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57章 酒楼争锋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57章 酒楼争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就是客气中带着几分坚决,伸出的手臂始终不放下。一是为了拦住高正阳,再也是请高正阳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正阳来玉春楼不知多少次,还没有在门口被人拦阻过。这个侍者,他更是从没见过,绝不是玉春楼的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侍者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并没有发火,甚至没有生气。悟空这个马甲是名满天下的高僧,怎么也不会和一个侍者下人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以高正阳现在的格局器量,则更没必要和对方见识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只蚂蚁耀武扬威挡在前面,要么直接无视,要么一脚碾过去。蹲下身来和蚂蚁大骂,那就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转身离开,突然上面有人扬声说道:“下面的悟空和尚吧,快请上来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清亮有力,语气中自然有股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贫僧来的鲁莽,就不打扰了。”高正阳不喜那人语气※≤,转身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刚才拦住他的那个侍者,却又一转身把高正阳再次拦住。“和尚,我家殿下有请,还请上楼。”

    这侍者笑的还是那么客气,态度却同样坚决。似乎高正阳必须上楼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小小侍者就这么猖狂,可见主人的德性。既然自称殿下,却不知是哪国的皇子。

    他接触过的几个皇子,石中越和六皇子都很自恃身份,说话做事很讲礼仪。对他也能维持表面上的尊敬。又如风印那种,一看就性子阴险,平时想来也不会这么高调。

    反正要见柳青歌,高正阳也不会故意置气,他也没看那侍者,转身上了玉春楼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进了大门,就有两个穿着铁甲的护卫走过来,前后左右的审视他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高大的护卫问道:“和尚,见我家殿下是不能带兵刃法器的。有东西就尽快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注意到护卫铁甲内的内衫是大红色,顿时了然,这几个是火国来的。

    火国以烈焰红旗为国旗,皇帝自称继承火德,红色也是火国最推崇的颜色。不论是皇族,还是黎民百姓,都以红色为好。就是军队战袍,也都是大红色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的护卫目光一转,落在高正阳左手食指的地灵戒上。他伸出手说道:“这个戒指要留下,等你离开再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别说地灵戒是八阶法器,就算一阶法器,高正阳也不可能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要是这个皇子见到玉真公主,也敢让对方交法器么!这种交出法器和兵刃的做法,本身就很***。

    高正阳上来只是想见柳青歌,可没心思配合对方***。

    “抱歉,这是随身物品,却不好交给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这是规矩。”那护卫听高正阳这么说,脸色就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觉得高正阳有些不识抬举,乖乖听话就得了,居然还敢反驳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生气,微微笑道:“恕贫僧愚鲁,不知这是哪里的规矩?”

    护卫冷声道:“这是我家殿下的规矩。”顿了下又警告道:“和尚,你不要惹事,后果你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殿下的规矩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反问道:“可是,和贫僧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和尚,想见我家殿下就必须按照规矩来。”那护卫有些怒了,眼神中多了几分寒意。要是在火国,他早一拳轰过去,打掉和尚满嘴大牙。

    高正阳问道:“你家殿下是哪位?”

    护卫手已经握住腰间剑柄,沉声道:“我家殿下的名讳,和尚还没资格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贫僧就是随便问问。”高正阳道:“不管你家殿下是谁,有什么规矩,和贫僧都没关系。贫僧只是来找柳青歌柳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护卫大喝斥骂道。他握刀的手青筋贲张,刀还没***,凌厉的刀势已经笼罩高正阳全身。

    “快住手。”柳青歌从楼梯上走下来,口中低喝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步伐优雅,速度却很快,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高正阳身旁。她对护卫训斥道:“你干什么!这里是石国玉春楼,不是你们火国烈焰山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脸上怒色更浓,在他看来柳青歌不过是个琴师,竟然敢向他这么叫喊。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让那护卫郁闷的是,柳青歌骂了他一句,就再没看他。反而是转过身牵起高正阳的手,柔声说道:“这些火国来的***,没有教养又粗鲁无礼。大师勿怪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哑然失笑道:“与你何干。贫僧此来,只想见你一面。既然有客人,那改日再聚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两个多月没见高正阳,却舍不得高正阳就这么离开。她有些为难的道:“这个炎王好生无聊,言语无趣,不懂音律,偏偏喜欢附庸风雅,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被这个炎王缠的烦死了,遇到了高正阳,柳青歌终于能找到人抱怨了。这些护卫对高正阳无礼,让她更是生气,说起话了毫不客气。声音虽然不高,可周围的人都听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一群人勃然变色。一个女琴师,居然敢当众侮辱炎王殿下。

    柳青歌要是寻常琴师,自然不敢说这样话。她出身魔门,势力庞大。对于炎王火无害也并无所求,自然不用怕他。

    高正阳是她练成绝情天书的关键,她现在越爱高正阳,以后的成就也越高。经过半年多酝酿,就是柳青歌自己,也分不清到底是真爱,还是为了***而假装的喜爱。

    反正两者比较,炎王火无害根本没不重要。柳青歌自然要全力支持高正阳,这还不算,还要帮着高正阳出了这口恶气才行。

    那护卫都把刀拽出来,“***,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柳青歌浑然不惧,头都没回的道:“现在你跪下认错,我还能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护卫也是勇悍之辈,拔刀就向柳青歌后颈斩去。

