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51章 裂变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51章 裂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从小到大,还没人对她这么好过。

    小姨月紫影性格冷酷,从没有对她展现过温情。月轻雨从小就信奉一件事,人是不可信的,感情是软弱的,唯有手中的剑最真。

    月轻雨虽然一天到晚都笑嘻嘻的,看着纯真可爱。但骨子里就是一个无情的剑客。

    她本来觉得高正阳是同类人,都是骨子里异常无情冷酷的强者。高正阳突然展现出温柔细腻的一面,让她很意外,也有种说不出的感动。

    月轻雨看向高正阳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复杂微妙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这样深情看着我,不是爱上我了吧”

    高正阳哈哈大笑,“小女孩就是好骗,给个东西就感动的要死要活要献身,其实我到是不介意,就怕你姐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***。”月轻雨小脸气的发黑,有些激动的道:“你乱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乱说,你激动什么啊”

    高正阳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再狡猾,斗嘴也不是高正阳的对手。几句话就败下阵来。只能低头生闷气。

    心情不好的月轻雨,大步走在高正阳前面。再次经过石柱时,又跳出三个三眼石像。

    “去死”月轻雨双剑连斩,冰魄神光剑的剑光如网,一个照面把三个石像同时切碎。

    “呵,挺厉害。”高正阳在后面称赞道。“小姨子要超神了,三连杀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也不再去理会那些莫名其妙的词语,总之,高正阳就是在那阴阳怪气,没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她加快速度,一直前行。又接连斩杀了几波三眼石像。

    这些三眼石像力量和七阶武者相若,但战斗意识和武技就差许多。

    大殿虽然禁制飞行,但在战斗中却能如意驾驭元气。月轻雪全力催发神剑,斩杀这些石像到不算太难。

    不过,她无法像高正阳那样游刃有余,强行斩杀石像,青色玉核都她被斩碎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后面也不出声,他有些好奇,想看看月轻雨到底有多强。

    几场战斗下来,月轻雨展现出了七阶上品的强大修为。加上她手中九阶冰魄寒光剑,有着比拟八阶强者的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,大殿中的三眼石像身体太坚硬了。月轻雨逞强直进,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高正阳估计,她最多还能坚持两波。

    每多一个三眼石像,难度就大幅提升。现在石像一出就是六个。快接近月轻雨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如果月轻雨能冷静一下,她应该现在就停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着,就看到月轻雨停下脚步,回头对他媚笑道:“姐夫,我累了。换你吧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容貌精致,明眸微微弯着很像月牙一般,眼波流转中颇有几分妖娆风情。只是她头上还梳着羊角小辫,那股可爱样子更像是小女孩,冲淡了这种妖娆。

    那样子就有些像故意装成熟的女孩,很萌又很有喜感。

    高正阳禁不住笑起来,让月轻雨颇为尴尬。她要的不是这种效果啊

    “好,让姐夫来。”高正阳不想让月轻雨太尴尬,这小女孩要是闹起情绪来,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大步从月轻雨身旁走过,引出了七个三眼石像。

    龙皇戟一刺一收,连续七击,才跳出来的三眼石像就化作一地的碎片。

    七个青色玉核,在一地的碎片中闪着漂亮的青光。

    月轻雨本来还有些尴尬,见状心里却是一冷。哪怕是七个石像,高正阳依然表现的游刃有余。甚至还能刻意控制力量,保住青色玉核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点,就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月轻雨虽然心里还有些不服气,但不得不承认,高正阳展现出的力量,已经稳稳的胜过她一筹。

    一年多前,高正阳还只是小小四阶。月轻雨一根手指就能戳死他。

    现在,高正阳已经走在了月轻雨前面。

    这种***速度,有些太妖孽了。

    想到他和姐姐的关系,月轻雨甚至有些嫉妒了。姐姐的运气真好,青梅竹马居然是个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“你皱着眉头满脸杀气的,想什么呢”

    高正阳转过头,饶有趣味的看着月轻雨。明亮又深邃的目光,似乎看透了月轻雨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你又乱说”月轻雨不知怎么的,心里有些慌乱,嘴里本能的反驳着,眼神却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是随口一说,可看月轻雨的样子却真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又发春了吧也不怪你,是姐夫太英俊帅气,你才会情难自禁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再这样说我翻脸了。月轻雨小脸都红了,跺脚娇嗔着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窘迫,月轻雨心里却松了口气。要是小心思被看穿,那才叫真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儿女私情,我们出去在谈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一正道:“按照眼前的情况,等我们走到高台下面,就要面对一百多个石像。肯定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默然,的确,十几个石像,两人一起出手还能勉强控制。

