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一十一章 绝情天书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一十一章 绝情天书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其国众生,无有众苦,但受诸乐,故名极乐。极乐国土,有八功德长河,七宝妙泉。功德长河化一切愁怨,生无尽喜乐。七宝妙泉,有无量金银、明珠、琉璃、玛瑙等宝物。

    七色神光笼罩,微妙香洁,不染尘污。

    阿弥陀者,无量寿、无量光,其威照彻九天十地。发愿往生极乐者,虔诚一心者口诵佛号,可至极乐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淡然,盘膝而坐,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,在大厅中回荡。

    宏美明亮的大厅内,各色美食分桌摆放。数十位贵宾衣着鲜丽华美,为首的九皇子石中越,坐在主位上。**的高正阳,就坐在他左下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皇帝石破天讨厌佛法,所以在天岳都的佛寺大多都荒废拆毁。这些年来,天岳都几乎看不到和尚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没人会听一个和尚说法。更何况主位上坐着的是九皇子石中越。

    可随着高正阳名声远扬,他的智慧得到了无数人称赞。

    众人明知高正阳是在宣扬佛法,也没人出声打断。毕竟,九皇子石中越都没出声呢。

    石中越浓眉虎目,偏;偏面如冠玉,高高发髻上戴着双龙金冠,身着紫色长衣。端坐在桌案后,神清气和,既有儒雅之气,又有皇族的尊贵大气。

    石中越神色平和,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高正阳,似乎对他的说法特别有兴趣。

    坐在高正阳下首的柳青歌,神色平静,明眸中却带着几分忧色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,高正阳会当众**。    ***人也都是神色奇妙,有人为高正阳担心,也有人等着看高正阳笑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讲完,大厅中罕见是陷入了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等了一下,石中越才微笑道:“本王有些好奇,按照大师的说法,只要念诵阿弥陀佛名号,就能进入极乐世界,这是不是太简单了?”

    天岳都佛门势力衰微,但作为皇子,石中越还是读过一些佛门典籍。

    石破天不喜欢佛门,那是个人喜好和作为皇帝的某种特殊立场。

    身为皇子的石中越,深知佛门的强大,可不会过于小看。所以,哪怕高正阳当众**,他也没有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佛门影响力广大,这是不容否认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微微点头合十,讲解道:“殿下问的好。阿弥陀佛是佛门无上佛主之一。他有大慈悲之心,也发过大宏愿,愿渡一切有情众生。人有贤愚,佛法精深微妙,愚者难明。所以,佛尊传下方便法门,只要虔诚者,可凭此法渡劫,往生极乐……”

    佛门传法几千年,阿弥陀佛是现世三佛之一。只是,高正阳把上一世佛门概念拿过来,重新解释其中妙法。

    上一世,佛门净土宗凭着“阿弥陀佛”这四字真言,从某种形式上统一了佛门。

    ***佛门诸宗,信奉的佛祖都是不同的。可到了后来,和尚要是不念阿弥陀佛,似乎就成了邪门歪道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就是因为一句话,诵念“阿弥陀佛”者,能往生极乐。

    念一句阿弥陀佛,比什么上香、拜佛容易太多了。    高正阳本身不信佛,他也不信神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是极其现实的人,并不相信虚无缥缈的东西。

    哪怕他穿越而来,转世重生,他依然不觉得是有***操纵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命运伟大奇妙之处,就在于未知和不可控。

    ***要是能操纵命运,也不会那么无聊的去操纵众生命运,那要多烦啊。

    要是不能操纵命运,***又有什么可敬畏的!

