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赐良机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赐良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落在她脸上的一巴掌,可不是村妇打架耳光。而是包含着多重法术和武道变化。一掌下来,火无情半边脸就变形了。

    她神宫中的如赤阳般武魂,几乎被这一掌拍灭了。

    火无情人当时就懵了,横飞出数丈直撞在墙壁上,撞的碎屑纷飞,人几乎是横着镶嵌到墙壁里。

    旁边的火无害也吓了一大跳,但他战斗经验丰富,不假思索横掌就斩。

    师涵五指轮转变化,做出一个极其复杂的手印,五指最终合拢在一起如同鸟喙,在火无害掌刀上轻轻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赤焰如火的烈阳横天刀,去势立止。弥漫四方的火焰元气,也无声消散。这片空间也从炼钢的熔炉恢复到了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火无害收回掌刀,神色凝重的盯着师涵。对方随手一击,每根手指上都有一种法术,五种法术又被某种武功统合起来,发挥出复杂又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接了这冷艳高傲女子一击,他手臂都麻了。

    火无害虽然狂妄,可那是出于对力量的自信。师涵的强大,让他再没心思耍狂。虽说不上怕对方,心里却真的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个强敌。一个不小心就会栽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师涵一击没能打败火无害,也就没心情再出手。微微扬着下巴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她语气中虽没什么情绪起伏,神态上却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命令意味。

    在师涵看来,对火无害这样的弱者本就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火无害脸色变得颇为难看,他相貌本妖异英俊,虽然邪气,却极为不凡。此刻脸色扭曲,却显得颇为狰狞。

    他一眼瞥到跃跃欲试的胡菲菲,也失去了逞强的心思。对上师涵还能勉强一战,加上个胡菲菲必败无疑。火无害可不想和妹妹一样,一掌被人打的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火无害咬着牙,退到火无情身旁,让开去路。

    师涵看都没看他,带着胡菲菲的向外走去。胡菲菲得意仰头挺胸,那样子就像她自己获胜一样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多厉害,原来也不过是个***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从火无害身旁走过时,斜睨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火无害被气的差点***。又不是你赢了,你瑟个什么。他真想翻脸动手,考虑到残酷的事实,他也只能强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他心里把师涵和胡菲菲恨死了。暗忖道:“早晚要收拾了这两个蛮女,训练成两条母狗!”

    火无害毫不掩饰的恨意,如同实质一般。让胡菲菲后脑勺都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恨死我们了,以后一定是个***烦。要不弄死他们算了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拉着师涵的手,鬼鬼祟祟的说道。

    师涵对此没有丝毫兴趣,说道:“你去弄吧,我还要找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老公了?”胡菲菲有自知之明,她对上火无害可没十足胜算。真动起手来,说不准到底是谁死。她聪明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久前。”师涵随口应付着,眼神游移不定,试图寻找高正阳的气息。

    十八峰狱内接连发生大战,狂暴的元气几乎摧毁了所有的痕迹。

    师涵却不肯放弃,按照心里微妙的感觉,她一路向前。

    “不久前是什么时候,你老公叫什么、什么样子,我认识么?”

    胡菲菲却来了浓厚兴趣,追着师涵连续发问。那好奇又认真的样子,简直就像关心女儿的老妈。

    “和你又没关系。”师涵虽不觉得这事情有多重要,可也没兴趣和胡菲菲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么说,我可是你最好的姐妹!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喋喋不休的说着,漂亮的明眸中闪着光。她真是太好奇了。师涵这样高傲的人,居然不声不响的就找了老公。她一定要问个清楚才行。

    师涵没理会胡菲菲,她站在天罗大堂前方,闭着眼睛,伸手在虚空中感应着,淡然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。“是这里了,凌厉无匹的力量,就是在这发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天罗大堂被高正阳和三眼魔王一击,早就轰成碎渣。

    胡菲菲瞪大眼睛,也只看到一个巨大深坑。此外,就在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神神叨叨念什么呢?你老公不是死在这里了吧!”胡菲菲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师涵睁开眼睛,傲然道:“你懂什么,我那个老公就是在这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,把笼罩十八峰狱的大阵都轰破了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小脸上都是怀疑,“这不是三首魔王干的,难道你老公是三首魔王!”

    师涵一心推测还原着前面发生的事情,都没听到胡菲菲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法阵被摧毁,三首魔族就只能待在十八层。老公如果想离开,有很多种方式。他甚至能从铁卫军军营直接冲出去。他也可以用神武印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师涵从战斗现场的气息推测,几乎还原了事情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一点,主要是她对高正阳的气息有着特殊感应。再有一个,就是高正阳和三首魔王对战那一击,在十八峰狱留下了极其深刻痕迹。这种元气痕迹烙印在那里,短时间内几乎无法摧毁。

    别人不是看不到那个痕迹,只是对高正阳不熟悉,无法从痕迹中推断出高正阳的身份。

    推测出老公没死,师涵也松了口气。相比在死人身上获得秘法,无疑是活人来的更方便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高正阳既然没死,也不可能待在里面等死,师涵就没兴趣待下去了。拉着胡菲菲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师小姐,你们这就要走么?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突然出现在师涵和胡菲菲面前。她笑语嫣然,神色轻松,似乎对十八峰狱的惊变并不如何在意。

    胡菲菲微微点头示意,对方可不止是一个公主,更是九阶强者,一位施法的宗师。必须给予足够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没什么可帮忙的,三首魔王正在动手,我们就不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说道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一笑,天狐女心思多变,最是难测。她哪会相信胡菲菲。她对师涵柔声道:“师小姐,我看你好像找什么,需要帮忙么?”

