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280.第280章 插翅难飞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280.第280章 插翅难飞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七城的磐石大街都是商铺饭馆,正常情况下,各家商铺早就打开门板,忙乎起来。

    可今天情况却不一样,数里长的磐石大街上,满是盔甲鲜明的士兵。

    天空上还有几位衣着华贵的法师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七城东从半夜开始,就一直有大队士兵行动。就算是瞎子,也能从周围凝重的气氛中感受到不对。

    做生意的都是聪明人,不用任何人说,所有人都乖乖的待在家里,没人愿意露头。

    憋了许久也没真正的动静,磐石大街的住户商家们也都忍不住好奇,从门缝窗户缝隙关注着外面的动向。

    可就是最见多识广的人,也弄不清这些士兵想干是什么。

    也有眼睛尖的,空上有一点青影高悬不动。有见识的自然知道,那一定是御空飞舰。

    长风飞舰,风国最快的御空巨舰。首尾长近百丈,宽十余丈,上下共有七层。六张高高竖起的巨大青色风帆上,无数符文闪耀,自发吸纳运转元气托起巨舰。

    风国对于风的力量研究了万年,最擅长利用风的力量。他们的长风巨舰,也是冠绝七国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站在长风巨舰的七层舱室里,很有兴趣的四处打量着巨舰的陈设布置。

    在她前方有数十面巨大水镜,从各个方位显示着磐石长街的情况。

    相比于玉真公主的漫不经心,武安王风厉却显得极其认真。他一直盯着水镜上的画面,寻找着可疑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殿下,磐石长街已经完全封锁。请殿下指示。”

    站在玉真公主身侧的一名血莲卫统领,鞠躬禀报道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这才收回游转的目光,对武安王风厉一笑,“王爷,可有什么章程?”

    武安王摆手道:“这里是天岳都,还请殿下主持。本王只管协助。”

    风厉这话说的漂亮,却是把帽子扣在玉真公主头上。要是事情没弄出个结果,就要找玉真公主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也不在意,悠悠道:“开启天岳封魔大阵,已经能锁定月轻雪就在七城东。七城巡守共出动了十五万士兵,三百法师,封锁四方后在城东区逐寸搜索,最终确定了她就在磐石大街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玉真公主才又道:“现在完全搜寻不到月轻雪的位置。但她一定在磐石大街里。如果王爷不急,我们慢慢搜索,总能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也想找到月轻雪,但她不想太急。这毕竟是天岳都,是自己家里。既然月轻雪跑不了,就没必要弄的鸡飞狗跳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现在只需要一步步推进搜索,总能找到对方的是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武安王也明白玉真公主的意思,“本王会耐心恭候殿下佳音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微微点头,“那就请王爷稍候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对身后的血莲卫统领微微摆手,“去吧,别让王爷久等。”

    血莲卫统领俯身应是后,迅速出了舱室,飞落到磐石大街。

    天岳都是山国的根基,积累了万年的力量何等雄厚。很快磐石大街数千户的居民情况就被收集上来。

    但为了稳妥起见,血莲卫绝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。数千士兵有序推进,每一寸土地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山国皇朝的力量真正运转起来,就是一只蚂蚁藏在这里,也能翻出来。

    长街很大,但在数千士兵有序推进下,搜查的速度也不慢。

    等到了中午,长街已经搜索了一半,却还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血莲卫大举出动,搜索七城城东的消息却早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二城紫丹院内,一片金榴花正在盛开怒放。午后灿烂的阳光下,花朵上的金色漂亮的炫目。

    坐在凉亭里的胡菲菲眯着明眸,穿着轻柔的淡***裙裳,露出小半截秀美白瓷美玉般的小腿,像小猫一样的趴师涵怀里,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花丛。

    可再漂亮的景色,也会无聊厌倦。

    胡菲菲忍了一上午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你说风厉他们大张旗鼓的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师涵恍若没听到一样,闭着眼睛在调息,也不知是在***还是在沉思。

    “别装傻,快说话。”胡菲菲一把抓向师涵胸口,就想用力揉捏两下。对于师涵的丰挺胸口,她可是一直颇为嫉妒。

    “别乱摸。”师涵手一翻,先一步按住胡菲菲小手。

    胡菲菲悻悻的道:“让我摸两下有什么,也不吃亏。”

    师涵还是不说话,甚至眼睛都没睁开。胡菲菲更不满了,“你这个女人,是不是用完我就不管了!”

