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07章 踏雪寻梅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07章 踏雪寻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小姐,悟空点化恶人的事都传开了,很多人都在议论,哪又冒出个神僧来。∈♀,”

    玉春楼三层的精致静室中,侍女梅梅有些担忧的对柳青歌说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看着窗外逐渐阴沉的天色,漫不经心的道:“他名声越大越好。怕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梅梅有些无奈,解释道:“据说那恶人是纯阳宗指使,悟空名声越大,纯阳宗脸上越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一个小小纯阳宗,还能耍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对纯阳宗很是不屑,这种小宗门,要不是在天岳都,她抬手就能灭了。

    论起江湖阅历来,梅梅可比柳青歌强太多了。她深知这些小宗门,缺少底蕴,行事往往偏激。丢了这么大的人,他们很可能会展开强力报复。

    梅梅并不喜欢悟空,总觉得这人深不可测,让人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纯阳宗要出头收拾悟空,梅梅真是乐得看热闹。问题是柳青歌这性子特殊,她一个不高兴闹出事来,天岳都她们就再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梅梅只能提醒道:“小姐,纯阳宗以为你是六皇子的人,他们怕六皇子可不会怕你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秀美黑亮长眉一扬,“什么意思,纯阳宗还想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梅梅点头道:“没意外的话,他们很快就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狗胆包天!”柳青歌明眸中露出一丝冷意,小小纯阳宗居然敢无视她!

    柳青歌想了下道:“梅梅,等晚上你去把纯阳宗的麻烦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梅梅苦笑,“小姐你太看的起我了。天岳都有万重山大阵,禁制天阶以上的力量。除非是九阶强者,才能强行破开禁制。我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纯阳宗内出家为道的***就有过千。梅梅天阶力量被***,怎么也斗不过人多势众的纯阳宗。

    何况,纯阳宗的宗主也是七阶上品剑客,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柳青歌有些不高兴,说起来她和高正阳并没什么亲密关系,仅止于欣赏而已,到不一定是要护着高正阳。可纯阳宗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,却让她觉得受到挑衅,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“***看看悟空。”柳青歌不信了,她亲自露面去探望,还有人敢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在玉春楼这半年,柳青歌表面上像个琴师般每天抚琴表演,心里却只把这当做历练。她的圣女架子,可从来没有放下过。

    梅梅暗自叹气,这位大小姐在天岳都待这么久,看了太多凡俗无能之辈,反而愈发骄傲任性,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管心里如何不情愿,梅梅都不能违拗柳青歌的意思。

    梅梅的办事能力超强,她很快安排好车。等到新月初升时,柳青歌已经到了天马寺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下午才下了一场小雪,地面上的雪还没人清扫。昏黄的月光落在白雪上,让这夜色更多了几分清幽。

    天马寺大门黝黑乌沉,两个青铜门环闪着幽光。远处隐隐传来的人声,反而让深巷里显得愈发宁静。

    柳青歌站在大门前,抚摩着冰冷光滑的门环,有些舍不得破坏这份宁静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吱呀一声,大门被拉开一个缝隙,一个圆溜溜的光头探出来,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正对柳青歌峰峦起伏的胸口。

    圆真也不知为什么,圆脸刷的就红了。然后,人就像乌龟一样,嗖的就把脑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有人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圆真正在变声期,有些尖细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夜色。快速奔跑的脚步声,更给这夜色增添了几许人气。

    柳青歌莞尔失笑,这小和尚还真有趣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被圆真一嗓子喊了出来。听说是柳青歌来了,他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这时候上门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天马寺只有三个和尚,老僧晦明什么事都不管。自然也就没什么讲究。

    高正阳客气打开大门,把柳青歌主仆迎进来。

    天马寺虽小,却有几千年的历史。期间历经几次翻新,可建筑上还是留下久远的时光痕迹。

    清幽月色下的佛殿,古老,深幽、飘渺、神秘。

    柳青歌自然绝不信佛,可站在大殿前,也不禁生出几分敬畏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说话,就是默默陪在一旁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柳青歌才悠然道:“这里是有些陈旧狭小,无怪那个石三哭着喊着要给佛祖渡上金身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微笑道:“佛在心中,如何镀金?”

