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涯共此月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涯共此月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也就是在六道世界里,九头蛇一个大意才被高正阳所杀。要是元气不受***,高正阳就是潜入九头蛇体内,也会被它强大妖魂击杀。

    九头蛇的血肉骨头都有剧毒,高正阳也用不上。只有蛇皮值钱。

    “你说,这么大蛇皮剥下来能值多少?”

    高正阳用龙皇戟剥着皮,一脸期盼的说道。

    铁林部实在是太穷了,就算能了个自由集市,和君山商会也没办法比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君山商会那弄了些法术材料,几乎要倾家荡产了。这也让他意识到,任何世界都一样,没钱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力量再强,也不能走到哪都耍横。大多数时候,钱更方便也更有用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只九头蛇,蛇皮能鞣制出一两百件皮甲,这里面价值就大了。

    过惯了穷日子,高正阳黑眼珠就见不到钱。他不顾腥臭,拿着九阶神兵龙皇戟,干着剥皮的勾当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了定海针在哭泣……”月轻雪在旁边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喂、喂,你这样不干活就别放嘲讽了。很招人恨的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九头蛇的蛇皮太坚韧了,就是有龙皇戟也不好剥皮,高正阳弄的浑身血污,对站在旁边说风凉话的月轻雪满是怨念。

    高正阳嘀咕道:“我这也是为了养活你啊。你很贵的知道不知道。”说着,高正阳忍不住叹气,“一想到要养个女皇媳妇,心里压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,也不帮忙。

    高正阳忙乎了半天,总算把九头蛇腹部一大块蛇皮剥下来。

    他显摆道:“怎么样,这么大一块蛇皮不得卖几十万两黄金才行,不对,几十万都不够,要几百万才行!”

    月轻雪微微摇头。满是同情的对高正阳道:“你犯了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九头蛇的蛇皮也是有剧毒的,而且没办法去除。所以,就是制成皮甲了也没人能穿。”

    “***、你。”高正阳苦着脸说道:“媳妇,咱别这样闹行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刚才不答应我了。”月轻雪悠悠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高正阳无言以对。他的确不想过平凡的日子。也不想就这样和月轻雪找个地方安度余生。爱情很美,但爱情永远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只有站在巅峰上,人才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对人家,人家真的好伤心好伤心……”高正阳无比幽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其实九头蛇的蛇头里会有蛇珠,都是价值万金的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安。忙说道:“这九颗蛇珠可以***同类法术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逆天?”高正阳有些怀疑,九头蛇有寒冰、火焰、剧毒等多种力量。佩戴蛇珠就能避免这九种力量伤害,那几乎能***大半普通法术。

    月轻雪也不敢确定,她道:“这也都是书上记载的。不过,九头蛇的真身是妖界魔神,力量强大无比。这里的分身,大概只是它的一滴魔血所化。也不可能有那么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听月轻雪这么说,高正阳才意识到九头蛇的恐怖。

    一滴魔血就能化为九阶妖兽,那真身到底有多强!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无怪血神旗吸收了九头蛇神魂,居然有着吃饱的满溢感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知道。血神旗在上个***杀了十亿百亿生灵,也没撑坏。杀个九头蛇,怎么也不可能撑到。只是九头蛇神魂力量太强,才会让他有这种错觉。

    按照月轻雪的指示,高正阳破开九头蛇的九个蛇头,果然找到了九颗蛇珠。

    龙眼大的蛇珠,分为九色,看起来就像珍珠一样漂亮光润,却比珍珠坚硬百倍。

    高正阳把玩了一会,递给月轻雪道:“媳妇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白玉般的脸颊微红。“别乱叫。”话是这么说,月轻雪还是伸手接过九颗蛇珠。

    东西珍贵与否不重要,重要的是高正阳送的。

    “六道生死斗任务完成,准备回归。”

    在月轻雪脑海中。皇天六道轮回剑发出宏大的声音,六个轮盘同时缓缓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强烈的灵光闪耀,等月轻雪再睁开眼睛,就看到对面绝灭石像正冷冷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月轻雪心里有些冷,知道绝灭死了,再看这个石像就有种说不出的恐怖感。

    幸好。高正阳就在旁边。

    高正阳瞪大眼睛在发呆,好一会才是长舒口气。皇天六道轮回剑的空间转移,要比老僧更神妙。他虽睁大眼睛看着,也没是发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力量层次还是太低了,不知什么时候才有资格探索皇天六道轮回剑的奥秘。

    高正阳放下心事,一把抱起月轻雪开心的道:“事情完美解决,我们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羊,我正式成为神器继承人,父皇很快就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看着高正阳的眼睛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、”高正阳慢慢放下月轻雪,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,作为这一代唯一有资格驾驭神器的人,月轻雪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月长空再如何厌恶这个女儿,也一定会把她接回皇宫。纵然不能继承皇位,以后也会成为帝国最重要的守护者。

    所以,月轻雪才会在六道世界里说要私奔。只有如此,才能避免回到月国皇宫。

    可惜,高正阳拒绝了。月轻雪没有去处,自然不会再拒绝回皇宫。那里再怎么无情,毕竟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高正阳伸手摸了摸月轻雪脸颊,鼓励道:“那你就努力吧。等你做女皇那天,我再去上门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认真的么?”月轻雪明眸中都是怀疑和不解,她不明白高正阳为什么要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再次确认道:“我不是开玩笑。你成为女皇,才能自己决定要嫁给谁。所以,为了自己也为了我。努力奋斗吧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性子虽然幽冷,可并不是心思阴沉的人。她真的有些难以理解高正阳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她能看懂高正阳是认真的,绝不是再开玩笑。她想了下认真的道:“我一定会成为女皇,你不要失信!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高正阳笑着举起手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月轻雪也抬起玉手和高正阳连击三掌。正色道:“说谎的变成狗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着道:“看这个样子,你变的可能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。”月轻雪声音轻柔眼神却无比坚决。

