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153章 弱者的执念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53章 弱者的执念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叶落花残,草枯树黄。△,萧瑟秋意,浸透天地、万物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个好地方。”高正阳打量一圈评价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瞪着高正阳,“你为什么非跟着我进来?”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我是能进来的。”高正阳嘿嘿笑着,对月轻雪的满脸寒意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月轻雪只能幽幽叹气,“你不懂的,我这次来就是想见一个人,问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握着拳头对月轻雪比划了下,“我永远坚定的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、”高正阳话锋一转道:“我还没活够呢,你可别死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没好气的道:“你不是要和我做同命鸳鸯,这不正和了你的意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道:“我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不想活了,那可不行。你不怕死,我可怕死。你就是想死,也别在这死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默然,高正阳说的没错。在六道世界里,她是参加考验的人,高正阳被默认为是她的辅助者。她要是死了,高正阳也会死。

    知道这次考验是六道生死斗,月轻雪也犹豫了很久。最终还是决定不带着高正阳。

    她性格要强,看上去冷漠无情,可心里却最柔软。

    这次进来,她只想见一个人,问个明白。是死是活,根本就不重要。

    可带着高正阳进来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她必须为高正阳负责。

    月轻雪沉默了下,忍不住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六道生死斗的情况?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起来很跳脱,但办事却严谨缜密。他一定是知道六道生死斗的规则,才会特意跟着她一起进来。

    “六道生死斗可是很出名的。心佛宗的典籍中有记载。”

    心佛宗历史悠久,典籍无数。第一次六道生死斗,直接让月国太祖建立了庞大帝国,影响巨大。心佛宗的典籍中对此有不少记载。

    高正阳查了几天,查到六道生死斗的规则。可月轻雪却不提这事,他就有些怀疑不对了。

    果然,月轻雪想独自参加生死斗,高正阳自然不会看着,直接就跟过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色道:“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通过考验,得到神器承认。如果输了,我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镇国神器考验有很多种,一般来说,进入六道世界都要进行探索。能力越强、表现越好,就能得到承认。但也有的单纯运气好,就能得到神器承认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道:“六道轮回世界极其神妙,有的时候还能在里面找到各种奇珍异宝,甚至是高阶神兵。探索六道世界,既是考验,也是一次宝贵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问道:“就是说没什么固定规则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月轻雪道:“正因为如此,才会有很多皇族子弟跑进来碰运气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摸着光秃秃的下巴,一副沉思的样子。想了下突然道:“有了。既然这次考验只有一个人能通过考验,那把***人都杀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早都想好了。”月轻雪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干笑,“规则就是这的,不是我喜欢乱杀乱砍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又解释道:“你的兄弟姐妹都是皇族大土豪,各个都有替死的法器。他们输了没事,我们输了就必死。这个我们绝不能让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犹豫了下道:“我有个孪生妹妹,应该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高正阳从没听月轻雪提过,也有些惊异。孪生妹妹,这是什么鬼!不过,两个一模一样***躺在床上,那画面一定很美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到这里,脸上不由露出暧昧微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月轻雪有些狐疑,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,高正阳还笑的那么、***。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一正,“没有,我就是想到你们姐妹重逢,替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深深看了眼高正阳,出于女人的直觉,她觉得高正阳刚才绝对没想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她没有追问,微微皱眉继续道:“小姨把我放在铁林部,带着妹妹走了。从此一去不回。我就想问个清楚,小姨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吧!”

    高正阳毒舌道:“所以,带着十年积蓄的怨气,死也要问个明白,对吧!”

    月轻雪就是这么想的,可被高正阳直接点出来,突然觉得这样很羞耻。饶是性子清冷,小脸也窘的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她还强做冷静的辩解道:“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弱者。”高正阳毫不客气的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道:“我们以前就说过,人不能同情自己。更不要总觉得世界亏欠你的。你没有得到亲情,没有得到富足的生活。弱者才会有这些怨念。强者,也许会寂寞孤独,也许会黯然伤心,却不会去祈求。想要什么,自己去拿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明眸中泛起几分迷茫,也许高正阳说的对,她骨子里是个弱者。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,人的情感当然不是无聊的产物。但是,人往往不懂得如何衡量感情。

    有的感情是有价值的,有的感情是没价值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母也好,小姨也好,既然舍弃了你。不论什么理由,都证明她们和你的感情是没价值的,不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冷硬道:“已经被对方抛弃的东西,你却要用生命去获得,不是很可笑!”

