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六十九章 挑战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六十九章 挑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穿着深蓝华袍的风印,当先从铁龙车上走来。今天他打扮多了几分随意,狭长的长刀斜挂在腰间,潇洒中又有几分英武。

    如果只说外表,风印的确非常优秀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忍不住赞道:“这家伙还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月轻雨眼神太过放肆,引起风印的感应。他转头向这个方向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月轻雨在他转头前,就把眼睛闭上了。她进入八阶后,剑心通灵,论起感应来却比风印还要敏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武安王也车了。他他满脸的横肉,眼眸细长森冷。身材比是风印要矮一头还多。华贵的紫金龙袍极其华贵。穿在他身上,却崩的很紧,尽是蛮横武勇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别睁眼,武安王风厉出来了。”高正阳警告道。

    武安王可不是风印,月轻雨只要凝神打量他,一定会被察觉。九阶强者就是这么的强大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不同,他看人完全不用元气,也无需动用神识。再看武安王时,本身就像一块石头般,不动任何心思想法。

    九阶强者感应在敏锐,也是从元气神识心神三个层面做出感应。单纯没有任何想法的目光,断绝了武安王感应的所有渠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高正阳独有的优势reads;。距离这么远,换做任何强者,都必须要催发元气才能看到武安王。这种特殊元气波动,就一定会引发武安王的感应。

    “行了他们进去了。”高正阳拍拍月轻雨的肩膀,提醒她可以睁眼了。

    月轻雨睁开眼睛,好奇的看着高正阳,“凭什么你看就没事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比你厉害。”钛极合金的事情,高正阳是不会和任何人说的。随口敷衍了一句。

    月轻雨不满的哼了声。她也知道高正阳的性子,只要他不想说就绝不会说。她道:“风印来了,接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山庄。一定有许多人。举办宴会,闲杂人就更多了。易容改装。就可以混进去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指着大门东南侧道:“看,那面有个侧门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转到这一边,果然,这个侧门不停的进出车辆人员。虽然门口有守卫,可看起来颇为杂乱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兴奋起来,说道:“人族和是蛮族强者云集,我们易容换装。做惊天大事。这可真***!”

    “是我进去。”高正阳纠正道:“你就在外面接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凭这个。”高正阳对月轻雨做了诡笑,那面容赫然变成月轻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个一模一样的面容相互对着,简直像照镜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”月轻雨胆子虽大,在幽暗的树林中突然看到自己的脸在诡笑,也不禁吓了一跳。转又无比好奇的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等你炼体进入七阶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句话,就让月轻雨没了声息。她有自知之明,她专修剑道,就算能进入圣阶,也无法把单纯肉身提升到天阶。

    知道进不去的月轻雨,闷闷不乐的低着头。也不知再想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转移位置。来到转向这条路的岔路口等候。没一会就过来一个车队。跟在后面听了一会,高正阳确定了目标。

    他看准了一个车队最后一辆车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铁龙车是以元石和法阵作为动力。正常来说都是有特殊的铁轨。但也有一些高阶铁龙车,有特殊的轮子,可以在各种道路上通行。

    这一队运货的铁龙车就是如此。因为透气的需要,这些车两侧都开着窗口。

    驾驭铁龙车的车夫只觉微微一冷,转头看了,没发现什么异常,也就在意。

    铁龙车完全是用法术催发,前面只有一小片透明水晶作为窗口。车夫也是通过水镜术,才能看到车周围的情况。包括催发车辆。也需要运转法阵,激发元石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几眼。发现这个车夫居然是个四阶法师。

    这辆铁龙车是专门用来运货的,车内的空间不大reads;。高正阳其实就待在车夫头顶上。

    可惜,双方的力量差距太大了,车夫完全察觉不到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进门的时候,守卫显然认识车夫,和他聊了两句,又检查了后面的车厢。才让铁龙车进门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是暗自松口气,他刚才好在没有冒充车夫。

    双方看似无意义的闲聊,如果不是本人,肯定会露馅。偏偏这种又不是约定好的,就是抓住车夫逼问,也猜不到守卫会问什么。

    趁着车停来时,高正阳悄然溜出去。这里显然是山庄的后厨,一共有二十多个灶在做菜,穿着干净厨子们在卖力干着活,还有人不停发号施令,厨房里热火朝天,各种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来往的人特别多,乱糟糟一团。不过,这里也有七八个面色森冷的黑衣人,不停走来走去,监督着厨房。

    这些黑衣人一看就是血莲卫的密探。高正阳也不敢大意,避开众人视线,远远绕开。

    山庄里也不知来了多少血莲卫的密探,几乎是遍地都是。守卫的叫一个森严。

    高正阳猜测,应该是十八峰狱才出事,玉真公主不想再闹出什么事情来。这才带来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可惜,今天晚上注定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这些密探虽多,高正阳也不如何在意。他最大的优势就是身体强横,金刚体达到第八重层次,力量控制入微,又没有任何元气波动。

