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78章 天网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78章 天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元磁飞星释放的元磁神光,坚凝无比又锋锐凌厉。△,任凭血色火焰如何凶猛,也无法炼化。

    高正阳感叹元磁飞星的神异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血神旗突然爆发的血色火焰,能侵蚀消解各种元气。也正是这种特殊的元气变化,这才能连续***各种法器禁制。

    不但风印的青铜手镯禁制被摧毁,就是十方法衣内的种种禁制,也都被血神旗摧毁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元磁飞星,血神旗接下来就侵蚀高正阳神魂。幸运的是,元磁飞星的元气也是无比特殊,排斥***所有力量。

    血神旗爆发出的元气,并没有真正的智慧。只是本能的想要同化一切能接触到的元气。元磁飞星的强硬抵抗,吸引了血神旗绝大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这也让高正阳有了喘息的机会。趁着这个空隙,他第一反应就是催发神识,炼化十方法衣。

    十方法衣是心佛宗至宝,也是心佛宗衣钵相传的宗主信物。

    几千年来,经过历代宗主的祭炼,里面留下了一道道强横之极的神识烙印。这些神识烙印,对高正阳来说就是一层层阻碍。只有等他元气修为提升到九阶,才能打开层层阻碍,把十方法衣真正炼化。

    所以,无相把十方法衣交给高正阳时说过,只有等他进入天阶,才能借用十方法衣的威能。

    心佛宗历代法师留下的神识印记,既是一种保护,也是阻碍。而经过这么多强者神识加持,十方法衣固然威力愈发强大,气息却也不免变得驳杂。

    按照高正阳的理解,十方法衣就像是一台功能强大的电脑,却因为主人太多了,留下太多的预装软件。最可怕的是,这些软件还无法删除。

    要想使用这台电脑,必须按照前人留下的方式去操作控制。

    血神旗却像的超强病毒,把所有软件都删除干净。对于电脑来说,这是个巨大的破坏。但是,电脑的硬件并没有破坏。

    当然,高正阳也只是这么类比的来理解。实际情况要比这复杂千万倍。十方法衣作为九阶神器,拥有的种种神妙威能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那些神识禁制被摧毁,不但没有削弱十方法衣的威能,破碎的神识禁制反而被十方法衣吸收,进一步增强了十方法衣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是十方法衣失去了一切禁制,变成了真正的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高正阳抓住这个空当,神识进入十方法衣,在最核心的深处留下了他个人的神魂印记。

    能轻易做到这一点,也是因为血神旗并没有灵智。摧毁了十方法衣中的禁制,留下的血色火焰并没有控制神器核心的能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顺利无比的炼化十方法衣,催发法衣内的力量,把占据法衣的血神旗力量全部强行驱散。

    十方法衣是心佛宗至高神器,就是因为没有人控制,才会轻易的被血神旗破除禁制。高正阳也是看准了这一点,故意用十方法衣去冒险。

    等他掌握十方法衣,主动催发法衣,情况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直到着一定,高正阳的心佛才和十方法衣真正融

    不过这么暴力摧毁所有禁制,也有许多弊端。

    心佛宗前辈高人留下的神识禁制,固然是一种束缚,一种阻碍。却也有着各种***经验,包括各种心得、感悟等等。可以说是极其珍贵的传承。

    被血神旗强行***,所有的神识传承都化作乌有。只有最本源的神识力量,被十方法衣吸收,成为法衣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知道这些,可情况紧急,他也没太多的选择。这种结果,显然是最好的一种。

    心念魂魄所化的心佛,和十方法衣融合后,高正阳心佛的力量暴增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心佛,原本也能借用一两分十方法衣的力量。但那完全是十方法衣本身释放力量,高正阳既无法使用,也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现在心佛融合十方法衣,从心念到神魂、身体,都被十方法衣全方位保护着。还能随着高正阳心念变化,如意催发各种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说原本的心佛是赤身。裸。体,现在心佛就是拥有九阶神器。可以从容应对血神旗的异变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底气,高正阳也有资格在旁边看戏,而不用担心被血神旗或元磁飞星误伤。