    高正阳当众说法,不过是为了传承心佛宗。

    他觉得心佛宗濒临灭绝,就是因为太高冷了,不接地气。每一代只有几个传人,那这个宗派迟早完蛋。

    降低门槛,把心佛宗的精义改头换面传播出去,收获无数信徒,最终成为人族的文化烙印,深深刻在每个人族身上,这才是成功。

    佛门导人向善,让人心灵得到满足,是积极向上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传播起来,没有任何心里负担。人性是很复杂的,在心灵层面上都有需求。

    你不去占领,就会被别的东西占领。

    与其被坏的恶的蛊惑人心,高正阳觉得还是自己来更好。

    而且,可以剔除掉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,使之更符合这个世界的需要。

    能坐在这个大厅里的人,都是聪明人。但谁也没有那种超越时光的目光,能够看到高正阳今天**的意义。谁也想不到,今天的**,最终会改变人族的格局。

    很多人还在暗自嘲笑,嘲笑高正阳的幼稚。    石中越气量不凡,不管心里怎么想的,脸上始终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等到宴会结束,尽兴的宾客纷纷告辞。

    九皇子身份高贵,只是亲自送了高正阳和柳青歌。***宾客都由管家送走。

    等石中越回到书房,自有侍女送上香茗。

    “这个悟空,很有趣啊……”石中越喝了口茶,摇头失笑道。

    书案对面,纯阳宗主吕钧一袭青色道袍,手持拂尘,老脸上神色带着两分恭谨的道:“殿下,***派人查了。这个悟空是金刚宗的***,自幼在西叶川苦木寺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……”石中越屈指轻轻敲着书案,云檀木的书案声音温厚,敲着颇有几分奇异的韵律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石中越道:“老吕,你觉得他是老六的人么?”

    被叫做老吕,吕钧脸上没有一丝怒意。九皇子这叫他那是亲热,那是抬举。要是他在年轻点,都要配合着笑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到这个年纪,吕钧还真做不出那么不要脸的样子。再说,他好歹也是天阶强者。在九皇子身边,是靠能力办事,而不是来做弄臣的。

    “柳青歌肯定是六皇子的人。我找几个老朋友看过,这女子身上有股子说不出的妖异。有可能是魔门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石中越浓眉一扬,“老六还真够拼的,魔门也敢去勾搭。”

    吕钧正色道:“魔门内也分许多流派。其中有几只宗派很有信誉,做事老到。在人族和蛮族中都有很深的根基,殿下还是不要小看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石中越点头道:“我明白,胜者为王。父皇只欣赏强者,他可不在意手段。”

    只要成为皇帝,继承镇国神器,万邪不侵。也没人能威胁一个皇帝。所以,在成为皇帝前,没人会在意借用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悟空这种人谈风吟月还行,本身并没有力量,金刚宗也不会给他很大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吕钧想了下分析道:“就看他今天说法,完全不合金刚宗的根本。要是被金刚宗长老听到了,当场打死他都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“悟空是没什么力量,可他有名声,这就是影响力。”石中越道:“人心是很奇妙的,有时候没用,有时候却又特别重要。悟空这人太聪明了,他懂得怎么操控人心。”

    吕钧真的有些不懂了,他到底是天阶剑客,更看重手中的剑。对于这些虚虚实实的计谋策略,其实是有些不屑的。

    耍阴谋诡计,归根结底的力量不够。

    如果石中越是九阶强者,那皇帝肯定会选他做继承人。***人才略再出色也没用。

    石中越明白的吕钧心思,可到了这个层次,大家都没有压倒对方的实力,斗的就是心机智慧。

    “这个悟空很重要,盯着他点,不要让他出事。”石中越吩咐道。

    吕钧低声应是。心里却不怎么在意。天岳都这么大,他吕钧也算不上什么,哪有资格护住悟空。他只是表示个态度,至少他不会对悟空动手。

    石中越其实也就是这个要求。悟空名声极大,和别人又没什么利益冲突。等闲也不会有谁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何况,悟空身边还有柳青歌。