    胡菲菲嘀咕道:“亏我在宴会上那么帮你,害的风印都被杀了。那个风厉还不知怎么恨我呢!没准怀疑我和凶手是一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那么蠢。”师涵睁开眼睛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开启天岳封魔大阵,又是玉真和风厉一起出动,他们一定是找到了***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得到师涵回应,胡菲菲兴奋起来,“对,我早打听过了,据说是他们是在追踪月轻雪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故作深沉的摸着光洁娇俏的下巴,“这件事又何月轻雪什么关系,难道真是她派人杀的自己未婚夫!”

    说着,胡菲菲坐直身体,满是怀疑的涵道:“说说,你又为什么在宴会上帮忙?”

    师涵懒得理会,“这和你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气的胡菲菲小脸都红了,“你有没有良心,宴会上还不是我帮了你大忙。错,是帮了你们的大忙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胡菲菲得意笑起来,“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所以帮忙是因为修罗王高正阳!”

    师涵淡然道:“卿卿就是多嘴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明眸一转,笑嘻嘻的道:“我又不是外人,卿卿当然不会瞒我。你不知道吧,月轻雪就是在铁林部长大的,她和高正阳居然是青梅竹马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师涵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胡菲菲有些尴尬收起笑容,“不好笑么,两人早有私情,偏偏风印不识趣,要娶月轻雪。两人恋***热,就联手杀了风印。这是***啊!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。”师涵说道。

    胡菲菲却不肯放弃,正色说道:“修罗王高正阳的名字,在山国东荒可是很出名的。月轻雪前些年一直待在铁林部,也不是什么天大隐秘。把两个人联系起来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师涵无所谓的道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次对方大张旗鼓的行动,大概就是月轻雪要去会高正阳,准备捉奸成双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瞪着漂亮大眼睛道:“我不关心他们死活,就怕连累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怕连累你吧?”师涵淡然说道。

    胡菲菲嘿嘿笑起来,“我到没什么,高正阳是你父亲的嫡传***,你也是撇不开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卿卿真是多嘴。”师涵早知道师卿卿嘴碎,胡菲菲又狡猾,想从师卿卿嘴里骗出点东西来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狮族上层大都知道,想保密可太难了。关键是也没人的想着为高正阳保密。

    修罗王在神武擂台上崛起后,高正阳这个人有关消息就再藏不住了。尤其是蛮族方面。只怕大都知道了高正阳这个人。

    像胡菲菲这样的,甚至能探听到高正阳是绝灭嫡传***。以她的聪明,自然很容易就能把事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师涵真的不怎么在意,这件事和她关系不大。该帮的也都帮了。高正阳他们闹出这么大的事情,被人找****也怪不得谁,只能说他们行事太不谨慎,叫人抓到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那可是你的师弟,也是你老公,难道就这么不管了么?”

    胡菲菲不知是什么心思,鼓动道:“这个关键时候,你一定要帮忙才行!”

    师涵胡菲菲,眼神淡漠深远,让胡菲菲莫名的就有些心虚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我们蛮族还是不要插手。”师涵颇有警告意味的说道。

    胡菲菲这会却抬起头,“师涵,你想的太多了。我知道轻重。其实,我就是想过去闹。罗王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师涵不置可否,别狐狸平时一副萌萌可爱的样子,骨子里却是有着狐族天生的狡猾,绝对是骗死人不偿命的主。

    “虎飞禅虎爷来了。”一个狐族妖艳侍女,走过来低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胡菲菲禁不住笑起来,来的正好。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师涵微微皱眉,虎飞禅这会过来,应该是为了月轻雪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族七国内讧,对蛮族来说并不算是坏事。人族数量众多,远胜蛮族。七国要是真能团结合作,对蛮族反而不利。

    有机会的话,蛮族当然要用点手段。所以,胡菲菲也好,虎飞禅也好,都表现的颇为热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都在。”才进院子大门,虎飞禅就朗笑道:“七城东那里出了点热闹,我们去何?”

    不等师涵说话,胡菲菲迫不及待的道:“好啊好啊,我们一起过去就用我的飞狐舰。”

    师涵本来不想去凑热闹,真要是高正阳遇险,她去了也没用。对方可是有数位九阶强者,高正阳绝没有一丝机会。可眼睁睁正阳出事,她心里也不会舒服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那可是父亲的嫡传***。

    虎飞禅涵的犹豫,他劝道:“听石中越说,这次各国各族的高手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我也很好奇,到底是谁轻易击杀风印,把天岳都闹了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师涵沉吟了一下,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,“那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这就去做准备。”胡菲菲一下跳起来,高声道:“去把人都喊过来,把飞狐舰开出去。”

    天狐族还是很有效率,没多久的时间,线条优雅修长的飞狐舰,就已经行驶到了七城东。

    这会,七城东的天空上,已经来了十余艘飞舰。

    局中的当然是最大最豪奢的长风飞舰。***飞舰都默契的远远围着长风舰,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。

    “铁鹰舰,烈阳舰,新月舰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在那扳着手指查起来,小脸上笑的叫一个开心。“真是的不怕事大!”

