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147章 衣钵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47章 衣钵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七色长虹贯入山洞顶部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高正阳才想动,就觉身体一轻,人就到了山洞外面。

    就看到那七色长虹直入云天,过了一会,那余光才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事情生的太突然了,高正阳没有任何准备。他有些茫然的问道:“大师,我师傅这是?”

    老僧道:“师兄心境***,触动禅机,化虹圆寂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耐打禅机绕圈子,直接问道:“那就是死了?”

    “真足功德为圆,远离烦恼为寂。师兄他有大功德,化虹圆寂是得其所归。”

    老僧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圆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僧也没心情和高正阳争辩,索性不说话。只是望着长虹消失的地方,静静出神。

    “死的利索,连埋都不用埋。”高正阳嘴里嘀咕着,脸上不见悲喜。

    他和绝灭认识一年多了,但关系从来都不亲密。绝灭对他不错,尽心栽培过他。他也给绝灭卖过命。这心佛宗宗主也是他努力争取来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觉和绝灭没多少感情,可不知怎么的,心里却有说不出的伤感。

    不管绝灭人是好是坏,却真是有豪雄气概。说话算话,做事干脆利索。对他也是不薄。

    老僧和高正阳相对无语时,旁边突然传来了的低声啜泣声。

    高正阳侧过头,就见到鹤飞羽跪在地上,小脸上眼泪直流,漂亮的明眸已经哭的通红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更是伤感,走过去给鹤飞羽擦了擦眼泪。可她眼泪像泉涌般,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“师傅走了、呜呜呜……”鹤飞羽抓住高正阳的袖子,哭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鹤飞羽平日很是畏惧绝灭,总是尽量躲着绝灭。可等绝灭真走了,鹤飞羽却觉得心里空洞洞的,像挖掉了一块般,止不住的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高正阳搂着鹤飞羽肩膀,安慰道:“师傅***,化虹圆寂,这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死了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一下,也不想再说什么圆寂,这种话太虚了,他固然是不信,只怕那老僧也不会全信。

    “师傅走了,还有我。”高正阳道:“我继承了宗主,你就是副宗主。以后我们师兄妹把宗门扬光大,称霸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、是师姐弟、呜呜……”鹤飞羽虽然哭的稀里哗啦的,这种事上还是特别认真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高正阳没计较这个,师姐就师姐,也吃不了什么亏。

    老僧心情虽有些沉郁,听到两人对话也不禁好笑。

    不过,心佛宗就只剩下这两个传人,又没有一个是入门受戒,真是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鹤飞羽不用说,是个女孩子。资质虽然很好,却扛不起振兴心佛宗的重任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不错,既有绝灭的气魄,又比绝灭更沉稳更坚忍更冷静。

    老僧一拂袖,正在抽泣的鹤飞羽娇躯微震,眼眸一合,人就昏了过去。他解释道:“她才突破等阶,修为还没巩固,伤心太过会伤到武魄。还是让她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把鹤飞羽抱起了,鹤飞羽轻若无骨,小脸还带着长长泪痕,愈显得柔软娇怯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把鹤飞羽抱回卧室,盖好被子。等高正阳再出来时,老僧贵坐在茶桌旁,慢慢的喝着凉茶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老僧温和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坐在老僧下,还提起茶壶给他斟满茶水。表现的既礼貌又平静,似乎老僧只是过来串门的邻居。

    老僧又喝了口茶水,才不疾不徐的道:“你师傅走的有些突然,还有很多事没交代清楚。不说你师傅交代过老僧,就是以我们两个的交情,也要帮着他把后事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他不知道情况,现在只需要认真听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老僧道:“老僧年龄比你师傅略大,你叫我师伯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师伯。”高正阳客气称呼道。

    “你继承了心佛宗,从此以后就是一宗之主。佛门共有十宗,每宗宗主的身份地位都很高。从此以后,你在这方面也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老僧话里的意思很明白,高正阳是一宗之主了,就要有做宗主的觉悟,不要给心佛宗丢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“我年少无知,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,还请师伯指点。”