    石中越突然笑起来,“柳青歌只怕被和尚迷上了,情迷意乱的女人,最好对付。就冲这个,就要保住悟空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话,正在梅梅嘴里重复着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是被那和尚迷上了!”梅梅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迷上。”柳青歌看着窗外昏沉夜色,毫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看火候差不多了,该下手了。”梅梅一脸认真的劝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摇头,明眸中光芒变化不定,悠然说道:“还远着呢。绝情天书最重要就是绝情。只要爱到深处,懂了爱和情,再亲手毁灭,才能懂得绝情真谛。我爱愈深,我情愈真,他日成就越高。”

    梅梅苦着脸,“我就怕你坠入泥潭,把自己在淹在里面脱不了身。历代以来,有多位圣女***绝情天书,大都以失败告终。就算能狠心杀死挚爱,也都成了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是她们,我是我。岂可同日而语。”柳青歌自信无比的道:“我已经种下情种,只等那种子花开结果,就是我绝情天书大成之日。一步迈入九阶也绝非做梦。”

    梅梅总觉得柳青歌太自信了,绝情天书所以威力强横绝伦,就是因为太难***了。她对柳青歌可没那么强的信心。

    要是柳青歌出了意外,她就惨了。

    梅梅忍不住道:“小姐,要是悟空出了意外,被别人杀死呢?”

    “世上总有许多的意外,真要如此,我也没办法。”柳青歌想了下道:“那样也能断我情种,我一样有可能炼成绝情天书。”

    梅梅一听,眼睛立即就亮了。心想:“这样就简单多了,我一剑杀了悟空就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察觉到梅梅心思不对,盯着梅梅严厉警告道:“此事关系到我的成道根基,你绝不能乱来。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身上的森冷杀意,让梅梅心里一紧,连忙应是。

    这时,昏暗的夜色中,一道白影突然从车窗前闪过。

    柳青歌微微一惊,好快的身法。她犹豫了下,还是放弃了出去看看的打算。

    天岳都高手如林,既然和她无关,就没必要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和柳青歌擦肩而过的白影,飞掠出数十丈后,也停下来回头看了眼远去的铁龙车。

    月轻雨清丽的小脸上,露出一丝疑惑。过去的那辆车上,那个漂亮女人似乎很厉害。尤其是她身上的那股气息,让月轻雨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只是那股气息一闪而逝,再回过头看时,就没任何感觉了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没兴趣再追,她继续朝前飞掠。

    天岳都让她觉得很烦,这个大的地方居然压制天阶力量,根本无法飞行。连带着冰魄神光剑,都被压制。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冰魄神光剑,她就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一年前那次试炼,高正阳展现出的勇猛强横,让月轻雨第一次对自己剑法失去信心。

    时隔一年,她心里还是有一丝阴影。她有种直觉,刚才的莫名感应,一个是姐姐,另一个应该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她在外面跑了这么久,就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让她郁闷的是,对方那股气息已经快消失了,她还是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月轻雨在天岳都转了大半夜,夜空上的新月已经落下,昏沉的夜色更让人烦躁。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是哪啊……”月轻雨咬着手指,看着天生若隐若现的星辰,苦苦思索着,“到底哪个星星指着北方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天马寺的高正阳,心里莫名的觉得一轻。一直缭绕不去的那种气息,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来的诡异,去的也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悟空,进来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才进院子,晦明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高正阳拂了拂没有一丝尘污的僧衣,推门进入正房。

    盘坐的晦明,都没睁眼看高正阳,开口就道:“离经叛道。”

    晦明语气平淡,可这个词的意思却以异常严厉。

    离经叛道,和背叛宗门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晦明对面坐下,悠然道:“我是心佛宗宗主,刚才的**,也是我对宗门典籍的重新解释。大师以为哪里不妥?”

    高正阳摆出论法的架势,又指出自己的身份是心佛宗宗主,晦明心里不舒服,可也不能再用教训的口吻和高正阳说话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高正阳的宗主身份要比他高一阶。

    晦明慢慢睁开眼睛,“颂佛的名号就能往生极乐,岂不是笑话!”