    众多密探和他修为差的太远了,自身元气变化又特别显眼。在夜色中就像一盏盏明灯。

    高正阳远远就能感应到这些密探的存在,想避开他们并不难。

    但从后院出来,在进入前院时却遇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这里守卫森严,一群卫兵和密探把守着月亮门。围墙房顶,都是密探。除了密探,更有一道道法术灵光。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一眼,就断了潜入进去的想法。

    返回后厨那里。高正阳耐心的等待机会。再如何严密的防护,也有众多的破绽。以他的能力,真要想混进去太容易了。只是,需要找到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观察了好一会,高正阳把目标锁定在一个上菜的小厮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林,端稳点。这锅九转灵参汤可是一点也不能撒。”

    一个肥胖大厨说着,还那勺子在那个叫小林的小厮头上重重敲了。

    小林疼的直咧嘴,可也不敢说什么。低声应了一句。端着那足有三十多斤巨大砂锅,小心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小林看起来年纪也就是十七八,长的很清秀。武功颇有根基。端着巨大砂锅,双臂晃也不晃。

    一共有七个端菜的,小林站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高正阳站在走廊转弯的地方,等小林走过来制住reads;。他一只手端着砂锅,一只手如灵蛇般解开小林外衣裤子和鞋。

    几乎是刹那间,高正阳就把这些扒的衣物鞋子穿好。他的脸也在瞬间变成小林模样。

    只剩一套中衣的小林,被高正阳封闭了穴窍六感,装的都是大米白面等粮食。高正阳把小林扔到房梁上。等到了天明他自然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封闭了五感,他的呼吸也会降到最低。这个放粮食的地方,今晚肯定不会有人过来。极其安全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。高正阳就完成了这一切。前面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。

    众多护卫反复审视,也没发现任何不妥。高正阳端着巨大砂锅,轻松的进入了前院。

    前院反而没有护卫和密探了。到处都侍女随从等在忙碌。

    高正阳远远就看到一片青色莲花,在灯光照耀灿然绽放。巨大轩庭中,一群人的说笑声远远传开,看起来极其热闹。

    “有酒岂可无乐,久闻山国柳大家之名,何不奏上一曲。”

    火无害举着酒杯,姿态狂放恣肆。对坐在六皇子身旁的柳青歌说道。

    他声音响亮,自然压住了众人的声音。水轩中的众人。都是一静,目光都落在了火无害身上。

    火无害笑着对众人举杯示意。“一时兴起,还请大家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武安王冷笑,他看不上火无害,可自恃身份,也不会和火无害去计较。至于***人,就算看不惯火无害,也不会出言招惹他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微微一笑,也不以为忤。对柳青歌道:“无害殿既然说了,就请青歌抚琴一曲,如何?”

    柳青歌心里恨死火无害,脸上却神色淡然。她也不能不给玉真公主面子。起身遥遥对玉真公主施礼,“能在这里献艺,是青歌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顿了又道:“容我略作准备。”说着,转身飘然离席而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脸色却有些不好看,他请火无害帮过忙,自觉关系很算亲近。没想到对方突然搞这一招。让他很是被动。

    火无害却对六皇子邪气一笑,笑的六皇子心里也是发虚。他毕竟是有把柄在火无害手里。

    偏偏这次还弄巧成拙,十八峰狱出了大事,把悟空和尚也弄的死无葬身之地。这子,只怕连他姑姑玉真也都对他有了意见。这会,他就更不敢得罪火无害了。勉强的赔笑了。

    在座的各国使者,不是顶尖强者就是后起天才,没有一个笨人。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事。

    胡菲菲贴在师涵耳边道:“那个火无害真是厌恶,一会你去找他比武,当众打肿他的脸!”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师涵虽然也不喜欢火无害,却没兴趣做这么无聊的事情。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,该怎么找到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师姐姐师姐姐,你就帮人家出出气,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抱着师涵手臂,撒娇的不断扭动腰肢蹭着师涵,声音更是嗲的人骨头够要酥了reads;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对此。师涵的回应却异常无情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分席而坐,围成一个巨大圆圈。彼此间的距离却并只有一丈左右。

    胡菲菲在那撒娇发嗲,旁边的人虽然听不清楚。却都被胡菲菲那种娇媚媚态所吸引,恨不能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终于。旁边有个鹰族强者出声道:“胡小姐有什么事情,也许我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这个鹰族强者相貌英俊,鹰眼锐利如剑,披着黑色大氅,端坐在那,颇有几分气势。

    胡菲菲明眸一横,笑嘻嘻的道:“好啊,那个火无害很讨厌。你能帮我杀了他么?”

