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征程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征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天箭飞舟长不过三丈,形如飞梭。作为能飞天的强**器,总领东北三十七城的北郡也只有三艘。可想而知,天箭飞舟有多珍贵。

    上次天师府和血莲卫一起行动,不但人没回来,还失去了一艘天箭飞舟。北郡总督为此大怒。人死了他不在意,可天箭飞舟却是北郡城最重要的法器。

    可从天而降的紫色飞舰,比天箭飞舟至少大几十倍。如果说天箭飞舟是独木舟,那紫色飞舰就是五层的楼船。

    岳云峰身为天师,也是游历四方见识过人。但他也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飞舰。

    紫色飞舰的外形也像是一艘大船,在飞舰上还算竖着几面巨大云帆。船体如同有紫玉锻造而成,表面流光溢彩,闪耀着炫目的光泽。

    在船体中间,刻制一直白色长龙,长龙旁是明亮弯月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标示,岳云峰三角老眼一下从眼眶中鼓出去。那惊诧震惊的样子,看起来颇为滑稽。

    不怪岳云峰失态,那是月国皇室的徽记。也只有月国皇室直系的重要人物,才有资格使用这个标记。

    如果是熟悉月国皇室徽记的人,能通过徽记的细微不同认出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岳云峰对此并不了解,只知道来的一定是月国皇室大人物。

    北郡府天师,和月国皇室大人物有多大的差距,从飞舰的大小比较就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岳云峰又惊又疑,难道是月国想要发动战争?一想到这个可能,他心里更虚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敢跑。作为天师,享受朝廷供奉,也要为朝廷出力。

    要是别的小事也就算了,不会有人追究。可朝廷准备进入东荒群山之际,却发现月国皇室踪迹。这是捅破天的大事。

    天箭飞舟里的人也发现不对。驾驶天箭飞舟就想避开。

    紫色飞舰底部突然裂开一个黑洞,轰然巨响中,喷发出一道炽烈火光,正轰在天箭飞舟上。

    天箭飞舟的人察觉到不妙。先一步飞遁出来。两道黑影还没跑远,天箭飞舟就被炸的四分五裂,爆成一团烈焰。

    岳云峰本想看看情况再说,可对方却比他想象蛮横霸道。问都不问,直接就开舰炮轰击。吓破了他的胆。

    “这是入侵,这是战争!”岳云峰不敢再待,也没心思理会同伴,转身持印、施法。

    “千里一线,疾!”岳云峰激发法咒,神宫中符文成型,强大人魂和远方天师府的祭坛魂灯共鸣。

    下一刻,岳云峰就能凭借千里流光符远去千里,脱离此地。

    但就在最后一刻,周围天地元气嗡然一震。岳云峰和魂灯的共鸣就被切断。

    没有了魂灯共鸣的指引,千里流光符就失去了指路灯,再没办法飞遁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现在想走已经迟了。”

    在岳云峰身后,不知何时出现的月轻雪冷然说道。

    岳云峰慢慢转过身,苍白的老脸上带着几分不解几分惊疑,“你为什么非要拦着我?我们有冤有仇?”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。”月轻雪淡然道:“但刚才你侮辱了我,我们就有仇怨了。”

    岳云峰并不怕月轻雪,对方虽是天阶法师,年纪却太小了。可紫色飞舰就在上空。却让他心里没有任何底气。

    他忍住怒气道:“刚才老夫不知你的身份,说话可能冒犯到你。老夫愿意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侮辱的是月国皇族公主,一句道歉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挥手道:“只有你的命才能洗去这侮辱。所以,死吧。”

