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五十五章 初见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五十五章 初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端坐在椅子上的月轻雪,低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门外的侍女施礼领命,转身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月轻雪对面的梅公微微皱眉,“武安王风厉,这人行事最是狂妄霸道,这次居然是他带人过来结盟!”

    月轻雪似乎没听到梅公公的话,自顾看着窗外的修竹。

    九月中旬了,竹叶上已经微微泛黄,显出几分萧瑟秋意。但上午的阳光温柔而明媚,让竹林多了几许安适的暖意。

    玉真苑的楼阁众多,但她最这住了几天了,就喜欢这间青竹轩。

    到不是她多喜欢竹子,只是听玉真公主说,悟空曾在这里住了几天。所以,她喜欢这里。

    月轻雪来到这里,本以为能很快见到高正阳。没想到的是,高僧悟空居然出去云游了。已经许久不见踪影。心里不由一阵失望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武安王风厉,皇子风印,这些人和她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梅公公人不错,但终归和她不是一路的。也没必要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月轻雪性子本就幽冷安静,这一年多在皇宫中待着,气质愈深幽。虽然出神不语,却气度高贵幽深,飘渺如仙。自然有种高人一等的气度。

    似乎她不说话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依依站在月轻雪身后,有些不好意思对梅公公赔笑。

    作为月轻雪的贴身侍女,依依在皇宫日子也不好过。一年下来,不但人长愈明艳动人,就是接人待物的仪态也端庄大方,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梅公公知道月轻雪的性子,到是不以为意。继续说道:“还有三天就是进行结盟仪式,武安王带着风印提前过来,应该是想先见见殿下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和风印的联姻,直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两国皇帝的口头约定。虽然事情几乎是定了,但到底要等下了聘书聘礼,正式定下婚约才行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按照礼仪月轻雪是不能和风印见面的。但武安王就这么过来拜访,又不好不见。说到底还是武安王失礼。

    梅公公想了下道:“不如殿下去书房,隔着帘子和武安王说几句话,也不算失礼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月轻雪慢慢收回目光,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见或不见,又能如何。风印只怕也不想娶她。但他敢抗命么!

    月轻雪心里也有些乱,她也很想和小姨那样,一走了之。但有些事情还没解决,她不想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“武安王到。”门外有的侍卫,高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端坐不动,武安王又不是她长辈,自然没必要去迎接。甚至没必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无礼,而是武安王来拜访她,本就不合礼仪。

    梅公公却不好失礼,他起身走到门前,对门外走来武安王施礼道:“王爷大驾光临,恕未远迎,还请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一个粗豪声音大笑道:“梅公公,你这是嘴不对心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粗矮男子大步走进来。这人全身穿着暗金盘龙重甲,腰间挂着长刀。身材虽然只有五尺多,可肩宽背厚腰粗,走起路来有股龙行虎步的气势。

    微黑的脸上,一圈浓密络腮胡,凸起的眼睛神光闪耀。虽然是满脸的笑容,却盖不住眉宇间的凶悍霸道。

    这人明明是来做客的,却一身盔甲全副武装,就像跑来决斗一样。眉宇间那股霸道气势更是咄咄逼人。毫无疑问,这人就是武安王风厉。

    风厉凸起的眼珠一转,就落在月轻雪身上。虽然一旁的依依明艳照人,但端坐不动的月轻雪无疑更吸引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人榜第一,果然不凡。”风厉赞了一句,又道:“就是性子太冷,有些不知礼啊。”

    风厉转头对身侧的英俊青年道:“你这个媳妇不好斗啊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英俊青年一身***团龙华袍,头戴金冠,星眸剑眉,气宇不凡。正是和月轻雪预订了婚约的风国皇子风印。

    被风厉当面调侃,风印也有些尴尬。他这个叔叔说话从不遮拦,做事又霸道,就是当着皇帝面也不会多客气。风印哪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月轻雪看了风厉一眼,两人目光一对,风厉目光直接凌厉,如同长刀挥砍。月轻雪目光清冷深邃,就像暗夜幽月,渺然又高高在上。并不为风厉目光所动。

    月轻雪自然不会和一个老男人真的对视,目光一扫而过,又落在风印身上。

    风印迎着月轻雪目光,急忙露出笑容。不管月轻雪性子如何,至少是个真正的***。尤其是那种高冷如仙的气质,更是动人。

    每料到月轻雪目光转动,最终又落在窗外,根本没在他身上停留。

    这种微妙的眼神变化,也表现出了月轻雪的冷漠淡然态度。

    风印心里有些羞恼,他堂堂皇子八阶武者,主动表露友善之意,居然被无视了。感觉就是用热脸去贴冷***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有些想法,又受到冷遇,脸色不免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风印到也不是城府那么浅,只是他没必要掩饰自己的情绪。反而要展示出来,也是给对方一个压力。

