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45章 长戟断天河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45章 长戟断天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练惊鸿现高正阳有些出神,急忙出声招呼。

    石破天亲自出手击杀九阶魔族,此时气势正盛。石破天一定会挟着大胜之威,扫平天岳都内所有隐患。

    现在不走,被石破天现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回过神来,笑着点头说道:“嗯,我们先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他只是为石破天霸道绝伦拳势所吸引,不由自主的沉浸进去。

    对于武道宗师来说,石破天的一山还比一山高,就是绝世奇珍,无双美味。其中意境味道,必须要反复琢磨体会。

    有些遗憾的是,时间仓促,地方也不对。高正阳虽有满腹的想法,也没人交流。

    练惊鸿修为很高,在武道方面却差的太远了。高正阳也没什么和他好说的。一路上都是沉默不语,在神宫中回味着石破天最后那一击。

    “不对,有人过来了。好像是真对着我们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天上飞行了一段时间,练惊鸿突然生出警觉,对高正阳出警告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猛然抬起头,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针对他们而来,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因为沉浸在一山还比一山高的拳意里,高正阳的反应远没有平时那么机敏。

    练惊鸿犹豫了一下,不确定的道:“感觉对方似乎对着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一转,落在练惊鸿手里的乾元炉上。

    在天岳都当了三十年茶楼老板,练惊鸿都没暴露。现在却被人直接找过来,应该就是这个乾元炉惹的祸。

    练惊鸿也立即省悟过来,的确,他浑身上下只有乾元炉气息特殊,最容易暴露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有人过来了……”高正阳目光远比练惊鸿锐利,当先现南方天空飞过来三道身影。

    只看对方笔直飞过来的气势,应该就是对着他们来的。

    对方度极快,练惊鸿拿着乾元炉,只怕怎么也脱离不了对方的追踪。

    高正阳当机立断的道:“你先走,我挡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知道自己战斗不行,高正阳比他强十倍。也没谦让,对高正阳点了点头,就催乾元炉,带着一道火焰疾向远方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乾元炉全力催下,声势颇大。那股火焰喷的架势,颇有几分火箭升空的风采。

    远方追过来的三个人,也现不对。一起提追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,三人就到了高正阳眼前。

    为的女子黑衣蒙面,手里拿着一根黑玉长箫。穿过玉箫,出轻轻呜咽声,如诉如泣。隐隐间似乎是演奏着某种曲调。

    这女子蒙的严实,但高正阳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:柳青歌。

    柳青歌旁边的灰衣蒙面女子,自然就是侍女梅梅了。梅梅手里拿着一根银色细针,在幽深夜空中闪着冷幽灵光。

    梅梅身侧是一个白面无须的老者,身着华丽金红色长袍,手里拿着一柄白色拂尘。老眼开阖中目光如电,虽然站的位置靠后,气势却是最盛的。

    “***对付他,李公和梅梅去追练惊鸿。”

    三人飞到近前,柳青歌决定留下对付高正阳,让***两人去追练惊鸿。

    紧急关头,柳青歌愿意留下来独挡强敌,固然是对自己有信心,也是她有作为脑的觉悟。把更难的事情留给自己。

    ***两人也没异议,这样分配也算合理。毕竟抓住练惊鸿才是大事。

    这个全身盔甲的家伙,站在空中气息幽深如渊又巍然强横。尤其是那无情冷漠眼眸,明明没有任何感情,却带着尸山血海般的浓烈杀气。一看就是个可怕强者。

    柳青歌最擅长音杀之术,轻功绝顶,可以先缠住对方。

    等抓住练惊鸿,三人再合力一起对付此人不迟。

    梅梅和李公兜了一个小圈子,准备绕过高正阳,直向练惊鸿离开的方向追过去。

    “血莲卫办事,无关的人闪开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没急着出手,她拿出一块刻着血色莲花金牌,对高正阳比划了下,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血莲卫手段毒辣,在石国名声赫赫,无人不知。就算是天阶强者,也不敢正面招惹血莲卫。

