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二百九十六章 亲,你太脆了!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九十六章 亲,你太脆了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下午的阳光照过来,小伊露出的小腿肉光致致,恍若最精美的白瓷,又有着白瓷没有鲜嫩柔腻。

    更让高正阳欢喜的是她发自内心的笑容。圆明和圆通的笑容看着亲切,却透着一股虚伪。看多了真让高正阳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还是娇美可爱的少女养眼,还个发自真心的自然笑容悦目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高正阳也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小伊等高正阳上了船,兴冲冲的问道:“按照佛门的说法,我们这叫缘分吧!”

    “念起在缘生。”高正阳有些神秘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伊却被说的小脸微红,她隐隐觉得高正阳似乎在笑话她。

    这万里水域上讨生活的,都是九江帮的人。惠普想要找船,这种事怎么能瞒得过小伊。她本就一直在周围转悠,闻讯立即就赶过来。

    硬凑的缘分,小伊当然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但看着高正阳的清朗笑容,她小小心虚立即就不知飞哪去了。现在心里只有说不出的欢喜,这让她快活的快要飞起来一般。

    小伊和高正阳对视了一眼,突然又觉得自己好像太轻浮了,害羞的躲到后舱去。

    待了一会,又忍不住低声哼唱起九江水域歌谣。她唱歌用的本地方言,声音软糯甜美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听不懂歌词,却能听出歌声中的欢喜意味。

    这种欢喜很有感染力,就是故作严肃的惠普,方脸上也露出笑纹。不时的就去偷瞄后舱里的小伊。

    掌舵划桨的老船夫,老脸上也不禁带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一叶轻舟,载着满船喜乐,顺流而下。其逍遥快活,引得周围过往船只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轻舟路过卧龙山时,高正阳仔细打量的山势。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高正阳招手把小伊叫过来,问道:“听说卧龙山下有龙,你知道怎么回事么?”

    小伊一脸得意甩着两个小辫子道:“当然了,这个故事九江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旁边坐着的惠普,有些郁闷的看着高正阳。心想这种事怎么不问我啊!怎么不问我!

    这种上古传说,他从小听到大的。随口就能讲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小伊讲的就是那一套。

    说上古时期有一只紫龙,因为作恶多端兴风作浪,残害众生。结果惹怒神,被神挖出双眼,***在山峰下,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这条龙的身躯化作卧龙山,流出眼泪化作紫龙江。

    更让惠普郁闷的是,高正阳听过后竟然还夸小伊讲的好。

    看着小伊得意洋洋的样子,惠普突然觉得这女孩没那么可爱了。但要说就此不看小伊,却是怎么也下不了这个狠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在想这个故事的内容。

    人族的传承万年以来没有断绝过。这个故事可能有荒谬之处,但也未必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紫龙被挖掉了双眼,让他不由想到了龙眼菩提镜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和降龙下院的至宝太匹配了。要么是后人故意穿凿附会,把传说和降龙下院联系起来。要么,就是两者真有某种关系。

    要不是坐在船上,高正阳很想现在就下水看看。但他也知道,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要是进水就能看到龙,九江城众多高手都不是傻子,哪里轮得到他去探查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小伊,附近哪有好玩的地方,我们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小伊明眸一转,狡黠的道:“下游有个百里莲湖,现在正是采莲的时节,极其热闹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去那看看。”高正阳对去哪并不在意,只是表现出一种随意游玩的姿态。

    出乎高正阳意料的是,莲湖距离降龙下院有二百余里。轻舟顺流直下,速度比奔马还快几分。可到了莲湖时,太阳已经快落山了。

    逆着太阳的金光,莲湖波光潋滟,女孩们驾着一条条小船,哼唱着小调,采摘着莲子。

    “莲子不但能吃,还能作为药物。采多了也能换一些钱花。”

    小伊说着伸手摘了个莲蓬,掰开取出里面的莲子,递到高正阳嘴边,“你尝尝,可甜了……”

