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161章 结束了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61章 结束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雪色剑光如潮奔涌,月轻雪就像虚影一般,在剑光中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月轻雨一出剑,武魂就警觉到不对,那是一个法术拟化出的幻影。就是因为元气被压制的太低,她才一时不察,被低阶法术所惑。

    不过,月轻雪的神魂气息这么浓厚,她一定在这附近。

    月轻雨拔剑出手,心中只有冰冷绝情的剑意,行事果决冷酷,再没有任何温情,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不舍。

    雪色剑光募然收敛成一线,横着扩展开,以月轻雨为中心画了一个巨大圆圈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即灭,方圆十余丈内的树木花草,都被剑光斩断。

    六道世界中,元气被压制,冰魄神光剑无法统合元气,并没有实质杀伤力。

    但月轻雨这一剑却是以武魂御剑,魂剑合一。剑光虽然还远不如真实剑锋,却也有了几分威力。

    扫荡四方的剑光,并不是为了伤人,而是清扫纷繁杂乱的元气变化。

    所有的元气都被扫空,月轻雪留下的神魂气息就清晰可见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找到你了。”月轻雨握剑转身,直视着背后的一处幽暗树影说道。

    幽暗树影中光线扭曲了一下,似乎有什么东西顺从幽暗中钻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月轻雨却认了那是姐姐的气息,毫不迟疑再次拔剑斩击。她飞仙身法已经学到神髓,哪怕杀意凛然迅如飞电,姿态却翩然仙逸,宛如飞仙临凡,不见一丝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雪色剑锋未至,剑锋上激荡的剑气已直逼月轻雪眉宇。

    月轻雪如绸缎般的柔软长,被剑锋吹拂起来,露出她幽深清澈的双眸。

    如同实质的剑气,就像冰冷刺骨的尖针,更是刺的月轻雪眉心剧烈刺痛。

    身体上的痛苦,还远不如心灵上的痛楚。月轻雨那坚决而强烈的杀意,真是让月轻雪特别伤心。

    月轻雪冒死进来,并不是想得到什么神器继承权,她就是想看看自己的妹妹,想亲口问问她的情况,想问问小姨的踪迹,想问问当年究竟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现实却是那么的残酷。孪生的妹妹,只想杀了她获得胜利,完全不在意她这个亲姐姐。

    月轻雪不想动手,她特别伤心,妹妹想杀她,就随她们的意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陪她共渡难关不计生死的高正阳,她又不能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孪生妹妹的坚决杀意,也激了她的斗志。

    月轻雪催神识,引动了神宫深处隐藏着的最强力量。

    自出生以来,她眉心的天眼血纹就被视作不祥的象征。包括她妹妹的天剑纹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而且,从她们出生后,月紫夜就出了意外身死。更让皇帝月长空觉得这对女儿不祥。

    还请了镇国法师,举行隆重的祭祀,进行占卜。结果,她们姐妹被认为是代表着灭国的凶兆。

    皇帝月长空就起了杀心。月紫影见势不妙,这才带着她们姐妹离开皇宫,远走天涯。

    也许是为了***凶兆,月紫影把她放在铁林部,带着妹妹月轻雨单独离开。

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月轻雪进入四阶,觉醒记忆,才想起所有往事。也正是那一次觉醒,她的天赋神通天眼通也真正觉醒。

    天眼通虽然强大,可一直是月轻雪的痛处。关于天眼通觉醒的事,她谁都没说,就是高正阳也没说。

    月轻雪也觉得,这是一种不吉的力量。如果有可能,她永远都不会使用天眼通的真正力量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刻,月轻雪激了天眼通的神通力量,对着自己亲妹妹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月轻雪眉心间的血纹,缓缓扭曲变形,就好像肌肤裂开,一只竖立着血色眼眸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竖立的血色眼眸,看起来并不诡异,反而有种神圣威严的意味。

    持剑疾斩而来的月轻雨,看到那竖立的血色眼眸后,神宫深处的武魂就是一震。她突然有种感觉,那血色眼眸就像是通往无尽深渊的窗户。让她感到极其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天眼通神通!”月轻雨自然知道孪生姐姐的天赋神通,立即就觉察出不对。月紫影也和她详细说过,天眼通这种神通有什么威能。