    柳青歌也知道未必能吓住对方,但有血莲卫这块牌子,至少能让对方心生顾忌。

    出乎柳青歌意料的是,高正阳根本没理会她。他手上暗金流光一闪,就多了一柄长戟。

    高正阳举起龙皇戟,高高向后扬起。以脊椎为弓,以手臂为弦。全身力量通过这种方式,猛然爆出来。

    羿射九日是一套绝顶箭诀,配合相应的穴窍元气搬运武魂等等,极其神妙复杂。高正阳要是按部就班的***,也不知要多久才能有所成就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取了一个巧。他只用羿射九日的那股逆天射日的神意心象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只有把羿射九日***到极高的层次,才能逐步领悟其核心神意心象,凝结出武魂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拳意通神,本身又是异常强横豪勇,和羿射九日的那逆天豪气极其相似。高正阳就以这股神意为核心,放下相应的繁复技巧,施展羿射九日!

    全身力量元气凝结到极致后,龙皇戟就脱手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柳青歌眼看着高正阳出手,就知不妙,手中玉箫挥动,五音齐鸣,如同五只无形长箭贯入高正阳耳中。

    九阶神甲强大的防护能力,在这时候挥的淋漓尽致。如天魔吟唱的般的**五音,全部被龙皇甲挡住,没有对高正阳形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威严霸道的暗金色龙皇戟,在夜空中一闪,就到了数十丈外的梅梅身前。

    梅梅也早就警觉不对,但被高正阳神意锁定,她总有股必然会被射中的直觉。她本以身法变化见长,却不敢闪身避让。当下心一横,手中玄冥针轻轻向前点去。

    玄冥针虽不是专门战斗的法器,可好歹也是九阶神器。自身尖锐无匹。玄冥封天法阵,更是水行秘法中的***法阵。

    梅梅并不如何精通法术,但她身体和玄冥针天生契合,配合玄冥黑水剑,已经能挥出玄冥针六七成的威力。

    梅梅的黑水武魂也浮现出来。夜空上就像突然多了一道汹涌天河,黑沉波涛起伏,水光粼粼。梅梅身在其中,顿时被滔滔水浪所淹没。

    能以武魂化形拟象,梅梅的武魂已经达到极高的境界。而且,武魂所化黑水天河,是汇聚元气和武魂所化,绝非幻象。那绵绵水波,就是层层柔韧又强大的元气。

    站在梅梅身旁的李公,也不禁暗自称叹。不愧是魔门高手,这一式元气化象真是漂亮。

    就是远方的柳青歌,明眸中也露出意外之色。玄冥针本是给她用的,前一段时间才给了梅梅。没想到她已经能如意驾驭。

    黑色天河,横亘夜空,汹涌激荡,真如大江东来,气势雄浑浩荡。让人不敢相信,这只是一根小小玄冥针结合武魂演化而来。

    一针化天河,气象万千。这也让高正阳颇为惊叹,平日里端茶倒水的侍女,心里竟有这番天地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”高正阳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横空而至的长戟,如雷轰电掣,以决绝凌厉之姿贯入黑色长河。长河轰然炸裂,化作无尽白浪八方喷薄。

    长河中的梅梅,出一声尖利无比的历啸,满头青丝飞扬而起,气势骤然攀升到极致。

    暗金流光却如入无物,无声无息中穿过梅梅,瞬闪耀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梅梅的长啸声戛然而止,她眼中露出绝望不甘之色,深深的看了眼远方的柳青歌后,整个人就和手中玄冥针,同时爆碎。

    另一侧的李公,拂尘也同时破碎,元气冲击下,人随着漫天挥洒水浪,狼狈的飞射出去。他有些瘦弱身影在空中化出一道向下弧线,转眼就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击,两个天阶强者一死一重伤。包括九阶的玄冥针也被轰碎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完全乎了柳青歌预料。她也深深看了眼高正阳,一句话都没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柳青歌的身法飘逸玄妙,身影一闪,人就似乎遁入虚空。就是高正阳洞察幽微的眼眸,也没现柳青歌的踪迹。

    柳青歌无疑很有决断,自忖绝不是对手,连场面话也不说一句,就这么痛快干脆的离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身法远不如对方,手里龙皇戟又扔出去了,到也没有赶尽杀绝的心思。

