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37章 无影无形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37章 无影无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高正阳很想尽快拿到龙皇甲,但练惊鸿这个忠心手下也极其重要。没必要为了赶时间,让练惊鸿冒风险。

    练惊鸿不以为意,“古天岳练武场,能阻隔任何元气变化。就是他们开启天机碑,也搜不到我的位置。天岳封魔阵只能压制元气,威力上远不及天机碑,大人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作为炼器大师,练惊鸿对于法阵有着深刻理解。有古天岳比武场作为防护,天岳封魔大阵对他也没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只是提醒一声,练惊鸿既然有把握应付,就不用他操心了。

    “开启天岳封魔阵,看来朝廷是想对天岳都进行一次大清扫。大人也要小心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练惊鸿提醒高正阳道:“血莲卫势力庞大,大人的身份又特殊,只怕有不少人在暗中关注。”

    血莲卫在石国臭名昭著,但不可否认,血莲卫在侦缉刺探暗杀方面有着极其可怕的能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天岳都,血莲卫的密谍遍地都是,无孔不入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名扬天下,肯定早就被盯上了。他身上秘密那么多,要是不小心暴露了,情况可不妙。

    练惊鸿现在和高正阳完全绑在一起,对他的安危特别上心。

    “我更没事。”高正阳毫不在意,他过几天就去石中越的皇子府,怎么也查不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趁着今天有空,我上擂台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***了一夜《金刚经》,大有收获,忍不住想上神武擂台试试身手。

    练惊鸿微微一愣,炼甲材料都收集全了,何必再去神武擂台冒险?

    神武擂台的战斗太危险了,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魂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从练惊鸿的角度来考虑,这么危险的战斗没必要经常参加。虽然收益不小,但风险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等练惊鸿劝阻,高正阳已经催神武印,进入了神武擂台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而言,神武擂台的奖励固然珍贵,但更吸引他的却是生死搏杀的那种猛烈***,还有战胜强敌的强烈满足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还有许多事要去做,高正阳一定会天天登台挑战。

    擂台是有巨大的黑色岩石堆砌而成,擂台面积巨大,又带着古朴沧桑的气息。

    周围环形的看台,一阶阶梯状拔高。看台和擂台隔着一层金色光幕,高正阳也看不到光幕后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隐隐能看到一些身影,似乎正三三两两分坐在看台各处观战。

    这种被围观的感觉,让高正阳颇为不爽。他本能的就想取消对战。

    天平王的声音响起:***称号战为公开战斗,不可更改。

    神武印中也出现了相应的详细规则,解释什么是公开战斗。

    原来***称号者,就算神武擂台正式成员。***称号者第一战,必然是公开战斗,允许***称号者观看。

    高正阳可以拒绝这次战斗,但下次依然是公开战。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***称号者想要观看公开战,都需要消耗奖励。高正阳如果参战,会获得一定比例的分成。如果获胜,分成比例更高。

    因为收益巨大,拒绝参加公开战也要支付相应比例赔偿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完规则,心里也是暗骂,神武擂台真的很坑爹。这些规则不早说,等他上台了才说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高正阳也没办法再拒绝战斗。唯一让他心里平衡的是,这次公开战斗后,他也有资格去看别人的战斗。

    获得七级称号后,就可以随意观看低阶称号者战斗,而无需获得对方同意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在神武擂台上并没有真正的秘密。只高级称号者想关注你,就能看到你的所有战斗。

    高正阳索性放开了,他一身武功秘技,原本也没什么不能见人的。

    催出龙皇戟,高正阳照例要求的禁制元气。

    “禁绝一切光线。”天平王宏大的声音宣读了对方的要求后,擂台笼罩了上一层浓郁黑暗。

    那黑暗如同浓稠的墨汁,以高正阳的眼神,也看不到一丈外。

    就是灵动神识,都被黑暗所压制。又没有元气反应。高正阳的神识难以感应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佛界投影中,擂台上也是一团漆黑,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天平***才说过,高正阳知道对方叫夜风。但在一团黑暗中,高正阳什么都看不到。也不知对方是男是女,用什么兵器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禁制了元气……”黑暗之中,一个飘忽阴柔的声音在说话。那声音飘忽不定,高正阳也难以根据声音推测对方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的身体很强壮啊……”夜风阴柔的声音低笑了一声,又道:“你难道不是人族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太喜欢对方,鬼鬼祟祟藏在黑暗中不说,声音也阴柔的不分男女,像个阉掉家伙事的太监。

    更让他讨厌的是,对方似乎能看到他。才会怀疑他的种族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说话,他运转全部感知去感应着对方方位。如果他抓不到对方踪迹,就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“修罗王,名字到挺有杀气的。”夜风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讽,又似乎是在调戏。那不阴不阳的口气,让高正阳分外不爽。

