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四十七章 萌发、成长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四十七章 萌发、成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石桐,把青竹轩的竹门拍的快要散架了,却没有的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石桐瞪大了眼睛,有些怀疑的打量着里面,这么大声音,里面的和尚就是睡的再沉也改醒了。

    难道人不在?石桐不耐烦,正想发力打破门冲进去时,就听里面传来悟空懒洋洋的声音,“谁在外面?”

    “哼,是我。”石桐娇蛮的道:“和尚快来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云桐公主殿下。”悟空在里面应了一声,又道:“恕贫僧失礼,还未起床洗漱。请殿下稍待。”

    石桐总觉的有些不对,一掌拍开大门,直接就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卧室就看到高正阳一身月白中衣,赤足盘坐在床榻上。眼眸似睁未睁,好像是在******。

    “和尚你怎么鬼鬼祟祟的……”石桐转动大眼睛,四处打量着,想要找出什么不对来。

    卧室本就不大,石桐看了一圈,也没发现任何问题。但出于某种直觉,石桐总觉得和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贫僧正在日常功课,不便起身招呼,还请殿下见``谅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兴趣轰熊丫头,哪怕她长的很可爱漂亮。但真的有些烦人。他刚才要是再慢一步,只怕就被这丫头强闯进来,发现屋子里没人了。

    石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转,小脸上一副怀疑的样子,“和尚想赶我走么!胆子到不小。哼,这可是我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高正阳淡然道。这次他把眼睛全都闭上。嘴也合拢的很严。那意思很明白,愿意待你就待着,和尚是没功夫招呼。

    石桐小女孩性子,人却极其是聪明,一看就明白了。气的直哼哼。

    高正阳越是不客气,她就越来劲。石桐突然想到了什么,不断抽着鼻子,像小狗一样围着高正阳嗅来嗅去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你这屋子里没人气。”石桐发现了什么,按捺不住惊喜的叫嚷道:“说,你昨天晚上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无奈,睁开眼睛道:“恕贫僧愚钝,听不懂殿下说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哼,人要是在房间里住一夜,必然有着气味和温度。”

    石桐得意洋洋的道:“我一进来就觉得有点不对。闻了一下,果然,房间里气息清冷。根本没有人住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修的金刚秘法,封体锁气,就是神意都不外露,不会像凡人那样有体味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慌不忙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骗人。”石桐鼓着大眼睛,又凑到高正阳身前用力的抽动小鼻子,想要分辨出体味气息。

    石桐年纪小,平时做事又骄纵,更不会接触到普通男子,心里也没什么男女之见。高正阳现在的样子,又温润如玉,朗如秋月,还是个和尚,石桐也就更没把他当成普通男子。

    她毫无顾忌的凑过去,又仔细闻了闻,的确,高正阳身上并没有任何气息。甚至是呼吸吐纳的气息,也没有那股浊气。反而有种由内而外的清新气息。

    那气息有些像春天的阳光,夏日雨后的草木,清新又充满勃勃生机。没什么真正的味道,却让人异常舒服。

    石桐小脸都快贴在他脖子上了,胡乱挽着的发髻在额头上垂下几缕黑发,落在高正阳肩胛上。小女孩才十三四,但到底是女孩子,散发着很好闻的体香。

    这姿势有些太暧昧了,高正阳到不会有什么想法,可就怕别人有想法。万一让玉真公主看到,一掌打死他那才冤呢。

    “殿下、”高正阳不得不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石桐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和悟空距离太近了。她怎么说也是公主,自知这样太过施礼。小脸不由一红,掩饰的哼了声,转身快步出了青竹轩。

    一直走出很远,石桐才有些回过味来,自语道:“和尚真狡猾。”顿了下又忍不住嘀咕道:“不过,他身上味道真的挺好闻。”

    石桐话一出口,也觉得太轻佻了。心虚的左右四顾,发现周围并没侍女跟随,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话要是让姑姑听到,免不了又要挨罚。

