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一百八十六章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八十六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据说,当初天岳峰高一万七千丈,山国祖帝用无上神力,把天岳峰上面的一万六千丈削去,在上面建立的天岳都……”

    在旁边的高正阳,神情安静而专注,似乎正在专心听着肥胖中年人的描述。

    人之患好为人师。

    天岳都的历史少有人不知道的,肥胖中年人好容易找到一个认真的听众,情绪特别高,说起来是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天岳都建立在千丈高的山顶,总人口超过九千万,最中心是皇城,然后各城依次向,形成九城层层环绕的格局,又号称九重天城,可谓是天下第一雄城!”

    肥胖中年人显然是天岳都的人,就像是土财主给客人介绍自家天地一般,满脸的自豪和得意。

    站在甲板这个位置,显然不可能看到九重城的样子。肥胖中年人还怕高正阳不理解,又用短粗的指头在手上画了几个圈,“就是这样的……不过,九城层层缠绕的格局,也只有站在皇城最中心的天机楼才看的清楚。可惜你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摇着他的大脑袋,一副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正阳微笑道:“不知天机楼是什么样子?有机会贫僧也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不等中年男人说话,旁边有个青年插话道:“天机楼是帝国中枢核心,就凭你们也想进去,笑话。”

    青年下巴微微扬着,一脸的傲气,嘴角还带着几分冷笑。中年男人吹嘘半天,他早就看不惯了。终于让他找到机会嘲笑一番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,解释道:“天机楼的确不是一般人能上去的。”停了下又忍不住道:“我是没上去,可我亲戚家有个了不起的大人物,却上去过。这些也都是他和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瘦削的青年瞟了眼的中年男人,看他穿着丝绸长衫颇为光鲜,一看就是个商人。到也拿不准他都认识什么人。心里虽然不信,却没敢质问。只是又冷笑了两声,一副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是吹吹牛胡扯淡,却遇到这么个二愣子,中年男人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阅历丰富,知道青年这副样子也只是想表现自己,主要是因为不远处还站着一位端庄清秀的青衣少女。他自然也不会和青年较劲。只当听不到。

    高正阳洒然一笑,哪会在意这种小事。

    青年看着高正阳的笑容,眼中不由露出几分妒忌。这个穿着月白僧衣的和尚,身材修长,剑眉星目,面如冠玉,气度温和洒脱,颇有出尘之气。

    就像天上皎月,明而不灿,高洁清秀。站在他身旁,青年总是不由的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果然,那青衣少女似乎也为和尚笑容所吸引,目光落在和尚脸上许久。

    青年更是嫉恨,真想一拳打扁高正阳的脸。但他比高正阳矮一头还多,站在他面前还真没动手的勇气。

    想了下讥讽道:“和尚进天岳都干什么?陛下崇道,天岳都的和尚都要快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道也好,佛也好,都是劝人向善。只要能做个好人,信什么只是小节……”

    传说中是三位圣帝教授人族武***术,让人族得以立足。信奉三位圣帝的道教,在人族中有着无比深厚的基础。

    佛家本是西方传过来的,这几千年来,天才辈出,佛家经典早和各族文化溶为一体。佛家的势力大增。虽然还远不如道教,却有了深厚根基。

    正因为佛家的处境不太好,所以佛门各宗都很抱团。相比分散的道家,反而更有力量。所以,才有佛皇无相总领东神州佛门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道家势力虽强,却绝没有人敢说能统领所有修道者。

    佛道的教义有冲突的地方,彼此关系自然不会很好。两家经常会因为各种原因冲突。这也导致了两家更为对立。

    高正阳这样毫不在意佛道区分的,可是太罕见了。

    青年从没听过这样的论调,一时有些发懵。愕然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大师说的真好。”旁边的青衣少女,赞叹道:“如是都有大师这样的见识,世上就能少了无数纷争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立掌胸前问礼,谦逊道:“只是贫僧愚见,不敢当施主夸奖。”

    这次进入天岳都修行,高正阳也不想惹事。他特意把古铜肤色变得更淡一些,接近了象牙的颜色。

    肤色上的变化,立即改变了他的霸道、勇武的气质。让他变得更加内敛,也更多了几分优雅。

    容貌上他在做了细微调整,眉毛细一点,嘴小点,整个人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变。

    龙皇九变的霸道堂皇,也都被高正阳收敛起来。不过,他武功达到了极高层次,举止之间自然协调自然,符合法度。

    在芸芸众生中,当然显得卓尔不群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质就喜欢高调臭美,改变身份也要弄的英俊潇洒。

    用前世的话说,他现在颜值气质风度都称得上男神。

    青衣女孩,就不由自主的被吸引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搭话,让青衣女孩有些羞涩,她微微垂眸,不敢再看高正阳明净湛然的眼眸,“大师真是谦虚,敢问大师法号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贫僧悟空。”高正阳客气答道。

    悟空这个名字,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并没有***意义。众人听了都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女孩有些欢喜的道:“大师,我叫方文秀。家住七城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方姑娘原来住在天岳都,那太好了,请问姑娘知道天马寺么?”

    “天马寺!”方文秀有些惊喜,天岳都太大了,要是别的寺院她可能真的不知道。但是,天马寺就在七城东明渠,距离她家很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天马寺,就在我家不远的地方。大师你要去那里么?”