    可要有几十个石像,情况立即就会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打了这么久,月轻雨对大殿也有了很深的认识。

    这里的巨大石柱,明显是大殿的元气法阵核心。这些核心被触动,就会生出石像。

    三眼石像,实际上都是由无形元气汇聚而成。不论打碎多少,石像碎裂的元气都会被法阵吸收。并不会破坏元气法阵。

    可以说杀不绝斩不尽。除非能把法阵全部破坏。

    但从大殿结构上看,法阵已经和大殿是一体的。这种规模宏大的法阵,也不知是上古哪位大能设立,不是他们这种力量层次能破坏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现在就离开么”月轻雨自觉没什么好办法,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立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高正阳好笑的道:“离开,怎么离开”

    远古大殿就像个封闭的世界,月轻雨的冰魄神光剑,就像打开大门的钥匙。问题是,强大力量禁制下,钥匙孔被堵死了。他们打不开回去大门。

    月轻雨小脸上浮出无奈,“要不我们后退试试”

    “能退出去么”高正阳极其怀疑。这座大殿里,可没有真正的大门。退后,向哪退

    月轻雨道:“我们试着远离那座高台。元气变化应该会逐渐减弱。就有机会打开出去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没这么简单,他心里其实也不想就这么离开。但考虑到月轻雨,高正阳还是决定先试试这个办法。能先找到一条稳妥的退路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先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转了方向,向后方快速前进。所过之处,再次激发了石柱内的石像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月轻雨联手,轻易斩杀了这些石像。

    果然,和刚才的次序一样,出现的石像依次减少。

    消灭了一个石像后,两人回到出发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走吧”调息了片刻,高正阳带着月轻雨向反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第一个石柱,是一个石像。到了第二个石柱,就变成了两个石像。

    出现的石像数量,按照每两个石柱依次递增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走到第六个石柱下,终于不想再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继续前进的意义了。不需要再进行试探,两人都能看到前方那座青色高台。

    月轻雨到底年纪还小,性格虽然坚强,屡屡受挫,眼眸中已经多了几分颓丧。

    三眼石像其实不可怕,动作有些慢,又缺少战斗智慧,只是身体坚硬如同钢铁铸造而成,又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单个三眼石像,月轻雨随手就能杀死。但几十个几百个三眼石像,她就完全不是对手了。

    在远古大殿中,既无处可逃,又无法躲避,几乎堵死了一切取巧的路。只有依靠实力,硬碰硬的击碎这些石像才行。

    想要到达高台,至少要经过四百根石柱。按照前面情况来看,至少要又同时轰杀两百石像的力量,才能登上高台。

    月轻雨自己至多能同时对付十个石像。这是极限。高正阳肯定比她强。但也绝没可能同时对付一百个石像。

    绝对力量上的巨大差距,让月轻雨完全失去了获胜信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月轻雨不一样,情况严峻,他反而斗志昂扬。愈发觉得这探险有趣了。

    他到不是有什么必胜的信心,只是他骨子里就充满了冒险精神。

    月轻雨冒险是为了获得宝物,可对高正阳来说,冒险的过程才是享受。过程甚至比结果更重要。

    简单点总结,就是他是个有时候喜欢作死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待着,***试试。”高正阳叮嘱了一句,迈开大步向左侧走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声音沉稳有力,透出一股不可动摇的强大信心。那种强大的力量,似乎通过声音传入到月轻雨心底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句话,就让月轻雨精神一振。她到底年纪小,容易心生颓丧,也容易被鼓舞。

    “姐夫小心点。”月轻雨想了下,也不知说什么,只能说一句废话。话一出口,自己都觉得有些丢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摆摆手,示意月轻雨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月轻雨低哼了声,嘀咕道:“我就是随便客套一下”

    高正阳穿着厚重华美金甲,步履沉稳坚定,大步向前,似乎有着冲破一切阻碍的力量。让月轻雨生出极大的信心,觉得高正阳一定能***困境,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巨大的石柱青光闪动,两个三眼石像就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站稳,高正阳突然加速。虽然保留了几分力量,但天阶的力量来推动身体,高正阳的速度瞬间就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点。

