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282章 死局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282章 死局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从武魂品质来说,高正阳新凝结出的金刚龙皇武魂,把握天地至理又契合自身根基力量,远远超乎一品的层次。

    按照武魂等阶来说,身体和元气内外合一。已经让高正阳触摸到天魂层次。

    天魂,也就是九阶武魂。这个层次的标志是打开元气海通道,在元气海中留武魂烙印。

    只有走到这一步,才能无视地域环境空间的变化,随意驾驭元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元气层次只有七阶,正常情况累死也感应不到元气海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他的金刚体已经达到八阶上品,经过钛极合金加持,已经达到八阶巅峰。

    距离九阶,只有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所谓元气海,实际上也是万物本源的本源海。是万物世界的归宿。

    从本源海的层面理解,不论是身体血肉,还是神魂元气,都是由细微无比的本源组成reads;。

    十八峰狱被摧毁时,高正阳幸运的看到了元气海。明悟到世间万物都是由本源组成的至理。

    凝炼的金刚龙皇武魂,把是金刚体和元气修为叠加融合,也让高正阳突破了元气等阶***,触摸到九阶天魂的层次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触摸九阶天魂,还不是真正的天魂。

    八阶巅峰的武魂,高正阳自忖足以压服血神旗。

    血神旗再厉害,毕竟是从属与他的神器,本身也并没有灵智。关键是他也没时间了。

    神宫中的金刚龙皇武魂一声低啸,漂浮在神宫中龙皇甲感应到武魂气息,化作一道金光投入金刚龙皇武魂内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金刚龙皇武魂就披上了龙皇甲。

    龙皇甲本就是为高正阳量身订制的九阶神甲,只是他元气等阶太低,一直难以真正发挥出作用。他凝成武魂后,强大的武魂立即炼化龙皇甲,把武魂全副武装上。

    九阶的神兵法器,本就是要结合武魂阳神来驾驭,才能如臂使指,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炼化了龙皇甲,高正阳的武魂力量又强盛几分。他的武魂再次低喝一声,悬浮在神宫中的龙皇戟,也落在武魂手中。

    龙皇戟融合了定海振定风针,论起品阶来却是远胜龙皇甲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没能完全炼化,可通神的武道却激发了龙皇戟的灵性,驾驭起来却远比龙皇甲还要顺手。

    此刻武魂初成,他以武魂气息从新沟通龙皇戟,虽没能完全炼化龙皇戟,却觉得元气和武魂在龙皇戟上往复流转,龙皇戟仿佛真的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身披龙皇甲,手持龙皇戟,高正阳的武魂进入了最强状态。

    稍微适应了武魂的强大力量,高正阳就驾驭着武魂冲入血神旗。

    血神旗已经化作一大团血色火焰,熊熊燃烧如烈日。在血色火焰中间,银色的元磁飞星流转不定,左冲右突,却始终无法冲出血神旗的包围。

    高正阳驾驭武魂主动进入血色火焰,立即感受到那股焚烧神魂的炽烈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像赤身走进了巨大火炉,周围炽热高温靠的浑身灼痛,整个人从内而外似乎都要烤焦了。

    这种神魂层面的焚烧,被龙皇甲挡住了九成。就是那剩的一成力量,也极其危险。足以把高正阳的武魂焚烧成灰。

    血神旗现在释放的力量,比刚才强盛十倍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空多想,他催发武魂一直向血神旗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无穷无尽的血色火焰,都是一层层强大而精妙的法阵。这些法阵环环相扣,精密又神妙之极。

    通过层层法阵运转,血神旗不断碾磨元磁飞星,想要彻底摧毁元磁飞星,吸收其中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元磁飞星特殊的元磁神光,却异常顽固reads;。不论血神旗如何炼化,都无法改变元磁神光的特性。

    血神旗也展现出了上古神器的强大。任凭元磁神光如何锋锐,也无法破坏法阵的运转。

    两种力量就这样相持不。血神旗炼化不了元磁飞星,元磁飞星也无法破坏血神旗脱困。

    血神旗也好,元磁飞星也好,高正阳都看不透深浅。他也没有力量能压服任何一方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心佛投影曾深入血神旗,知道血神旗核心法阵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催发武魂进来,就是要取一个巧。

