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师请回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师请回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说着,还挑逗似的瞟了眼高正阳,娇声道:“大师,你认识这家伙么?”

    胡菲菲声音甜美又清柔,就像是漂亮的果酒,入口甘甜却能浸的人骨头酥软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掩饰了本来面目,变成悟空的样子。论起卖相来却比他本来样子强百倍。那副不温文尔雅月朗风清气度,更有着折服女子的强大魅力。

    何况悟空名满天下,被誉为万年来第一诗僧。就是远在青丘的胡菲菲,也听说过他的大名。

    昨天偶然相遇,胡菲菲一下就喜欢上了高正阳。她这种喜欢,就像小孩子看到新鲜的玩具,而不是那种男女私情。

    天狐天生的狐媚,却让她眉眼间有无限风情。这样说话更像是卖弄***,勾引男人。

    不等高正阳说话,站在他身旁的月轻雨先不高兴了。她哼了声,对高正阳警告道:“姐夫,你可不许偷吃啊。尤其是这个骚狐狸,绝不能碰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也知道胡菲菲不好惹,这里又是天狐族的飞船,不知有多少高手。虽然很不满胡菲菲,说话时却用的神识传音,只有高正阳能听到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置可否,他故意凑过来,主要是看到了飞船上胡菲菲和师涵。对于这个两个蛮族,他兴趣浓厚。

    “小姨子你好像吃醋了。”高正阳调侃了一句,不等月轻雨说话,就转过头对胡菲菲一笑,“那人应该是风国皇子风印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也注意到了月轻雨的微妙态度,可月轻雨表现的越是嫉妒,她就越开心。

    悟空本就有着足够的魅力,有了竞争者,让胡菲菲的兴趣变得更加浓厚。她走到高正阳身旁,一脸崇拜仰慕的样子,“大师真是见闻广博,菲菲好生佩服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很肉麻的吹捧,从胡菲菲嘴里说出来,配合着勾魂的眼波和***红唇,就有着让人神魂颠倒的妖异魅力。

    胡菲菲还***似的瞥了眼月轻雨,一脸得意的样子。气的月轻雨瞪大眼眸,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只能在心里暗骂:“臭不要脸的***!小浪货!”

    月轻雨心里真的有些担心,这个小狐狸精个头不大,可真是***不行,天生就会勾引男人。高正阳很容易把持不住,被她勾引了。

    最大的问题是,只怕高正阳也不想把持。男人都是喜欢浪货****的!

    月轻雨心里是特别不爽,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动了她的蜜糖。简直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和尚,这里下去就是天马寺了,还不走。”月轻雨气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这里离天马寺还有一段距离,飞船要去天岳城二城,虽不路过天马寺,但他们还可以继续坐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飞船上待了一天,已经大概了解了胡菲菲、师涵的情况。

    通过师卿卿,他更能确认师涵就是绝灭女儿。两百多岁老家伙,居然有这么小的女儿,高正阳也是有些佩服绝灭。

    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高正阳顺势对胡菲菲道:“快到天马寺了,贫僧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合十道:“多谢胡施主载我们一程。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也不知天马寺在哪,也不好拦着高正阳。明眸一转道:“天高风急,让我送送大师。”

    也不容高正阳反对,伸出小手抓住高正阳手,催发元气,带着高正阳就飞出甲板,一路向下飞去。

    月轻雨气的小脸都红了,恨不能用剑给胡菲菲小爪子斩断了。可又不敢表现出吃醋的样子。只能冷着个小脸,跟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心里反复大骂“***、浪蹄子”。可惜,也没人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。她越骂越是憋屈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候,胡菲菲还转过头对月轻雨得意笑起来,“月姑娘,你既然知道路还不前面引路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不想和胡菲菲说话,对高正阳冷声道:“和尚,你这样和女人牵手好么!”

    “施主,你着相了。”高正阳淡然道:“胡施主一片热心,岂有私情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被气的说不出话,偏偏胡菲菲还在旁边添火加油,“是啊小妹妹,不要以己度人。我只是仰慕大师品德才华。想要和大师亲近一些,好聆听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言重了。”高正阳急忙谦虚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愈发生气,两个公母就这么义正言辞勾搭起来,太不知廉耻了。

    实在憋不住气,月轻雨催发剑光,向远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明耀剑光,分云排气,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胡菲菲微微眯起明眸,这个小丫头到有些本事,不能太过小看。

    论起年龄来,胡菲菲自然远比月轻雨要大。但天狐族寿命悠长,远胜人族。按照年纪比例的话,她其实要比月轻雨还小一些。算是少女时期的天狐。

    真正成熟期的天狐,绝不会像个没长开的小女孩一样。

    天狐又天生灵慧,胡菲菲心智方面又的确比月轻雨要成熟一些。尤其是男女之事上。

    胡菲菲看来,月轻雨就是个不懂事小女孩。和她完全不能相比。

    气走了月轻雨,胡菲菲心里更是开心。打跑敌人让她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不过,敌人一走,她也不免有些羞涩。别看她一副妩媚勾魂的样子,长这么大男人都没见过几个。更别说和男子手牵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手修长有力,握着她小手热乎乎的,心里也有着说不出感觉。

    胡菲菲真的很想放手,可这里距离地面至少有千丈的距离。悟空不是天阶,一松手只怕就会摔死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胡菲菲真的很想试试,把身旁这和尚扔下去,不知会摔成什么样子!变成一滩肉饼的他,还能这么风度翩翩么!