    师涵摇头道:“不用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她隐隐有种感觉,高正阳可能还会回来。玉真公主到底是外人,她肯定不会和玉真公主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师涵牵着胡菲菲的手向外而去。

    “姑姑,没找到悟空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师涵她们才一离开,六皇子石中越就凑过来,对玉真公主说道。

    石中越说道:“我问过几个人,悟空的确被关在了第四层。刚才搜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有些遗憾的道:“天罗大阵被摧毁,所有关于犯人的记录也都没了。而这几层的狱卒也都死光了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沉吟了下道:“找不到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石中越有些气愤的道:“六哥有些过分了。我们兄弟的事情,何必牵扯悟空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师涵真是了不得的天才。”玉真公主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石中越有些愕然,不知玉真公主怎么突然说到了师涵。

    “火无害、火无情,也是火国这一代最了不得的人物。在师涵手下却都吃了亏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有些感叹,“法武合一,能达到这种层次。真是了不起、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石中越这才听明白,原来火无害他们兄妹在师涵手下吃亏了。他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火无害这人一直特别狂妄,但他的确有狂的资本。师涵看起来淡淡冷冷的一个女人,居然有这种本事。完全让人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,师涵他日必成宗师。”玉真公主看了眼石中越,“你们啊,要是能有这样天赋修为,又何必去争!”

    石中越被说的脸有些红,七阶武者对普通人来说,是高不可攀。但在强大的皇族中,七阶不过是入门的门槛而已。他也好,石中玉也好,在修为上都没什么天赋,又不够刻苦。

    正如玉真公主所说,真有师涵那种天赋,修为冠绝诸多皇子,谁敢和他争夺皇位!

    可惜,这世上总是知易行难。

    石中越觉得,这也是玉真公主在对他表达不满。在悟空这件事上,他做的可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正有些尴尬的时候,有两个女子翩然而至。为首的女子一袭黑衣,头戴的白色玉冠,眉心上有一个奇妙的血色纹路。

    石中越在接待的时候见过,这人正是月国的公主人榜第一月轻雪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正如她名字一样,清幽冰冷,有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寒意。

    月轻雪旁边的女子,一身月白剑衣,长发挽成发髻,腰配宝剑,一副男子打扮。仔细看就会发现,她和月轻雪相貌上有六七分相似。

    石中越也记得这个英姿飒爽有些强势的女子,月轻云,据说是月轻雪的亲姐姐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可不太好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摆摆手,石中越会意,低头施礼无声退走。

    “轻雪见过玉真公主殿下。”月轻雪远远施礼。

    同行的月轻云也跟着拱手。她用的是男子礼仪,却极其自然,并不会让人有种做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宝福公主和轻云帝姬啊……”玉真公主从辈分上算,可以算是对方长辈。论修为又是九阶宗师。也不需对月轻雪她们太客气。

    月轻雪客气了一句,就直接问道:“听说,悟空大师也在十八峰狱,不知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微微一笑,“怎么,宝福公主认识悟空?”

    宝福公主是赐封给月轻雪的公主名号,玉真公主出于宫廷礼仪,都是称呼她的公主名号。

    月轻雪神色不动的微微摇头道:“久闻大名,这次来天岳都,本想着能见这位大师一面。可惜,却听说悟空大师出了些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月轻云却有些意外,她这个妹妹冰冰冷冷的,居然还喜欢诗词!真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也不隐瞒,直接道:“是出了点事情,悟空被关在十八峰狱。我们也在寻找。但没见到人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心里一沉,好在她平素就不喜欢的表露情感,在皇宫中待一年多,心思更是愈发深沉。脸上不见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只愿悟空法师吉人天相,有佛尊护佑,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清清冷冷,没有什么感情,听着就像是毫无诚意的客气安慰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却觉得这里面似乎还有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月轻雪以前是待在深山中,去了月国又深藏在皇宫,一年也不出门一次。应该没机会见过悟空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心里有点奇怪,却没太在意。随口道:“是啊,希望悟空禅师吉人天相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问明情况,也无心多留。和玉真公主客气道别后,领着月轻云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这面月轻雪才离开,火无害兄妹也走出来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一眼就看到火无情肿胀的脸,心里暗笑。她知道见面会很尴尬,遥遥以目示意后,转身进了第五层。

    第五层里面,石破天正好三首魔王大战。石破天拳法霸道,三首魔族元气浑厚无尽。

    双方对战,把第五层、第六层的打的稀烂。不论的砖石建筑,还是隔断两层空间的禁制,都被打碎。

    呼啸鼓荡的元气,疯狂撕毁着能接触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种环境中,玉真公主也觉得极其压抑。不得不催发***法器,开辟出独立领域,抵抗双方爆发的元气。

    战斗虽然激烈,双方却都很克制。如果不是破坏力惊人,更像是一场比武切磋。

    “有些奇怪,这个魔族也在拖延,他在等什么?”