    鹰族强者面色微变,满腔的豪气顿时去了大半。火国势大好斗,鹰族也不想招惹他们。何况,他也绝没这个胆子在这里杀人。

    “切,没胆鬼。”胡菲菲一看鹰族强者那个表情,就知道对方不敢,撇嘴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鹰族强者极其尴尬,他勉强解释道:“不是我不敢,在这里不能杀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菲菲,怎么了?”坐在胡菲菲师涵斜对面一个大汉。突然站起身来,宏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大汉身高足有八尺,浓眉虎目。高额大嘴,额头上隐隐有三道横着金纹。肤色微微泛着暗红。站在那里,手长脚长,有股不怒自威的王者气势。

    他一站起来,也立即吸引了众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“虎飞禅!”火无害看到那人时,目光也是一凝。这位可是号称蛮族第一天才。居说十年内就能进入九阶的人物。

    火无害原本对虎飞禅并不在意,人族也好,蛮族也好,都喜欢吹嘘。虎飞禅连地榜都没上。也没什么真实战绩,他自然不服气。

    不过和师涵动手后。火无害的傲气都被打没了。毫无疑问,师涵稳稳胜过他一筹。除非动用神器。才有几分胜利的机会。

    虎飞禅的名气可比师涵响亮多了,火无害真是心里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风印,月轻雪月轻云,林国的林中泽,江国的江东流,人族七国的天才,也纷纷盯着虎飞禅,眼神中都带着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唯有坐在玉真公主首的阳九天,神色自若的在喝酒,甚至没看虎飞禅一眼。

    作为主人的玉真公主,也是笑而不语。她堂堂九阶强者,自然不会和小一辈的去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玉真公主心里也是暗自叹气。蛮族天才强者辈出。火国风国一代也有众多八阶天才。尤其是夏国阳九天,气势恢宏神凝意远,真是有皇者的格局。

    月国来的两个女孩虽然弱一点,可考虑她们的年纪,却是潜力无穷。

    相比之,只有风家一代没什么人才。六皇子和九皇子已经算是好的了,但也没什么进步空间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暗自叹气,再过几十年,等在座的天才都成长起来,又不知会搅动多少风雨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常年代,石中越他们到也是足以守成reads;。可万年大劫降临,天即将大变。想着守成,必将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虎飞禅目光转了一圈,已经把众人神色收入眼底。他心里不禁暗自不屑:一群土鸡瓦狗。

    万年大劫到了,既是劫难,也是机会。人族这么软弱,有什么资格和蛮族共治天地。

    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,虎飞禅对人族是颇为敌视。

    虎飞禅大步走到那鹰族面前,鹰族强者很识趣向旁边挪开。赔笑道:“虎爷,请坐请坐。”

    虎飞禅看都没看他,对胡菲菲笑着道:“菲菲,有事只管和我说。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他对胡菲菲说话,眼睛却盯着师涵。眼神中自然的带着几分柔情。

    师涵神色淡然,似乎完全没看到虎飞禅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种淡漠高傲的样子,却更让虎飞禅喜欢。但他也怕师涵发脾气,不敢说什么过分的话。甚至不敢惹对方生气。

    师涵太强了,虎飞禅和她动手三次,都输了。他力量上到是能压师涵一线,但也就是这点优势。和师涵动手他又心有顾忌,所以每次都输。

    虎飞禅也知道,想赢师涵,除非是生死搏杀,他毫无顾忌出尽全力,才有可能赢。可那样的胜利,却是他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师涵这么强,虎飞禅才喜欢她。要知道,他原本是喜欢胡菲菲的。一次把师涵惹烦了,动起手来却输了。从那时候起,他就死心塌地的爱上这个彪悍的狮族女孩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个见异思迁的家伙!”

    胡菲菲对虎飞禅也是没什么好气,她虽然不喜欢虎飞禅,可也讨厌对方见异思迁。对方居然转头去喜欢师涵,更是她难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这家伙虽然讨厌,可也能用用。

    她明眸一转,笑嘻嘻道:“虎爷,那个火无害调戏我,还调戏师涵,你去帮我打他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点小事,容易。”

    虎飞禅一听,立即满口答应。他本就看不惯人族,更看不惯火无害。这会正好借机会教训对方。

    虎飞禅扬声道:“火无害,听说你的烈阳横天刀很不错。今天群雄齐聚,我们何不切磋一番。”

    顿了又道:“火兄不用怕,我会注意力度,不会让你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火无害脸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都这么说了,他要真避战就像是怕了一样。火无害性子本就骄傲,他宁死也不能忍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啊,久闻蛮族第一天才的大名,正想见识。”

    火无害慢慢站起身,对玉真公主拱手道:“还请殿应允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淡然道:“两位能够切磋,也是盛事。岂有不允之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