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五十二章 给老子开!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五十二章 给老子开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蘑菇云中一片赤红,那是焚烧一切火焰。火焰中还有千万道闪电,如金蛇般狂舞。

    高正阳静静看着心佛界中变化,这一切都是他心象演化出来的。也是他刚才那裂变一击的意境投影。

    因为消耗太多神识和力量,他精神坚持不住,进入心佛界修养。表面上看似乎陷入了昏迷,意识却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
    通过十方心佛印,他能观察到外面世界的一切。包括,他刚才施展的裂变,那取自核武灭绝的意境,深深的烙印在心佛印中。

    十方心佛印,心化万象,心演万法。

    简单点说,心有多强,力量就有多强。

    高正阳能模仿核武爆发施展出裂变来,就是因为有着十方心佛印,能把心象转化为武功意境,进而施展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。

    龙皇九变,则是真龙神意秘传,又有真龙之血,高正阳上一世武道经验积累,加上灵机触动,才最终成就这门绝顶武学。

    这和高正阳施展的裂变又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裂变,并不能提升修为增长力量,是以核武爆发的意境,来燃烧身体力量,换取最纯粹的破坏和毁灭。威力强大,对身体有着巨大伤害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金刚体,要不是有钛极合金,高正阳就是能施展出裂变,也被那股爆发力量把身体先撕碎的。

    通过十方心佛印,高正阳的身体状态巨细无遗投射到心佛界。

    放大百倍的身体投影,包括细微的血管,骨骼内部结构,脏腑的情况,都清晰细致的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愿意的话,和可以把任何细节放大。

    因为裂变爆发,他的皮肤都裂开千百个细小的裂开,很多血管也爆裂开,包括脏器,也都在有不同程度的损伤。

    这些伤害,都在巨大投影中清晰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换做***天阶,这种重伤不死也要残废。

    细致入微的钛极合金,却能迅速清理淤血,强制性修复各种伤口。金刚体的强大生机活力,能让身体伤势以最快速度痊愈。

    高正阳昏迷了大概半个时辰,等他睁开眼睛时,伤势已经愈合七八成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些了么?”高正阳才睁开眼睛,就看到月轻雨明亮动双眸。她的眼神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关心。还藏着一抹女子独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被高正阳直直的看着,月轻雨有些羞涩,但她和普通女子不同,反而问道:“你瞪大眼睛看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长的蛮好看的,心肠怎么这么坏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抱怨道:“我都伤的这么重了,你居然把我放在地上。不应该抱在温暖的怀里么!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的是如此理直气壮,以至于月轻雨都觉得自己好像真的错了。的确,高正阳伤的太重,她是要好好照顾。

    她愣了下才有些脸红的辩解道:“我没想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次注意。”高正阳强抑笑容说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到底还是年纪不大,有些时候还是很单纯好骗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没事了、笑容这么鬼祟?”

    月轻雨多机灵,看高正阳表情就知道有些不对,立即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故意沉着脸,“我伤势这么重,又没吃仙丹,哪能立即就好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半信半疑,她刚才的确检查过高正阳伤势,是特别严重。所以才会那么担心。

    就算有什么仙丹,只怕也不能立即治好高正阳。至少,月轻雨从没听说过有这种灵药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月轻雨为难的道:“你伤的这么重,又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高正阳没受重伤,他们到可以在这慢慢磨时间。反正元气充足,一年两年的都饿不死。

    高正阳挺身坐起来道:“我伤不算大问题。先休息几天。等我伤好点的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突破元气墙,豪气冲天,想要直接闯到青色高台上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想的有点多了。

    巨大石柱之间,都有着强**阵禁制。他突然爆发的力量,也不过能勉强突破七重禁制,就无以为继了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高兴的,就是领悟了裂变。这一招对身体伤害是大,但他完全挺得住。等熟悉之后,还能进一步降低对身体的伤害。

    和对自身伤害相比,裂变的威力更让高正阳满意。

    不论是龙皇九变,还是金刚诀、金刚拳,都威力强悍,却没有这种爆发潜力施展凶猛一击的招式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喜欢这种感觉,痛快淋漓。一击出去,所有敌人尽成齑粉。

    高正阳决定用几天的时间,先完善裂变这招武技。

    不过,叫裂变太没气势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一下,决定把这一招暂且命名为元龙裂变。

    元,气之本,力之源。加个龙字,是为了归纳到龙皇九变中。裂变,则指出模仿原子裂变力量本质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玉灵丹,你拿去用。”

