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173章 追踪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73章 追踪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过于庞大的山体,让狮驼山主峰少了冲天破云的挺拔,更多了种巍然雄浑的气势。

    狮驼山是狮族的祖地,也是狮族繁衍生息的乐土。

    作为上等蛮族,狮族的人口数量始终不多。在狮驼山生活的狮族大概有五千万左右。占据狮族总人口的九成。

    狮族的人口不多,但狮族天生就比普通蛮族强大。正常的成年狮族,都能达到三阶武者的水准。

    因为天赋出众,狮族中高手如云。像绝灭这样的九阶强者也有好几位。正因为如此,狮族才能牢牢占据着上阶蛮族的地位,和虎族并称两大最强蛮族。

    以狮驼山为中心,包括天狮山脉、云河平原,***区域都是狮族独占。从面积上说,这片区域比东荒群山还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从地理角度来说,天狮山脉正连接着东荒群山。两边也接壤着山国和月国。云河平原另一面,则接壤着风国。

    位于三国中间的狮族,也是因为本族的强大武力,地位极其稳固。没有哪个人族国家敢轻易挑衅。

    对于狮族领地来说,狮驼山主峰无疑是整座领地的中心。

    三千丈高的峰顶,常年笼罩冰雪,云雾缭绕不散。

    狮族的祖庙狮王殿,就坐落在三千丈绝顶巅峰上。

    万年前金发狮王以绝世之姿,打遍天下,为狮族奠定了万世基业。所以,祖庙被称作狮王殿。

    如同金字塔状的狮王殿,就是用黄金参杂秘金制成。

    万年的风雨洗掉了浮华是金光,让那金塔更内敛,蕴含着远古时光的苍茫大气、威严、深沉。

    站在平整如镜广场上,师卿卿仰视着堂皇的狮王殿,心慢慢沉静下来,惊惶、不安、茫然、悲痛等种种情绪也悄然消散。

    “你好些了……”师涵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师卿卿侧过头,看着师涵道:“姑姑,你不难过么?”

    师涵神色淡然,不喜不悲的道:“父亲熬了三十年,死对他来说是种解脱。没什么可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师涵的年纪并不大,五官和师卿卿很像,但双眉又细又弯,异常的秀丽。同样碧绿的眼眸冷凝深沉,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。而满头如雪白发,又她多了几分奇异的冷酷妖艳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就像冰雕出来一般,从上到下都透着冰冷和无情。但和师卿卿站在一起,却远比师卿卿更吸引人的目光,也显得更有魅力。

    师涵也的确吸引了许多强者。哪怕在整个蛮族,师涵的冷艳都是很出名的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姑姑一向冰冷无情,师卿卿也有些难以接受她说出这么冷漠的话。

    “爷爷明明找到续命之法,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去了。只怕里面有问题。爷爷那个***,奸猾妖异,更不像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师卿卿有些气愤,不止是对高正阳不满,更是对师涵不满。她觉得整件事都很可疑,不能就这么轻描淡写完事。

    “生死无常,父亲怎么连这个都参不透。那你也太小看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师涵不紧不慢的道:“高正阳是父亲正式嫡传***,这是查证过的,绝不会有假。你觉得高正阳有问题,那也是在怀疑你爷爷的眼光……”

    师卿卿却不服气,“人有失手,爷爷一时不察,中了别人奸计也不是没可能。怎么看高正阳那家伙都不像好人。也不知爷爷怎么会收他做***!”

    在魔界被高正阳调戏,也让师卿卿生出很深的怨念。又在高正阳那听到坏消息,更让她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***东荒群山看过,见了父亲的记名***鹤飞羽。把事情调查清楚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师涵平静的道:“没有你想的那么多阴谋。高正阳就是父亲收的***,还把心佛宗的宗主也传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师卿卿瞪大明眸,有些激动的道:“心佛宗是爷爷的心血,怎么能这样就传给外人?”

    心佛宗是佛门十宗之一,虽然式微,但到底是佛门承认的宗派。地位极高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和人族各国皇帝是同级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身份,就价值连城。更别说心佛宗和佛门的密切联系,更有着难以估量的重要。

    狮族占据狮驼山几千年,但在地位上也不过和心佛宗相当。在人族来说,甚至还略差一筹。

    心佛宗几千年的积累,也是一笔巨大宝藏。

    师卿卿重视心佛宗,到不是完全出于利益上的考虑。她更多是觉得心佛宗是爷爷留下的,不论好坏,都不应该传给外人。

    师涵冰冷的眼眸中露出一丝讥诮,“你到是和族里长老一个腔调。”