    这种高速下,本就粘稠的元气变得如同实质。就像是一张张有弹性薄纸,层层叠叠的堆在一起。那种巨大的阻力,从头到脚,在每一寸地方束缚着他。

    就是直刺出去的龙皇戟,都不可避免的受到阻力的阻挡。一往无前的气势,被无形而柔韧元气层层削弱着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底不擅长运转元气,无法把周围元气有限转化。这也让他受到的阻力更大更强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就是元气墙。所有天阶强者都会遇到的难题。

    元气墙就是元气本身的存在,会自发抑制一切强大力量。这就像水会自然产生阻力一样。这是元气本身的物性。

    不论是何种的元气,都不是无形无质的。只是普通人无法感应到元气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强者眼里,元气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出于元气本身的物性,当力量达到一个极限后,无尽的元气就会抑制力量,变成如同城墙般的阻碍。

    力量越强,元气墙抑制的力量就越强。

    元气墙,实际上也是天地最重要的法则之一。有着元气墙的存在,才能抑制强者对世界的破坏。才能维持天地万物的平衡。

    高正阳以前力量最强的时候,也从没有感受过元气墙。只是隐隐感受到无形元气对他的***。

    金刚体进入第八重后,强大的力量终于达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其实,正常来说八阶武者不会遭遇元气墙。因为武者释放的元气过程,就会有不少消耗。更难以把强大的力量,都汇聚在弱小的肉身上。

    高正阳感觉自己就像掉入了粘稠的胶水中,整个人都凝固在元气墙中,变成了一副立体的画像。

    无处不在的强大束缚,让他极其压抑。本来爆发的力量,却硬生生憋住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异常的憋火。他神宫中的金刚龙皇武魂,在努力摆动身躯,想要激发力量破开束缚。

    但周围的元气墙,反而给了他更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完全沉浸到武魂中。金刚龙魂武魂,也是他两世武功智慧经验的结晶。是他心性力量的缩影。

    金刚,至强至坚,龙皇,至尊至胜。

    金刚龙皇武魄,岂能被区区元气墙束缚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金刚龙皇武魄猛然做仰天长啸状。全身筋骨血肉,蕴含的一条一缕一丝一毫力量,都被金刚龙皇武魂拧在一起。神魂身心前所未有凝结成一体。

    从龙皇戟到龙皇甲,都像高正阳身体的一部分。也都被他完全统合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种感觉,他现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巅峰。从没有那一刻,比他现在更强大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种感觉,上一世杀死他的那颗核弹如果现在爆发,他也能一戟轰碎,绝不会死。

    核弹爆发时那种毁灭的高温和冲击,更是突然在高正阳脑子中闪过。

    那种毁灭爆裂的意象,高正阳突然就生出了感应,有了种极其特殊的领悟。

    金刚龙皇是至坚至强至尊至胜,但从破坏和毁灭的角度而言,其实并不算最强的。

    只有像核裂变那种不可控制的毁灭力量,才更凶猛更可怕。

    高正阳既不是科学家,也不懂核裂变的原理。而且,这里是另一个世界。他也不可能把让身体去裂变。

    但处在这种高度凝炼统一的过程中,高正阳突然领悟到了,应该用最凶猛最可怕的方式去释放力量。

    核弹爆发时的毁灭意象,也成为高正阳最宝贵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的强大心象,对于力量的理解,在他在这个奇妙的时机,把核裂变的毁灭意象,融合到自己的心象里。

    仰天长啸的金刚龙皇武魄,突然身躯一抖。高正阳的身体也跟着微妙的抖动起来,被元气墙束缚压抑的力量,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粘着高正阳身体的无形浓厚元气墙,就在高正阳微小的抖动中,猛然破碎炸裂。

    纷飞破碎的元气,就像是无数的碎纸屑,在空中飞扬挥洒。在高正阳眼中,有种异常的美感。

    从身躯爆发的力量节节传递,最后汇聚到龙皇戟上。

    失去元气墙束缚的高正阳,只觉龙皇戟变得更加轻灵合手。

    龙皇戟近乎炫耀的左右一分,轻轻点在两个三眼石像的心口。

    沉重巨大的三眼石像,立即崩碎成无数碎片。只有它们心口的青色玉核,当稳稳停在原处,保持着完整。

    庖丁解牛,高正阳脑子里不由冒出了这个词。

    狂暴近乎毁灭的力量,通过龙皇戟的疏导,却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层次。

    两个三眼石像碎裂,而核心毫发无伤。虽然算不上以无间入有隙,却也勉强算得上庖丁解牛了。

    毁灭意象演化出的裂变,至此才释放了一点点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毫不犹豫趁势直接,瞬间越过十余根巨大石柱。

