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零二章 人不装逼和咸鱼有...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树荫下方摆着两张木榻,高正阳只穿了短裤,斜靠在长榻上,手里拿着个凉茶壶,无比悠闲的纳着凉。

    月轻雪坐在他对面长榻上,还是一身黑色长衣,坐姿端正,凝视着前方的碧绿水潭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往年这个时候,铁林部的水潭旁会有很多老人孩子戏水避暑。

    但从今年入夏开始,水潭旁就看不到一个闲人。所有人都自发远离水潭。对他们来说,水潭周围一圈就是禁地。

    因为,高正阳在这里。而且,他还喜欢水潭旁边闲坐。

    一个人独占水潭,可没人有怨言,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强大无比的修罗王,别说独占一个水潭。他愿意的话,独占铁林部都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都觉得修罗王大人很平易近人,很为他们着想。他们也要自觉一点,不要出现在修罗王大人面前碍眼。

    围着水潭住的人家,都悄悄开了后门。只有晚上的时候,才会偷偷来水潭取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专门招呼,就绝对不要出现在高正阳面前。这已经是铁林部上下的共识。

    没有了闲人,周围也都是一片安静。水潭也就多了几分清幽之气。

    月轻雪突然轻叹了口气道:“快十年了,我还是第一次领略碧潭清幽的意味。说起来也多亏了你修罗王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“修罗王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嘀咕了一句,脸上禁不住露出笑容,“这名字还挺威风的,说实话,和我挺搭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高正阳得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月轻雪没笑,她淡然看着高正阳道:“别说你看不出来,这是蛮族给你挖的坑。在名号中称王,是一种忌讳。蛮族也好,人族也好。对于这种称号都是十分谨慎的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了解,就是捧杀么!”

    月轻雪多聪明,立即明白捧杀这个词的意思。点头道:“的确是这样。他们把你捧的高高的,其实是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在意的道:“捧我随便捧,杀我?就凭一张嘴么?哪有那么的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在意,可一个王者的称号真不是随便能叫的。等你出了东荒群山,只是这个称号就会带给你无数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劝道:“你不能觉得笔阁高,就默认这个称号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自己叫的。他们这么传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无辜的摊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别人这么称呼你时,你正式点否认就行了。”月轻雪很认真的建议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叹气,“不行啊,这么***的名号,我实在是无力抗拒。”

    “呃、”

    一句话就把月轻雪噎住了,后面的话再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缓过了一口气,月轻雪无奈的道:“你这么冷静智慧的人,为什么在意这些没用的虚名!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月轻雪一眼,有些寂寞叹息道:“你不懂的,人不***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月轻雪性格虽然沉稳内敛,也有种痛打高正阳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高正阳什么都好,就是平时说话做事太随性,总会冒出一些可笑的想法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件事,高正阳只要公开推辞两次,就能减少许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安啦安啦……”高正阳摆手道:“你眉头都在快出皱纹了。没事的。我还有人罩呢,谁敢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和月轻雪不一样,高正阳觉得名声这东西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名声越响,别人找你麻烦时越要忌惮几分。

    要是铁了心想找麻烦,叫修罗王或是叫王修罗都没区别。

    而且,高正阳并不喜欢太含蓄。出风头有什么可怕的!

    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什么人怕出名***怕壮,什么***大出头鸟,这种话有道理,但并不适用所有人,也不适用所有的情况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心很大很高,真不把这个名号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称霸东荒群山了,却连一个小小外号都不敢承当,岂不可笑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。这可能和她的皇室出身有关。觉得王、皇都很尊贵,有着特殊意义。

    可东荒群山这么个小地方,就是狼族几个弱渣都能称王。他有什么可在意的!

    月轻雪虽然聪慧,可毕竟是在铁林部长大的,又是女孩子。在格局方面不免就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的错,只是还需要历练。当她达到一定高度后,就会发现原本的这些烦恼,真的只是自寻烦恼而已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纠缠这些细节,话锋一转道:“这些都是小事,我们该担心是绝灭。他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有把握?”说起绝灭,月轻雪的面色也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道:“我如果说是骗你的,你不会生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月轻雪海蓝明眸就像是冰封住一样,带着浓浓的寒意,眉心间那暗红的符文也微微扭动起来,“我会很生气!”