    血神旗内里空间看似广阔无尽,实质上却是由一层层法阵构成。

    高正阳驾驭武魂,轻车熟路的来到元磁飞星前方,猛然探出龙皇戟一点。

    被层层法阵锁住的元磁飞星,就被龙皇戟轰的向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血神旗的核心法阵处,元魔灵胎已经消散了大半,只余一部分精纯灵气还在催发着血神旗大阵运转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击,精妙无比的把元磁飞星送到了法阵最核心处,正落在元魔灵胎的位置。

    元魔灵胎被血神旗吸收转化了九成的力量,本就处在消散的边缘,元磁飞星锋锐无匹的元磁神光一转,就把剩余元魔灵胎全部绞灭。

    元磁飞星也替代了元魔灵胎,顺势镶入血神旗法阵的核心,成为血神旗法阵的核心力量。

    血神旗虽然无法销熔元磁飞星,却能抽取元磁神光的力量,加以吸收转化。

    对血神旗来说,元磁飞星蕴含的元磁神光太过锋锐坚硬,远不如神魂戾气精血。如果元磁飞星放在外面,血神旗绝对无法吸收其中力量。

    可元磁飞星镶嵌在法阵核心,释放的元磁神光,自然的推动着血神旗大阵运转,成为血神旗的元气核心。

    血神旗的异动,就是因为吸引元魔灵胎灵气,鼓荡着法阵强行运转。现在元魔灵胎消散,血神旗的异动自然停止。

    高正阳催发武魂,在血神旗大阵最深处留武魂印记。

    血神旗内本就有高正阳的神魂气息,武魂印记汇合里面的神魂气息,轻易重新掌握了血神旗。

    随着高正阳心念转动,血神旗迅速收缩,最后化作一面血色长旗系在龙皇甲上。

    金刚龙皇武魂,外穿龙皇甲,手持龙皇戟,身后血神旗猎猎飞扬。

    三件神器,被高正阳用武魂真正的统合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,九阶的龙皇甲完全炼化。龙皇戟血神旗虽没能真正炼化,也能如意驾驭,没有半分窒碍。

    放置在血神旗法阵中枢的元磁飞星,给血神旗提供了源源不绝的元气的同时,也让血神旗多了几分特殊变化。

    元磁神光锋锐无比,又是这世上变化最快的元气之一。以元磁飞星作为法阵力量核心,血神旗也拥有了元磁神光的力量特质reads;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需要运转血神旗,只是催发武魂,就掌握了血神旗的异变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因为拥有元磁神光的特性,血神旗元气变化的速度提升五倍左右,元气也多了种无匹的锋锐。

    现在的血神旗,完全可以当做锋锐无匹的神剑。

    这个变化,也让高正阳很惊喜。用血神旗来砍人自然远不如龙皇戟,可血神旗的这种特性,用来催发飞行却能把速度催发到极致。

    这世上速度最快的,永远是九阶剑客的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什么高阶剑法,但有血神旗御风破气,他飞行速度至少能提升三五倍。这速度相信足以傲视天,就算九阶强者也只能跟在***后面吃灰。

    异变的血神旗,也让高正阳更多了几分把握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他徐徐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可醒了,我还以为你出事了!”高正阳才睁开眼睛,月轻雨小脸就贴上来,着急的说道:“那群天阶很快就要破开幻术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紧不慢站起身,心念一动,龙皇甲已经把身体全部包裹起来。一丝肌肤都不露。

    龙皇甲冷硬的面甲,也把他的脸全部挡住。只有眼部那里露出一线如深渊般的幽深黑暗。

    血神旗在威严华美的龙皇金甲后飘舞飞扬,鲜艳浓烈又纯正的血色,带着震慑人心的冷冽和残酷。

    在远古遗迹的时候,高正阳整天都是这副打扮。月轻雨本来早就看惯了。可放面甲后,月轻雨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穿着金甲的人很陌生。让她觉得异常的压抑。

    月轻雨眼中露出惊疑之色,高正阳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厉害。那股气息竟然有种深不可测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又变厉害了!”月轻雨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脸上露出笑容,“敌人太吊了!不变身怎么干爆他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隔着面甲,月轻雨看不到高正阳的表情,却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欢快和轻松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是跟着一松。虽然外面一定布天罗地网,有众多九阶强者等着。但不知怎么的,她总觉得高正阳会没事。

    想了,月轻雨惊喜无比的问道:“你晋升九阶了?”

