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一十章 冬夜轻雨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一十章 冬夜轻雨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依依双眸放光,一脸的兴奋欢喜。这段时间来,她已经成了妙僧的崇拜者。

    如果让高正阳来评价,那就是***的铁粉。

    月轻雪听着介绍,心里愈发肯定,这个悟空就是高正阳。也只有他,才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才艺,才会如此的***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月轻雪眼中不由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依依以为月轻雪来了兴趣,更高兴了,“殿下,悟空大师真是高人异士。这世上武功强者不稀罕,像他这种说禅论诗的名士却太少见了。”

    的确,这世上以武为尊。万年的传承,留下大名都是霸主、强者。少有人能以文采名留青史。

    在文化层面上,高正阳盗取数千年文化的智慧结晶,一出来就秒杀所有人,没人能与之争锋。

    所以,譬如九皇子那样的高贵身份,也会为高正阳一句诗所折服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特殊性,也让他名扬四方。换做什么少年天阶,也不会有这么轰动。

    武功强者太多了,哪怕九阶强者,一般人都数不过来。八阶、七阶的更是难以计数。天阶以下的,更是多如星辰。

    诗歌佛偈,和武功不同的是,可以广为流传。其中的精妙意思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读。

    人族有了足够的文化积累,却还没有诞生出真正的大师。高正阳的出现,恰逢其时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所做的诗才能传遍天下。就是月国皇宫中,也能看到他的作品。

    依依继续道:“现在讨论悟空大师的诗词妙句已成风潮。聚会喝酒,如果不说两句他的诗词,那就会显得很粗俗无知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正听着,突然心中一动,“不好,小羊身上有众多秘密。不说别的,只是他的真实身份暴露,就会被山国朝廷通缉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月轻雪再坐不住。她起身就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依依莫名其妙,急忙跟着起身,“殿下,您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有要事。你待这不要乱动。”月轻雪嘱咐了一句,人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天机殿在皇宫最深处,正常来说,只有皇帝和国师可以随意进出。***人要进入,必须要得到批准才行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时间,月轻雪凭着剑主身份,早站稳脚跟。月长空对这个女儿并不亲近,却很信赖她。

    作为皇帝,事务繁忙,日理万机。国师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天机殿也需要一个人经常看守,以防意外。月轻雪不是哪一派的人,性格有孤高冷傲,修为也不算多强。就成了看管天机碑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月轻雪轻易进入天机碑,虽然很多人看到她的行踪,也没人敢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巨大厚重的黑色天机碑,安静的坐落在大殿正中。

    大殿中空无一人。经常坐在天机碑下的国师,不在。

    月轻雪心中微喜,要是国师月观山在这里,还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站在天机碑下,她慢慢调息凝神,缓缓推动皇天六道轮回剑。

    作为剑主之一,她现在能短时间内运转皇天六道轮回剑。月轻雪试过,这个极限时间大概是在一刻钟左右。

    当然,具体运转时间还和元气消耗有关系。元气消耗的越多,操控时间就越短。

    用来操控天机碑,消耗就极其巨大。开启天机碑以后,月轻雪只使用过一次,就是查询她母亲的下落。

    结果天机碑显示是生死未知。显然,天机碑也不是万能的。月紫夜进入的地方,超过了天机碑探查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查询高正阳……”

    黑色天机碑上,一道道幽光轮转闪耀不休。月轻雪通过皇天六道轮回剑,查询高正阳的名字。

    天机碑覆盖东神州,只要在神州范围内,可以说无所不知。

    当然,查询天机碑需要消耗大量元气。而能够查询天机碑的人,也始终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天地间有无数大事要去查,一般来说,谁也不会那么无聊的去查高正阳。一个连天阶都没进入的武者,也不值得动用天机碑。

    让月轻雪意外的是,天机碑上竟然没有任何显示。

    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高正阳不在东神州,要么他的名字被封印了。

    月轻雪敢肯定高正阳就是悟空,不可能查不到。

    “查询悟空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的神识,通过镇国神器再次进入天机碑。这次,天机碑上做出了显示。

    悟空,佛门***,五阶中品修为。

    寥寥几个字,把悟空的资料显示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换做是别人查询,不会有任何疑问。这样的介绍虽然简单,也符合悟空的身份。低阶的武者,本就不会有多少值得天机碑显示的内容。

    月轻雪却知道这绝不正常,至少,悟空的真实身份会显示出来。包括他师傅绝灭,所在的心佛宗,都是最重要内容,天机碑不会遗漏。

    “进一步查询悟空详细情况。”月轻雪下达新的命令,天机碑上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显示。

    果然,有人封印了小羊的名字。连悟空这个名字,也被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月轻雪立即就猜到了,一定是佛门强者为了保护小羊,才出手封印。看起来,佛门强者对小羊还很重视啊!