    看到高正阳沉默不语,月轻雨以为他担心伤势,忙把自己的疗伤灵药拿出来。

    玉灵丹出自炼丹大师的手笔,论起等阶来大概相当于八阶丹药。

    月轻雨自己也只有三颗。刚才高正阳昏迷不醒,月轻雨也不敢随意喂他吃药。

    两人关系毕竟没那么亲近,要是让高正阳误会她搞鬼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再有,玉灵丹等阶极高,药力还需要人主动运转元气消化。直接喂进去,也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啊。”高正阳也不客气,随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道丹药名字,但只看丹药金光通透的样子,就知道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吃?”看到高正阳把玉灵丹随手收起来,月轻雨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“我的伤快好了,吃药浪费。”高正阳一副舍不得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拿过去。”月轻雨发现,她似乎对受伤的高正阳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白送的干什么不要,不要白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理所当然的道:“再说,都是自家亲戚,还分那么清干啥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瞄了两眼,自觉没什么可能把玉灵丹抢回来,只能气哼哼的道:“黑心姐夫。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事不用在意了,”高正阳话锋一转道:“我看短时间是出不去了,先耐心休息两天,调整一下。顺便看看这个大殿有什么别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从心佛界中取出了帐篷,各种水果、蜜饯、酒水,还有青菜、精米等等。甚至还有碗筷杯碟、被褥等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旁边的月轻雨瞪大了明眸,樱桃般的小嘴张的老大。

    她早知道高正阳有储存物品的法器,只是没想到高正阳会带着这么多杂物。

    法器放置物品的空间有限,一般就会携带丹药、武器、衣物这类的最重要物资。像高正阳这样简直就是把家都搬过来了,月轻雨真是从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高正阳得意一笑,他心佛界有十方法衣作为根基,内里有一片真实空间。随着他修为不断提升,心佛界内储存空间也扩大许多倍。

    知道要来远古遗迹探险,高正阳也早早做好了准备。反正龙门茶楼中什么都有,他就顺手都带齐了。

    支起帐篷,放好被褥,高正阳舒服的躺进去,叮嘱月轻雨道:“你在外面警戒,我先好好养伤。这些吃的你不用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完,就不客气舒服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月轻雨站在帐篷外面,哭笑不得。傻乎乎站了一会觉得不是滋味,索性坐在椅子上,

    坐了一会,又觉得好无聊,拿起一小碟蜜饯,慢慢品尝起来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一觉醒来,从帐篷中出来,就看到月轻雨小脸红扑扑的,小桌上的酒坛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这坛青叶酒也是九皇子所赠,虽然无法和玉真苑喝的那种佳酿相比,也是浸泡了灵药的老酒。不止味道淳厚,酒劲也很大。

    看月轻雨这样子,已经有些微醉了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还真不小。”高正阳也没想到,在神秘莫测的远古大殿里,月轻雨居然有胆子喝酒,还喝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这里连鬼都没有一个。”月轻雨明亮的眼眸有些迷离,小脸上似笑非笑的,醉态中居然有几分女子的妩媚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也能理解,在这空旷恢宏的大殿中,待的久了,很容易被那远古苍茫的气息感染。还找不到回去的路,前途一片黑暗。像月轻雨这样的只喝一点酒,已经是足够克制。

    “你喝多了,先休息吧。”月轻雨这种状态,显然什么都干不了,高正阳安排她先休息。

    “月轻雨不满的斜睨着高正阳,“你可别想占便宜。我人晕乎乎的,剑可清醒着呢!”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你厉害。”高正阳好言好语的道:“去帐篷里面休息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月轻雨的确没醉,只是有些微醺,她本觉得帐篷里是高正阳睡觉地方,不想进去。但犹豫了下,又觉得没什么。躺着肯定更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月轻雨没在说话,一低头钻进小帐篷里。这个帐篷是用法阵做的禁制,开启后外面人想进来,就会激发法阵。帐篷也许挡不住敌人,至少能让人提前警觉,保证安全。

    躺在干净绵柔的被子里,月轻雨并没有闻到任何异味,反而有股很清新舒服的元气气息。

    “要是离不开远古大殿,一会就只能待在这了。不过,也没什么可怕的,还有高正阳呢。大不了两人在这过一辈子,高兴了还可以生个小崽子来玩玩……”

    喝酒之后,月轻雨也放纵的胡思乱想起来。这些平时想都不敢想的羞人事情,让她心里有些燥热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有些发春发骚吧……”迷迷糊糊中,月轻雨慢慢睡着了。

