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03章 扬名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03章 扬名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玉春楼中,曲终人散。…,

    柳青歌亲自送高正阳等人出了大门,一直目送众人上了铁龙车,柳青歌才转回。

    旁边不少人都颇为惊奇,他们从没见过柳青歌情亲自送客,纷纷猜测起高正阳等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到是有人认识周博、周玉,听说是凌阳候周家的小辈,众人又是一阵惊诧。

    凌阳候说起来的挺威风,却早已经失势,在天岳都早就没多少影响力了。玉春楼背景深厚,哪会在乎这种过气的侯爷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柳大家看中了某人吧!”

    “没准,柳大家再如何也是个女人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里面有个和尚,隽永潇洒,风姿超绝,不类凡人,柳大家对他似乎特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柳大家不会看中一个和尚吧!”

    “别看不起和尚,那人站在人群中就显得卓尔不凡,是个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和尚总归不太好吧,柳大家琴艺臻于妙境,自成一家,已有宗师风范,天下英才还不是任她挑选!”

    掌柜余钱通在人群后面听着议论,三角眼中不免多了几分阴沉。

    趁人不注意,余钱通悄然进了柳青歌的房间。

    柳青歌正坐在锦榻上,垂眸沉思,发现余钱通进来,眼神微冷,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余钱通平日进门都要敲门请示,就这么闯进来还是第一次。柳青歌当然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柳小姐,你这样做可不太妥当。”余钱通微微垂着头,一副恭谨的样子,语气也很恭顺,但话里的意思还是在指责柳青歌。

    柳青歌面纱后的玉容露出一丝微笑,淡然道:“余掌柜的,你安心做好自己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柳小姐,会长亲自交代我要伺候好您。您的事我可不敢大意。”

    余钱通瘦小的身体再次向下弯了一点,语气更卑微,却没有丝毫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柳青歌一笑,对方这种姿态,她也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这个余钱通算的个聪明人,可惜,没有那份眼光,有时候这聪明就成了自作聪明。

    余钱通知道柳青歌不高兴了,心里却不以为意。在他看来,柳青歌不过是某位大人物放在这的金丝雀,怎么扑腾都没事,却不能越界。喜欢上某个年轻和尚,显然就是越界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喜欢,还是什么情况。余钱通都必须制止这种事。柳青歌不高兴没事,上面那位要是不高兴了才要命呢!

    “那和尚虽然击败叶流云,但总归不入天阶,算不上什么人物。”

    余钱通继续说道:“天岳都内的寺庙大都改成了道观,就是因为今上不喜佛门。这是个大问题。没人敢在这种问题上乱来。柳小姐,这事上开不得玩笑。”

    余钱通又深深鞠躬后,***出房间,临走时又说了一句,“这件事我会处理好,柳小姐不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不等柳青歌说话,余钱通已经转身离开。不论柳青歌说什么,都阻拦不了他办事。他来这里,不过是通知一声,也是一种警告。

    余钱通早就看不惯柳青歌做派,真以为自己的是大小姐啊。既然不知深浅乱来,他就要给柳青歌一个深深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和尚,明天就叫他横死街头……”

    余钱通已经想好了,杀死那和尚还要剥掉衣服,扔到妓院门口,那样会更轰动一些。相信柳青歌很快就会听到消息。

    房间中的柳青歌,面纱后双眉慢慢扬起,小小的酒楼掌柜还真放肆。看来是给他的好脸太多了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侍女低声道:“小姐,也没必要在意这种人。也不知还要多久才能找到练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区区鼠辈,也敢管我的事。”柳青歌淡然道:“你去解决他。”

    侍女露出难色,“余钱通好歹也是商会的人,这样六皇子面上只怕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梅梅,你到底是我的侍女还是六皇子的,他六皇子有面子,我就不要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不悦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就重了,侍女梅梅无奈,也不敢再说。只能应是。

    梅梅到底是身边的亲近人,说是侍女,说起来还算是她的师姐,是为了保护她才装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柳青歌按下怒气,柔声对梅梅解释道:“悟空这人很是不凡,才情天纵,气度高华,他日必有大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他日,他现在连天阶都不是,又没有佛门支持,名声越大死的越快。”