    这种冷静近乎冷酷的分析,就像一把锋利的刀,直刺到月轻雪内心最深处。她突然发现,所有的执念似乎都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管月轻雪,自顾把心佛界中的盔甲、食物取出来。

    心佛界融入十方法衣和心佛珠,扩张了十倍。但能存放真实物质的空间,却只有三尺见方,并不算大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来说,就相当于随身带了个不会丢的大旅行箱,极其方便。

    飞虎金甲被射成筛子,高正阳还没时间修补。他这次带的金甲,是一套备用盔甲。

    这套全身重甲,里面只有一个轻羽法阵。能够减轻重甲两成的重量。但镀过金的重甲,总重量依然超过两百斤。

    高正阳喜欢穿重甲,第一当然是为了华美好看。但重甲的实用性也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厚重的钢甲,对于普通的攻击,可以完全无视。就算是四阶武者,也很难破开重甲防护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武者***重甲,只有一个原因,盔甲太过沉重,严重影响他们的动作、敏捷。穿上重甲利大于弊,自然没人会穿。

    高正阳力量强横绝伦,二百多斤的重甲,对他来说和纸片没区别。环境合适的话,他自然要优先穿上重甲。

    重甲穿戴起来也很麻烦,一般来说,都需要别人协助才能穿好。高正阳身体素质***,自己穿甲到没问题。

    月轻雪也放下心事,轻步走过来,帮着高正阳穿戴盔甲。

    “你其实没必要穿这个!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身体比百炼精钢还强横,月轻雪觉得他没必要穿重甲。在武者战斗中,穿着全身重甲,总让人觉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尤其高正阳这套盔甲是镀金的,金光闪闪发亮。月轻雪站在高正阳身边,心里总觉得有些羞耻。

    “你这就不懂了,人是衣服马是鞍,就是佛还要弄个金装,那才威风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绝大多数人都是靠眼睛观察世界。所以,视觉效果永远是最重要的。再说,我穿重甲是为了保护自己,并不是单纯为了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月轻雪可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高正阳无比肯定。

    镀金的重甲,既厚重又强硬。高正阳身躯强壮,四肢修长有力,穿上重甲后不见一分臃肿,却多了种威武霸道的气势。金色则让重甲增添几分华丽。

    月轻雪虽然觉得没必要,但也不得不承认,全副武装后的高正阳,真像天上的战神一般,看上去威仪不凡,勇武绝伦。

    “在某个偏僻的西方,有这样一种传统。美丽的公主,会指定一位强大骑士守护自己。殿下,吾愿意终生守护你,永不背弃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手抚胸口,优雅、高贵、庄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不知怎么的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,鼻子发酸,似乎有什么东西想从眼睛中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笑道:“你不是当真吧。我和你说,凡是说什么终生啊,永远啊,这些的话都不可信。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,不是一句话就能承担的。真能承担,又何必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高正阳也想起了往事,神色多了些说不出的讥诮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语言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小脸异常苍白,明眸冷冷的看着高正阳,沉默了好一会才道:“说完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看你心情不好,和你开个玩笑,活跃活跃气氛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小月真的恼了,高正阳急忙赔笑。刚才那玩笑,的确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小月也不说话,就是紧紧抿着嘴,一直向前走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小月并肩而行,嘴里不停说着。他一身重甲,走起路来声音极大,嘴还不肯停。在寂静萧瑟的深林中,远远的就能发现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月天风站在一颗大树后面,打量着高正阳和月轻雪,有些拿不准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个高大护卫低声道:“是不是这世界的土著?”

    另一个身材瘦削的护卫摇头道:“绝对不是。那女孩身上穿着的山国法师法衣。那男子穿的铁山明光铠,也是山国盔甲。”

    瘦削护卫曾长期从军,对山**队颇为了解。月天风相信他的判断。只是,六道生死斗怎么会出现山国的人。

    月天风想了下道:“不管他,抓住他们问个清楚。男的可以直接杀死。”

    从对方的元气波动来看,不过都是四阶左右。月天风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高大护卫闻言,抽出背上长剑,快步向高正阳冲过去。

    另出瘦削护卫,也手捏法印,准备施法接应。

    这次是生死斗,搏兔也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高大护卫速度越来越快,手中长剑已经高高扬起,带着千钧之势,向着高正阳后脑斩去!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