    从内心来说,高正阳其实还挺期待的,想见识一下柳青歌的绝情天书,到底是怎么***的。

    暗金流光闪耀,龙皇戟重新在高正阳手中出现。

    消耗了大量元气,高正阳险些承受不住龙皇戟,被压的向下一沉。连忙催龙皇甲,勉强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高正阳感应到有几道强者气息正在快接近,也不敢在多待。收起龙皇戟,身形一沉遁入下方。

    这里建筑众多,地形复杂。收敛元气一藏,很容易就能脱身。

    大红如火的身影,在幽暗中浮现出来。这人凤冠华袍,手里握着一面青铜梳妆小镜,正是玉真公主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细长凤眸转动,没有现任何人迹。但夜空上浓郁近乎实质的元气,完整的显示着刚才大战的痕迹。

    很快的又有数道身影飞过来,为的石中越全身穿着重甲,手里拿着长***。英俊的面容上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石中越身后,也是三个武装重甲的天阶强者。这几个人都是禁卫中的强者,专门负责保护天岳都。在这个特殊时刻,众多高手也都全部出动,要趁着这个机会把各处隐患全部扫平。

    “姑姑,人跑了么?”石中越看着空荡夜空,有些惊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他们一动手,他们就感应到这里疯狂涌动的元气,玉真公主当先出。

    没想到等他们到了,人都跑光了。

    “这群家伙到是狡猾。”石中越有些不屑的说道,“没胆子动手就老实躲起来,偏偏要***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的人很强,刚才有个天阶强者被击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目光转动,从夜空中留下的元气痕迹,轻易推导出动手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个人,用弓箭或者是某种投掷武器,击杀了对面的一个天阶。应该还有一件九阶神器被打碎了。好霸道的手段!”

    高正阳那断裂天河的一击,留下的元气印记太过鲜明深刻,就像是一副气势浩荡的画卷。印记中那种逆天射日的强烈神意,更是在无形的元气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以玉真公主的修为,也不禁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的确,高正阳力量还不算什么,但那神意太强横了。虽然比不上她皇兄的拳意厚重雄浑,在霸道上却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这样强烈而独特的武道风格,玉真公主居然从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东神州大6诚然广阔无尽,但天阶强者却始终的有数的。天岳都凭空冒出这么一个强者,更是诡异。

    要么对方是一直隐姓埋名的隐士,要么是某个势力的秘密强者!要么,就是一个新近崛起的强者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觉得,对方就有可能就是新晋崛起的强者。

    以武见心,以武见神。

    对方武功如此霸道强横,性格必然强势。这样的人,绝无可能长时间潜伏隐匿,做那藏头露尾鬼鬼祟祟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在年轻一辈中,也的确没听说过这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想了一会,吩咐道:“他们既然走了,也不必再追。趁着这个时机,把血魔宗连根拔掉。居然敢勾结魔族,血魔宗的人都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石中越等人急忙抱拳领命,“是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带领下,众多天阶强者向着远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血魔宗藏的虽然隐秘,大部分人员却早被血莲卫掌握着。今夜扫荡他们总坛时,才现里面居然藏着一位九阶三魔王。

    要不是石破天出手,不知会闹出多大的乱子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两位九阶强者的战斗,至少也波及到了几十万人。那场面已经不能用惨烈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石破天原本只是想驱逐血魔宗等势力,这下却被彻底激怒。一定要把血魔宗上下斩尽杀绝才行。

    勾结魔族,罪无可赦。等此事传扬出去,人族七国就再没有血魔宗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就是魔门,这次也要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事情重大,玉真公主也无意在小事上浪费时间,带着众人迅离去。