    “劳烦胡施主送贫僧,真是惭愧。”高正阳不知胡菲菲心里转的什么鬼念头,但能感觉到她心思有些不对。故意出言表示了感谢。

    胡菲菲有些意外的是,高正阳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男女那种私情,似乎只是把她当做普通朋友,极其客气,又带着几分疏远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胡菲菲心里很不服气,这个和尚居然吗把我当女人。越是这样,我就越要征服他。

    胡菲菲不相信,自己堂堂八阶天狐,还摆弄不了一个小和尚。

    能让天下闻名的诗僧痴恋她,也是颇有成就。

    胡菲菲心思百变,做事随性。又一向在青丘待着,别的同族都是对她百依百顺。她想法自然和普通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好胜心一起,对高正阳反而更加上心。

    胡菲菲觉得,对待高正阳这样诗僧,她不能太放浪。要矜持,要展现出吸引人的优雅气度。让这和尚自动拜倒她红裙下。

    改变了战术的胡菲菲,把高正阳送到天马寺后,一刻都没停留,匆匆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等胡菲菲回到飞船上,师卿卿就立即迎上来,关切的道:“菲菲小姨,你把大师送回去了?”

    胡菲菲奇怪瞄了眼的师卿卿,“你这么热心,是喜欢上那白脸和尚了?”

    师卿卿有些娇羞的道:“什么啊,我就是喜欢大师的诗词。小楼一夜听春雨,这诗多美啊。据说就是在玉春楼做的诗,我一定要去玉春楼看看。”

    身材高大的师卿卿,一脸的兴奋,双眸闪闪放光,那种样子就像是入魔了一样。

    胡菲菲好笑的道:“卿卿,你现在就像发春了小猫!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只是喜欢诗词。”师卿卿觉得胡菲菲根本就不懂诗词,颇为激动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么喜欢和尚,怎么不和他说话?”胡菲菲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说过,诗词好,又何必在意作者是谁。”师卿卿一脸崇拜的道:“大师是高人,我可不会去做那些庸俗无聊的事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小脸有些发黑,她总觉得师卿卿好像是说她。

    师卿卿也看出她脸色不对,急忙赔笑解释道:“菲菲小姨,我绝对没说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看我撕烂你大嘴。”胡菲菲恼羞成怒的喊道。

    师卿卿急忙转身就跑,胡菲菲上来脾气可不好惹。还是走为上策。

    把师卿卿吓跑,胡菲菲才笑嘻嘻的对师涵道:“你怎么一直不说话,那么深沉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师涵性格特殊,但绝不是整天沉默不语的人。自从悟空上船以来,她就一直没说过话。这也让胡菲菲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那和尚有些眼熟。”师涵眼眸中露出几分苦恼,“但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不以为意的道:“悟空这个样子,见过绝不会忘。你是不是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肯定,一定见过他。”师涵对此极其自信。

    “这和尚难道是易容伪装的?”胡菲菲到是相信师涵的眼力,她既然这么肯定,就一定不会错了。

    对于八阶强者来说,所见所闻都对烙印在记忆里。几乎不存在忘记这种事。既然师涵认不出悟空,那很有可能是见过悟空另一幅面目,才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师涵微微摇头,“我观察了他一天的时间,不论是元气波动,还是神魂气息,瞳孔耳纹等细节,都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论是药物还是武功,或者是法术,都能让人易容伪装变成另外样子,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是,不论是什么办法,都不可能完全改变人的全部特征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就是瞳孔,一个人的瞳孔不会变的。对于八阶强者来说,一眼扫过去,就能把对方的瞳孔样子记住。

    不论外貌如何变化,只要瞳孔不变,就能轻易认出对方身份。

    还有耳朵的形状、位置、纹路,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。而这些细节,也是易容伪装最难改变的。

    更深层的元气气息,武魂,包括个人的神魂气息,都有着独特的特征。力量越强,这些特征也就越是明显。

    想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,不露任何破绽。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天狐族也以易容幻术闻名天下,胡菲菲血脉里天生就有这种能力。她也算的这个领域的大师。