    帐篷外面的高正阳,却精神十足。他这一觉睡了足有两天的时间,体内的伤势已经痊愈,精神状态异常饱满,浑身都充满精力。

    月轻雨睡着了,自然不能继续探险。高正阳坐在小椅子上,在心佛界中慢慢推演元龙裂变的变化。

    可以在心佛界中演化万法,这也是十方心佛印最强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就可以通过心佛界推演,不用担心胡乱练习会走火入魔,伤害身体。

    元龙裂变,威力是足够强大。但对自身的伤害也太大了。也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心佛界中,手持龙皇戟,身着龙皇甲,披着血神旗,以最强姿态全力推演元龙裂变。

    血神旗能把高正阳元气修为推升到天阶,配合着施展元气裂变,威力几乎能翻两倍。

    但是,对自身的伤害也更大。元龙裂变施展出来,高正阳身体都炸裂成数十段。

    要没有龙皇甲收拢身体,高正阳当场就把自己玩死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己也吓了一跳,这招元龙裂变,完全是靠***元气和自身力量爆发威力,对于自身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龙皇九变,金刚体,龙皇戟,龙皇甲,血神旗,高正阳把各种秘法和神兵法器反复组合试炼,寻找最佳的组合办法。

    远古大殿中没有日夜,也没雨雪风雷,人在里面,感觉时间似乎是凝滞的。

    这种空虚苍茫,反而更容易让人集中精神。

    高正阳反复推演了不知千万次,终于掌握了元龙裂变的所有变化,能够完全控制力量和火候。

    等他再睁开眼时,也不禁长长出了口气。暗自庆幸,好在十方心佛印,才能把元龙裂变的潜力完全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在***过程中,高正阳还想到了更强大的核聚变。从威力上说,无疑更强大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上一世的科技力量,但高正阳可以通过心象模拟出来那种意境。

    而且,把元气和身体力量强行聚变在一起,那威力想想就一定够强大。

    远古大殿虽然缺少时间坐标,但高正阳这样对身体控制入微的强者,只通过血液流转的情况,就能精准的判断时间。更别说强大的神识,会自然计算时间。

    推演元龙裂变,足足用去了二十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到是月轻雨,不知***的什么秘法,一直在睡觉。从没醒过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推演,也消耗了高正阳大量精力,精神上极其疲惫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客气,伸手一划打开帐篷的禁制,人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月轻雨似乎睡的很深,并没有察觉高正阳的动静。

    帐篷的空间不大,但躺两个人还是富富有余。高正阳把月轻雨向里推过去,自己在旁边安然躺下。

    “啊、***,你怎么跑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沉睡中的高正阳,突然生出警觉,眼睛还没睁开,就觉得胸口被人狠狠戳了好几下。耳边也传来月轻雨熟悉的娇嗔声。

    高正阳睁开眼睛,就看到月轻雨拿着剑鞘,正满脸恶狠狠的捅他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剑鞘,高正阳慢悠悠的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***,***,对小姨子也下手。”月轻雨一脸委屈的控诉着,就像似乎才被侮了清白的小娘子一样。

    高正阳满脸无奈,“我说,大家各睡各的,你难道想赖上我不成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被说的有点心虚,她虽年纪不大,有些事情还是懂的。故意撒泼,心里其实也知道没什么道理。

    “***,都一起睡过了,居然说这样不负责的话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把心一横,索性就耍起赖。

    高正阳好笑的起身道:“就见过姐夫想方设法玩小姨子的。还没见过小姨子想方设法要倒贴姐夫。”

    被高正阳说的小脸发红,可月轻雨却不肯认输,“随便你怎么说,是你跑进来占我便宜的,就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知月轻雨小脑子里都想的什么,调侃道:“那可不行,我这什么便宜没占到呢。要不我们脱了衣服再聊?”

    “***……”这尺度有些太大了,月轻雨可没勇气真干什么,一低头从帐篷里跑出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失笑,他也不知月轻雨搞什么鬼,但他也睡的差不多了,略微收拾了下,起身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月轻雨坐在小椅子上,小脸一片冰冷,侧着头看都不看高正阳。那意思很明白,我正生气呢,别惹我!

    打量了下远方那青色高台,高正阳正色道:“做好准备,我们去那高台上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本不想搭理高正阳,但一听这话,却禁不住动容,“你有办法上去?”

    “我有枚地灵戒,可以施展土遁秘法。”高正阳亮出左手上地灵戒,给月轻雨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月轻雨抑制不住惊喜,“这里能施展土遁,太好了!”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,心灰意冷,这才想着要纠缠高正阳,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听到能出去,她的想法立即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里是用不了土遁的。”高正阳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脸上欢喜的笑容一凝,“那你说这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法器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月轻雨这会恨不能一剑戳死高正阳,居然还有心思逗她玩,这人脑子里到底都装的什么啊!

