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15章 天尊宫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15章 天尊宫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在一个流着青鼻涕的小乞丐引导下,高正阳很容易就找到了龙门茶楼。

    两层高的茶楼,在临街的一排排楼阁中很不起眼。只有大门上的横匾上写着龙门两个乌金大字,颇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高正阳给了小乞丐两个铜钱。小乞丐目光在他修长干净的手掌上停留了一下,才飞快拿走两枚铜钱,转身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知道,他的手有些太干净了,充满了力感和优雅。让小乞丐看出了不对。

    改变容貌容易,但在这种细节上是很容易露马脚。

    对此,高正阳也并不如何在意。为了避开月轻雨,他已经再次改变容貌和打扮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身份面孔,也只是临时用一下。

    正值下午,冬日无事,茶楼里的人不少。靠墙的高台上,有个说书的在口沫横飞的讲着故事。

    周围的客***都的在聊天,也没几个人听。茶楼里的乱糟糟闹哄哄,气氛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高正阳随便找了个座位,叫过伙计,点了一壶茶和瓜子、花生等小吃。

    “伙计,你们老板在么?”

    “老板就在二楼那坐着呢,您有事?”伙 计给高正阳指了指二楼,又殷勤的道:“我给您叫老板去?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眼,上面坐着那人正是昨天在天马寺见过的。没错,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上去找老板聊聊……”高正阳看老板在那一个人坐着,心中一动,吩咐道:“你把点的东西都送上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领您上楼……”伙计利索的引着高正阳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老洪坐雅座里,看着伙计领着个陌生人过来,清癯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事?”老洪很客气起身相迎,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洪老板,久仰大名,特意过来拜会。”高正阳也礼貌的拱手,“来的冒昧,还勿见怪。”

    老洪猜不到高正阳来意,出于茶楼老板的习惯,还是很热情的招呼高正阳坐下。

    “哪里,您太客气了。来的都是客,请坐请坐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这位炼器大师也不知当了多久茶楼老板,言行举止神态,真是看不出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“您找我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久闻大名,来看看您。”高正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老洪面色不变,只是打量高正阳的眼神多了几分深邃。

    对方年纪大概在三四十岁,面目平凡,衣着普通,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。可他身上太干净了,包括手掌、脖子等细节,一看就没经过风吹日晒。端坐在那,自然有股从骨子里透出的从容自在。

    这人绝不是寻常百姓,也不像是朝廷的人,更没有普通武者那种粗粝。身上的气度看起来通透,可越看越觉得渊深难测。

    高正阳越是笑的亲和,老洪的修眉皱的越紧。

    伙计送上茶和小吃等物时,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。他有些奇怪看了眼老洪,被老洪冷冷瞪了眼,忙低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找错人了,我一个茶楼老板,哪有什么名声。”

    老洪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练大师,您太谦虚了。”高正阳一脸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洪面无表情,冷然道:“你肯定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高正阳笑而不语。都当面指出来了,练惊鸿还抵赖不认,这让他有些看不起了。

    老洪长叹口气,他也知道这种抵赖没用。高正阳并不是在试探他,只是陈述一个事实。他也是在市井中待的太久,处事不免多了几分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老洪语气也冷厉起来,高正阳已经揭穿了他的伪装,作为炼器大师的练惊鸿自然也没必要太客气。

    练惊鸿也没什么可怕的,他躲在这里也是想享受清闲,可不是怕了谁。凡是想找他的,无一例外都是想求他。

    “练大师,我的确是有事相求。”高正阳开门见山的道:“练大师的铁甲玄兵天下无双,我很想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冷笑起来,铁甲玄兵是他得意之作。最强的铁甲玄兵甚至能达到天阶战力。当然,铁甲玄兵远不能和真正的天阶相比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武者来说,铁甲玄兵就太贵了。对于高阶武者来说,铁甲玄兵还不如高阶兵器好用。

    但铁甲玄兵可以批量制造出来,如果财力足够,制造几百几千套铁甲玄兵,那威力相当惊人。

    所以,练惊鸿的铁甲玄兵一出,立即惹得人族各国眼热。练惊鸿不想铁甲玄兵成为战争杀器,这才隐姓埋名,跑到天岳都开茶楼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张嘴就想要最珍贵的铁甲玄兵,让练惊鸿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铁甲玄兵就算是要卖,也不是高正阳能买的起的。

    “大师误会了,我不是想买铁甲玄兵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笑着解释道:“我只是想和大师学习怎么炼制铁甲玄兵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张大了嘴,清癯儒雅尽去,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突然中风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、想太多了吧!”练惊鸿憋了一会,才吐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脸正色的道:“我也知道,冒然求教让您有些困扰。但我相信:精诚所至金石为开。我会用诚意改变您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说不出话来,换做退隐之前,他肯定一掌拍死这个胡言乱语的家伙。这几十年修养,火气几乎磨光了。再有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了。

    在妻子的老家,开一座茶楼,这是妻子和他的共同心愿。妻子逝去这么久,他把感情都投注在茶楼上。不到万不得已,他不想离开茶楼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你快走吧,不要再回来。”练惊鸿挥手不客气的直接赶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了笑,“大师心情不好,我明天再来看大师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起身拱手,客气的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练惊鸿眼都没抬,等高正阳离开后,他才怅然长叹。高正阳走的是痛快。可他说的也明白,明天还会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就清净了。”练惊鸿心中生出杀意。能成为炼器大师,独自发明铁甲玄兵,他本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高正阳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只怕杀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反而会激发矛盾,弄的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练惊鸿不怕杀人,可也不想搞的满城风雨。可不杀人,又怎么解决问题?