    高正阳脸上不动声色,说道:“藏头露尾的家伙,就会躲在黑暗里嘀咕么。我很好奇,你到底长的有多丑,连见人的勇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黑暗中传来夜风的叱喝,一道尖利锋锐跟着向高正阳此过来。

    以高正阳的目力,也看不到那道锋锐是什么,他甚至看不到那到锋锐。只是源自武者最本能的直觉,挥动龙皇戟直刺过去。

    不论夜风用什么武器,高正阳都有信心一招轰碎它。

    龙皇戟一出,风雷激荡而起。方圆十余丈内,浓郁如墨的黑暗滚荡震动,就像烧开的水一般。

    龙皇戟所指的方位,竟然凭空劈开一条长长的裂缝。

    那裂缝一直蔓延到擂台外。看上去就像在黑色大幕上撕裂开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隐匿在黑暗中的夜风也吓了一跳。刚才他要不是收刀快,就要直面龙皇戟了。

    没有元气的状态下,他怎么也挡不住这一击。其实,也就是毫厘之差。

    所谓生死一线,绝不夸张。

    夜风心里震惊,对高正阳也一下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在神武擂台外的帮夜风观战的众人,也都吓了一跳。有几个年轻人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换他们上去,这一击必然当场身死。

    两个年纪大的长辈,脸色也不怎么好看。其中穿着金色华美长裙老妇问道:“这个修罗王,是哪来的?快去查……”

    老妇一头银,头戴金凤冠,脸如满月,看着一脸的贵气。就是高吊着的三角眼,眼神冷厉阴森,显得异常刻薄。

    她随口吩咐,自然有一股颐指气使的上位者气势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个黑衣和尚,拂尘一摆,立即站出来应命道:“太后稍待,贫僧这就去天机碑查探。”

    凤冠老妇这才点头,“快去查明底细。本宫到要看看,谁敢和吾孙儿作对!”

    旁边穿着金色团龙袍的中年人苦笑,“母后,扬儿夜风无影刃已经臻于化境,对方虽然力猛,扬儿只要不冒进,就稳居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太后冷哼道:“那怎么行,这次风扬的称号公开战,本宫已经邀请月长空石破天他们观战。这一战必须赢得漂亮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知道他这个母亲是极其不讲理的,风扬又只是他侄子,有些话他不好多说。只能闭嘴。

    事实上,神武擂台连接九天十方。就算能查到修罗王身份,也未必能影响到对方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夜风,也就是风国的皇子风扬。风扬自幼师从名师,早早成就了天阶。他也经历过许多血战,战斗经验极其丰富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风扬也的确不敢冒进。一直潜伏在黑暗中,和高正阳斗嘴。

    风扬也知道旁边有人在观战,言辞上很是注意分寸,不能丢了风国皇子的威严。

    可惜高正阳不给面子,他嘴向来尖刻,骂人都是带着花样的。说了没几句,就把风扬气的要***。

    要不是顾忌形象,风扬真想破口大骂。但心有顾忌,只能把这口气硬忍下去。他暗暗狠,一定要杀了这个修罗王,把他斩成几千块碎片。

    风扬也不是光狠,他围着高正阳转圈同时,不时的出招试探。

    九阶神兵夜风无影刃,配合风扬的风云万变秘法,在黑暗之中真是无影无形,变化无穷。

    但让风扬头痛的是,高正阳龙皇戟明明又重又长,可变化灵动如神。那龙皇戟在他手里,就像是活了一样。

    不论从什么方位进攻,夜风无影刃才一动,龙皇戟就到了。

    多方试探,风扬没有找到任何空隙。这也让他的心里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至多是个平局。

    但看台上肯定有几国的皇族在观战,也许还有月轻雪石中英等公主。

    再等两个多月就是七国会盟。按照约定,他要和月轻雪订婚。

    风扬其实不想和月轻雪订婚,对方是护国剑主,就是结婚了也不太可能嫁过来。还有随之而来的诸多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风扬可不想在未婚妻面前丢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论如何都难以接受平局。还是被这么丢人的平局。

    游斗了一会,风扬心一横,猛然挥刀疾斩。就如龙卷风般,从四面八方向高正阳斩去。

    风云万变秘法,分为风云两种秘法,两种秘法又可以互相融合,演化出无穷变化,是世间变化最为繁复的秘法之一。

    夜风无影刃以无形无影见长,能在黑暗中杀人于无形。此刻哪怕是放手狂攻,依然不见刀光,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只有一道道锋锐无匹的墨色,无声无息的包裹着高正阳,要把他绞碎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不到刀影,却能感应的到。风扬突然放手狂攻,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这种攻击固然威力强横,却失去了变化无形无踪的最大优势。