    梅梅也耐下心劝解着。悟空的确有才华,可这世上终究以武为尊。有才华没力量,那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柳青歌轻笑道:“悟空才华卓绝,我和他琴诗相和,很快就能名满天岳都,那时候又是一番局面。练大师只要在天岳都,肯定会听到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梅梅心里有些不以为然,可柳青歌都这么说了,显然不会再改变主意。她只能微微点头,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玉春楼一直营业到丑时才关门。掌柜余钱通收拾好东西,按照惯例从后门离开。

    余钱通家离玉春楼不远,但出于谨慎,余钱通都会带上两个护卫。

    才出了长巷,余钱通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影,他警觉不对,本能的就想躲避,身体却僵硬的不听指挥。

    余钱通心中一片惊骇,不受控制的身体直挺挺摔在地上,他却没感觉到任何疼痛。

    一个人附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没办法,谁让你惹的小姐生气了呢,只能死。”

    余钱通愈发惊骇,拼命的想挣扎呼叫,却喊不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看着脚下的余钱通身体逐渐僵硬,黑影才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一直呆若木石的两个护卫,才猛然清醒过来。他们两个甚至不知道刚才失去了意识。只看到掌柜的扑在地上,看起来情况似乎很不妙。

    第二天,玉春楼就传出掌柜突发急病而死的消息。余钱通这样的小人物,没人在意他的死活。

    就是万宝商会,也只是派人送了些金子给余钱通家人。这件事,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妙僧悟空的名字,随着那句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。”传开。

    柳青歌此前不过在五城附近有些声名,此次也随着那句诗而扬名。不过几天的功夫,就成了天岳都上下都知道的抚琴大家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特别好奇,人间哪得几回闻的琴曲到底有多动听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玉春楼客人爆满,包房已经预定到了一个月以外。

    柳青歌也争气,她在琴艺上造诣也真到了一定的层次。这和武功没多少关系,更多的人对琴的理解。

    简单点说,柳青歌是有资格被称作柳大家的。大部分人听了柳青歌的琴曲,都有种见面更胜闻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妙僧悟空也有了知音之名。随柳青歌而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这几天高正阳一直没露面,反而愈发增加了神秘性,声名更盛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秃驴到出名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城绿水渠畔的纯阳观内,石玄通正拍着桌子大骂。

    对面的叶流云阴沉着脸,那样子就像死了老娘一样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石玄通咒骂了一通,也不见叶流云反应,不禁有些奇怪,“师兄,这事就算了不成?”

    叶流云冷冷瞥了眼石玄通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石玄通知道叶流云还在生气,那口飞云剑可是他的心肝宝贝,就这么被打碎了,肯定心疼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都问清楚了,那秃驴是从外地来的,才到天岳都没几个月,住在天马寺。”

    石玄通不屑的道:“天马寺位于七城赵家园子,是个屁大点的地方。只有三个和尚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纯阳观***只是持戒修行的***就有一千多,算上各种俗家修行的,足有几万人之众。

    几万***都出身富贵之家,也让纯阳观有了深厚复杂的人脉。石玄通这样的***,甚至不把周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天马寺这种三个人的寺院,在纯阳观面前简直是笑话。所以,石玄通笑的那么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你能打的过那秃驴?”叶流云冷然反问道。

    石玄通收敛笑容,有些尴尬的道:“我是打不过他。可在天岳都,有的是办法治理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石玄通像献宝一样的道:“师兄,我都想好怎么治理那秃驴了。先买下天马寺旁边的房子,然后找几个人在旁边开家妓院。如果他们没反应,再弄两个嫖客去打架,总之不让他们消停……”

    叶流云抬头看了石玄通,有些意外的道:“你这计谋够阴毒的,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“师兄,管他谁教的,有用就行了。”石玄通道:“那和尚只要敢动手,就死两个人去。我看他怎么办!”

    叶流云有些犹豫,他性格狂傲,不喜欢这种鬼祟恶毒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不用你出手,你只管看戏就行了。”石玄通恨恨的道:“别看和尚有点虚名,在天岳都没人会和佛门挂上关系。看我怎么玩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叶流云也不善良之辈,虽然不喜欢这种办法,也不会去阻止。

    他的武勇和胆气,都随着飞云剑被悟空一起捏碎了。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如何报复,却始终鼓不起勇气。既然石玄通想好了毒计,那就坐在旁边等着,看那秃驴到底下场有多惨!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