    月轻雪还有些不放心,这种封印并不是绝对有效的。换做国师月观山,只要他发现问题,并愿意付出一定代价,就能强行破开封印。

    “我在帮你加一层封印!”

    月轻雪催发想,皇天六道轮回剑巨大的轮盘徐徐转动,六个轮盘的投影徐徐落在悟空的名字上,最终和名字完全融合成一体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月轻雪脸色陡然变得煞白,翻滚的热血猛喷出来,落在天机碑上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,缓缓为天机碑上悟空的名字所吸收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月轻雪就生出一种感觉。她和悟空这个名字似乎建立了微妙的联系。她血脉深处,也同时悸动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在天岳都的高正阳,也生出了一丝感应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窗外的方向,眼中少有的多了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一种真切又飘渺的感觉,让他难以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像,远方有什么东西和他发生了共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旁边的柳青歌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、”高正阳微微摇头时,却感应到另一股气息。和刚才的感觉似乎同出一处,却更为清晰明确,似乎就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绿水渠畔,梅林的梅花已经凋谢,只余下干枯的枝干。

    没有花朵的梅林,少了几分明媚,多了几分黑沉。

    月轻雨在梅林里转着,她飘忽的白影有些像个鬼影,很快就在梅林里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满的哼道:“什么呀,一点也不好看。说好的疏影横斜水清浅、暗香浮动月黄昏,一个也不见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就感受到了冥冥中那种悸动。

    一股是源自血脉深处的共鸣,另一股则是来自不可名状的地方。

    月轻雨虽是天阶,能洞悉内外种种变化,也被突来变化弄的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“一个是姐姐,另一个是谁?”月轻雨嘀咕着,很快她又分辨出来,另一个共鸣离自己似乎很近。

    月轻雨轻身飞上一株梅树的树冠上,眺望着那个方向。黑沉沉的夜空下,远方楼阁延绵向上排开,竟然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月轻雨正想根据刚才的感应去追,下面突然有人喝道:“上面那位小姐,何不下来共饮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叫嚷的声音很大,又带着几分粗鲁。

    月轻雨听的心里烦躁,再想找那种感应就找不到了。心思就变得更加烦躁。

    她本想一走了之,偏偏下面那人一纵身,从游船上跳了上来。这人轻功不错,几个纵跃,就到了她身旁。

    淡然月光下,这人容貌粗陋,偏偏穿着一件华美蓝色道衣,腰间悬着一柄宝剑,紫鲨鱼皮的剑鞘上镶满宝石,幽暗中还在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距离不过几尺,这人也看清了月轻雨的模样。

    月轻雨和月轻雪外貌一模一样,不同的是她天天笑嘻嘻的,清丽的面容上更多了几分活泼、可爱。

    这人一看,眼睛就挪不开了,他呵呵笑道:“小姐,深夜偶遇,也是有缘。我们可以下去一起聊聊诗词歌赋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有些厌恶皱着眉头,这家伙一张嘴都是酒气,熏的她都要吐了。

    “长的那么丑,就别出来恶心人了。”月轻雨讥讽了一句,又道:“有多远立即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这人被骂的有些恼了,伸手就向月轻雪胸口抓去,“贱女人、”

    噗的一声,清冷剑光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那人眉心上,多了一道细如发丝的红色剑痕。他张大的嘴巴,还没来得及合拢。眼神中还带着几分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月轻雨没兴趣解释,转身飘然而去。袅袅白影,转眼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那人停了一会,才从树枝上直挺挺的摔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下面的随从也发现不对,快速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、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、杀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惊惶凄厉的嚎叫,在深夜中传的很远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