    “呃,算是吧。”高正阳现在的状态,没有一门力量能达到九阶。

    但是,武魂八阶巅峰,金刚体八阶巅峰,元气修为虽是七阶,却有血神旗加持,也是八阶巅峰。

    他领悟内外合一之妙,金刚体和元气修为统合起来,却更胜普通的九阶。

    超品的武魂,虽还没达到天魂层次,却足以和九阶天魂媲美。

    血神旗内无尽元气,也不会受任何外力***。对他来说,短时间内足以当元气海来用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忖,他现在施展的力量和绝灭相差无几。这么强的力量还解决不了问题,那只能说他无能了reads;。

    月轻雨却不放心了,“还不是九阶,外面那么多人,你能跑掉么?”

    月轻雨知道,她们姐妹暂时不会有事,可要是高正阳被抓住,就都完了。

    就算高正阳嘴硬能挺住,也挡不住各种秘法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跑?”高正阳丝毫没有杀人犯的觉悟,他自信的道:“我相信武安王他们都会讲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不能置信的瞪大眼睛,她有些分不清高正阳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。武安王会讲道理,才怪!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才给我的是什么东西?”高正阳对月轻雪赞道:“简直是仙丹,一颗来,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道也有劲了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微微摇头,“你没事就好。”她能这么镇定,到不是对高正阳有多大信心,而是想的开,反正生死同路,到也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月神丹,我姐用百年寿命凝炼出来的,你有点良心就永远也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说的轻描淡写,月轻雨却忍不住给她抱起不平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。”高正阳有些惊讶,停了道:“那药味道不错,你还有没,再来几颗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摇头,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牵起月轻雪的手,很亲热的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月轻雪柔声解释道:“我的寿元就这么多,只能炼一颗月神丹。”

    月轻雨在旁边有些发懵,这是什么情况。高正阳吃了月神丹,不但不感激涕零热泪盈眶,还想着再吃月神丹,真是太***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姐姐也不是正常人,居然还一本正经的回答高正阳的问题。

    高正阳可没在意月轻雨,他挽着月轻雪向外走去,一边认真的探讨道:“那要是有什么延长寿命一千年的东西,你吃了不就还能提炼月神丹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可行。但月家从没人炼制过两颗月神丹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很认真答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这样啊,等有机会可以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性子喜欢说笑,真实情感却极其内敛。他不喜欢去肤浅的表达,因为月轻雪也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假如两人调换位置,高正阳也愿意凝炼月神丹。因为两人的感情足够深厚。

    所以,月轻雪的付出他受得住受得起。月轻雪也明白他的心思,两人有着这样的默契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很快穿过门口那面巨大水镜。

    银色水镜一阵波动,困在里面的几个血莲卫高手同时露出惊色,每个人元气爆发,巨大的水镜砰然破碎成无数水滴。

    迷神宫只是幻术,针对天阶强者的六感生出变化,让人如坠迷雾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月轻雪一走进去,立即触发几个天阶强者灵觉,迷神宫的幻术立即就破了reads;。

    进来的血莲卫一共有五个人,都是身披重甲的天阶强者。

    挣脱幻术后,立即发现身边多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月轻雪还好,气质清冷却没有威胁。一身金甲血红披风的高正阳,浑身上都给人巨大的威压。

    几个人本能的想动手,可出于天阶强者的灵觉,他们又能察觉到对方的强大。

    那种强大,不是他们能够衡量的,更不是他们能冒犯的。

    为首的血莲卫高手,却不敢就这么让开路。后面还有玉真公主在看着呢!