    师卿卿脸涨的微红,辩解道:“姑姑,我并不是贪图心佛宗什么,只是不想爷爷的心血传给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师涵微微摇头,不再说话,转身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她对侄女很看重,也不想真伤了侄女面子。而且,这种事也并没有绝对的对错标准。师卿卿的看法,也不能说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姑姑、”师卿卿跟上师涵,柔声道:“我刚才有些太激动了,别住不起。”

    师卿卿自幼就崇拜师涵,她刚才有些激动。看到师涵离开,她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师涵性子天生冷淡,心里只有修行。这些琐碎的小事,在她看来根本就没意义。何况,师卿卿又是她亲侄女,哪会在意什么。

    师卿卿跟着师涵身旁,边走边说道:“姑姑,你到底是什么看法,我和你统一意见。免得那些长老拿我们来说事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父亲怎么安排的,就怎么做。”师涵无所谓的道:“他既然没特意交代,那所有的事就不需要我们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师卿卿有些为难的道:“姑姑,我不是故意找事。怎么确定这些都是爷爷的意思?”

    师卿卿和师涵不一样,她和绝灭关系最亲近。对绝灭的事也更上心。她承认师涵说的对,绝灭既然安排好了,她们就要尊重绝灭的意愿。

    问题是,怎么知道这就是绝灭的意愿!

    出于对高正阳的恶感,师卿卿觉得这件事要谨慎求证才行。绝不能让高正阳给蒙蔽了。

    鹤飞羽一个十几岁小女孩,还只是个记名***,说的话哪能作数!

    师卿卿到不一定要把心佛宗拿到手,她是想得到一个满意的***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想求证的话,去问无相吧。”

    师卿卿听到无相的名字,不禁一愣。还想再问什么时,师涵已经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望着山下方浮动的云雾,师卿卿发起呆。师涵说的轻描淡写,可无相总领东神州佛门,是东神州佛门第一人。外人又习惯性的称呼他为佛皇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人物,地位超凡。别说是师卿卿,就是各国皇帝亲上佛门祖庭求见,也未必能见到无相。

    师卿卿越想越头痛,姑姑真给她出了个难题。

    “卿卿……”师长青不知何时跑过来,有些激动的道:“师正长老要带着我们进魔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师卿卿有些疑惑,师正是狮族九阶大巫师,一向坐镇狮王殿,极少出动。这次为什么会想去魔界。

    “是为了高正阳。”师长青压抑不住兴奋,附耳在师卿卿旁边低声道。

    师卿卿恍然大悟,高正阳继承了心佛宗,惹得狮族长老们也生出贪念。这让师卿卿有些鄙夷。她想拿回心佛宗,只是不想爷爷心血旁落。和狮族长老们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这似乎是个机会。至少可以找到高正阳,好好和他“聊聊”。

    被高正阳轻易制住,这一直让师卿卿觉得很羞耻。她很想看看,高正阳被抓住的时候,还能不能笑的那么灿烂!

    “不过,那地方***元气,师正长老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师卿卿见识过高正阳的强横,总觉得没人能在黑河平原那种环境中打败他。就算师正是九阶巫师,也很难让她生出信心。

    师长青摇头,他虽是天阶,可年纪太小,在整个狮族内的地位并不高。哪知道师正有什么绝招。

    “不过,九阶的大巫师总不会被高正阳打败吧!”

    “那可难说。”

    师卿卿不以为然,无法运用元气,有千变万化也施展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师长青安慰道,只是语气也很没自信。

    两人心里有着疑虑,却也不敢真说出来。在九阶大巫师面前,他们也没说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师正很有行动力,第二天就组织好一队人,进入了魔界。

    作为魔界的识途老马,进入魔界后,师卿卿和师长青走在最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“长老,这里被魔族叫做白沟。这里的土里有许多特殊东西,总是在闪着白光。鼠妖似乎特别喜欢这种土,经常会有小支鼠妖迁徙过来。每隔一个月,我们就要清理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师长青在前面带路,师卿卿则被叫过来,给师正讲解魔界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这片区域的魔界异常熟悉,甚至还和附近几支小魔族建立了友谊。讲这些浅显的东西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师正不时点头,却极少说话。他身材高大魁梧,有些干枯的金色长发挽在脑后,狮鼻阔口,法令纹特别深,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深沉阴暗的气息。

    站在师长身旁,师卿卿总觉得师长身上嗖嗖的冒着寒气,让她心里发冷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一种心里感觉,或者说是武魂对于力量气息的直觉。

    师正九阶的力量哪怕收敛起来,也会让师卿卿感觉到巨大的压力。她的感觉愈敏锐,这种压力呈现的方式就愈具体。

    好在师正还有个女***,极其的活泼热情。在气氛尴尬的时候,总是能帮师卿卿解围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个同伴,师卿卿才好过一点。

    从白沟一路走过来,一直走了两天,路上也没看到一个鼠妖,甚至没看到任何一个魔族。

    本就阴沉的地下魔界,到处都荡漾着一股阴沉沉的死气。这让熟悉魔界的师卿卿和师长青都有些不安。情况太反常了!