    和高正阳聊了一下午,小伊也和高正阳熟了。也不再喊大师了,直接就你啊你啊的称呼。

    到把惠普气坏了,觉得小姑娘真没礼貌。本想教训几句,却被高正阳拦住了。结果,小伊愈发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惠普隐隐觉得,小伊只怕并不可爱。但心里还是免不了有几分渴望。希望小伊能变乖一点。最好离悟空大师远一点。

    看到小伊递到高正阳嘴边的***小手,惠普不知怎么的,心里一阵刺痛。他索性扭过头再不看小伊。

    可惜,小伊眼里只看到高正阳。根本没在意旁边坐立不安的小和尚。

    晶莹雪白细嫩的手指,高正阳也很有啃一口的想法。但对方怎么说都是小姑娘,他开玩笑没关系,就怕小孩子当真。

    高正阳用手接过莲子,长了几个,的确清甜可口。

    可能是天色已晚,采莲的女孩们纷纷驾舟离开。湖面上开始蒸腾起淡淡雾气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高正阳心中一动,低吟道:“江女采莲秋水畔。窄袖轻罗,暗露双金钏。照影摘花花似面。芳心只共丝争乱。滩头风浪晚。雾重烟轻,不见来时伴,隐隐歌声归棹远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修的这首《蝶恋花》放在这里,却是极为合适的。至于其中“芳心只共丝争乱”却是高正阳用来调侃小伊的。

    小伊不过十四五岁,还青涩懵懂,文字水平更是差了一些。哪里能懂得“芳心只供丝争乱”一句的妙处。更不懂那句是高正阳调笑她的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这首词朗朗上口,把女孩采莲的情景说的极其到位,恍若画在纸上一般。

    她轻轻拍着巴掌,赞叹道:“这词好,可以拿来直接唱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伊唱惯了小曲,哼了几遍,就找到了差不多合适的曲调配上,轻声的唱起来。

    一首说情愁的小词,却被她唱的欢快悠扬,另有一种味道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轻雾弥漫,远方缕缕炊烟随风飘至,湖面上金波荡漾。一个天真美丽少女,在船头轻歌。那副景色,祥和、清丽、旖旎、温柔,尽显江国水域的风情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会做诗词,但他懂得审美。眼前的一切,鲜活、真实、美丽,让他从心底生出一种满足,一种感动。

    穿越到这个世界,接触到更强的力量,看到了让人心醉的美丽。

    力量让人强大,美丽让生命的有了更绚丽的色彩。

    通过力量,也通过美丽,高正阳感觉到自身的真实存在,进而对认同这个世界,也为这个世界所认同。

    这不是矫情,而是在新世界中重新厘定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心思通明空灵,一直困扰他的伤势似乎突然消失了。那种感觉就像卸掉了沉重负担,浑身上下都异常的轻松。

    高正阳体内的隐秘变化,是外人察觉不到的。除非是细致入微的九阶强者,才能通过对气息的感应察觉到他的变化。

    对小伊来说,高正阳似乎变得更可亲了,更让人喜欢了。

    她的悠扬的歌声,也不知不觉中多了两分缠绵。

    跟在小伊后面的一艘轻舟内,一对青年男女也听出歌声的微妙变化,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小伊这是真思春了!”

    说话的女子颧骨极高,双眼极小,偏偏嘴巴又大。最可怕的她嘴唇涂的艳红,猛的看上去颇为可怕。

    “小伊是我的!”

    青年男子沉声说道,那语气极其坚定,似乎只是在陈说一个简单的事实。他相貌和女子相似,只是他脸更狭长,到比女子多了几分大气和威势。

    男子说的轻描淡写,可还是难以抑制心中怒气,他握紧腰间刀柄,盯着高正阳的眼睛露出浓浓杀气。

    薄暮时分,烟雾重重,高正阳那身月白僧衣特别显眼。

    女子急忙拉了男子一把,“田雨,你别乱来。那可是天下闻名的诗僧悟空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田雨冷笑,“诗词有个屁用,老子一刀下去什么诗词能挡住。不过是个小小六阶,杀他如杀鸡一般。”