    “天眼神通观天地、洞阴阳、照万法、通人心……”月轻雨心里想到,姐姐力量那么弱,一定以天眼通沟通心神,以幻术迷惑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月轻雨心意更加坚定。冰魄神光剑那破除一切虚妄,天眼通演化的幻术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月轻雨决定不管一切,只是御剑直斩。她的武魂虽然被元气***住,还是能锁定月轻雪的神魂波动,她就站在那没动。

    冰魄神光剑虽快,可在天眼通下,时间近乎停滞了。

    通过血色眼眸,月轻雪能看到最细微的元气颗粒在跃动,能看透月轻雨身上所有元气变化,包括她神宫内深藏的武魂,都纤毫毕现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下,月轻雪的力量没有似乎提升,但她能洞悉所有的细微变化,由此推测出妹妹所有的后续变化,甚至推测出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天眼通观世界,似乎能看透一切奥秘。这让月轻雪有种掌握一切的错觉。

    但她也清楚,看穿一切才是错觉。她的力量太低了,看穿对手的变化,也未必能挡的住。

    而且,天眼通的状态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。她必须尽快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月轻雪开始捏印、颂咒施法。法术,说穿了不过是对元气聚合、重塑、再释放的过程。

    天眼通让月轻雪能看到最细微的元气变化,她施展法术时,就能用最简单最快捷的方式汇聚元气,神宫内的符文也一闪既成。

    几乎在瞬间,月轻雪就连续施展了三个法术。没有失误,没有错漏,三个法术完美的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在最后,月轻雪还有空看了眼远方的九头蛇。天眼透过九头蛇庞大的身体,透过厚实的泥土沙石,看到了九头蛇腹内的高正阳。

    九头蛇的核心是一颗九色妖核,在九色妖核旁边,高正阳就像是一团纯正无比的火焰,正熊熊燃烧着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元气变化下的状态,并不是真实的身体。

    月轻雪有些奇怪,高正阳的元气变化太过酷烈也太过纯正,她一眼看过去竟然有着看不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还活的好好的,那就足够了。月轻雪也没兴趣去探究高正阳的力量变化。

    “飞星术……”

    被雪色剑锋贯穿眉心前,月轻雪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向后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以月轻雪的法力,施展这么法术还极其勉强。效果也只有正常飞星术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飞星术原本能飞出百丈,但月轻雪只飞出七丈,度就降下来。

    月轻雨剑法何等高妙,眼看着她姐姐飞退出去,武魂微动,一丝剑光就锁定在月轻雪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丝无形剑光如同无形的丝线一样,把她和月轻雪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月轻雪飞退出七丈,月轻雨就在剑光牵引下,如影附形,跟着月轻雪飞出七丈。

    而且她本身并不刻意力,身形轻若羽毛。那种衣袂随风轻扬的姿态,飘渺如仙,不惹一丝尘灰。

    被剑光吸引过来的月轻云,远远的看到这一幕,也不由在心里暗赞一声,“这女孩的飞仙剑意入了神了!”

    更远处的梅公公,他面前一个圆圆水色镜面上,也在显示着月轻雨那如仙般动作。

    “还真影姨的***,剑如飞仙!”月天信在旁边看了,也有些嫉妒。

    月紫影可是位列天下前三的剑客,月国上下再没人能比她剑法更高明。

    像飞仙剑这种高阶剑法,也只有真正领悟神髓,才能把剑法讲的入微入理。没有真正剑法宗师指点,剑法终究难以***。

    就像月轻云,号称这一辈剑法第一。可和月轻雨相比,不免有些粗糙。

    “她剑法太高明了,姐姐轻雪要死了!”月天信看到天眼通,就知道黑衣的是姐姐月轻雪。亲眼看到孪生姐妹自相残杀,他的心情也极其复杂。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梅公公简短的回了一句。他是天阶法师,不但等阶比月天信高很多,在法术上的眼光也比他高明百倍。