    岳云峰老眼中露出一丝狠厉。这小女孩还真以为吃定了他!既然不给他活路,大不了一起死。

    他默默持印施法,一只火色凤凰在他神宫中迅速成型。他信奉的护教四灵之一的朱雀。虽然名声很小,可常年信奉,施展火行法术的威力至少能提升三成。

    朱雀火羽箭,岳云峰所会的最强法术之一。也只有借助随身的天师印。他才能瞬发这种七阶法术。

    这门法术变化简单,威力却最强。对上年轻稚嫩的法师,本就不需要使用复杂法术。以强**力轰杀对方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岳云峰同时激发了一个飞火流星术,强烈火行元气爆发时,他可以借助火焰之力施展遁术。杀敌、逃遁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月轻雪只是静静看着,并没有颂咒施法。这让岳云峰有些奇怪。他没有注意到,月轻雪深幽无尽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疾!”岳云峰甚至没有出声,只是无声在嘴里低颂了一句,激发法术。

    天地间无形的元气,在岳云峰神宫中强大火凤凰主导下,瞬间汇聚成型,在空中化作一只巨大的火红凤凰。

    岳云峰以神识引导,正想让火凤凰化作火箭攻击月轻雪,突然眼眸一阵刺痛,一股无形如尖锥的力量直刺入他的神宫,刺在火凤凰上。

    神宫中的火凤凰,实际是以天阶人魂为核心,神识所化符文为表,凝结而成。

    无形而强大的力量,正中人魂的核心。***起的神识符文失去核心,立即破碎。

    神魂控制的火焰凤凰,也立即失去控制。内外元气一起爆发,岳云峰吓的心胆俱碎,却完全失去对元气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完全成型的火焰凤凰,轰然炸裂,把岳云峰炸成千百焦黑碎片。

    月轻雪面前的一面透明水镜,挡住了火焰冲击,也挡住了飞溅过来的血肉。

    轻描淡写间,称雄东北疆域的天师岳云峰,就变成一块块焦肉。

    月轻雪对此并不如何在意,继承了皇天六道轮回剑的使用权,岳云峰这样的天阶法师她可以轻松碾杀。配合着天眼术,杀死对方更不需费力。

    站在祭堂门口的君飞雪、依依,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尤其是君飞雪,她知道岳云峰的身份。更知道对方有多强大。可这个对她来说如同神一般的人物,就这么死了。看那样子,简直就是***。

    月轻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?

    君飞雪真的难以理解,高正阳已经是强横的不可思议。他身边的一个女人。也是这么神秘强大。这完全没有道理!

    看着缓步走过来的月轻雪,君飞雪不由自主的低下头。她真是感到了畏惧,自觉没有资格直视对方。

    “哇,月姐姐真厉害……”依依捧着心口,大眼睛闪着光。无比羡慕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还不知月轻雪刚才杀的人,究竟代表着什么。只是岳云峰刚才说的话特别讨厌,看到他死了,依依心里也是特别痛快。

    作为东荒群山中挣扎求生的兔族女子,她从来不觉得杀人是坏事。能杀人才是本事。

    月轻雪对依依一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轻雪妹妹,你变强了。”

    身穿华丽紫色剑衣的月轻云,虚浮在数丈高的空中,对月轻雪说道。

    她站在虚空中,稳立不动。那样子就像虚空中有什么无形东西托住她一样。偏偏她站立的姿态。又有着飞仙般的飘逸。

    直到月轻云说话,君飞雪才发现脑袋上多了一个人。抬头望去,和月轻云冷冽如电的目光对了下,她双眼就像被剑刺中一样,剧痛的眼泪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股强绝冷冽剑意,更是直接贯穿她神宫武魄。

    难以形容是痛楚,让君飞雪失去对身体的控制,只能跪在地上双手捂着头。那一瞬间,她几乎以为自己死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人。”月轻雪一拂袖,青色灵光落在君飞雪身上。切断了剑意对她的侵袭。

    月轻云高傲冷笑,“这样低贱的人没资格跟随皇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说了不算。”月轻雪正色道:“我说了才算。”

    月轻云也有些动怒,她握着腰间剑柄,“你继承神器就了不起了!好啊。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梅海见过殿下。”面白无须的梅公公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月轻雪身旁,微微鞠躬施礼问候。

    他的突然出现,也打断了月轻云的话。月轻云虽然高傲,也不想为点小事得罪梅公公。只能忍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梅公公。”月轻雪也知道对方身份不凡,拱手致意。

    “殿下,陛下请您回宫。咱家是特意来接您的。”梅公公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们走吧。”月轻雪没有任何异议,直接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到让梅公公有些意外,月轻云也有些惊异。看月轻雪在六道世界中的表现,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月轻雪对依依道:“你是想跟着小羊,还是跟着我?”