    旁边的依依干着急,可根本轮不到她说话。她也没想到,才一见面,小小的客厅内,气氛就如此尴尬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风厉玩味的道:“我就说了,你这个媳妇不好斗。”

    说完,风厉笑的更是开心。风印脸色更难看了,自家叔叔这么拆台,他都也暗自郁闷生气,真恨不能一拳打掉风厉满嘴大牙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想想而已,风厉堂堂九阶强者,一只手就能拍死他。而且九阶强者感应异常敏锐,风印生怕想多了被感应到,就是想都不敢多想。

    “我家殿下身体不适,还请王爷不要见怪。”梅公公也没想到气氛会这么尴尬,急忙说道:“王爷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又吩咐依依道:“还不去泡茶。”

    其实依依是月轻雪贴身侍女,从不干这些琐事。但梅公公说话,她也不好违抗。急忙应是。

    风印看到依依时,目光一停。兔族和人族还是有些不同,最明显的就是耳朵尖,眼眸水汪汪的特别妩媚漂亮。

    兔族***天下闻名,风印也不知玩过多少,经验丰富之极。他一眼就认出了依依的身份。

    王公贵族都喜欢养个兔族***,可月轻雪一个公主也用兔族***,就有些怪异了。

    以风印的经验看,依依目光媚而不妖,气息清而不乱,居然还是个处子。而且容貌异常明艳,身材妖娆多姿。

    要论美貌,远盛月轻雪,在风印认识的女人中堪称第一。他一下就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风厉也看了眼依依,他突然用力在风印肩膀上拍了拍,有些艳羡的道:“你媳妇冷淡,这个侍女却是极品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风印虽然也是这么想的,可当面被说出来却很尴尬。

    像风厉这么粗鲁无礼的,皇室中可不多见。风印也没风厉的底气,自然也不敢像他那么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梅公公眉头也皱起来,武安王风厉有些太放肆了。要不是知道他的性格,几乎是以为他来惹事的。

    月轻雪到是毫不在意,既然根本不在意对方,对方说什么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“恕咱家冒昧,不知王爷此来有什么见教。”

    梅公公也没心情客气叙旧,问起对方的来意。

    武安王风厉嘿嘿一笑,“没什么,就是看看风印没过门的媳妇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风厉一副***样子,让梅公公都不知说什么才好。生气吧,似乎有些小题大做。置之不理吧,又总觉得心里憋屈。

    风厉能耍***,那是他是堂堂武安王,风国第一兵马大元帅,又是九阶强者。年纪也有一百多了。他既有本事又有身份,还有这个脸皮。

    最终,梅公公也只能强吞了这口恶气,勉强一笑道“王爷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风厉却不给梅公公面子,“本王可没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风厉对月轻雪道:“女人就是要温柔懂事,你这样子却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收回目光,对风厉淡淡道:“王爷觉得不成,就解除婚约。”

    风厉不上当,摸着胡子大笑,“这小子要是我儿子,我到是可以做主解除婚约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太不客气,风印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也被笑的浑身不自在。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这会依依过来上茶,让风印松了口气。他目光落在依依玉手上,就挪不开了。

    依依手指修长秀美,肌肤细嫩滑腻,如雪如玉。端着白瓷茶杯,那手似乎比茶杯还光润白皙,却又充满鲜活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风印心思一动,就握住了依依小手。他修为多高,出手时虽没刻意力,却也不容依依躲避。

    只是让风印意外的是,依依手上突然生出一层电光,挡住了他。

    依依反应也快,趁着电光闪耀,人就退出去。手里茶杯也迎头扔向风印。

    风印堂堂八阶强者,哪会被茶杯扔中。他伸出手稳稳端住茶杯,连水都没洒一滴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风印笑眯眯的说道。他其实也有些意外,一个小小侍女身上,居然有七阶以上的护身法器。遇到袭击法器就被激。这才没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依依只是本能的出手,退了几步才现不对,脸色顿时一片煞白。她容貌明艳绝伦,此时神色惊惶,有种楚楚可怜的意味,让人不由的想去心疼她。

    “依依回来。”月轻雪把惊魂未定的依依喊回来,又对风印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月轻雪神色还是那么淡漠,只是淡漠中又多了冰冷无情。态度极其的不客气。

    对于月轻雪来说,依依并不是她的侍女,而是高正阳的侍女。依依就像是代表着高正阳。这种心态下,月轻雪虽性子冷淡,对依依却异常在意。绝容不得别人乱来。

    风厉饶有兴趣的看着,似乎觉得这个变故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梅公公本想出言劝阻,可看对方的样子,也沉默起来。事情比他想的要复杂的多。这时候绝不能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风印微微笑道:“没什么,只是侍女不小心,不用责罚她。”

    依依满脸惊讶,风印居然这么***,把事情都推到她身上。好在她跟着月轻雪很久了,知道对方性子,绝对会偏向她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风印要娶月轻雪,她心里就一阵不舒服。难道以后要和这***家伙过一辈子。心里不免有些悲凉。这人还不远远如高正阳呢!