    练惊鸿推测,这个人应该和悟空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昨天才去拜访悟空,今天就有人找上门来。要说没关系那才奇怪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源头,都是因为悟空做了那首诗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进去转一圈就被别人认出真实身份。对方很可能有九阶宗师坐镇。

    练惊鸿越想越惊,很想就这么扔下一切远离天岳都。

    可是,对方明目张胆的登门拜访,难道就不怕他跑了!

    也许,对方就是想让他离开的天岳都,才好动手擒住他。毕竟,在天岳都里有护城大阵,九阶强者的力量也会被压制。

    事情闹大了,还会惊动山国朝廷。

    练惊鸿对山国也没什么感情,他觉得所有皇帝都一样,都是自私自利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可相比于未知的势力,练惊鸿还宁愿选择山国朝廷。只要他亮出身份,保管皇帝也要把他奉为上宾。最重要的是,他还舍不得这里的秘密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练惊鸿最后觉得,还是不能乱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高正阳再次准时出现。他又自来熟的坐在练惊鸿身旁,言辞恳切又说了许多要学艺的话。

    练惊鸿听他翻来覆去都是一个意思,心生不耐,再次出言赶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纠缠,很听话的就走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连七天,高正阳天天都过来。每次都是没坐一会,就被练惊鸿赶走。

    这一情况,也被练惊鸿的几个朋友发现了。

    都觉得有些奇怪,也对练惊鸿的强硬冷漠很不习惯。弄的练惊鸿也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第八天来,练惊鸿直接就没出现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看到人,就和伙计,伙计到也没瞒着,说是去朋友家做客了。

    没见到人,高正阳到也不气馁。出了茶楼,他的心情反而很好。

    练惊鸿避而不见,说明他纠缠战术初见成效。当然,练惊鸿可不是死缠烂打就能打动的。

    柳青歌希望高正阳帮忙找人,给了他不少练惊鸿的资料。

    对于练惊鸿的性格和弱点,高正阳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练惊鸿出身贫寒,从底层一步步走出来,最终成为炼器大师。他年少时经历坎坷,极其讨厌权贵强者。也厌恶战争。这也是他隐居避世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他唯一的爱好,就是炼器。可看他经营茶楼数十年,似乎把炼器也完全放下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人,高正阳一时也没什么好办法。只能是不断接触,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今天练惊鸿避而不见,也证明了他骚扰战术有效。

    再过几天,练惊鸿只怕要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,练惊鸿的选择不多。要么是对他下***,干脆利索解决后患。要么什么也不顾,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可练惊鸿不走,也没有动手。证明了还有第三条路,有限度的和他合作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连去几天,都没见到人。他也没着急。

    天岳都强者如云,就是晦明也没资格在这里横冲直撞。更别提他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高正阳就是每天晚上到龙门茶楼打转。

    过了十多天,高正阳终于再次见到了练惊鸿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纠缠是没用的。”练惊鸿冷着脸,语气异常强硬的道:“明天你再来,我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练大师,何必这么杀气腾腾的,有话好说。”高正阳不惊不怒,微笑道:“我就是想和您学艺!并并没有别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明天再来我必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异常强硬。他这几天躲在外面,心里也很不舒服。我堂堂炼器大师,为什么还要躲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。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继续道:“您快,我真是想学艺。要是为了钱财什么的,我早和朝廷告发了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脸色更难看了,“你要是告发我,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在意练惊鸿的恶形恶状,悠然道:“这样吧,只要您能打败我,我就再不出现。而且守口如瓶,绝不会外传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盯着高正阳,眼里都是怀疑之色,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意思。胜者为王,强者为尊。这世上归根结底还是看谁更厉害。我自觉武功还比您强那么点,自然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呵呵的道:“一战定胜负,我输了就滚蛋,或者您想灭口也行。您输了,就让我跟您学艺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真被弄的有点懵,他打量了高正阳好一会。

    有些狭长的黑沉眼眸中,神光闪烁不定。高正阳身体内的穴窍和武魄气息,在他眼中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不论怎么看,高正阳元气等阶都不超过六阶。

    作为炼器大师,练惊鸿检测元气的秘法极其特殊。遇到强者,至多是检测不出深浅,却不会被对方所欺骗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说话,静静等待练惊鸿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沉吟了好一会,练惊鸿断然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等到茶楼里客人差不多散尽了,练惊鸿带着高正阳进入了茶楼后院。