    血神旗的特殊异变,高正阳还有些莫不清楚。他也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先用元磁飞星消耗血神旗的力量,等到时机成熟,再收服血神旗。

    因为高正阳刻意收敛力量,这里又是他心佛界,血神旗本就没有灵智,它并没有感觉到高正阳的突变。自然也不会去刻意针对他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意识全部收敛成一团,意识死寂深深,不露任何气息。对外界也没有正常的感应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身旁的月轻雨正急的围着他乱转。

    高正阳******,月轻雨本来并没在意。以高正阳的修为,就是坐个一年半载的也正常。

    可没过多久,高正阳就浑身透出妖异血光,那血光把他身上衣物都化做灰烬。

    这让月轻雨立即意识到了不对。高正阳***的武功都是走至刚至阳至胜的路子。绝不会有这种诡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且,连衣物都被血光侵蚀成灰。说明高正阳无法控制元气变化。毫无疑问,高正阳陷入了麻烦。

    月轻雨本来对高正阳很有信心,可等了两天,却发现高正阳神识魂魄的完全消失。而他身上的血色神光,却愈发浓郁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月轻雨有点发懵,她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。也不知高正阳出了什么问题,更不敢胡乱出手。

    询问了皇天六道轮回剑,也没有任何回应。她到底不是剑主,只能使用皇天六道轮回剑中最简单的力量。无法解决这么复杂的问题。

    围着高正阳不知转了多久,月轻雨一狠心一跺脚,“只能去找月轻雪了!”

    月轻雪是法师,又是皇天六道轮回剑的剑主。她和高正阳的关系又亲密。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,就是风印死了,月轻雪也免不了被怀疑。暗里不知有多少眼睛再盯着她。现在去找她,很容易暴露。

    高正阳情况紧急,月轻雨也顾不得这些了。她等到天黑,就离开地下比武场,直奔玉真别苑。

    等到了玉真别苑的上空,月轻雨就感觉到了有两道神识从她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是无奈,她没有高正阳那种易容改扮的本事。更没有他那种强大身体,不需要驾驭元气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天阶元气气息,再如何隐蔽也瞒不过同阶强者。

    既然瞒不住了,月轻雨索性也不隐藏行踪。她和月轻雪是孪生姐妹,看自己姐姐哪需要那么多的理由。

    越是掩饰,反而越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“月轻雪,出来见我。”月轻雨高声喝道。她声音如剑,直透入玉真别苑内。

    她没有强闯法阵。玉真别苑可是玉真公主的家,防御严密。以她的力量,一个不好也会弄的灰头土脸。也没有那个必要去硬闯。

    在观星阁三层的月轻雪,有些意外的抬头看向夜空。出于孪生姐妹的奇异心神感应,月轻雨还没到,她就感应到了妹妹的气息。

    月轻雨声音冷锐,似乎充满了怒气。月轻雪却能听出来,她心思有些惶急。

    依依在旁边担心的道:“殿下,外面是谁这么大胆,***叫护卫。”

    因为风印被杀的事,这两天玉真别苑外颇为热闹。尤其是武安王,气势汹汹。那凌厉眼神把依依吓坏了。这几天总做噩梦。

    今天突然有人指名道姓来找月轻雪,更让依依提心吊胆,生怕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妹妹。”月轻雪对依依道:“你待着别动。***看看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手中玉笛清鸣,人就化作流光冲天而起。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飞到了月轻雨对面。

    两姐妹目光相对,眼神都异常复杂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第二次见面,第一次是在皇天六道中试炼。月轻雪还记得,亲妹妹举剑要杀她的情景。

    月轻雪对此到不记恨,但她很清楚,这个妹妹对她并没有多少亲情。所以,她也不能对这个妹妹太大意了。

    对着月轻雪,月轻雨也有些不知所措。在小姨的教导下,她只相信剑。认为亲情是种无用的情感。

    这种被强行灌输的信念,并不是她本性。因此,在遇到高正阳后,月轻雨不知不觉的就被喜欢这个男人了。她自己其实也知道,这样作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月轻雨嘴上说是只相信剑,这会其实早就把小姨教训扔到脑后。