    他心一横,正想喝令众人动手,高正阳冷幽深邃目光已经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一对,血莲卫高手就觉双目剧痛,一股无形却凌厉无匹的力量,如同刺破天地的长戟,猛然贯入他的神宫中。

    他浑身激荡的元气,差点就被无形神意冲击引爆了。

    血莲卫高手踉跄退开几步,靠着石壁大口喘起粗气。紧闭的双眸中流出两行血泪。有些扭曲的面容顿时多了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高正阳强横武魂就占据了绝对优势。一个照面,就重创了那人武魂。

    超乎普通九阶强者的力量,对上普通的七阶,完全是碾压。

    ***几个血莲卫强者吓了一跳,都迅速向后退开几步,满脸惊惧的看着高正阳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高正阳的强横不是他们能挑战的。要不是玉真公主就在身后,他们绝对会有多远跑多远。

    现在,就只能硬着头皮强撑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退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玉真公主的声音传了来。

    几个血莲卫强者如释重负,急忙远远退避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看这几个人,挽着月轻雪,大步走出了地通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在后面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天色已黑,通道口周围却有数十盏巨大灵光灯,把这里照的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高正阳出了入口,目光一转,发现周围的房屋都拆掉了,包括龙门茶楼在内等众多建筑都被拆除,方圆数千丈内都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在这片闹市区域,一眼看过去竟然有些空荡荡的感觉。

    高正阳打量四周的同时,四周的强者也都在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很好奇,是谁这么大的胆子,敢杀风国皇子,抢夺元磁飞星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高正阳,更别说高正阳一身金甲,根本看不到相貌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,看着气势到是挺足的reads;!”

    火无害看着面前巨大水镜,颇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石中玉摇头,“没见过这个人。也不知是哪冒出来的。真的狗胆包天!”

    “这对狗男女,还手拉手,真是不知羞耻。”火无情一直看不惯月轻雪,讥嘲道:“那女人果然是没娘养的,一点皇族尊严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女人看着冷冷淡淡的,没看出是这样的。淫。妇……”

    火无害别有意味的笑起来。月轻雪法术天赋绝伦,闹出这么大的事,也不知她怎么收场!

    飞狐舰上,虎飞禅也在感叹,“居然真是月轻雪。可惜了,她的法术天赋绝伦,假以时日,前途不可***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没说话,她瞪大眼睛看着那熟悉的金甲。没错,这就是那个重伤她的修罗王。

    果然,师卿卿说的没错,修罗王就是高正阳,是月轻雪的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胆子还真大!”胡菲菲咬着小银牙冷哼道:“这次你们是死定了!”

    虎飞禅摇头道:“那个男的是死定了,月轻雪却不会。武安王再如何狂傲,这种事也不能随意处理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不屑,“这对明显是奸夫。淫。妇,勾搭起来谋害未婚夫!这可热闹了……”

    师涵一直没说话,她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。她对高正阳更熟悉,总觉高正阳现在的状态有些奇特。

    他身上那种从容自若的姿态,也不像是硬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闹的这么大了,就算佛门强者过来,也救不了他。如果是月国强者,也不可能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师涵在想,高正阳究竟有什么办法能破了这个死局!

    距离地通道数千丈一座木楼内,九皇子石中越也在看着水镜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高正阳么?”

    站在首的一个成熟干练女子,恭谨摇头道:“殿,看不到这人相貌,我也不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子青色剑衣,腰配长剑,容貌颇为端正,眼神锋锐,正是君山商会的第一剑客君飞雪。

    石中越调查过月轻雪,铁林部当初也出过大事,他顺着线索就找到了君山商会。刚好君飞雪在天岳都。

    九皇子有请,君飞雪哪敢推辞。她没想到九皇子把她喊来,就是为了辨认高正阳。

    时隔两年,君飞雪对高正阳的印象还极其深刻。可她不论如何也不敢相信,水镜中那金甲身影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但那笔挺站立的身影,却又让她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这和外表没关系,而是那人身上的自信强硬张扬霸道的气息,和印象中高正阳是那么神似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水镜中突然传来玉真公主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