    躲在下面一处民房中的高正阳,等玉真公主他们离开后,也跟着返回了龙门茶楼。

    城中的战斗并不多,龙门茶楼也没被波及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了后院,练惊鸿正在等他。两人一起进了古天岳比武场。看到比武场空无一人,练惊鸿这才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真是一波三折,要没有高正阳,他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多人对我感兴趣……”练惊鸿苦笑道:“对方手里应该是玄冥针,玄冥黑水和乾元炉真火天生相克。我一催乾元炉,对方就生出感应,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有些庆幸的道:“好在不是在这里暴露行踪,否则,古天岳比武场就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安慰道:“那个玄冥针已经被我轰碎了。以后他们很难再现你的行踪。这段时间你先待在这,我安排好了就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练惊鸿点点头,高正阳就是不说,他也不会再出去了。外面太危险,石国朝廷魔门还有魔族等等,各方势力交错,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这种乱局最是危险。还是乖乖待在这里避祸的好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还要先回去,免得被玉真公主现。”

    现在天岳封魔大阵全面开启,高正阳如果直接飞回去,必然会被现。就算没人能堵住他,也必然会引玉真公主的怀疑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是选择从神武擂台回去,又方面又快捷。

    至干什么危险么,这个只要上擂台就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练惊鸿也不好多劝,高正阳的性格强势,也轮不到他说话。

    进入神武擂台,高正阳照例是选择了禁制元气。

    但让他意外的是,对手否决了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高阶称号者,有权否决低阶称号者的提议。这个神武印中早就说过。只是高正阳没想到,他运气有点差,在连续大战后居然遇到了更高级的称号者。

    “四级称号者十绝,***称号者修罗王,准备战斗……”

    天平王宏大的声音中,金光消散,高正阳也看到了对手。

    对手身材高挑修长,头上带着一个青铜面甲,把脸遮挡的严严实实。只能看到对方冷漠淡然的碧绿眼眸。她身着青色皮甲,手上带着一对青铜手甲。除此之外,居然没携带任何武器。

    对方穿戴的很严实,但身材凹凸有致,。裸。露出的脖颈纤细优雅,显然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从身高来说,十绝和高正阳相若,就是差也只差一线。

    高正阳估计,对方应该是个蛮族。要知道他的身高就远胜普通人族,站在人群中都是鹤立鸡群。就算比起魁梧高大的绝灭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人族的女子,很难长的这么高大,又能符合比例。只有蛮族的女子,才能有这样是身高。

    从对方漂亮的碧绿眼睛来看,她没准还是个狮族。

    神武擂台可不好混,四级称号只能一场场去打。不管对方是什么种族,只是她的四级称号,就让高正阳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高正阳穿着龙皇甲,血神旗在背后飞扬,手里是龙皇戟。以最强的姿态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“修罗王高正阳?”十绝并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颇有意味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十绝的声音很清冷,却又不同于月轻雪那种幽冷飘逸,而是一种如冰山般的寒冷淡漠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好奇,“你认识我?”他换了龙皇甲,脸都被挡住了。按说对方很难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虽然龙皇戟很好认,但见过龙皇戟的人可不多。能把龙皇戟和高正阳这个名字联系起来的,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。”十绝淡淡回应了一句,冰冷的语气,虽然没有什么情感波动,却总会给人极其傲然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“你的名字能说么,我有些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十绝不在意的道:“神武擂台上,名字有什么重要。重要的是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还问。”高正阳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随口一问,本就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十绝的回答,让高正阳很受伤。什么叫随口一问,什么叫无关紧要。这位说话的风格,真是让他好***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。”高正阳道:“我本想留你的一命了。可惜,我心情突然变得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,我是不会留手的。”十绝淡然道:“我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十绝双手已经连捏了十几个手印,低喝道:“疾!”

    一道道法术灵光,在十绝身上同时冒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眼看过去,居然还认出了其中几种法术:御风术飞羽术。

    对方加持的法术,或是加或是加持防护等等,都是辅助类的法术。法术等阶不高,但十绝的法力精深,低阶法术用出来效果明显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以为对方的个武者,可看她样子赫然是法武双修。

    法武双修,听起来是很威风。高正阳却从没见过天阶以上的强者走这条路的。

    法术和武功,不是不能同修,但必然以其中一条道路为主。可十绝这副样子,却是摆明了施展法术后准备近身搏杀。关键是她释放法术极快,比天阶法师也不逊色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天赋,为什么还要***武道。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青色身影一闪,就到了高正阳面前。对方手就像虎爪一般,迎面就向高正阳抓去。极其霸道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