    ***人也大都觉得不对。能陪着师正进来的,都是经常进入魔界的高手。在这支十人小队中,只有师正和他的女徒弟才是新手。

    这种反常,师卿卿立即和师正做了汇报。当然,这不会影响小队的行程。

    因为有师正在,***人也都是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第四天,师卿卿一行人进入了化作废墟的黑角城。

    黑角城本就建的很难看,被烧成废墟后,就像是被拆开的火灶,到处都是火烧后是漆黑。空中也带着一股浓浓的焦糊气息。

    师正到是对废墟很感兴趣,不辞辛苦的在废墟里饶了一圈。师卿卿在旁边讲述了当天的见闻。

    “就是在这里,他一脚踢飞长青,反手又把我抓住。”

    望台并没倒,站在望台上,师卿卿手里比划着讲解当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师正默然不语,师卿卿和师长青早就反复说过那场景。但亲眼看到望台,师正发现这里的空间比想象的还要小。而且,保存的特别完整。没有遭到破坏。

    这些细节,都是在两人的复述中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能够在狭小的空间中,轻易制住两个天阶高手,对周围没有造成任何破坏。高正阳展现出了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师正在心里又调高了对高正阳的预估。这个绝灭的***,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强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师正打断了师卿卿,指着远处一个鬼祟黑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鼠妖……”师卿卿一下兴奋起来,终于看到个活的了。她急忙从望台上一跃而下,直扑那鼠妖。

    师卿卿打不过高正阳,可要对付一只鼠妖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没费力气,师卿卿就把鼠妖带到师正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魔族都去哪了?”师长青的大刀横在鼠妖脖子上,冷硬逼问道。

    鼠妖两只小眼睛乱转,嘴上的几根鼠须吓的直颤,哆哆嗦嗦的道:“黑角城被毁了,活下来也大都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魔族都不见?”师长青手中大刀一压,刀锋割开鼠妖的厚皮,血顿时就冒出来。

    鼠妖吓的双腿一软,当场就失禁尿了一地。

    强烈的尿骚气熏的师长青差点吐出来,他离的太近了,裤腿上迸溅上不少鼠尿。他脸的气的绿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还想问话,早一刀杀了这鼠妖。

    师长青的尴尬,却惹得师卿卿等人发笑。尤其是师正的女徒弟,笑的特别欢快。就是师长眼中,也露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师长青被笑的更尴尬了,他只能对鼠妖使劲,“没用的***,一刀杀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鼠妖急忙跪地求饶,“我说我说,这里本来还***着一些魔族。前几天混沌魔族魔将土离发出征兵令,让所有魔族立即去黑河城***,围杀修罗王。”

    “修罗王?”师长青很疑惑,高正阳大开杀戒的时候,似乎就自称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但魔将土离,为什么会郑重其事的要召集魔族,就为了高正阳!这说不通啊!

    黑河城是黑河平原最大主城,由四大魔族共治。魔族数量超过几百万。土离,就是名义上的黑河城主。他发布的命令,必然四大魔族共议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魔族大多分散各地,黑河城对各地魔族并没有真正的统治力。也只有四大魔族一起发力,才能把命令传达下去。可为了一个高正阳,似乎有点夸张了!

    鼠妖很精明,看出师长青有些怀疑,急忙道:“真的,绝不敢骗你。修罗王连续***七城,死的魔族据说超过千万了。黑河城都要疯了!这才下命令,不管如何一定要杀死修罗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连屠七城?”师卿卿忍不住了,一步走到鼠妖面前,厉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大破黑角城,主要是因为牛征自己作死,释放魔焰。没能烧死高正阳,反而把黑角城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师卿卿离开魔界还不到二十天的时间。这么短的时间内连屠七城,高正阳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满脸杀气的师卿卿,让鼠妖更怕了。他颤声道:“紫叶、长刺等七城都被灭了,这事已经传遍了黑河平原。现在小支的魔族都跑到黑河城避难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师卿卿坚决不信。高正阳杀起魔族来是很利索,可千万魔族那是多少数量。就是站在那不抵抗,这么短时间高正阳也杀不完啊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师正说话时,鼠妖无声无息倒地而死。在场的众人,谁也没发现师正是用的什么手法。

    师正没在意别人的惊诧眼神,他老脸上露出一丝奇异微笑,“事情似乎变得更有趣了。走,我们去黑河城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