    不管小羊想要什么,她既然答应了,就一定要当女皇。

    绝对啊,终生啊。永远啊,带着这样词语的保证,几乎是绝对不可信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见识过太多许诺,太多的保证,又有几个人会实现诺言。

    人说话总是很容易,可要做到总是很难。而做出许诺保证,往往是因为做不到。

    高正阳并不怕月轻雪违背誓言,他对女皇啊这些并没兴趣。这样的期盼,只是想着月轻雪别吃亏,尽量努力争取上进。

    皇宫那种环境中。如果没有一个坚强向上的心态,就会被别人撕碎吞掉。

    这就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    而月轻雪看似坚强,可内心深处却很软。她做事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也缺少积极的动力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又特别感性,会为了某个人某件事不顾生死,无比坚决。

    就像这次参加六道生死斗,她完全可以不参加。但她就是为了见见妹妹,跑进去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既不能永远的陪着她。也不希望她在皇宫中被伤害,只能用这种傻办法,帮她找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月轻雪如果违反誓言,忘记她的本心。受到伤害的只能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点上,高正阳是帮不上忙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以前说过,你母亲失踪了。这次又说是逝去了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多讨论此事,转移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有些诧异。不知道高正阳为什么问这个。想了下道:“严格的说是失踪。只是她去的地方特别危险,当初就认定她死了。不过,我小姨一直坚持认为我母亲没死。这也是她和父皇翻脸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好复杂。”高正阳有些感叹,皇家的家事也是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是很复杂。这里面藏着一个重要秘密……”月轻雪犹豫了下正想说什么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们在里面神神秘秘说什么呢?”鹤飞羽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来了外人,月轻雪不想再说,她道:“我也倦了,先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目送月轻雪孤单的背影离去,鹤飞羽一脸无辜的道:“师兄,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高正阳没好气的道:“我们正要亲热,被你打断了。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啊、”鹤飞羽脸立即就红了,“真的么?”她有些慌乱向后退开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她跑了,就用你来替代吧。”高正阳一脸.淫.笑,摩拳擦掌的道:“说吧,你想要皮鞭还是滴蜡……”

    纯洁的鹤飞羽也听不懂什么皮鞭、滴蜡,只觉得这两个词特别***,只是听着心灵都受到了污染。她慌忙转身就跑,“不要不要,放过我吧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***,你这么叫简直是勾引我犯罪啊。”高正阳好笑,鹤飞羽还真是傻白甜,看着很精明,其实颇为呆萌。

    六道轮回世界待的时间并不长,高正阳却连战各方高手,击杀九头蛇,又凝成气魄。

    虽然身体和元气都处在一个巅峰状态,但精神上是极其疲惫的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鹤飞羽,高正阳躺在地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半睡半醒中,高正阳感应到了周围元气有异常波动。神识一动,发现是月轻雪在***。他也没管,继续大睡。

    等他再醒来,已经的两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还以为你睡死过去了。”鹤飞羽小脸贴在高正阳眼前,一副特别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鹤飞羽还想再说,高正阳一口气吹过去,正吹在她嘴里,呛的她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鹤飞羽急忙捂着嘴跑出去,“师兄你好恶心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嘿嘿笑着起身,去了月轻雪的房间。

    月轻雪就坐在木床上打坐***,似乎感应到了高正阳的到来,她睁开眼眸,眼中一丝丝神光跳跃如电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灯,极其幽暗。月轻雪眼眸中闪耀出的电光,甚至照亮了房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觉得脸微微发麻,竟然有种被电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看月轻雪,身上多了种幽深难测的气息。这和她原本的飘渺幽冷气度极其相似,可内蕴的力量层次却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高正阳眼睛不由瞪大了几分,不能置信的打量着道:“你进入天阶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月轻雪很明确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高正阳神经很大,可眼看着月轻雪从四阶直接蹦到七阶,心里也极其震惊。

    这么容易就***阶,那他算什么!高正阳真有种要流泪的冲动。人比人,气死人啊。

    要说宗门传承,他有。九阶神器,他也有。可他费尽心力,也才混成五阶。

    “你下巴快掉地上了!”月轻雪忍不住调笑道。这几年来,她还是第一次见高正阳这么失态。

    傻乎乎的高正阳,看起来竟然颇为可爱。当然,月轻雪可绝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夸张的用手托着下巴,“你赔你赔,下巴都吓的掉地上摔碎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样个样子很傻!”月轻雪终于忍不住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你这么就成了天阶,吓死宝宝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摸着心口,一副受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月轻雪走过去轻轻摸着高正阳心口,头慢慢靠在高正阳肩膀上,低声呢喃道:“真的不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默然,用力抱着月轻雪。

    月轻雪这么快进入天阶,肯定是皇天六道轮回剑之力。月轻雪进步越快,月长空的反应也会越快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也在想,等月轻雪离开,他必须进入通天洞。还有半年的时间,他至少要把血神旗提升到七阶。

    要去外面混,没个天阶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!

    亿万里外的某座海岛上,月轻雨仰头看着天上的新月,有些惊奇的自语道:“这么快进入天阶,姐姐你好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摸着自己心口,有些奇怪的道:“可为什么、这里特别痛呢?”

    同样一轮新月下,一艘巨大的紫色飞舰在星空中飞速疾驰着,直向东荒群山飞去。

    “妹妹,我们又要见面了……”月轻云站在透明的琉璃窗前,看着外面的新月悠悠自语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