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神变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神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青铜手镯上面浮雕着云纹和龙纹,看起来古朴大方,很有一股历史气息。

    月轻雨特别想打开手镯,把元磁飞星取出来。但和高正阳一样,她也没有打开手镯的办法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。

    武者可以用元气催发法器,却不太可能用武功去***法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还是要法师来才行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还是找我姐去吧。”月轻雨不甘心的试了几次,最后只能耷拉着眉头,颓然承认失败。

    高正阳接过手镯,收入心佛界内。这东西也许有什么追踪秘法,或者特殊的印记,还是放在心佛界稳妥点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这段时间还是安稳一点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正色道:“因为依依的事情,武安王只怕也要怀疑轻雪。就更需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叹气道:“明明拿到手了,却看都看不到。真折磨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在乎元磁飞星,风印死不死的,她却并不在意。也不觉得事情有多严重。

    月轻雨摆摆手道:“放心,皇族多的是人,死几个不打紧的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寿命都很长,身体又强壮。一个皇帝,往往数十个后代。如此万年累积下来,皇族的数量已经多的难以计算。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,也不知月紫影是怎么教她的。皇帝嫡子,和普通的皇族可不能相提并论。这件事更涉及到了风国和山国尊严,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。

    “天岳都会紧张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你绝不要多事。就老实待在这里。不允许出去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客气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白了他一眼,嚷嚷道:“这地方好闷好无聊,我要出去、我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出去也不是不行,打赢我就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瞪着高正阳,看他神色坚决,并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。小脸顿时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经历了远古遗迹的探险,她深深知道这个姐夫有多可怕。任何八阶武者,都不可能在他手下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她不过才进入八阶,甚至还没能掌握自己的力量。哪有资格和高正阳动手。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……人家待在这好无聊啊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抱着高正阳胳膊,就像小猫蹭着主人那样开始撒娇。她五官相貌和月轻雪一模一样,可性格却完全不同。这副小女孩的娇萌样子,在月轻雪身上永远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着摸摸月轻雨可爱犄角发髻,“乖,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高正阳那副哄猫逗狗的样子,让月轻雨很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闲着无聊,可以去神武擂台试试。”

    神武擂台虽然危险,收获也大。不止是各种奖励的收获。更重要的是可以对战各族的强者,增加战斗经验,磨砺武技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剑客来说,如果没有直面危险的勇气,那也就没资格再握剑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,既然有这个机会,月轻雨就不应该错过。

    “神武擂台?”月轻雨极为惊奇,这个地下比武场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,居然是传说中的神武擂台。

    各国皇室都有进入神武擂台的渠道,月轻雨跟着月紫影在外漂流,连身份都没得到月长空的承认。也不可能使用这些资源。

    对于传说中的神武擂台,她还是极为期待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激发元石,把神武擂台运转起来。金色光柱落下,徐徐转动。

    月轻雨犹豫了下,眼神中露出一抹坚定和锋锐,举步就想光柱走去。

    在她即将迈入光柱的时候,却被高正阳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别急,我先和你说说神武擂台的规则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是意外进入的神武擂台,经历了十场战斗,对神武擂台的规则也有了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这些经验相当宝贵。月轻雨能提前是知道这些,至少不会犯一些简单的错误。

    耐心的给月轻雨详细讲解一遍规则,又讲了许多注意事项。高正阳才让月轻雨进入了神武擂台。

    通过在巨大的水镜,高正阳观看了月轻雨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月轻雨在神武擂台的处子秀,表现还算可以。对手是个海族,背着龟壳,身体坚硬无比。月轻雨也是磨了许久,才终于找到机会重伤对方。赢了个开门红。

    等月轻雨出来,也是累的浑身发软。直接懒懒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打一场就这样,可不行啊。要再接再厉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随口调侃着,月轻雨却累的没力气说话,只能眯着眼睛在那直哼哼,表达自己的***。

    月轻雨这个样子非常有趣,高正阳正想继续逗她,神宫中的血神旗却突然一震,血光如长河般汹涌波荡,把神宫都镀上一层妖艳血色。

    神宫内是龙皇武魄和龙皇戟都同时震鸣,自发抵抗着是血神旗的神光。

    龙皇甲的灵性最弱,被血光覆盖后,收缩成一团。看起来最为狼狈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惊,这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血神旗是远古神器,极其妖异也极其张扬招风。高正阳得到血神旗后,也对它的威能和卖相极其满意。

    而且,血神旗驾驭起来也是如臂使指,没有展现出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怎么今天突然自发的发出惊人变化!