    柳青歌微微一滞,她才思敏捷,琴艺绝顶,武功超凡,可论起禅机来却差的太远了。高正阳一句话,就让她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换做别人,柳青歌免不了恼羞成怒。但身旁的高正阳逸如清风,明若朗月。让柳青歌一点也恼不起来,心里反而愈发佩服他的智慧高妙,不同凡俗。

    “大师高见,青歌佩服。”柳青歌由衷赞叹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脸上云淡风轻,心里却暗自得意,佛门金句拿来***真是太爽了,***满满。

    “柳大家踏月来访,不知有何见教?”高正阳知道***要把握尺度,总装就让人烦了。他见好就收,问起柳青歌来意。

    柳青歌沉吟了下道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听说你有些麻烦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本想说纯阳宗的事,但转念一想,这事他都知道了,再多说也无益。还是她来私下解决就行了。

    柳青歌说的含糊,高正阳到是明白了她的来意。柳青歌亲自跑过来,显然并不是简单的看望,更有助阵站台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和柳青歌也不过是一面之交,说起来也没什么交情。柳青歌也没什么求到他的,能对他这么用心,还真是把他当做朋友了。

    天岳都有亿万人,可只有这么一个愿意做他的朋友。这是何等难得。更让高正阳感动的是,对方还是位绝色***。

    高正阳当然看的出来,柳青歌出身神秘,甚至有几分妖异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刻,柳青歌只把他视作知音,他也只把柳青歌当做朋友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利益纠葛,也和地位身份无关。就是简单的欣赏、喜欢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种简单,反而愈发难得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情突然变得很好,对柳青歌道:“听说绿水渠旁有片梅林的梅花刚开,月色正好,何不踏雪寻梅,也是一件雅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是溜达着去看梅花,被高正阳一说却风雅之极。

    柳青歌听的明眸放光,微笑道:“愿随大师一游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……”高正阳长袖一拂,人飘然飞天而起,落在侧殿的脊瓦上。

    清幽月光下,高正阳月色长衣一尘不染,身姿翩然如羽,夜风中衣袂轻扬,似乎要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梅梅虽然不喜欢高正阳,也必须承认,高正阳这副样子真是高逸超绝,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但她不能让柳青歌就这么跟着走,急忙道:“小姐,我们可以坐车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本来还在犹豫,一听要坐车立即有了决断。踏雪寻梅,要的就是这个意境。坐车还怎么踏雪……

    她水蓝长袖轻摆,人就飘然落在高正阳身旁。她早就进入天阶,在天岳都虽然被法阵压制力量,可轻功灵妙还远胜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着伸出手,他动作不快,柳青歌也没有避开的意思,任由高正阳握住她的玉手。

    柳青歌的玉手细滑娇嫩,有些微凉。高正阳手掌修长有力温暖。两只手握在一起,柳青歌脸上就微微发热,略有些窘迫又有些说不出的欢喜甜蜜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没想那么多,握个小手那绝对被允许的范围。他可真没想别的。

    天马寺所在的七城,居民身份相对较低,但有一定收入。这里的建筑大都不高,非常的密集,也极少有高高的楼阁。

    房顶上瓦很厚实,又盖着厚厚积雪,踩上去很滑。

    对低阶武者来说,想在房顶上飞檐走壁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高正阳能如意控制身体筋骨血肉,毫发间能舞动刚柔。又能运转元气。施展龙飞九天身法,几乎到了踏雪无痕的境界。

    脚落在积雪上,只有半寸深的痕迹。微微借力后,高正阳人就横掠到五六丈外。

    至于柳青歌,身法更是轻如飘絮。她几乎不发力,任凭高正阳牵着,如影附形,不用高正阳费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牵着手,在月色中迎风踏雪,飞檐走壁如履平地,翩然如仙。

    月色下的天岳都,比白天少了几分喧闹繁华,多了些深沉厚重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房顶上,视野异常开阔。能清晰看到外面的八城、九城呈环状扩梯次下降扩散。上面的六城,则明显比五城所在区域要高一圈。

    柳青歌欣赏着天岳都不一样的风情,只觉束缚尽去,有种说不出的轻快自在。

    从天马寺到七城的绿水渠,坐车要一个时辰还多。但从房顶上走直线过来,却没用一刻钟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高正阳和柳青歌轻功绝妙,速度比铁龙车还要快。

    在路上也偶尔有人看到两人在上面飞掠而过,可还没等看清楚,两人就远去无踪。看到的人几乎都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绿水渠是引流天河的一条支渠,极其好找。昏黄月色下,远远就看到弯弯曲曲的绿水渠。也看到了绿水渠两畔的***梅林。

    在绿水渠上,还有一些游船。看样子也是来赏梅的。

    游船上大都灯火通明,隐隐有琴箫之声。

    若在往日,柳青歌肯定更喜欢做游船来赏梅。现在却觉得做在船上俗不可耐。

    在一片洁白梅花下,高正阳牵着柳青歌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旁边水渠清清,白梅素雅清香,花枝在水渠间隐有投影,透过投影又依稀能见月色。

    水、月、梅、树、人,构成了良辰美景,让柳青歌身心欲醉。

    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……”高正阳低吟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把两句诗咀嚼一下,只觉颊齿留香,诗意无尽。一时,竟是呆了。

    “好诗……”下面游船中,不知谁突然扬声赞道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