    在依依心里,高正阳其实也不算什么好人。而且进入月国皇宫之后,来往都是王公贵族。她眼界也变高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高正阳不过是某村子里的恶霸,把他和风印相提并论,依依自己都知道不对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么的,依依突然觉得,见过这么多王公贵族,她对高正阳的印象还是最深的。

    风印又说道:“殿下这位侍女我很喜欢。以后我们既然是一家人,这个侍女就先送我。稍解寂寞。”

    依依一听,更惊慌了。急忙退到月轻雪身后,可怜兮兮拽着她袖子,无声的央求她不要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太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盯着风印,冰冷的海蓝眼眸中隐隐有光轮在转动,她的气势也瞬间暴涨。

    无量的元气随之响应,开始迅汇聚。

    一时间风起云动,杀气如寒潮般四溢。方圆百丈内的人,都是浑身一冷。

    青竹轩外面的侍卫们,都紧张起来。这等元气汇聚,真爆出来天阶以下都要死。

    风印一脸微笑,似乎并不畏惧剑拔弩张的月轻雪。他的确是不怕,说身份双方相等。论修为,月轻雪不过是人榜第一,一个七阶而已。再强也强不过他。

    他就是故意***月轻雪,如果对方忍了,那他就多个极品玩物,没什么损失。如果对方不忍,那错就在对方。他可以推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都是夫妻,你又何必激动呢。”风印不紧不慢的道:“我家里还有美妾数千,那又如何,你始终是正室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深深的看了风印一眼,对方这是故意想激怒他。她也不想对方有什么计算,但就是不能让他如意了。

    藏在长袖中玉手连捏法印,月轻雪袍袖一拂,一团灵光在空中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风印才想说话,灵光就像气泡般消散。月轻雪和依依,也一起消失。

    “殿下身体不适,先走一步。抱歉。咱家也要去探望一下。”梅公公交代了一句,也没兴趣再奉陪,转身出门离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青竹轩内就剩下风印和风厉两个人。

    风厉摇头笑道:“小子你这招可不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八叔,我就是不想被娶过去。”风印收敛笑容,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你进入九阶,想干什么都没人管你。”风厉站起身,不屑的道:“现在么,你还是乖乖的听话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八叔,给我三五十年的时间,我能进入九阶!”

    风印神色也有些激动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被娶过去,也可以做九阶强者。”风厉扬着浓眉,傲然道:“要是真有本事,在月国做个摄政王,谁敢看不起你。没本事就老实做龟孙子,别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风印被训斥的面红耳赤,还强辩道:“父皇就是偏心,我真要去了月国,那有相应的***资源。还说什么九阶!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风厉也没心情听抱怨,他大步向外走去,“订婚这事不管你怎么折腾,都必须去。还有,七国会盟后的交流大会,各国强者包括蛮族强者,要比武论道。你不拿前三,就别回家了,跟着月轻雪去月国吧。”

    风印阴沉着脸,风厉说的容易,可事情绝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他心思转动,突然想到了阳九天。这人性子高傲之极,最爱月轻雪这样的女子。把月轻雪介绍给他,事情一定会变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面少不了弄些引子。那个依依就不错,偷偷弄过来送给阳九天,呵呵……

    风印想到了几条毒计,自觉只要弄成一个,就能摆脱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主要是武安王风厉摆明了不管,他就可以肆意折腾。在不反抗,真就只能乖乖去月国当个女婿。

    那才是生不如死!

    风印驾驭元气,冲天而起,向着远方直飞过去。飞了没多久,就看到一艘高大飞船从西方飞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那船上高帆,上面写着一个巨大的狐字。

    白色飞船的甲板上,还站着几个人。其中一个光头矮个的红衣女子,看起来打扮怪异,可眼神却妖媚勾魂。

    目光一对,风印心里就是一乱。他急忙闭上眼睛,这女子太妖异了。绝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距离虽远,风印似乎听到那红衣女子的娇笑,“看那有个傻货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风印心里有些恼怒,却不敢作。又斜眼扫了一下,注意到甲板上还有个光头和尚。

    那和尚一身月白长衣,气度温和潇洒,那股气清神秀的样子,让风印都有些嫉妒。

    这男人是谁?

    风印心里有些疑惑,总觉得在那看过。但那红衣女子笑的愈得意,他心不舒服,急忙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;|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