    “哪里可笑?”

    “往生极乐如此简单,我等还诵经、礼佛、行善、持戒做什么,只管颂佛号就好了!”

    晦明实在无法理解,高正阳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道:“一座万仞高峰,登山的路有千百条。大师一步一个台阶,走的是正道。但除此之外,也必然有登山捷径。不能因为正道,就否认捷径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解释很简单,也很明白。晦明的***是正道,他给出的是捷径。两者却有优劣,但效果相同。

    “急功近利,入了邪道。”晦明觉得高正阳天赋绝伦,眼看他不走正路,真是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高正阳轻轻叹气,“世上的人都是急功近利的,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。所以,只能顺应时势,引导众人向善。”

    晦明也是有智慧的人,他活了两百年,自然深悉人性。

    的确,正道艰难,没多少人能坚持。就是佛门***,又有几个是真心想要求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继续道:“人心如碗,必然要盛装各种杂念。佛门不用方便法门引导人心,那人心就会被***法门所占据。”

    “万年大劫已至,人心动荡,更需要佛法安抚,免得为魔门、魔族等真正邪魔外道钻了空子。此法施行,也必然能让我佛门大昌!”

    高正阳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晦明沉思许久,竟然无话可说。最后,只能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绝灭也不知哪找来的徒弟,武学天赋绝世无匹,十几岁的年纪拳法就入神,不在他之下。佛法悟性上,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连佛法、人心的根本都看穿了,这等智慧,简直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晦明觉得脑子有些乱,摆手示意高正阳可以走了。此事的利害关系,他还要好好想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走出门时,晦明突然说道:“魔门有宗秘法名为《绝情天书》,据说此法都是由魔门圣女***。圣女以情入道,再斩杀挚爱,明悟绝情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意思的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回过头对晦明一笑,“大师放心,我这命宝贵着呢,可舍不得拿去给人练什么绝情天书!”

    晦明没说话,只是示意高正阳关好门别废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回了自己房间,坐在床上,摸着自己脸叹气道:“还以为自己够英俊帅气了,原来是要玩杀夫证道。妖女、妖女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高正阳这些天颇为沾沾自喜。柳青歌明显是为他倾倒迷醉,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这种情深意切的爱情感觉,可装不出来。

    晦明一句话,让他知道自己有些太嫩了,“这世界好复杂啊,唉,还是我们家的轻雪好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方便法门引导人心,那人心就会被***法门所占据。”

    “万年大劫已至,人心动荡,更需要佛法安抚,免得为魔门、魔族等真正邪魔外道钻了空子。此法施行,也必然能让我佛门大昌!”

    高正阳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晦明沉思许久,竟然无话可说。最后,只能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绝灭也不知哪找来的徒弟,武学天赋绝世无匹,十几岁的年纪拳法就入神,不在他之下。佛法悟性上,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连佛法、人心的根本都看穿了,这等智慧,简直可畏可怖。

    晦明觉得脑子有些乱,摆手示意高正阳可以走了。此事的利害关系,他还要好好想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走出门时,晦明突然说道:“魔门有宗秘法名为《绝情天书》,据说此法都是由魔门圣女***。圣女以情入道,再斩杀挚爱,明悟绝情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很有意思的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回过头对晦明一笑,“大师放心,我这命宝贵着呢,可舍不得拿去给人练什么绝情天书!”

    晦明没说话,只是示意高正阳关好门别废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回了自己房间,坐在床上,摸着自己脸叹气道:“还以为自己够英俊帅气了,原来是要玩杀夫证道。妖女、妖女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高正阳这些天颇为沾沾自喜。柳青歌明显是为他倾倒迷醉,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这种情深意切的爱情感觉,可装不出来。

    晦明一句话,让他知道自己有些太嫩了,“这世界好复杂啊,唉,还是我们家的轻雪好……”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
    PrintChapterError;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