    石破天注意到玉真公主回来了,和她用神识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也有些奇怪,“是啊,不知他想干什么。我在上面看了一圈。发现了十八峰狱内还有一个大阵。应该是用来吸取收集的神魂、戾气的。按照我的推算,大阵核心就在第十八层。十八峰狱积蓄万年的戾气,只怕在那里都纯化成实质了!”

    “三个脑袋的家伙,难道是想用那法阵干什么?”

    石破天道:“敌人想拖延时间,这可不是好事!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断然道:“我亲自去催发太玄神雷炮。再有半个时辰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石破天道:“也许还有个高手潜藏在暗处,还是尽快摧毁这里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话没说完,就感应到了下方有一道奇异元气波动。

    三首魔族也同时感应到了。他三个头颅同时露出愤怒之色。这个气息,正是坏了他大事的家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石破天纠缠着,他一定冲过去轰碎对方。

    可惜,三首魔族也只能是想想。石破天并不比他弱。别看只是缠斗,如果被石破天抓住机会,对方可绝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三首魔族只能强忍着焦急,耐心和石破天周旋。

    第八层中,灵光构成光柱徐徐消散,纯金战甲大红披风的高正阳,从光柱中大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进入神武擂台,用羿射九日的解决了对手。出去看了一眼。虽然距离还几百公里,高正阳还是一眼就看出远方的气息变化。

    石国强者到了,正和三首魔族战的痛快。两股九阶气息冲天而起,简直无法掩饰。或者说时间太短,根本就来不及掩饰。

    神武擂台上再次取胜,高正阳已经取得了十连胜。这个十连胜,也给了高正阳一次宝贵的四阶奖励。

    高正阳特意选了一张神光遁法符。这是一件一次性消耗九阶上品法符。

    按照法符上的介绍,就是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发动。念动既发,能穿越空间和法阵等等屏障。除非是被圣阶以上力量干扰,才可能会失败。

    这法符是很贵,却是保命的好东西。高正阳一咬牙一狠心,就换了神光遁法符。

    他花了这么大代价非要赶回来,可不是嫉恶如仇,非要斩杀魔族。

    实在是血煞炼魂大阵太诱人了!

    三首魔族出来的时候,那股惊天动地的污秽之气,淳厚又无比纯粹。

    这种由戾气、精血、神魂所积蓄纯化成的气息,对于人族来说就是剧毒。真要放出去,能把天岳都的普通人都毒死。

    就算是魔族,也不可能全部吸收。只要是正常生命,就很难全盘接受这种极致的负面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然不可能吸收其中力量。但是,他有血神旗。这个***前铸造的最妖异***血腥的神器,最喜欢就是血腥、神魂、戾气这些负面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魔界杀了千万魔族,总算把血神旗提升到了七阶。可距离八阶还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血煞炼魂大阵,却让高正阳意识到了这是宝贵机会。能让血神旗迅速提升等阶。

    他肉身达到了八阶,如果元气也能达到八阶,内外配合,又是何等威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原本也只是想想而已,但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,他也不想随便冒险。几个九阶强者大战,可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神光遁法符,解决了这个问题。让高正阳暂时放下元磁飞星,不顾一切的跑回来。

    果然,撑死胆大的!

    三首魔族在上面打的热闹。正是窃取果实的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,能穿越空间和法阵等等屏障。除非是被圣阶以上力量干扰,才可能会失败。

    这法符是很贵,却是保命的好东西。高正阳一咬牙一狠心,就换了神光遁法符。

    他花了这么大代价非要赶回来,可不是嫉恶如仇,非要斩杀魔族。

    实在是血煞炼魂大阵太诱人了!

    三首魔族出来的时候,那股惊天动地的污秽之气,淳厚又无比纯粹。

    这种由戾气、精血、神魂所积蓄纯化成的气息,对于人族来说就是剧毒。真要放出去,能把天岳都的普通人都毒死。

    就算是魔族,也不可能全部吸收。只要是正常生命,就很难全盘接受这种极致的负面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然不可能吸收其中力量。但是,他有血神旗。这个***前铸造的最妖异***血腥的神器,最喜欢就是血腥、神魂、戾气这些负面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魔界杀了千万魔族,总算把血神旗提升到了七阶。可距离八阶还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血煞炼魂大阵,却让高正阳意识到了这是宝贵机会。能让血神旗迅速提升等阶。

    他肉身达到了八阶,如果元气也能达到八阶,内外配合,又是何等威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原本也只是想想而已,但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,他也不想随便冒险。几个九阶强者大战,可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神光遁法符,解决了这个问题。让高正阳暂时放下元磁飞星,不顾一切的跑回来。

    果然,撑死胆大的!

    三首魔族在上面打的热闹。正是窃取果实的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