    回到观星阁,才一进门,石桐就听到姑姑的声音,“这么一大早,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天岳都现在的群魔乱舞,情况有些混乱。就是玉真苑也并非绝对安全,玉真公主声音也就多了两分严厉。

    石桐嘟着嘴走上楼,一脸委屈的对玉真公主道:“早上无聊,出去转转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玉真公主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啊,要不能干什么。”石桐堆起笑容,一脸天真纯净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有些好笑,屈指在石桐光洁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下。“不要调皮,离那个和尚远点。”

    石桐揉着脑门,装可怜的道:“姑姑、好疼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和尚是金刚宗的***。是你父皇最讨厌人的晚辈。何况,那和尚心机深沉,武功虽不高,却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玉真忙了大半夜,接连出手诛杀魔门强者,明艳玉容上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疲倦。但还是耐心给石桐解释着。

    悟空身上有许多问题,石桐是个小孩子,和他走的太近了,也许就会被骗。虽然悟空未必有这个胆子,但小心点总没错。

    “那和尚是坏人啊?”石桐觉得高正阳挺有趣的,怎么看也不像坏人。有些为高正阳抱屈。

    “这和好坏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事情有些复杂,玉真公主也很难和一个小女孩解释这些。再说,石桐到底年纪还小,过早知道这些也没好处。

    人的心思一多,就会乱。石桐虽是个小女孩,武道天赋却是皇族这一代中最强的。假以时日,问鼎九阶也并非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才,当然要小心培养保护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想了下道:“你就当他是坏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石桐有些不开心,她本来觉得高正阳很有趣很好玩,结果却是坏人。在她单纯的心思里,坏人就再坏不过,绝不能接触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像是要吃一个大红苹果,结果切开一看,里面是有虫子的。

    “姑姑,***做功课了。”

    石桐感觉到了被深深伤害,晴朗的心情一下变得阴郁了。闷闷不乐的施礼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不好,又觉得今天和坏人有些过于亲密,石桐也就没和玉真公主说她的发现。

    看着石桐黯然不快的离去,玉真公主微微皱眉。这个苗头有些不对啊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玉真公主请高正阳过来叙话。

    “天岳都潜伏着一些魔族,还有丧心病狂的魔门和魔族互相勾结。这几天要对天岳都进行重新梳理。鉴于天岳都情况紧张,这几天就请法师在这里静修。”

    短暂的休息,玉真公主精神恢复了大半,至少能掩饰住眉宇间的疲态。她说话的态度虽然客气,语气却同样坚决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不是商量,而是一种不能抗拒的命令。

    天岳都的情况紧张,悟空和尚修为不高,却又名扬天下,要是不小心死了也有些麻烦。又牵扯到金刚宗,更是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,干脆把悟空留在玉真苑。避免各种意外。

    “桐儿年纪小,又过于骄纵,若有失礼之处,还请法师勿怪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淡然道:“她又不懂男女之防,过于放肆。本宫以后会严加约束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有些不爽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哥会对个小女孩做什么不成。他神色不动,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殿下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高正阳,也不知他是听没听懂,这句回答总有些味道不对。

    “殿下神色疲惫,还是好好休息。贫僧告辞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管玉真有什么想法,起身拂袖翩然而去。

    他身形修长,举止间洒脱自在,如天上行云,如山间流水,那种清逸绝伦的风姿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就算是玉真公主,也是暗自赞赏。到达她这种层次,早就不看人五官相貌,而更注重人的内涵气度。

    悟空明明修为不高,其风姿气度却是世间罕见,比之九阶强者也不逊色。其神秀气清处,甚至无人可及。

    “人来问道无余话,云在青天水在瓶……”高正阳身影以远,留下的诗句却飘荡不去。

    诗句听起来浅显,却似乎意味深厚。玉真公主只觉的这诗禅意高妙,直指本心。诗句又似乎在说他自己境界不凡,又似乎再说她以小人之心度高僧之腹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思忖一会,不禁哑然失笑,这和尚的确是有意思。哪怕明知他并不适合交朋友,却还是有种被吸引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魅力,其实和性别关系已经不大了。玉真公主身为九阶强者,在这个层面上其实也远不及高正阳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自然不知道,高正阳有着上一世几千年文化积累,***总是能装的清新脱俗。也正是这个世界所缺少的。

