狼族密集战阵中。

    旋转抡剑,整个人化作一道疾转的银色月轮,向图腾柱疾斩而去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