    茶楼的后院是三间平房,院子中还堆着许多烧材。

    练惊鸿打开正房门,招呼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没生火,也没光源,黑漆漆一片。高正阳调整了眼睛,才看清房间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以前应该是练惊鸿的卧室,房间中摆着各种生活用品、家具。但上面都落了一些浮灰,是有一段时间没住人了。

    练惊鸿走到灶台前,不知在那敲打了一些,灶台就慢慢的沉下去,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没有一丝声音。只有极其细微的元气波动。

    高正阳要不亲眼看到,也难以相信在这么逼仄的房间里,还藏着一条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练惊鸿大步走进洞口,看也没看高正阳。

    换做***人,见到这么隐秘的地洞,心里肯定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高正阳毫不在乎,问都没问,紧跟着练惊鸿进了地洞。

    沿着台阶向下走了数丈,高正阳就看到一条幽深宽阔的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通道高一丈有余,能容四人并肩而行。以高正阳的目力,竟然一眼看不到头。

    高正阳立即觉得有点不对,灶台还没什么,只是设计的精巧一些。可这条通道都是用青石铺成,炼器大师手艺再精妙,做这些粗活也比普通人强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通道铺垫的青石,看年代应该的这几十年的打磨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练惊鸿头也不回,幽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高正阳道:“感觉这里鬼气森森的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低笑了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嘴上说怕,心里反而有几分兴奋。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隐秘啊!

    通道一直向下,而且道路曲折。高正阳跟在练惊鸿后面,走了有一刻钟,眼前才猛然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巨大空地,上方是半球形的圆形弧顶。地面平整,在边上地方还堆着几堆巨大石料。

    从空间结构上说,这里就像是那种巨大的体育馆。只是周围都是坚硬的石壁,给人的感觉异常荒凉古朴。

    按照高正阳估计,他们所在的位置大概是地底一千丈左右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高正阳问道。

    练惊鸿没说话,他屈指一弹,一团火光从指尖飞出,飞到十余丈的位置后猛然爆开,释放说熊熊烈焰。

    赤红的火光,也把空间照耀的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练惊鸿对高正阳道:“这里是古天岳比武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用来比武的地方?”高正阳好奇的四方打量,“我还以为是你炼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傲然一笑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高正阳,似乎是同情又似乎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古天岳比武场,严格说的是在山国建国之前就存在了。按照传说,灵虚天尊在这里建立了天尊宫。只是在***大战中,天尊宫被毁,但也留下了很多强大神兵、法宝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人族的历史并不清楚,也不知灵虚天尊是谁。从练惊鸿的语气来看,灵虚天尊似乎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练惊鸿看出高正阳的茫然,再次得意一笑,“你们年轻人,就是不肯学习知识。***前人族强者林立,据说还有许多踏入神域的强者。只是在***大战中都陨落了。无极圣帝可能是远古神,真武圣帝在上一个***古籍中根本没有任何记载。我推测应该就是人族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练惊鸿也憋了三十年,终于能找个人倾诉,说起来就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每个***,就是一次天地轮回。据说天地已经轮回了一百零七次,而在这些逝去的***中,又不知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强者留下遗迹、传承。一想到天地间还藏着无穷奥秘,我就很激动……”

    听练惊鸿讲了半天历史,高正阳到也佩服他的博学多才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练惊鸿越说越兴奋,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得不打断他,“呃,你说这些和我有关系么?”

    练惊鸿愕然,这些上古秘闻里,藏着惊天动地的秘密。高正阳这脑子到底在想什么!

    “你要是说完了,就动手吧!”高正阳又道。

    爆开,释放说熊熊烈焰。

    赤红的火光,也把空间照耀的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练惊鸿对高正阳道:“这里是古天岳比武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用来比武的地方?”高正阳好奇的四方打量,“我还以为是你炼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傲然一笑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高正阳,似乎是同情又似乎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古天岳比武场,严格说的是在山国建国之前就存在了。按照传说,灵虚天尊在这里建立了天尊宫。只是在***大战中,天尊宫被毁,但也留下了很多强大神兵、法宝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人族的历史并不清楚,也不知灵虚天尊是谁。从练惊鸿的语气来看,灵虚天尊似乎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练惊鸿看出高正阳的茫然,再次得意一笑,“你们年轻人,就是不肯学习知识。***前人族强者林立,据说还有许多踏入神域的强者。只是在***大战中都陨落了。无极圣帝可能是远古神,真武圣帝在上一个***古籍中根本没有任何记载。我推测应该就是人族强者……”

    练惊鸿也憋了三十年,终于能找个人倾诉,说起来就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“每个***,就是一次天地轮回。据说天地已经轮回了一百零七次,而在这些逝去的***中,又不知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强者留下遗迹、传承。一想到天地间还藏着无穷奥秘,我就很激动……”

    听练惊鸿讲了半天历史,高正阳到也佩服他的博学多才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练惊鸿越说越兴奋,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得不打断他,“呃,你说这些和我有关系么?”

    练惊鸿愕然,这些上古秘闻里,藏着惊天动地的秘密。高正阳这脑子到底在想什么!

    “你要是说完了,就动手吧!”高正阳又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