    老僧笑了笑,对高正阳的态度还是很满意。对于自己不知道的,就要谦虚请教。这本是个很简单的道理。但这个年纪的天才,又有几个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心佛宗对资质要求太高,传人很少。你师傅有个师弟弘道,在月国开坛立法,在帝国权贵中极受欢迎,展的颇为兴盛。只是他和你师傅关系不好,你不要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老僧认真的交代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头示意明白。他继承宗主,武功又不行。要是遇到弘道,只怕是大大的不妙。

    “心佛宗***眼藏,以心传心,不立文字。你既有心佛界,只需按部就班***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老僧说着一拂袖,茶桌上就多了一个木箱。“这里是你们心佛宗传承根本,十方法衣和心佛珠。”

    佛门宗门传承,最重要就是衣钵。得到衣钵才是真传,才能得到***人的认可。否则,就是旁支。

    在老僧示意下,高正阳打开木箱,最上面摆着一串黑红念珠,也不知是什么材质,看着温润透光。

    下面的一件黑色法衣。折叠的很整齐。纵横交错的暗金丝线,把黑色法衣分成一个个正方形。

    高正阳知道,这是佛门是福田衣,也是正式的法衣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世界佛门更注重威仪,法衣样式肃穆庄严,暗金色丝线隐隐闪着光,让法衣颇有几分神圣气息。

    “十方法衣要论起品阶来,也是九阶。不过,这是心佛宗传承信物,只有最重要的场合才能穿。”

    老僧道:“你现在穿上,我帮你受戒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下道:“我还要娶媳妇,不想当和尚。”

    老僧苦笑,“娶妻生子是人伦大道,老僧给你般若心戒,万戒不禁,只戒本心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欢喜道:“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,高正阳换上十方法衣。十方法衣材质特殊,穿起来平整柔滑,深沉肃穆,极有气派。胸前垂挂着心佛珠,更多大了几分庄严法相。

    高正阳暗叫可惜,这件法衣等阶太高,以他的元气完全无法驾驭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出来,老僧领着他进了绝灭的房间。在绝灭的石像前,给高正阳正式受戒。

    受戒很简单,就是老僧抚着高正阳头顶,低颂***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知念的什么,只能感觉到十方法衣内的法阵被激,包括心佛珠在内,内里法阵同样被激。

    十方法衣和心佛珠,不但和高正阳的神魂建立联系,还和他的心佛界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 老僧手捏法印,指着十方法衣和心佛珠低颂法咒。两件法器化作一道灵光,溶入高正阳身体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念一动,法衣和佛珠进入了他心佛界,披在他的心佛上。

    心佛本是心念所凝,是心佛界的根本。但究其根本,不过凝固的心神幻象,并非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这两件法器的加入,让他心佛界扩大了十倍,也多了种厚重质感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来不及品味这些变化,就听老僧道:“十方法衣和心佛珠都是重宝,暂存在你的心佛界内。等你炼成天魂,就可以随意取用。”

    老僧提醒道:“有两件重宝,你的心佛界就可以存放一些物品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喜,能随身带着一个特殊空间,存放东西就太方便了。

    “心佛宗的衣钵传承,都交给你了。”老僧正色道:“你修为太浅,又不同***戒律,不宜招摇。在外行走时,还是不要自称宗主,以免招致祸端。”

    老僧想了下又道:“你师傅走了,老僧帮你找位大德,教授你佛法武功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自忖武功秘法众多,只是龙皇九变就够他连几十年的。也不需要谁来指点。

    “师伯,我愿意守着师傅洞府。不是有什么通天洞,我可以在这帮忙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。”老僧脸色微沉,低喝道。老僧沉着脸时,身上就多了种不可违抗的威严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被压的呼吸一滞,本能的就想低头听命。但他意志坚若金刚,不是外力所能动摇的。而且,老僧只是露出一丝气息,并不是刻意要压迫高正阳。那股压力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老僧也觉得这样对一位宗主说话不妥,脸色一缓道:“通天洞是魔界和人界碰撞出的空间裂缝,再等一段时间,九幽魔气爆,这里就会变成魔界进入人界的通道。不知有多少魔界大军会从里面冲出来。就是你师傅在也要避其锋芒。这不是某个人能挡住的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解的道:“既然这么危险,那东荒群山的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魔气爆,会逐渐侵染这里。在这期间,会有几个月的过渡期。东荒群山的生灵有足够时间撤退。”

    老僧道:“这些就不用你管了。你只需要安心***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师伯,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,不能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