    高正阳收敛笑容,“气氛有些尴尬,我讲个笑话活跃一下,你那么认真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道:“我有出去的办法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月轻雨怀疑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杀出去。”高正阳说这话时,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,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很简单的小事,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。

    月轻雨却从中听出了不可动摇的坚决、强硬,还有那种难以言说的霸气。

    没什么花招,就是杀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很简单,但要实践这一点却太难了。见识过那些石像的厉害,月轻雨更是完全失去自信。

    想要到达高台那里,最后要面对二百个三眼石像。就算当世第一强者陆九渊在此,只怕也没机会到达高台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的言语,给了月轻雨极大信心和鼓舞。虽然明知不可能,月轻雨却愿意相信高正阳,相信他能带着她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把杂物收拾干净,豪气的一挥手道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认真起来,前面的石柱都不算什么。势如破竹的一路突破了五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高正阳是主力,在元龙裂变下,三眼石像变得就像瓷器一样脆弱。长戟横扫过去,当者立碎。

    但到了五十根石柱这里,出来的三眼石像就达到三十二个。

    这么多数量的三眼石像,高正阳已经无法和月轻雨继续配合。因为要控制力量,就无法一举消灭这些石像。

    “你跟在后面,不要妄动。”高正阳调息一会,恢复了精力,准备继续向前突进。

    月轻雨犹豫了下道:“我的冰魄神光剑,双剑合璧能释放冰魄神光,可以暂时冻结三眼石像。可是,我无法精细入微的控制,你也会被冰魄神光覆盖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喜,“这没事啊,我们可以先试试你剑光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冰魄神光剑双剑一合,释放出的湛蓝寒光,最大能覆盖到方圆百丈。冷森森的寒光,能凝滞元气,冻结气血。

    但有九阶龙皇甲和金刚体,冰魄神光对高正阳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高正阳大喜。唯一的问题是,冰魄神光也是有***的。以月轻雨的修为,一天至多催发七次。

    但这也不算大问题,以高正阳的力量,也不可能一天就达到高台。

    他本想到了后面,就一天一个石柱,慢慢磨过去。有了冰魄神宫,能节省他很多时间和力量。

    当天,在月轻雨的帮助下,两人一直突破到了第七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休息一天,第二天继续前进了七根石柱。第三天,五根。第四天,三根。第五天,两根。

    因为越到后面,石柱里的三眼石像越多。月轻雨往往要释放多次冰魄神光,才能完全控制住场面。而高正阳的元龙裂变,施展的威力越来越强。他的身体也必须要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第六天,两人冲过一根石柱。

    此后,路就越走越慢了。往往两三天,才能走过一根石柱。这两三天的时间,也是高正阳在养伤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处时,再高强度的战斗中,高正阳武技磨炼愈发圆融。尤其是元龙裂变,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层次。

    而不断的受伤,也***高正阳身体潜能。三眼石像的青色玉核,是最为精纯的元气精华。这些元气精华对于身体,居然有着极其特殊的滋养强化效果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金刚体,隐隐间似乎有了突破到第八阶的样子。但也只是一种感觉,距离突破其实还有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进境,高正阳估计在这里练个三十年,差不多也能硬把金刚体练到第九重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可没这个时间去慢慢磨炼。外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就是月轻雨,不断的高强度战斗中,武功也进境神速,甚至修为都是突飞猛进。和高正阳的配合更是变得异常默契。

    这样的慢慢磨炼中,两人终于到达了第一百三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前面,还有两百七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简单计算了下,心里也不禁绝望了。他们的潜力已经挖掘尽了,不论如何,都不可能突破一百四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她语气中带着几分凄婉,眼神中的神光也黯淡下去。小手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能出去。”高正阳用力握了下她的手,坚定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再继续解释,只是举起了龙皇戟,扬臂伸腰,以身为弓,把龙皇戟猛然投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开!”

    子里都想的什么,调侃道:“那可不行,我这什么便宜没占到呢。要不我们脱了衣服再聊?”

    “***……”这尺度有些太大了,月轻雨可没勇气真干什么,一低头从帐篷里跑出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失笑,他也不知月轻雨搞什么鬼,但他也睡的差不多了,略微收拾了下,起身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月轻雨坐在小椅子上,小脸一片冰冷,侧着头看都不看高正阳。那意思很明白,我正生气呢,别惹我!