    高正阳惊而不乱,分析着血神旗突变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对了,应该是元魔灵胎的缘故!”高正阳突然想到了,在十八峰狱里吸收了元魔灵胎,血神旗一直也没什么特殊反应。他就觉得这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那个九阶强者李成英,把元魔灵胎吹的那么***,不可能一点声响都没有。

    地下比武场又有神武擂台保护,不虞气息外露。高正阳也没有压制血神旗的异变,他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研究一下血神旗。

    “我要淬炼神兵,不知需要多久。你不用担心。”高正阳和月轻雨的交代了一句,就在原地盘坐闭目,专心凝神对付血神旗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躺不住了,她急忙起身想说话,高正阳已经没了任何声息。在他的眉心处,一点血光直透出来。

    那血光很微弱,却极其的妖异森冷,让月轻雨心里不由的一冷。

    月轻雨总觉得事情不对,却又不知发生了什么。她围着高正阳转了几圈,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月轻雨坐在了高正阳对面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月轻雨见识过高正阳的真正力量,事情有些诡异,但她对高正阳还是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封闭了外在六感,正全神对付血神旗,也没心思关注月轻雨的动静。

    在十八峰狱中经历的空间破碎,高正阳也对空间有了更深刻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就是浮岛,在浮岛外面是无尽的元气海。只有沟通元气海,留下独特的神魂烙印,打开稳定的元气通道,才算是真正的九阶。

    法器、神兵,也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龙皇戟,血神旗,包括龙皇甲,都是能稳定沟通元气海。通过元气海的转化,进入某种虚实之间的特殊状态,才能收入神宫。

    高正阳能轻易击杀风印,却很难拿到风印的神兵无影刃。当然,他要是只要把风印尸体带走,总能取出神兵来。

    九阶神兵之间,也是有着明显等阶的。夜风无影刃,论起品阶来还不如龙皇戟。

    夜风无影刃是风国皇族祭炼几千年的神兵,里面不知藏着多少印记。高正阳拿来又不能用,自然不会为此冒险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龙皇甲的等阶无疑是最低的。只能勉强沟通元气海。除了护身之外,再没什么神奇力量。

    血神旗,则是高正阳拥有神兵中等阶最高的。他推测,血神旗可能不止于九阶。

    不论是吸收神魂,还是反馈元气精华,血神旗都展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就是血煞、戾气这些天下最为污秽的力量,也能纯化吸收。几乎没有后患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点,就称得上强大之极。

    展开血神旗,长旗如焚天烈火,把神宫变成一片赤色天地。

    血神旗内,一处处模拟的穴窍运转吐纳,从元气海直接吸收最为精纯的本源元气。

    哪怕不用神识催发,血神旗也能按照龙皇九变的心法,运转不休。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,血神旗似乎没有任何异常。唯一的问题是,高正阳并没有催发血神旗,它怎么会自发运转。

    而且,血神旗居然不需要催发到外界,直接就能在神宫内运转!

    从表面上看,不需要催发到体外,就能在神宫中运转吐纳,血神旗变得更加的隐蔽更加方便。简直和他身体融合在了一起。甚至可以借助血神旗***元气。

    但是,高正阳可不敢借用血神旗***。血神旗和他自身恍如一体,驾驭起来没有任何窒碍。这会给他一种错觉,让他觉得自己元气等阶是八阶层次。

    这种依靠外物***,肯定会有各种弊端。最后很可能会过于依赖外物,影响对自身力量的掌控,甚至会因此失去前进的决心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血神旗居然不受控制自发运转。不说血神旗吸收神魂的可怕变化,只是血神旗汇聚的八阶元气失控,就足以把炸个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钛极合金身体再强横,也难以抵御从神宫内释放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理会血神旗的元气波动,他沉下心神,不断的向血神旗深处下潜。

    得到血神旗后,高正阳还是第一次这么做。

    以前是他神魂力量太弱,血神旗又诡异难测。***金刚体后,神魂和身体几乎凝炼成一体,不受外力动摇。

    心佛宗的十方心佛印,是这世间对心神运用最神妙的秘法。高正阳元气修为不行,无法成就武魂,可历经生死洗练的心神,却异常强大,甚至远胜普通的九阶强者。包括龙皇甲,都有守护心神的妙用。

    正是有着这样的根基,高正阳才能以拳意压制风印。也正是十方心佛印的神妙,他才能以心佛投影潜入血神旗。

    血神旗内里是一层层法术符文,在元气催发下自发运转着。

    以高正阳对法术的简单了解,他根本就看不懂那些法术符文的变化。只是身为血神旗的主人,他对法阵有着一种极其直观的看法。

    这些法阵就像是一层层磨盘,把吸收到的各种神魂、煞气全部吸收后,一层层磨碎,不断筛选纯化。最终把吸收力量转化为纯粹纯净的本源元气精华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心佛投影,不知下潜了多久。终于看到血神旗的层层符文中间,有一团黑色云气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一层层符文如同精密的齿轮,不断循环运转。位于中心的黑色云气,在法阵磨炼下,不断分解成熊熊的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就是在元魔灵胎转化的强大力量推动下,血神旗才自发的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磅礴强大的力量,也不是高正阳能压制控制的。