    其实,高正阳念这句诗词并没啥别的意思,就是顺手***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诗句在不同环境不同情绪下,自然可以有多种解读。

    高正阳需要的就这种自以为是的解读。

    反正他只要不说,随便对方怎么想。对方哪怕是想不通,也会觉得不明觉厉。

    在九阶强者面前***,这种情况可不常有。换做***九阶强者,也许一掌就拍过来,这种故弄玄虚一下就被戳破了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出身高贵,气度优雅,偏偏又是绝顶强者,心里状态肯定是一个高冷。虽不能说是文青,却最吃这种套路。

    高正阳顺手***,其实也是看准了玉真公主的性格。

    回到青竹轩后,高正阳心情颇好。这几天既然不能走,而那个熊丫头显然也不会再来骚扰他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他正好闭关修行几天。

    昨夜和师涵一战,也让高正阳看到了自己最大问题。

    龙皇戟是强,龙皇甲也好用,血神旗也有各种妙用。他的武技不用说,臻于完美,高正阳自己都觉得满意。短时间内几乎没什么提升空间了。

    但是,和真正的强者相比,他的修为还是一个短板。元气修为不用说了,就算达到六阶中品层次,也没什么大用。

    肉身的天阶力量,一直以来还没遇到对手。但遇到了法武合一的师涵,立即就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的确,师涵的个了不起天才,通过强大武魂,把法术和自身武功近乎完美融合在一起。让她战力提升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层次。

    九阶强者先不说,师涵是高正阳见过的最强八阶。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像练惊鸿之流的,照面就能被她撕碎成一顿烂肉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又不知有多少强者比师涵更强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神武擂台上连战连捷,又有了龙皇甲、金刚体,不说是自满,但对于九阶以下是生出了一些不屑。师涵的出现,纠正了高正阳的错误看法。

    不***元气的状态下,还是有很多办法能克制他。

    从战斗场面上看,他落入下风最重要因素就是对方太快了,进退如电,攻击变化复杂,让他抓不到脉络,又跟不上对方的节奏。

    高正阳总结了一下,他***的秘法都注重力量、防护,就算***到九阶只怕也追不上对方速度。

    再找一门秘法***提升速度,那就有些多余了。

    人的精力有限,他现在兼修的龙皇九变和金刚诀,都是最适合他的秘法。龙皇九变不说了,金刚诀却是直指无上大道秘法。凭此入圣成神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,与其去弥补短处,不如专心把强处提升到更强。

    如果昨天他的金刚体达到七重层次,那绝对是另一种场面。至少低阶的法术对他再没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而且,金刚体进入第七重,意味着肉身真正进入天阶。

    不论是力量、速度还是反应,身体各个层面上都会有着本质般的进步提升。

    高正阳肉身是早就达到了七阶,但那是在钛极合金强化下的身体。如果去掉钛极合金,他的炼体层次也就是在六阶。

    再过两个月,七国会盟就要开始了。他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地方的安全,到没什么可担心的。高正阳对自己也有信心,他和钛极合金溶为一体,身体力量虽是七阶,要说强度却有远远超出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金刚菩提,他还能承受的住。

    按照金刚诀的秘法,吸收金刚菩提最关键就在第一步。只要身体承受住了,后面就能循序渐进,不断吸收转化。

    为了稳妥期间,高正阳还是找到玉真公主,表示想要闭关***几天,希望能有个不受打扰的地方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也明白,高正阳所指的不受打扰是怕石桐捣乱。玉真苑当然有***的地方,而且守卫森严,不论进出都会受到***。也断绝了石桐乱折腾的可能。