    火国的性子也大都炽烈如火,最是好战。火国也是七国中最喜欢战争的国家。原本在火国周围有许多蛮族部落,还有一些人族小国,都被火国灭掉。

    万年下来,火国已经成为七国中疆域最大的国家。军队战力也堪称是七国中最强的。

    但火国在七国中人缘也是最差的。接连扩张疆域,让火国和风、山、林、夏四国接壤。万年下来,在边界上不知惹出多少事端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火国的特性,虽然疆域辽阔,战力强大,但一直被***四国联手压制。地位反而是七国中最低的。

    全国上下的异常崇武好斗。所以,护卫也不管的柳青歌的身份,见她侮辱了炎王火无害,立即就抓住把柄出手,绝不犹豫。

    说实话,柳青歌也有些意外。但这个护卫再精锐,也不过是个五阶。

    柳青歌紫色长袖如云舒卷,横空斩落长刀就逆转而回,正斩在那护卫自己咽喉上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闷响,刀锋切断喉骨把大半脖子都斩断了。护卫眼睛一翻,人就当场立毙。

    突然的变故,也让***人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***几个护卫都红了眼,大叫着拔刀冲上来。柳青歌也不客气,长袖飞舞,在几名护卫的***中翩然如鹤,身姿优雅舒展。

    ***三个护卫,几乎是照面就倒。护卫手里的长刀斩向哪里,刀就会落在他们自己身体的同一部位。

    几个护卫激怒之下,都下了***。刀锋逆转斩落,就同时毙命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楼大厅门口就尸横满地,血腥气一下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大厅中还有几个侍女,都被吓的脸色苍白,还有两个胆小的都吓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玉春楼平日都是歌舞欢愉,就算偶而有打架的,至多也就打断个手脚。突然尸横满地,对他们的震撼太大了。

    更让他们震撼的是柳青歌。平日里这个弱质芊芊的***琴师柳大家,杀人居然真的不眨眼。

    高正阳叹气道:“阿弥陀佛,何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淡然道:“几个人侮辱了大师,就该死。还想杀我,怎么能容他们放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柳青歌又牵着高正阳的手,有些担心的道:“大师,你不会怪我造下杀孽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高正阳说话,柳青歌又认真的道:“我愿意为了大师背负所有罪过。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的明眸明亮纯净,语气诚恳又带着几分温柔,让高正阳也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是演戏,这演技吊炸天了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总觉得柳青歌出了点问题,也许是梅梅被杀***了她,也许是绝情天书入魔了,反正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不然以她的身份,也没必要悍然痛下***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柳青歌都是打着为他出气的幌子,高正阳心里也觉得杀的很爽。

    几个废渣也不知天高地厚,这么霸道行事就是在找死啊。也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安慰道:“生死不过是轮回。这些人也是罪孽深重,能借着你的手轮回,也是他们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禁不住的露出笑容,和尚还真是自己人,明明是她杀人,偏偏说出去好像是帮忙一样。这种嘴皮子,真是太溜了。要是那个炎王火无害听了,只怕要被气死。

    在三楼喝酒的火无害,的确听的很清楚。以他的修为,自然知道底下发生了什么,但他一丝拦阻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火无害举起酒杯喝干后,才笑着道:“这对男女还真有意思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火无情皱着秀眉道:“十六哥,你的护卫都被杀了,你怎么还能笑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火无情是火无害一母同胞的妹妹,容貌端正,只是鼻子过于英挺,脸部线条有些硬朗,又是一头火色短发,看起来竟然有些像个英俊男子。

    但她***高高挺起,漂亮的火色皮甲有着特殊圆锥形设计,把胸口高高托起。最妙的是在***中间,居然有一道深深领口,那看到那雪白又深邃的深沟。

    如此明显又妖冶的特征,只要不是眼瞎的都能看的出来她的性别。

    不过,火无情赤红眼眸种的那种咄咄逼人,却比她火爆身材更吸引人,也更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因为几个护卫被杀,火无情眼眸中如同火焰飞腾燃烧,熊熊战意几乎要喷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发火的?”相比气势如火的火无情,火无害到是一脸轻松。他容貌和火无情很像,但比他妹妹要多几分成熟,流转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野性和邪魅。

    他笑的时候,更是有种说不出的邪气,反倒是比她妹妹更有魅力更吸引人。

    “几个***,连对手深浅都看不明白,就自己出手找死,又怨的谁来。”

    火无害邪笑道:“柳青歌这女人真挺够味的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有病。”火无情无法理解她哥哥的想法,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火无情话音未落,下面又传来一声惨叫。却是那个在门口拦住高正阳的侍者,被柳青歌一刀贯入胸口。

    那侍者躺在地上惨叫着,胸口的重伤,让他很快就没了力气,声音也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甘心瞪着柳青歌,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杀他。几个护卫被杀,早把他吓的腿都软了,老老实实站在门口,一动都不敢动。没想到还是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柳青歌冷笑道:“狐假虎威很威风吧,这就是你的罪孽,我帮你一个忙,送你去轮回。”