    依依有些懵,怯怯的道:“月姐姐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世上最危险最可怕的地方。”月轻雪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梅公公在旁边不由苦笑起来。这个女孩对皇宫的看法还真是、准确啊!

    依依大眼睛转了转,想到月轻雪要去危险地方,一定需要人帮忙。她虽不想离开东荒群山,这时却不能离开月轻雪。她鼓足勇气道:“月姐姐,我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欣慰一笑,点了点头,“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梅公公在旁边也露出笑容,月轻雪本就性格孤僻,带着个贴身侍女会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们走吧。”梅公公伸手示意,请月轻雪先走。

    这时,紫色飞舰已经落在冰面上,庞大的船体正中间打开一道入口。

    月轻雪挽过还有些发呆的依依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依依低声道:“我们还没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什么都不会缺。”梅公公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、我们还没和高爷告别呢……”依依为难的道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高正阳才是最大最重要的人。月轻雪要离开这么大的事,一定要和高正阳说了才行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他不是挺有本事,怎么,吓的不敢见人了?”天上的月轻云忍不住冷笑,提起高正阳她就满肚子怒气。

    六道世界中,一个不小心,居然被个无名之辈侥幸赢了。月轻云深以为耻。这次她主动跑过来,就是想见见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。”依依好心的提醒道:“高爷脾气不太好,喜欢杀人。你这么说他很容易被打、死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云气的差点从空中掉下来。她居然被个小小侍女鄙视了。

    “无礼贱婢、”月轻云剑眉一扬,就要激发剑意斩杀依依。

    月轻雪冷冷看着月轻云,“姐姐,想杀她先杀我。”

    月轻云握着剑,目光深沉的看着这个亲妹妹。月轻雪目光淡然却无比坚定,显然不是在说笑。

    一剑杀了这个亲妹妹,也是个巨大***。但考虑到她刚才杀死那个七阶法师展现出的实力,月轻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何况,旁边的梅公公可不会让她肆意乱来。

    “这次给你面子。绝没有下次。”月轻云握着剑,身化流光返回了紫色飞舰。

    依依看月轻云走了,才轻舒口气,刚才剑拔弩张的样子,可把她吓坏了。她有些委屈的解释道:“我只是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以后不用理她。”月轻雪握着依依小手,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梅公公提醒道:“殿下,你可以多带几个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见识过高正阳的强悍,梅公公觉得他也是个人才,可以帮到月轻雪。

    “ 对于有些人来说,皇宫就像笼子一样无趣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有些怅然的道:“没有***人了。”

    梅公公虽不知什么情况,却识趣的没有再问。再次伸手示意,请月轻雪先行。

    月轻雪想了下对萎靡在地上的君飞雪道:“小羊欠你们的钱就一笔勾销了。以后你们离小羊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君飞雪知道,对高正阳来说,君山商会就是个麻烦。所以,月轻雪才会这么说。这不是请求,而是命令。

    君飞雪可不是依依那种傻白甜的小女孩,深知月轻雪的身份有多高贵。虽然不是一个国家,但月轻雪一句话,就能让君山商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更别说欠着月轻雪的人情,这次要没月轻雪出手,她必然成为岳云峰的玩物,君山商会也可能都要倒霉。哪有资格拒绝。

    坐在华美的船舱内,月轻雪通过巨大的透明舷窗,看着下方不断变下的铁林部。想到这就离开,她心里还是有些难舍。

    月轻雪的目光看向西北方,那人就在茫茫雪山深处。

    可惜,距离几千里,她就是有天眼通也看不到对方。

    只是,隐隐之间,月轻雪有种感觉,他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绝灭的洞府中,一面水镜上,一艘紫色飞舰正在穿云过雾,飞天远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水镜,目送那紫色飞舰消失无踪,自语道:“努力吧少女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