    高正阳龙皇戟展开,暗金的流光如同威猛霸道的神龙,盘旋着把他身影完全护住。

    夜风无影刃斩在龙皇戟上,激起一道道的四射流光。

    一时间,流光如烟火般盛开绽放,照亮了浓郁黑暗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涌来的黑暗,都被龙皇戟的所化神龙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风扬狂风疾斩迅疾无匹,瞬间连斩了千百刀。但高正阳的龙皇戟运转太神妙了,虽然度比风扬要慢许多,但龙皇戟灵动如有神,竟然把高正阳护持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如狂风骤雨般的疾斩后,风扬也不得不调整呼吸。他能坚持这么久,全靠神兵夜风无影刃中元气倒灌,才能支持他迅疾如电的连斩。

    就在风扬抽刀欲退的时候,龙皇戟猛然一弹,雪亮的锋刃在黑暗中闪耀而出,化作一线雪光。

    那一抹雪光,就像在黑纸上留下的一道白色笔迹。在黑暗之中是那么明亮耀目,又那么凌厉凄艳。

    刚才恍如烟火盛开的光芒,虽然灿烂,却远没有这道雪光的气势。

    在外面观战的人,看到这一击后,都是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无形无影的风扬,在黑暗中第一次显露出身影。那柄霸道的龙皇戟,则笔直贯穿了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风扬就像被弓箭射落的小鸟,脆弱又可怜,身上带着浓郁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坐在看台上的月轻雪,目光也猛然凝滞起来,她在担心,风扬是风国皇子,身上不知有多少秘法秘宝。绝不会这么轻易被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高正阳要是稍有疏忽,局势就会逆转。

    在月轻雪身旁的月轻云,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剑柄。

    她到不是担心谁,而是被高正阳这凌厉无匹的一刺惊到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已经处于绝对劣势,可突然逆势反击,那一击真如天外而来,有种不可言语的玄妙难测。

    以风扬那飘忽如鬼魅的身法,也没能避开。

    月轻云自忖,换她站在那个位置,也绝避不开那一击。

    去年,高正阳还不过是个五阶的武者。一年没见,居然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禁制元气,公平一战,月轻云也没多少胜利的把握。

    这些想法在月轻云心中电闪而过,还没等她整理出头绪,擂台上又生出巨变。

    被龙皇戟贯穿的风扬,身体突然崩碎成虚影。

    风扬的本体,却无声无息的潜入高正阳身旁,手中夜风无影刃横着一抹,直切高正阳的咽喉。

    风扬这一招,正是趁着高正阳挥戟直击的空隙。用神兵夜风无影刃上的秘法,身躯由实化虚,只在原处留下一道虚影承受攻击。

    他化身的幽影无形无影,几乎能完全溶入黑暗。高正阳又全力一击,让风扬找到了空隙。

    风扬嘴上已经露出残忍冷笑,任凭高正阳武技通神,也抵不住他这杀神诛仙的一刀。

    夜风无影刃何等锋锐,别说一个人,就是九阶妖兽也能一刀断。

    无形无影的锋刃一抹时,高正阳身上却突然闪过微弱金光。

    夜风无影刃,居然微微一滞,没能一下切开高正阳脖子。

    风扬正待再力,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已经抓住他握刀的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力,风扬的右手就成了一滩软泥。

    风扬心知不妙,他身影一虚,瞬间化作数十道虚影向四面八方疾退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都不看,一拳直轰过去。数十道虚影同时破碎,风扬的真身喷着鲜血,如射的炮弹般向后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招得手,绝不饶人。他脚下力,龙皇戟直刺过去。

    龙皇戟还没碰到风扬,他身体就完全虚化,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高正阳露出异色,受了重伤的风扬,不可能在完美无暇的隐匿入黑暗。

    心佛的灵光,已经锁定风扬。这种源于心灵层次的锁定,绝不是黑暗能阻挡的。

    “夜风认输,修罗王获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天平王宏大的声音响起。也让高正阳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算你机灵……”高正阳虽然有些遗憾,却也没办法再追杀了。

    对于风扬的机敏,他也不得不佩服。对方一刀失手,就立即认输了。也算是有决断。如果他再慢一点,高正阳的龙皇戟就能当场绞杀他。

    出了神武擂台的风扬,满身满脸是血,右手已经粉碎如泥,完全不***形。

    凤冠老妇看的一阵心疼,急忙跑过来扶起风扬,“孙儿,你可受苦了,本宫定要把那小贼碎尸万段,帮你出气……”

    风扬已经没力气说话了,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下他奶奶,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快,赶紧救治,还在那什么呆!”老太太更急了,急忙命令旁边的早就等着的大医师过来。

    风扬重伤,也让两个大医师脸色紧张,急忙上前治疗。旁边的人也都跟着忙乎起来。

    老妇人怒哼道:“来人啊,查到那个小贼踪迹没有?”

    黑衣和尚走过来,一脸遗憾的道:“贫僧无能,没能在天机碑上查到对方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对方的名字应该是被封印了。”

    穿着龙袍的中年人道:“那人硬挨无影刃一击,应该是用是金刚不坏体!”

    “金刚宗!”老妇人尖利的道:“本宫就去问无相,这事情不给本宫个交代,绝不罢休!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