    “我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。”高正阳忙解释道:“我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,放心,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正说着,林二丫远远跑过来喊道:“高爷,城门外来了一只商队。带队的是两个兔族女人,想要求见您。”

    说起兔族时,林二丫脸上本能的闪过几分不屑,似乎说起这个词都让她觉得有些脏。

    兔族的艳名四播,就是铁林部这样封闭的部族,也都知兔族的名声。小姑娘本能的看不起这些兔族女人。

    “让她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颇有兴趣坐起来,笑道:“兔族说要送我一个***,这才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不知怎么的,心里本能的就觉得有点不舒服。但她终究和普通女孩不同,脸上神色不动,只是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看出女孩心思,他牵着女孩手道:“走吧,我们去看看。你要喜欢就送你。你身边也正少个机灵乖巧的人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人伺候。”月轻雪很干脆的直接拒绝了。说着还想挣脱高正阳的手。

    可高正阳手就像粘在她手上一样,任凭她怎么甩也没用。

    高正阳调笑道:“小妞,驸马我是当定了。你别想甩开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旁边没人,月轻雪还是玉容微红。她知道斗嘴也斗不过,动手也没用。只能认命的让高正阳牵着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么的,心里却甜丝丝的,有种说不出的开心。

    但月轻雪绝不想表现出来,小脸还是板着,一副很严肃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正阳知道月轻雪脸嫩,也没再继续是调侃她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手牵着手,坐在一张木榻上,只是高正阳歪着身在,显得很随意。而月轻雪却正襟危坐,显得特别正式。

    没一会,林二丫就领着几个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二丫远远对高正阳行礼,“高爷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吧。”高正阳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林二丫瞄了两个带头女人一眼。这两个女人一身湖绿色襦裙,看起来很是清新淡雅,全不见一丝妖媚之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头戴面纱的女孩,虽然隔着面纱也能看到那纯净无比的明眸。身上还有一股很好闻的清香气息。

    林二丫站在她身旁,很的自惭形秽。如果说是那女孩就像精致绝伦的是玉器,她就是个粗陶茶壶。

    林二丫只能在心里宽慰自己,对方就是个不要脸的兔族。她竭力表现的骄傲一些,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心底的嫉妒,说道:“高爷在那,你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薇薇对林二丫亲和一笑,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客气的招呼了一句,薇薇才领着妹妹等人慢步向高正阳走去。

    距离十余步距离时,薇薇深深万福施礼,“薇薇见过高爷。”

    她身旁的依依也跟着施礼问安。和薇薇相比,依依声音更柔美软糯,温柔又纯净,不会让人觉得甜腻。

    依依一出声,就是月轻雪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这样的女孩,只听声音就让人想去怜惜疼爱。

    高正阳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高正阳是调侃的语气,薇薇却脸色一白,忙解释道:“小女怎敢逛骗高爷。只是我妹妹刚刚出关,这才耽误了时间。还请高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生出几分兴趣,“哦,练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依依微微垂首,柔声道:“侥幸凝成力魄,晋级四阶法师。”

    跟在依依身后的几个蛮族,本来都在暗自鄙夷兔族,就知道送女人结交强者。

    可听到依依是四阶法师时,也都是一愣。这个年纪的四阶法师,前途不可***。这次兔族手笔可不小。

    就是高正阳也有些意外,兔族也还真舍得。不过,也正是这样的大手笔,才能显出诚意来。

    再往深想想,以兔族的观念,大概觉得这样也不算吃亏。跟在他身边,也许还能学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。”高正阳赞了一句,“你就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突然道:“这女孩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失笑,“你喜欢啊,那让给你。”说着对依依道:“以后你就跟着她,乖乖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依依到有些开心,声音中明显带了几分欢快。

    薇薇却有些失望,跟在女人身旁可未必是好事。女人嫉妒起来是非常可怕的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已经说话了,就轮不到她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薇薇只能强自压下起伏的情绪,说道:“这位是白猿族的白胜长老,羊族的羊角长老,鹿族的鹿圆长老,这几位都是过来拜见您的。”

    白猿族的白胜猿背蜂腰,白发垂肩,虽然一脸刻板严肃,却颇有气势。不过,此刻他也是垂首施礼,显得极其恭谨。

    羊角长老是三角脸,胡子很长。鹿圆也是长脸,但脖子更成。也是几个人中个头最高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不知道,东荒群山还有羊族和鹿族,这个白心猿可没说过。好奇的打量两眼,发现对方的身形相貌的确很有特色。和白胜相比,就多了几分粗糙野性。

    也许,在白心猿眼里,鹿族、羊族这种低阶蛮族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狼族一直在东荒群山横行霸道,多亏高爷扫平了他们,我等才敢露头……”

    羊角说着,就跪在地上砰砰磕头,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。

    鹿圆没说话,就是跟着一起跪下磕头。

    高正阳摆手道:“不必如此,起来说话。”他看的出来,羊族也好,鹿族也好,都是别有所求。否则,也不会赶着上门来磕头。

    古人早说过了:礼下于人必有所求。

    千里之外的绝灭洞府,一道灰色人影从天而降,正是绝灭。

    绝灭走进洞府,发现鹤飞羽又没在,也没在意。径直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才推开房门,绝灭就觉得有些不对。再看自己雕像,他眼眸中骤然闪起了炽烈电光,一股冰冷森然的杀意从他心底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鼠辈……”

    (求月票求支持~)r1148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