    梅公公话音未落,一个拳头大的火球就凭空生成,直射月轻雨面门。

    火焰弹,法师最常用的法术。此时施展出来,却颇有几分精妙的意味。

    月轻雨虽强,可也不敢被火焰弹轰在身上。剑锋一转,清冷的雪色剑锋就刺入火焰弹中心。

    以月轻雨的眼光,剑锋所刺正是火焰弹的元气变化所在。一剑下去,就能切断火焰弹的暴烈元气,把火焰弹的力量疏导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月轻雨这种境界,随手施为就能举重若轻,以巧破法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火焰弹却突然爆炸开,喷薄而出的炽烈火焰,也把月轻雨的冰魄神光剑震的一偏。

    这个变化太出乎意料了,月轻雨左手剑本能的一展,汹涌剑光如同屏障一般,把千百点烈焰全部挡住。

    但一根又细又短的冰锥,却在火焰催下度激增十倍,恰好从剑光中一处细微空隙直射进去,正刺在月轻雨的眉心。

    冰锥虽尖利如针,力量又极其强猛。可月轻雨到底是天阶武者,身体肌肉筋骨早练的一羽不加的层次。

    身体受伤,肌肤筋肉就本能力绷紧,挡住了冰锥。

    冰锥只刺破了月轻雨的油皮,就被反震的力量震成一团碎冰。

    月轻雨动作一顿,徐徐垂下双剑,看着自己孪生姐姐,目光复杂,有几分惊奇、有几分敬佩、有几分伤心。

    因为是孪生姐妹,两人目光一对,月轻雪就懂了自己妹妹的所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抱歉,为了小羊,我不能死。”月轻雪轻轻的说着,语气淡然却坚决。

    月轻雨紧紧皱着的秀眉慢慢展开,嘴角也翘起来,明亮的眼眸中露出笑意:“姐姐,就要这样坚强、勇敢。亲情这种东西,不值钱的。姐夫这人不错,值得珍惜,我会在远方祝福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眉心一点嫣红血迹,顺着剑一般的天剑纹向下流落,这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凄艳。而她的身体也慢慢变得透明,话还没说完,就分解成片片灵光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一根冰锥伤不了月轻雨,但她那正在催武魂,运转剑意。一根冰锥破坏了内外连接,失控剑意在脑海爆,也引体内剑气失控。

    月轻雨过于强盛的剑意,杀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梅公公也呆住了。他知道天眼通很强,可没想到天眼通能强到这种层次。

    月轻雨比她姐姐高明十倍,又有神剑在手。姐妹两个就是决战一万次,姐姐也不可能赢一次。

    但刚才那三个法术,却一环套一环,钩织成一个精妙无比的局。最终,轻描淡写的杀死月轻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梅公公绝不相信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真是精妙绝伦,丝丝入扣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“她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和梅公公的欣赏不同,月天信只觉得毛骨悚然。区区一个四阶法师,莫名其妙的就杀了他都忌惮的天阶剑客。这真的很恐怖。

    梅公公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停了下又道:“应该是天眼神通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月天信阴沉着道:“她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梅公公微微皱眉,却没说话。月天信想干什么,他也不好干涉。只是没必要出力就是了。

    月天信也不指着梅公公,他说着迈步就向月轻雪放心飞奔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受到震撼的月轻云也醒悟过来。她也提剑向着月轻雪冲过去。

    月轻云距离月轻雪距离不到两百丈,猛然爆力量,人就如同箭般的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不到十个呼吸,月轻云就到了月轻雪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月轻雪那冷幽的样子,月轻云心情也有些复杂。她们都是一母同胞,只是她年纪要大十岁。而这两个妹妹一出生,就被隔绝起来。她们之间虽见过几面,却没什么感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流落在外的这对孪生姐妹,却在六道生死斗中闪耀光芒,成为最耀眼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结束了……”月轻云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结束了。”月轻雪看着山谷下方,表情专注,甚至没看对面的月轻云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九头蛇九只巨大蛇头,无力的摔在地面上,再没了一丝气息。

    皇天六道轮回剑的巨大声音,同时在每个皇族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六道生死斗结束,月轻雪获得最后胜利。失败者死。”

    月轻云身体一震,无声的扭曲成一团灵光,徐徐消散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所有幸存的人都被皇天六道轮回剑斩杀。

    拥有替死法器的人,身躯会化作灵光消失。没有替死法器的,就只能变成一具具尸体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