    女子着急了,“他武功不高可名声大。你杀了他就是挑衅佛门。就算你当了九江帮帮主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田雨脸上怒色更浓,“佛门没一个好东西,降龙下院那群和尚肮脏的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佛门不论好坏,也是当世第一等大宗门。九阶强者多的数不过来。真惹怒了他们,九江帮也是反手可灭。”

    女子相貌丑陋,心思却颇为阴沉冷静,提醒男子道:“我看这和尚器宇超凡,只怕看不上小伊。你也不要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这群和尚最喜欢处子。我的妻子绝不能受辱!”田雨说起这个,握刀的手上青筋都贲张起来。

    田雨在九江帮地位颇高,对于降龙下院一些事知道的很清楚。他深信和尚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女子道:“等到天黑我就过去找老鱼头。绝不给那和尚机会。护住你媳妇清白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女子忍不住调侃了一句田雨。

    田雨姜黄的脸微微一红,他解释道:“我也不是喜欢小伊。可只有娶了她,才有资格争夺帮主的位子。”

    女子正色道:“三姐知道轻重,你是我亲弟弟,我不帮你还帮谁。”

    田雨露出感激之色,“三姐,太谢谢你了。等我当上帮主,你就是大总管。”

    女子也忍不住开心笑起来,“到时候就让九江帮姓田。”

    田雨也附和笑道:“那是自然,我们姐弟共治九江帮。谁敢不服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不过,一定要把小伊先娶到手才行。”

    田雨又有些不放心的道:“小伊看样子是真喜欢上那秃驴了,我们最好还是杀掉这和尚,才能绝掉后患。”

    三姐有些犹豫,“佛门势大,悟空一出事必然找上九江帮。我们绝逃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田雨沉吟一下,狭长脸上露出几分狠色,“那索性在小伊面前杀掉那和尚。哼,佛门追查起来,也是小伊把人骗出来的。我就不信老头肯把小伊也交出去。到时候,他再如何不愿意,也由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计划到是够狠毒,却过于粗糙。三姐更加犹豫。她骨子里怕佛门,也怕总舵主。对于高正阳,还总有些舍不得下手。

    她是相貌丑陋,却喜欢英俊美男子。在她家里就养了不少这样的男子。

    但这些男子和高正阳相比,就是一堆瓦砾沙土,简直不能再看。

    三姐自己也清楚,凭她的能力、容貌,这辈子都不可能和悟空有什么纠葛。但爱美之心,却是怎么也熄灭不了。

    田雨也看出三姐的几分心思,却不敢逼迫她。别看三姐相貌丑陋,却从小就有奇遇,武功还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心思一转,田雨有了主意,他道:“三姐,我这有千年蛟毒。蛟性最。淫。,一旦中毒,就是天阶强者也酥软无力,偏又想要和人交合。等会下了毒,小伊交给我。悟空交给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就太有***力了。三姐眉眼皱成一团,也难下决断。

    如果只为一时之快,三姐自然绝不会招惹悟空。可除掉悟空,还能把小伊拿到手,把总舵主和他们绑在一起,这就值得冒险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总舵主怎么想,要是他一狠心,把他们姐弟都除掉,又该如何?

    田雨森然道:“这世上哪有那么必成的事。有几分把握就可以一搏了。”

    九江帮说到底也是个水寇组织。在帮会里长大的人都缺乏远见,却喜欢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三姐虽说深沉冷静,可被田雨一鼓动,也拿不定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就干一把。不成就一起死。也不吃亏。”三姐狠厉的道。

    说到底他们都是盗寇,天生就喜欢投机,而不能安心做事。

    田雨见三姐答应,大喜过望。“好好,我们晚上就行动。蛟毒只要点燃了,就能慢慢发挥作用。极其隐蔽。对方要是天阶还可能提前生出感应。区区一个六阶,直接把毒塞到他嘴里,他也无法抵抗。”

    “佛门秘法高明,还是小心行事。”三姐还是谨慎,不想冒一点风险。

    “好,等回天黑了,我们就慢慢靠过去。点燃蛟毒,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田雨拿出一小块黑色东西,对三姐比划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老鱼头怎么办?”三姐担心的道:“蛟毒如果不交合会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****焚身,引发的心火连神魂都能烧成灰。”