    那侍者没想到是这个理由,死的时候还瞪着眼睛,难以瞑目。

    柳青歌对旁边发傻的侍女道:“还傻站着干什么,还不去报官。”

    侍女如梦方醒,急忙快步跑了出去。***几个侍女也怕了,纷纷说道“我们去帮忙。”都跟着一起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玉春楼很出名,又位于闹市,左右都是酒楼妓院。行人来往不绝。

    虽然天色将黑,但门口死了这么多的人,也吸引了许多人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天岳都是山国都城,虽然武者无数,可没人敢随意当街杀人。柳青歌大开杀戒,也是众人从没见过的大场面。

    杀人可是触犯了天岳都的法律。山国朝廷肯定不能轻易放过此事。毕竟,这是山国的面子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这事情不管,那天岳都不就乱了。

    这是开启天岳封魔大阵时候又不一样。那是晚上。而且,众多强者趁着深夜大战,谁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里面还有丧心病狂的血魔宗,勾结魔族,哪会在意什么法律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看不懂柳青歌想干什么,问道:“事情要闹大了,青歌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几个武者意图不轨,先对我出手,我不过是反击罢了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到是毫不在意,她敢这么做当然有她的底气。也有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们出去聊。”柳青歌有些嫌弃满地死尸,拉着高正阳的手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火无害拿着白玉扇子,从楼梯上慢步走下来,笑嘻嘻的道:“这位就是诗僧悟空大师吧,幸会幸会。本王火国火无害。”

    走到高正阳面前,火无害客气的拱手施礼。那风度翩翩的样子,还真有几分高人雅士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他脚下一地的护卫尸体,还能笑的这么和气亲近,深思起来。这笑容就让人不寒而栗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合十还礼,客气的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悟空见过炎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淡然平和,不见一丝锋芒,只觉温润如玉,清如朗月,让人不由的想去亲近。

    这种气度风姿,火无害也是从没见过。尤其是那种由内而发的神秀气清,真是有如仙人。

    火无害自然自负,也不得不承认,要论卖相风姿,悟空可比他强十倍百倍。无怪柳青歌这么为他着迷。

    “用佛门的话说,相逢是缘。”火无害看到高正阳本人,神态又热情是了许多。诚恳无比的邀请道:“大师,快请上面做。我也喜欢佛法,正有些问题想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可不想和火无害待在一块,他到不是害怕,只是没必要和对方纠缠。

    火无害似乎看出高正阳想拒绝,又道:“今天是有一些误会,但这些无知之辈,也付出了代价。想必大师也不会再介意了。对吧?”

    火无害笑的邪气森森,又特意扫了眼柳青歌。似乎在提醒高正阳,如果他不上去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突然明白了,柳青歌大开杀戒,只怕是为了把他拽到坑里去。这个火无害,明显是个性格妖异是家伙。发生了这种事,火无害一定会牢牢记住他。

    他之前没想到这点,只是本能的没把火无害放在心上。这种皇子是很有势力,但离开本国就没什么威胁了。对于悟空来说,这种皇子的威胁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诚意邀请,敢不从命。”高正阳索性也不走了,就看看火无害要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火无害又对柳青歌道:“柳大家,下属不懂事,也给本王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嫣然一笑,“王爷言重了,到是我一时失手,还请王爷不要生气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柳大家真性情,正是本王最欣赏的!”

    火无害大笑着,伸手示意了下,当先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大师勿虑。”柳青歌挽着高正阳的手传音道:“有六皇子在,这些都是小事……”

    倍百倍。无怪柳青歌这么为他着迷。

    “用佛门的话说,相逢是缘。”火无害看到高正阳本人,神态又热情是了许多。诚恳无比的邀请道:“大师,快请上面做。我也喜欢佛法,正有些问题想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可不想和火无害待在一块,他到不是害怕,只是没必要和对方纠缠。

    火无害似乎看出高正阳想拒绝,又道:“今天是有一些误会,但这些无知之辈,也付出了代价。想必大师也不会再介意了。对吧?”

    火无害笑的邪气森森,又特意扫了眼柳青歌。似乎在提醒高正阳,如果他不上去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突然明白了,柳青歌大开杀戒,只怕是为了把他拽到坑里去。这个火无害,明显是个性格妖异是家伙。发生了这种事,火无害一定会牢牢记住他。

    他之前没想到这点,只是本能的没把火无害放在心上。这种皇子是很有势力,但离开本国就没什么威胁了。对于悟空来说,这种皇子的威胁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诚意邀请,敢不从命。”高正阳索性也不走了,就看看火无害要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火无害又对柳青歌道:“柳大家,下属不懂事,也给本王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嫣然一笑,“王爷言重了,到是我一时失手,还请王爷不要生气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柳大家真性情,正是本王最欣赏的!”

    火无害大笑着,伸手示意了下,当先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大师勿虑。”柳青歌挽着高正阳的手传音道:“有六皇子在,这些都是小事……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