    方文秀有些迟疑,天马寺可是个很小的寺院。以高正阳的风姿气度,怎么可能去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在意方文秀迟疑,他很高兴,天岳都这么大,又没有旅游地图,想在这么大都城内找到一间寺庙大概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贫僧要去那里挂单修行一阵子。”高正阳说道:“到了地方,还请姑娘给贫僧指路。”

    方文秀虽说有些不解,但想到能帮到高正阳,也是颇为开心。她年纪不大,处事还有些天真。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,也不会去想太多。

    到是旁边的青年很有意见,犹豫了下忍不住道:“方姑娘,这世上坏人很多,你还是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方文秀有些不悦,“我自知道世上有坏人,可大师绝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方文秀说的斩钉截铁,极其肯定。青年虽然不甘心,也不好当着高正阳面说他坏话。

    只能连连摇头,一副方文秀年轻识浅不懂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而不语,这青年说的到没错。小姑娘这么以貌取人,却是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好再附和青年。不说会让青年得意,只是小姑娘只怕听不进去,反而会以为他是故意如此。

    旁边的中年男人看到青年吃瘪,也笑了,“是啊,悟空大师佛法精湛,如朗月清风,怎么可能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道:“我走了这么多地方,识人无数,大师这样的高僧还是第一见。”

    青年连续被抢白,脸涨的通红,气的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等青年人离开,中年男人也摇头,“现在的很多年轻人,就是这么心浮气躁。”

    青年一离开,中年男人也介绍了自己身份,他叫许嵩林。是个木材商人。经常到各地收购珍贵木料。

    许嵩林见多识广,又会看人脸色,说话很有技巧。有他活动气氛,方文秀的话也多起来。很快的气氛就融洽起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几个人就像相处的像老朋友一样。

    而在这样是交谈中,高正阳注意到,许嵩林很巧妙的在套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好,他当然有一套完整的身份来历。别说许嵩林听不出来问题,就是血莲卫去调查也查不出问题来。

    方文秀的家底则被套了掉底,甚至连祖宗三代都都被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胖子的聊天技巧,高正阳也颇为佩服。这货没去搞传销,真是白瞎他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怀疑起来,这个中年胖子到底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开始就是他主动凑过来,现在又在不断套话。肯定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来以为这胖子是什么密探,看到他脸生就来套消息。

    但他又觉得不对,首先密探不可能那么无聊,连个小姑娘的话都去套。方文秀可是天都城的人,年纪小,虽然长的很清秀,但也就去中人之姿,算不上出奇。也就勉强一阶武者的水准。哪值得费力气。

    而且,许嵩林油滑中带着一股恶意。笑起来很亲切,可就像是给母鸡拜年的老狐狸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惹麻烦,虽然收敛了部分力量,却也表现出了四阶武者的元气波动。

    四阶层次的力量,不强不弱。一般来说,在外行走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天地广阔,终归还是普通人多。

    在东荒群山中能遇到那么多高手,那都是带有目的特意跑过来的。可不是随便碰上的。

    以胖子的眼光,应该能看的出他武功很不错。难道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?

    高正阳本不想惹事,可看胖子那样子,似乎对他颇为重视。他到很好奇,对方究竟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天岳都太高了,所以,进出都需要通过特殊索道牵引,把船硬拖常去。因为索道绕城而行,进出的船又多,在索道中间都会停留一两次。”

    许嵩林看着越来越近巍然天岳峰,有些感慨的道:“有一次运气不好,我坐的船在索道中停了三天才进城。希望这次我们运气会好点……”

    方文秀也道:“是啊,我做过两次。索道里特别黑很可怕。据说索道里面一群盗匪号称毒手帮,经常在里面抢劫杀人,特别可恶。朝廷也不说治理治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毒手帮肯定是***勾结,才会这么猖狂。据我所知,他们动手前都会调查清楚,只会劫掠那些没有背景的船只。我们这是顺风号的客船,他们不敢碰的。”

    许嵩林极其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方文秀赞叹道:“许大哥,你真是见多识广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天岳都看着很近,可大船顺着长河行船直到天快黑的时候,才到了天岳峰山脚下的索道入口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第一次见识到了,这个世界对于机械的应用。

    索道入口高七八丈,宽七八丈,并排共有二十几索道入口。最中间的入口更大,足有二十几丈高。

    所谓的索道,就是特制铁轨,下面有特制的滑轮底座。有牵引钩直接把船从水里拖上滑轮底座。然后,前面的铁绳就拽着船向上爬行。

    滑行的速度并不快,可也不慢。而且极其平稳。坐在船里面,甚至感觉不到船是在向上行进。

    因为索道内特别黑暗,又不怎么安全。甲板上的人早都返回船舱。

    许嵩林邀请高正阳和方文秀去了他房间。许嵩林的房间更为宽敞,陈设也相当豪华。看起来和普通的客舱有巨大区别。

    方文秀也是自恃武功不错,又相信许嵩林和高正阳,才敢跑过来的做客。对于房间的陈设豪华,她也颇为惊叹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更看出不对了。这船舱明显是许嵩林常住的地方。才会有那么多的陈设都根据他体型来设计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细节,就让高正阳觉得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一路无聊的旅程,终于有了点新鲜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东荒群山待的太久了,高正阳还没来得及体验各国的风情。

    相比美食美景,这种特殊的经历反而更能体会到国家民族的内涵。

    “喝茶喝茶……”许嵩林一脸热情泡茶,“这是白尖梅,很特殊的茶叶,不是贵客我不拿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许嵩林对于泡茶极为熟练,很快就弄个特殊小茶壶,水放在里面很快就热了。然后沏茶倒水,极其殷勤。

    似乎为了防止两人多心,许嵩林第一个把茶水喝了。

    方文秀和高正阳也都跟着喝了茶水,又闲聊一会,方文秀眼睛一闭,突然昏倒过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没闭眼睛,他端坐在椅子上,淡然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