    打量了下远方那青色高台,高正阳正色道:“做好准备,我们去那高台上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本不想搭理高正阳,但一听这话,却禁不住动容,“你有办法上去?”

    “我有枚地灵戒,可以施展土遁秘法。”高正阳亮出左手上地灵戒,给月轻雨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月轻雨抑制不住惊喜,“这里能施展土遁,太好了!”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了,心灰意冷,这才想着要纠缠高正阳,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听到能出去,她的想法立即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里是用不了土遁的。”高正阳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脸上欢喜的笑容一凝,“那你说这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法器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月轻雨这会恨不能一剑戳死高正阳,居然还有心思逗她玩,这人脑子里到底都装的什么啊!

    高正阳收敛笑容,“气氛有些尴尬,我讲个笑话活跃一下,你那么认真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道:“我有出去的办法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月轻雨怀疑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杀出去。”高正阳说这话时,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,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很简单的小事,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。

    月轻雨却从中听出了不可动摇的坚决、强硬,还有那种难以言说的霸气。

    没什么花招,就是杀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很简单,但要实践这一点却太难了。见识过那些石像的厉害,月轻雨更是完全失去自信。

    想要到达高台那里,最后要面对二百个三眼石像。就算当世第一强者陆九渊在此,只怕也没机会到达高台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的言语,给了月轻雨极大信心和鼓舞。虽然明知不可能,月轻雨却愿意相信高正阳,相信他能带着她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把杂物收拾干净,豪气的一挥手道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认真起来,前面的石柱都不算什么。势如破竹的一路突破了五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高正阳是主力,在元龙裂变下,三眼石像变得就像瓷器一样脆弱。长戟横扫过去,当者立碎。

    但到了五十根石柱这里,出来的三眼石像就达到三十二个。

    这么多数量的三眼石像,高正阳已经无法和月轻雨继续配合。因为要控制力量,就无法一举消灭这些石像。

    “你跟在后面,不要妄动。”高正阳调息一会,恢复了精力,准备继续向前突进。

    月轻雨犹豫了下道:“我的冰魄神光剑,双剑合璧能释放冰魄神光,可以暂时冻结三眼石像。可是,我无法精细入微的控制,你也会被冰魄神光覆盖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喜,“这没事啊,我们可以先试试你剑光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冰魄神光剑双剑一合,释放出的湛蓝寒光,最大能覆盖到方圆百丈。冷森森的寒光,能凝滞元气,冻结气血。

    但有九阶龙皇甲和金刚体,冰魄神光对高正阳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高正阳大喜。唯一的问题是,冰魄神光也是有***的。以月轻雨的修为,一天至多催发七次。

    但这也不算大问题,以高正阳的力量,也不可能一天就达到高台。

    他本想到了后面,就一天一个石柱,慢慢磨过去。有了冰魄神宫,能节省他很多时间和力量。

    当天,在月轻雨的帮助下,两人一直突破到了第七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休息一天,第二天继续前进了七根石柱。第三天,五根。第四天,三根。第五天,两根。

    因为越到后面,石柱里的三眼石像越多。月轻雨往往要释放多次冰魄神光,才能完全控制住场面。而高正阳的元龙裂变,施展的威力越来越强。他的身体也必须要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第六天,两人冲过一根石柱。

    此后,路就越走越慢了。往往两三天,才能走过一根石柱。这两三天的时间,也是高正阳在养伤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处时,再高强度的战斗中,高正阳武技磨炼愈发圆融。尤其是元龙裂变,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层次。

    而不断的受伤,也***高正阳身体潜能。三眼石像的青色玉核,是最为精纯的元气精华。这些元气精华对于身体,居然有着极其特殊的滋养强化效果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金刚体,隐隐间似乎有了突破到第八阶的样子。但也只是一种感觉,距离突破其实还有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进境,高正阳估计在这里练个三十年,差不多也能硬把金刚体练到第九重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可没这个时间去慢慢磨炼。外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就是月轻雨,不断的高强度战斗中,武功也进境神速,甚至修为都是突飞猛进。和高正阳的配合更是变得异常默契。

    这样的慢慢磨炼中,两人终于到达了第一百三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前面,还有两百七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简单计算了下,心里也不禁绝望了。他们的潜力已经挖掘尽了,不论如何,都不可能突破一百四十根石柱。

    她语气中带着几分凄婉,眼神中的神光也黯淡下去。小手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能出去。”高正阳用力握了下她的手,坚定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再继续解释,只是举起了龙皇戟,扬臂伸腰,以身为弓,把龙皇戟猛然投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开!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