    悟空这么识趣,玉真公主当然要支持。立即给高正阳安排到了观星阁地下***秘洞里。

    这处秘洞立地百丈,周围都寒刚岩石堆砌,坚固无比。就是九阶强者,也很难轻松破开大门。

    秘洞内设的法阵,还有多颗八阶上品元石维持法阵运转,元气异常充裕。

    还配有食物、清水、酒、书册等生活物资,配备齐全。如果愿意,在里面住个几年都行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异常安静。人在里面,能很容易听到自己血液流淌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种安静,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极其压抑的。对于***者来说,却再好不过。几乎是隔绝了一切外界干扰。

    高正阳检查了一番,没发现什么监视法阵。他不精通法阵,只是他心意通神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肯定能感应出来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高正阳把金刚菩提放在嘴里,也不运功,只是凝神***,放下一切思绪念头,进入极静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有杂念、情绪就像水面上翻滚的泥沙,在高正阳心神入静后,那些杂念、情绪就慢慢沉淀下去。

    人只要有智慧,就会有情绪、杂念。不论任何办法,都不可能完全摒弃这些。

    哪怕是***,也不可能没有杂念。只是在那个层次的强者,所有的念头都是通亮明净,不但不会干扰修为,还是化为修行的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明白这个道理,但力量层次太低,远远做不到这一点。他只能沉淀心思,排除杂念。

    当所有杂念、情绪沉淀后,高正阳的心神就像干净的湖水,就像擦拭透亮的明镜。

    金刚诀的秘法,在明镜上浮现出来。每出现一行字迹,高正阳就自然心领神会。完全明悟其中意义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需要去刻意思考,身体就会本能的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金刚菩提,也在这时突然消融,化作一团金色的流浆,从高正阳食道进入,然后分布扩散,一层层的渗透,把血管、脏腑、骨髓都镀上一层金色。

    金色流浆看似中正平和,但在渗透过程中,却极其霸道。几个呼吸间,就已经扩散到全身。包括最复杂的头部,都是布满了金色流浆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居于神宫之中,冷静的看着身体内的异变。

    金刚菩提转化的过程,和他第一次的融合钛极合金极其相似。危险程度似乎更高。

    这些杂念一闪而过,又迅速沉淀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冷若冰山清若明镜,看着骨骼、脏腑、血肉不断的吸收力量,转化力量。

    全新又强大的身体,正在萌发、成长。能感应出来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高正阳把金刚菩提放在嘴里,也不运功,只是凝神***,放下一切思绪念头,进入极静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有杂念、情绪就像水面上翻滚的泥沙,在高正阳心神入静后,那些杂念、情绪就慢慢沉淀下去。

    人只要有智慧,就会有情绪、杂念。不论任何办法,都不可能完全摒弃这些。

    哪怕是***,也不可能没有杂念。只是在那个层次的强者,所有的念头都是通亮明净,不但不会干扰修为,还是化为修行的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明白这个道理,但力量层次太低,远远做不到这一点。他只能沉淀心思,排除杂念。

    当所有杂念、情绪沉淀后,高正阳的心神就像干净的湖水,就像擦拭透亮的明镜。

    金刚诀的秘法,在明镜上浮现出来。每出现一行字迹,高正阳就自然心领神会。完全明悟其中意义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需要去刻意思考,身体就会本能的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金刚菩提,也在这时突然消融,化作一团金色的流浆,从高正阳食道进入,然后分布扩散,一层层的渗透,把血管、脏腑、骨髓都镀上一层金色。

    金色流浆看似中正平和,但在渗透过程中,却极其霸道。几个呼吸间,就已经扩散到全身。包括最复杂的头部,都是布满了金色流浆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居于神宫之中,冷静的看着身体内的异变。

    金刚菩提转化的过程,和他第一次的融合钛极合金极其相似。危险程度似乎更高。

    这些杂念一闪而过,又迅速沉淀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冷若冰山清若明镜,看着骨骼、脏腑、血肉不断的吸收力量,转化力量。

    全新又强大的身体,正在萌发、成长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