    直到高正阳停下,他耳边才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裂帛声。

    那是元气墙被层层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种打破囚笼,得到自由的畅快。

    但他连过十余根石柱,也激发了法阵的更高层反应。

    三十多个三眼石像,几乎是同时跳出来。从四面八方把高正阳围住。

    巨大的三眼石像,还有不少直接跳到空中。

    高正阳眼前瞬间一黑。甚至大殿穹顶的青光,都被巨大三眼石像完全遮挡住。

    “坏了”远方的月轻雨,就看到高正阳的身影一下消失,心里陡然紧张起来,冰魄寒光双剑神光闪耀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这一冲太快太猛了,冲出足有千丈。月轻雨轻功比高正阳高明,但在法阵阻滞下,她每过一根柱子都要受到一层阻碍。就是用尽全力,等她感到时只怕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月轻雨无助的看着远方众多巨大石像,心里一片绝望,还有几分说不出的伤感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不知道,从什么时候起,对这个姐夫有了种亲切的感觉。这不是什么爱情,更像是种意趣相投的朋友。

    在月轻雨短暂的人生中,高正阳无疑是她生命中最有趣最好玩的部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舍不得高正阳死。而在这里,她更不想高正阳死。没有了高正阳,她几乎也不可能再活下去。

    月轻雨想救高正阳,却只能以一种很缓慢的速度接近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石柱中的三眼石像都消失了。没有跳出来阻拦她。

    “***姐夫,你要撑住我来了”月轻雨大声喊着,希望高正阳能坚持一会。

    一群密集的巨大石像中,突然探出一道明锐之极的白光。

    那白光就像烙印在空中,以一种狂妄霸道近乎傲然的姿态,显示着无尽威势。

    月轻雨有种感觉,似乎直视这道光芒都是一种错误,一种冒犯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,她立即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但她强大的神识,却清晰看到那千百道白光喷薄爆发,就像是烈日突然降临到黑暗中,以一种无可匹敌不能违抗之势,君临四方,涤荡一切。

    强烈的白光中,所有的巨大石像都被白光所淹没,在强光中变得透明,然后,分崩离析,破碎迸溅。

    月轻雨不得不挥动双剑,抵御那如劲弩般的石像碎片。

    等月轻雨再次睁开眼睛,远处只有高正阳一人手持长戟,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周围数十个巨大三眼石像,都灰飞烟灭,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月轻雨看着那金甲身影,甚至有种喘不过气的压抑。

    她刚才看的很明白,那喷薄爆发的强光,实际上是高正阳持戟连刺百余击,把周围的三眼石像全部轰碎。

    瞬间连刺,并不算什么。月轻雨双剑连刺可以比高正阳快一倍。

    真正可怕的是长戟上的那股力量,那股气势,那股意境。

    虽然高正阳长戟运转神妙,却掩饰不住长戟上的那股蛮横无理近乎极致毁灭破坏力量,瞬间爆发,摧毁一切。

    以至于再如何精妙武技,都失去了光彩。

    月轻雨自忖,她刚才要是站在长戟范围内,一定接不住那一击。一定会被长戟撕裂轰碎。

    可能有十个月轻雨,都挡不住那一击。那种近乎绝对的毁灭力量,太狂暴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说月轻雨一定会输给高正阳。

    武技再可怕,也要打到人才行。高正阳发到这一招时,那种威势会先一步透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不傻,没人会硬接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些没有情绪智慧的石像,会傻乎乎站在那等着送死。

    月轻雨心念百转,脚下却不迟疑,身影如电,连续突破层层阻碍,来到高正阳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”月轻雨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眼月轻雨,眼眸中那种毁灭破坏的杀意徐徐散去,他哈哈大笑道:“我很好,特别好。简直爽爆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和高正阳眼神一碰,不由自主的垂下眼眸,高正阳的眼神中还带着几分那毁灭杀意,让她心里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噗”

    正在得意大笑的高正阳,突然张口***,然后眼睛一闭,仰天倒地。

    “姐夫”月轻雨急忙伸手扶住高正阳,最后无奈叹气:“让你瑟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