    但灌输的再多信念、道理,终归抵不过少女萌动的爱。

    这是人的本性。外力只能压制,却无法灭绝。

    月轻雨对亲姐姐没什么感情,却对亲姐姐的男人特别喜欢。这让她更不知怎么面对月轻雪,甚至不好意思说高正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急着找我有什么事?”月轻雪率先打破了沉默,问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正想说话,却发现下面又上来两个人,顿时不悦的抿起小嘴。

    上来的是梅公公和月轻云。梅公公是担心月轻雪的安危。月轻云则是看到了月轻雨,好奇的上来看看。

    梅公公对月轻雨客气拱手,“咱家见过轻雨殿下。不知剑王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月轻雨随意一拱手,算是还礼。梅公公身份不一般,好像还是小姨的好友。她也不好太无礼。

    “小姨挺好的。”她答了一句,又道:“梅公,我找她有点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梅公公摆动拂尘,正想说话,月轻雪低声道:“梅公,让我和她聊聊。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很客气很有礼貌,语气却极其坚决。梅公公知道月轻雪的性子,也见识了她的本事。沉吟了一下,微笑道:“那咱家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梅公公拂尘一甩,潇洒的转身飞落下方。

    月轻雨瞄了眼月轻云,冷然道:“这里也没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对你姐姐说话,太无礼了。”月轻云冷笑道:“跟着小姨在外面,都成了野孩子。真是丢我们月家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是我姐姐。可我的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对孪生姐姐都没什么感情,哪会在意月轻云。这会心中着急,说话更不客气。

    月轻云双眉竖立起来,手握剑柄,身上剑意陡然大盛。她脾气刚烈,最受不了***。

    “想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正有火发不出来,月轻云握剑也***了她。毫不犹豫拔剑就斩。

    两人距离数十丈,月轻雨手中冰魄神光剑发出一道凌厉横天剑虹,直斩月轻云。

    催发剑气,声势固然浩大,对同阶强者却没多少威胁。

    月轻云拔剑绞击,想以实破虚。可剑气一透,剑虹上那刺骨寒意就让她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她脸色微微一变,月轻雨对冰魄神光剑的驾驭,远远超乎她的意料。月轻云没在硬接,随着剑气向直退出数十丈,这才把冰魄神光剑的剑虹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月轻云一身雪白剑衣,退的姿势飘逸如仙。虽然远远退开,却不见一丝狼狈。

    接了一剑,月轻云发现月轻雨剑气凌厉,冰魄神光剑九阶的威能太盛,继续战下去几乎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到底是亲姐妹,又没什么真正仇怨。也没必要生死相见。月轻云也不想纠缠,借着退势一直远去,转眼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月轻雨道:“还算她识趣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淡然道:“你来这不是为了逞威风吧?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月轻雨有些为难的道:“高正阳出事了,你帮帮他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神色一紧,果然,是和高正阳有关。

    高正阳上次见她的时候,就说过他和轻雨在一起谋划元磁飞星。月轻雪当时没问,心里却猜测两人可能有了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高正阳性格强硬坚定,却偏偏喜欢说笑,还喜欢漂亮女人。而且,这人平时相处起来,会发现他极其有趣幽默,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月轻雨喜欢上高正阳,这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月轻雪按下心中这些杂念,问道:“小羊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和我躲在地下避风头。不知***了什么,浑身冒着血光。神魂武魄气息都完全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雨把高正阳的症状说了一遍,有些焦急的道:“在天岳都,我也找不到别人,只有你能帮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光……”月轻雪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高正阳有件血红披风,极其妖异。不过,高正阳从没提过这血红披风是怎么回事。月轻雪也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没猜错的话,小羊身上的血光应该的那件血红披风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月轻雪想了下道:“风印死了,风家有人在盯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想去么?”月轻雨脸色立即就变了。