    按照高正阳估计,元魔灵胎内积蓄的元气并不算太多。就算血神旗全部吸收,也不足以提升等阶。

    不过,元魔灵胎似乎蕴含着某种奇异的元气法则。

    从等阶来说,可能已经超越了普通的九阶神器。

    血神旗吸收了元魔灵胎后,生出了某种奇异变化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知道,这种变化是血神旗原有的,还是因为元魔灵胎产生了异变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种眼看着血神旗巨变,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很糟糕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就像骑在失控的野马身上,在山野间肆意狂奔。

    从马背上摔下来,不但会失去马,还有极大可能被摔死。而一直骑着,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和野马一起掉入山崖下摔死。

    高正阳考虑了一下,狠心继续向血神旗核心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退了,也不想退,这会也只能奋勇直进,寻找控制主动的机会。

    心佛投影不断的下潜,血神旗深处已经看不到法术符文,而是如血水汇聚成的深潭。

    清冷、明澈的血水,有种浸透神魂的冰冷。高正阳只觉得越来越冷,身之为人的种种情绪,就在冰冷的血水中不断被抽离。

    人生下来就知道痛苦、哭泣,知道喜悦、欢笑。随着人不断成长,这些情绪会变得愈发复杂。喜怒哀乐,爱恨,如此种种。

    冰冷的血光,就像是最强效的漂白剂,把心神投影中所有情绪都清洗掉。

    通过心神投影的联系,血光甚至浸透到了高正阳的心佛界。

    披着十方法衣、戴着心佛珠的心佛,也被血光浸染,变成了一片血红色。

    心佛是高正阳心念、神魂凝炼显化而成,介于虚实之间,却绝非虚幻。

    心佛被血色神光侵蚀,会伤害到高正阳的神魂本源。这种伤害,几乎是无法逆转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种预感,心佛要是被血神旗的血光浸染,他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很可能是像血狼皇那样只知道杀戮的疯子。

    或者说,血狼皇就是因为血神旗,才变成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怪不得血神旗那么好用,原来还有这种弊端。

    高正阳并不怕杀戮,却不想成为只知道杀戮的疯子。

    血光不断向心佛深处浸透,那种无情的冰冷似乎连思维都能冻结住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高正阳心里也紧张惊惧。人生来就有种种情绪,不论力量如何强大,智慧如何高明,情绪是无法消灭的,只能控制。

    高正阳认为,人的情绪极其重要,愤怒,悲伤,喜悦,惊惧,都蕴藏着不同的力量。情绪是生命最本源也最强大的力量之一。

    坚韧如同钛极合金的神经,让他能够在紧张惊惧的情况下,不会有任何慌乱,反而能把情绪引发的力量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手结金刚不动印,催发金刚体。由外而内的强大金刚体,让身体和神魂凝炼如一。

    心佛也同时散发出湛然金光,抵御侵入的血光。

    十方法衣,也释放出纯净浩然的金光。

    这件心佛宗至宝,本就有护持心神的无上妙用。只是高正阳元气等阶太低,无法驾驭十方法衣。直到这个时候,十方法衣感受到外力入侵,自发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中一定,有十方法衣和金刚体,他觉得足够扛住血神旗了。

    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冰冷的血光却猛然一盛,如同烈焰般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十方法衣内留下的层层禁制,血色烈焰中不断融解消散。

    高正阳吓了一跳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这样下去,十方法衣很快会就会被血光攻破。

    “血光似乎能消除一切禁制!”高正阳心思一动,把风印的青铜手镯拿出来。

    血色火焰一盛,把青铜手镯包裹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的,青铜手镯就变了颜色。手镯内部强大的禁制,不断被摧毁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就听一声元气震鸣,青铜手镯内装的东西就都被吐出来。

    风印在手镯里放了许多高阶元石,还有高阶的法器、兵器等等珍贵物品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管别的,神识一动,把装着元磁飞星的铁盒抓住,扔到血色火焰中。

    黑色铁盒看着不起眼,内部的法阵禁制却比青铜手镯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血色火焰本没什么灵智,只是本能的想要同化一切元气。顽固的黑色铁盒,吸引了血色火焰大半力量。

    熊熊燃烧好一会,黑色铁盒内里法阵禁制才被强行***,啪的一声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装在里面的元磁飞星,自行飞出来。

    铁盒内的强*阵,本来就是针对元磁飞星设立的。这才能把压制元磁飞星,不让它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血色火焰一举摧毁铁盒内所有法阵禁制,也就无法再控制元磁飞星。

    元磁飞星被外面的元磁之气吸引,就要脱离心佛界。

    血神旗的血色火焰却不允许,火光一卷,就把元磁飞星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元磁飞星释放无数白金毫光,强硬无比的抵御着血色火焰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股强大力量僵持在一起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