    田雨傲然道:“这可是千年蛟龙骨头炼制上的,药效极其霸道。如果能配上几种灵药,甚至能帮人强行渡过天阶。可惜,那几种灵药太珍贵了。我们都升上天阶,就不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三姐默然,她还是第一次听田雨说起蛟毒,心里不免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田雨也意识到这点,急忙许诺道:“等完事后分三姐一半。这东西药效太好了。平时少用一点,还有提升元气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三姐脸色这才好转,“你有这份心就行了。东西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田雨自然不肯,一定要把东西送三姐。两人在这假作客气,气氛到也热闹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往回走了?”田雨发现小伊的船掉过头,似乎想要连夜回去,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降龙下院二百多里,顺流下来到是方便。可想逆流赶回去,那就慢了。夜晚江水黑混,也容易出意外。

    紫龙江中可不乏妖兽。尤其是晚上,偶尔会有一些大型妖兽上浮水面捕食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大型船只,也极少在晚上行船。

    小船转了一圈,划出没多远就慢慢停了下来。老鱼头拿出渔网,连撒了几网,终于网到几条大鱼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点火做饭,没一会的功夫,炖鱼的香气就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轻舟上不时传来的小伊银铃般的笑声,听的田雨心火旺盛。几次都忍不住想冲过去,直接把众人强行***。却被三姐拦住了。

    直到夜深了,轻舟上的才慢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田雨估计时间差不多了,摘了片荷叶,点燃一小块蛟毒放在上面。屈指一弹,荷叶就像小船一般,轻飘飘的划向小伊所在的轻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荷叶飘到一半的时候,一只修长优雅的凭空出现,把蛟毒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田雨和三姐都是吓了一大跳,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一袭月白僧衣,脚穿芒鞋,站在湖面上,真如临风玉树。

    “悟空!”田雨极其惊讶,悟空怎么有这种本事,能悄无声息的接近他们,不露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三姐不但惊讶而且害怕,“这是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田雨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高正阳一番,安慰三姐道:“别怕,他不是天阶。应该是借用了法器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田雨其实也不大敢确认,可这时候只能这么说。悟空手里还拿着蛟毒,就算他是天阶,这样拿着也会中毒。所以,他还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指望着两人回答,他笑着对田雨道:“你们两个在旁边嘀嘀咕咕这么久,这会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三姐赔笑道:“大师,我想你是误会了。我们是小伊的护卫。怕她出意外,才一直跟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因为实在心虚,三姐不想动手了。说话的口气也软了许多。反正事情还没做,收手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意外,“你们策划这么久,这就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你们放弃也行,我就去找你们总舵主问问,你们把这个东西扔给我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高正阳举起手中的黑色蛟毒,对田雨呲牙一笑。

    田雨大怒,把腰间长刀***,指着高正阳道:“你这是自己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别只嘴炮,放马过来。”高正阳挑挑手指轻蔑的道。

    田雨狠劲爆发,持刀就斩。一道银色匹练,向着高正阳席卷而且。

    高正阳动都没动,只是等银色匹练到的时候,才探出手指轻轻探入银色匹练,精准无比的点在雪亮的的刀尖上。

    银色匹练就如同被刺破的气泡,无声的崩碎。

    锋锐雪亮的长刀,也跟着一块块崩碎。纷飞的银色碎片,在空中翻滚着带出道道摇曳银光。

    一些崩碎的碎片射在田雨身上,把他血肉之躯撕裂开一道道洞穿性创伤。迸射的血肉,让场面多了几分惨烈。

    田雨还来不及感应疼痛,高正阳指尖透出的磅礴浩然力量,直贯入他身躯,连武魂都被那强横霸道力量所碾压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传导到田雨体内的力量猛然爆发,从他手臂开始,一路传导到肩颈、胸腹、四肢、头脑。

    田雨身体瞬间节节崩溃、碎裂,化作血浆喷洒出去。在空中形成一***抽象的血色图案。

    站在田雨身后的三姐,也被喷了满身。正要有所动作的三姐,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,瞬间凝固成一个丑陋的血色雕像。

    “亲,你太脆了……”高正阳有些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