    胡菲菲深知,变成另外一个人有多难。尤其是要掩饰原本的所有特征。

    她怀疑的道:“没有任何问题,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师涵看了眼胡菲菲,“要是能看出问题,我就不用和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来了兴趣,“你见过的人不多,仔细想想总能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神武擂台上比过武。”师涵道:“神武擂台上会掩饰很多气息,那种情况交手,是无法确认太多的特征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胡菲断然否定了师涵。“我握着他的手,检查过他的元气修为,就是六阶。很纯正的金刚体。”

    天狐族有种特殊秘法,只要通过肢体肌肤接触,就能判断对方修为。除非双方力量差距十倍以上,这种秘法才有可能会失败。

    就算是九阶上品强者,也未必能比胡菲菲强十倍。

    所以,胡菲菲有这个绝对自信,她绝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师涵问道:“如果是他天赋异禀,身体天生强横如妖兽。就像修罗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修罗王!”

    胡菲菲明眸中闪过杀意,对于这个挫败她的冷酷无情男子,她的印象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修罗王的确是天赋异禀,那身力量强横无比,长戟出神入化。差点当场击杀她。

    胡菲菲一想起来,就恨的牙根痒痒。她想了一下又极其确定的道:“悟空绝不是修罗王。”

    作为易容伪装的大师,胡菲菲是有底气说这个。如果是她不认识的,她自然不敢肯定对方是否改变了容貌身形。但她对修罗王印象太深刻了。自忖就是对方化成灰,她也能嗅到对方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不知有多少秘法。也不知有多少神奇力量。”

    师涵淡然道:“你别那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却不干了,“这方面我是大师,比你强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。”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。”师涵扔下了一句,转身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你师涵,就赢了我一场,尾巴就翘起来了!来来来,我们大战三百回合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对着师涵背影叫嚣道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师涵头也不回,干脆无比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哼,就会对我逞威风。”胡菲菲悻悻的道:“这次虎飞禅也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有什么关系,我已经嫁人了。”走到舱门口师涵,转头对胡菲菲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开玩笑吧!”胡菲菲张大嘴巴,不能置信惊叹道。

    师涵懒得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,径自进来船舱。

    胡菲菲还在那满脸震惊的嘀咕,“疯了疯了,虎飞禅追你那么久,要是知道你嫁人他一定会疯的!”

    站在船首发了会呆,胡菲菲才突然醒悟过来,“师涵这个浪蹄子,居然有了奸夫。哈哈,虎飞禅不肯定要杀你们这对奸夫。淫。妇!这下热闹了……”

    天岳城,天马寺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可回来了……”圆真抱着高正阳胳膊,眼泪像喷泉般喷涌而出,哭的叫一个伤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湿了一***的袖子,按着圆真脑袋推开,“这么委屈干什么?饿着了?”

    可看圆真那圆乎乎的胖脸,却怎么也不像是饿着的样子。何况信徒香客这么多,怎么也不会让圆真饿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想师兄了。”圆真说着又探头来回打量,“月姐姐怎么不在?”

    高正阳屈指在圆真光溜溜脑袋上敲了一记,“你是想你月姐姐了吧!小小年纪,心思就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圆真极其委屈的捂着脑袋,“师傅也不在,师兄也不在,我自己一个人好怕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还没回来啊?”高正阳随口问了一句。天岳都距离佛门总坛距离遥远,来去几个月很正常。到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圆真突然一拍手道:“对了,这段时间柳姑娘来过七次,九皇子来过两次。六皇子派人来请过一次。还有玉真公主也发过一次请柬,***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圆真年纪不大,脑子却很好用。来找高正阳的人很多,他都记得很清楚。按照他理解的顺序,依次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他小小脑瓜里,显然是柳青歌的地位最重要。因为她和师兄关系最密切。还有,就是两位皇子。然后,才是玉真公主。最后才是那些王公贵族等等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有些好笑,玉真公主堂堂九阶强者,红莲卫大统领,在圆真心里居然不算什么紧要人物。

    什么六皇子、九皇子,高正阳都不在意。到是玉真公主,找他有什么事?

    高正阳考虑了一下,眼下的关键是找到风印,把元磁飞星抢过来。

    元磁飞星是重宝,也不知会放在哪里。按照常理,这种东西风印也不太可能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最好是能联络到月轻雪,沟通下信息,才好方便行事。

    月轻雪应该早就到了,就是不知住在哪里。月轻雨又负气跑了。关键是这丫头不太靠得住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一下,决定还是先去找柳青歌。这个魔门高徒,和六皇子关系亲密,在她那探听口风应该很容易。

    安顿好圆真,高正阳趁着天色还早,坐车赶往玉春楼。

    天色将黑之前,高正阳到了玉春楼。出乎他意料的是,在门口他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今天柳姑娘没空,不见客。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