    她和月轻雪相貌一样,性格却差的太多了。她喜怒都是挂在脸上,极少掩饰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。”月轻雪淡定的道:“我这里有个乾坤万里符。你拿回去,催发法符我就直接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把乾坤万里符藏在袖子里,递给月轻雨。她说的轻松,可能以引导人远距离传送的法符等阶可是九阶。

    地下比武场有神武擂台保护,这个法符只怕没用。

    月轻雨才想拒绝,却突然醒悟。她没必要在地下比武场使用啊。想通了这点,她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,接过乾坤万里符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月轻雨道:“大约一个时辰后我会激发这个法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月轻雪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月轻雨得到许诺,心情大好。当即催发剑光,御剑冲霄而去。

    潜伏在周围的一个风国强者,急忙跟了上去。可没过一会他就停下来。

    对方的剑光越来越快。他自忖绝不是可能追上。果断的放弃了追踪。

    正在金雀宫喝酒的武安王风厉,很快就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月轻雪的孪生妹妹!”武安王沉吟着,把手里金杯捏成的流浆状,“不管你搞什么鬼,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武安王突然生出感应,遥遥看向窗外夜空。正值满月,外面夜空一片银辉,异常的明亮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着用法符离开。一定有事。”

    武安王对旁边随从道:“拿着本王帖子去见玉真公主。”

    随从急忙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消息传递的很快,没过多久,玉真公主那面就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一面巨大的水镜上,穿着大红长裙的玉真公主端坐书案后。她淡然道:“王爷这么急,不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安王也没客套,直接道:“殿下,请你打开天岳封魔阵,锁定月轻雪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微微皱眉,“王爷,这又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风印死了,你们欠我一个解释。”武安王道:“这本就是你们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心里不满武安王的强硬态度,但风印的事她的确有责任。不论是出于个人尊严,还是为了山国的面子,她都要尽可能抓住凶手。

    问题是,凶手真的和月轻雪有关么!玉真公主很怀疑武安王的判断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觉得,天狐族的胡菲菲嫌疑更大。也是因为她一句话,风印才会把元磁飞星拿出来炫耀。

    对方杀死风印,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元磁飞星。这种神物,本就价值无可估量。

    需要元磁飞星的强者,对风国皇子可就不会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不赞同武安王的判断,但于情于理都要支持。

    天岳封魔大阵启动,以月轻雪为中心,一张天罗地网徐徐张开。

    对方的剑光越来越快。他自忖绝不是可能追上。果断的放弃了追踪。

    正在金雀宫喝酒的武安王风厉,很快就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月轻雪的孪生妹妹!”武安王沉吟着,把手里金杯捏成的流浆状,“不管你搞什么鬼,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武安王突然生出感应,遥遥看向窗外夜空。正值满月,外面夜空一片银辉,异常的明亮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着用法符离开。一定有事。”

    武安王对旁边随从道:“拿着本王帖子去见玉真公主。”

    随从急忙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消息传递的很快,没过多久,玉真公主那面就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一面巨大的水镜上,穿着大红长裙的玉真公主端坐书案后。她淡然道:“王爷这么急,不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安王也没客套,直接道:“殿下,请你打开天岳封魔阵,锁定月轻雪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微微皱眉,“王爷,这又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风印死了,你们欠我一个解释。”武安王道:“这本就是你们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心里不满武安王的强硬态度,但风印的事她的确有责任。不论是出于个人尊严,还是为了山国的面子,她都要尽可能抓住凶手。

    问题是,凶手真的和月轻雪有关么!玉真公主很怀疑武安王的判断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觉得,天狐族的胡菲菲嫌疑更大。也是因为她一句话,风印才会把元磁飞星拿出来炫耀。

    对方杀死风印,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元磁飞星。这种神物,本就价值无可估量。

    需要元磁飞星的强者,对风国皇子可就不会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不赞同武安王的判断,但于情于理都要支持。

    天岳封魔大阵启动,以月轻雪为中心,一张天罗地网徐徐张开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