    虎飞禅不屑的道:“人族就是这样,总是喜欢勾心斗角。月国和风国出丑,他们比我们还高兴。”

    师涵默然不语。参加七国会盟的大多都来了。里面还不知有几位九阶强者。

    高正阳要是真在这里,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师涵和高正阳不过见过两面,要说有多深感情绝对是假的。但从心里来说,师涵还是很欣赏高正阳的性格,欣赏他的霸道强势。

    从她父亲角度来说,她更倾向高正阳。可惜,在这种情况下,就算是佛皇亲临,只怕也救不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师涵在心里暗自叹口气,为父亲惋惜,也为高正阳惋惜。

    “火无害!”胡菲菲指着左后方的赤红飞舰道:“虎爷,你当时怎么没打死这小子,生厌。”

    虎飞禅瞥了那飞舰一眼,不在意的道:“这人性子偏激,却***恢宏大气的烈阳横天刀,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大成就。不用理会。”

    以火无害的身份地位,外在的资源不会有任何欠缺,能决定他成就上限的,只能是他自身。

    而他性格很有问题,这就决定他不会有大成就。

    虎飞禅相貌粗豪,可眼光却很精准。对于火无害这样注定没有成就的人,他懒得多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修为不行,心思却阴险的很,虎爷你也要小心点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就是火无害,一个劲说着他坏话。

    数千丈外的赤焰飞舰上,火无害自然听不到胡菲菲的话。却能指指点点,一脸的轻蔑不屑。

    火无害菲菲一眼,心里暗自盘算着,一定要想办法抓住这小狐狸,狠狠折磨玩弄,才能出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石中玉就在火无害旁边,他注意到火无害目光阴狠,满脸戾气。心里也是不喜。

    没人愿意和一个喜怒无常心胸狭窄的家伙交朋友。可惜,火无害这种人粘上容易,想要甩开就难了。

    “那小狐狸精真是骚到骨子里……”石中玉无害的心思,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狐狸精天生就是让我们玩的。”火无害傲然道:“等她落在我手里,必要请六殿下品尝那骚滋味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种事,两个男人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火无情听的不舒服,忍不住问道:“六殿下,这次大张旗鼓,到底在找谁?”

    石中玉急忙解释道:“好像是个叫高正阳的。据说是月轻雪青梅竹马的恋人。怀疑是他杀了风印,抢走元磁飞星。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是什么东西?”火无情皱着赤色红眉,一脸嫌弃不屑。

    七国皇族万年传承,只尊重各国皇族血脉。就是天下第一的陆九渊,在他们不过是乡下人。姓高的小子,又算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火无害也道:“月轻雪好歹也是皇室血脉,居然找了野小子。真是丢人现眼。风印死的好冤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月轻雪从小在一个人族部落长大,没什么教养。做出这种事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石中玉解释着,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优越感。石国和月国本就关系紧张,评价月轻雪时他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月轻雪法术天赋到是不错,到是有些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火无害想到月轻雪的强**术天赋,也是有点可惜。这个女人要是跟着他该多好。

    夕阳斜挂,晚霞如火烧一般,红中带金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忙碌,大军终于在龙门茶楼后院内,搜到了地下入口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的居民早就疏散开了。此刻的磐石长街上,只有盔甲鲜明的士兵。所有人都肃然无语。只有铁锤轰击石板发出当当巨响。

    “藏在老鼠洞里也没用!”长风巨舰上,武安王心情大好,举着大酒碗一口喝干,身上煞气也愈发浓重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心里也暗自松口气,发现是地下通道不算什么。关键是那处地下有股强大力量,居然能阻挡神识感应,甚至挡住了天岳封魔大阵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就太不一般了!不用说,月轻雪月轻雨,还有那个高正阳,都躲在里面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也有些好奇,这里的地下究竟藏着什么秘密!

    军中的高手众多,众人一起挥动大锤,很快就打通了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幽深黑暗的地下通道,也没人敢乱闯。月轻雪她们都是天阶,真要躲在里面出手,那也是非常危险的。

    何况,这种重要的大事,还要听玉真公主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巡城军退出磐石长街,天阶以下的也都退开。”玉真公主亲自来到洞口,发号施令,先行清场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,普通人也没资格知道。再者,真要发生战斗,天阶以下很容易被误伤。还是退远点安全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盯着地下通道的幽深入口,沉吟了下摆手道:“你们几个进去…”

    几个血莲卫高手,都披上重甲,手持兵刃,鱼贯进入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