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三百二十七章 天下第一琴师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百二十七章 天下第一琴师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满头花白的老者,指着破败的院落说道:“这个院子已经好久都没人住了。刚才我们检查过了,发现房间里有人住的痕迹。看起来是一个十四五岁女孩,身体虚弱。”

    老者是燕子坞总捕头许青,他经验丰富,办过各种案件。年纪虽然大了,眼睛却特别锐利。

    江飞鹤身份尊贵,他横死在这里,真是让许青也头大。不得已,只能亲自出马,希望尽快找到凶手。

    刚才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许青已经梳理出了头绪。给凤远图讲解时,也显得极有条理。

    凤远图虽然一肚子怒气,可许青颇为卖力,他到也不好发火。“你看是谁杀的凤义他们?”

    许青谦卑拱拱手,“从手法上看,和杀江侯爷的手法一样。可以断定,杀他们的都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杀飞鹤的人,一定是居心不轨,有什么大阴谋!你觉得是哪一方势力做的?”凤远图直接问道。他不想纠缠细节,对这个也不精通,现在最重要是找到凶手。

    许青被问的心里发凉,凤远图居然说着是大阴谋,这扯的太大了!难道凤家想借机在燕子坞生事?

    燕子坞到底是燕族的领地。地方不大,却极其敏感极其重要。凤家要在这里生事,搞不好会激发燕族和江国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死了一个江飞鹤,不需要弄这么大的声势吧?也许皇帝的意思,也许是凤家想扩张势力,也许是燕族和凤家暗斗?”

    许青在公门里待的要成精了,也不免越想越多。只觉脑袋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但凤远图能随便说,许青可不敢乱说。他沉吟了一会说道:“凶手的手法精妙,一丝劲力似有若无,直催人心、脑,阴毒之极。这种手法,我在公门百年,却从没见过。不过妄断。”

    凤远图有些不满,“我听说燕族剑法绵密阴柔,是不是和他们有关?”

    许青吓了一跳,这位还真敢说。他急忙说道:“燕族剑法是阴柔绵密,但剑意那股锋锐却极其明显。这几位身上的伤势显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高手虽多,可谁会无缘无故杀飞鹤?”凤远图一脸怀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许青老脸上都是苦色,心想我哪知道。江飞鹤是燕子坞常客,行事嚣张跋扈,也不知得罪过多少人。要不家世太好,早被人打死了。他被人杀了,许青是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这话不能明说,太得罪人了。

    许青说道:“我也猜不到对方是谁。但这种诡秘手法,颇有几分魔门气息。而且,出手的一定是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凤远图问道。

    许青从地上拿起那柄七阶剑器,指着剑锋道:“上面有几个指纹,显示那人的手纤细秀美,必然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青还做了个手势,解说道:“她当时就是这么捏住剑锋的。所以,我能估算出她手掌有多大。通过手掌比例,大概可以判断这女子身高在六尺上下。”

    凤远图点点头,他知道人的手脚都有着比例。厉害的捕头能通过脚印就判断人的身高,甚至猜出对方的相貌性格。许青作为总捕头,能做到这点到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而许青描述的样子,特别像柳青歌。当初江飞鹤应该就是追柳青歌去了。柳青歌还是魔门***。一切都对的上。

    事实上,凤远图早就让手下去找柳青歌了。只是他有些想不通,柳青歌明知江飞鹤的身份,怎么敢痛下***!

    魔门虽行事诡秘,但和各国权贵都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柳青歌看江飞鹤不爽,痛打他一顿很正常。但痛下***,这就过线了。

    许青又道:“我推测、这女子应该有八阶修为。燕子坞有不少女性高手,但没一个符合这些特征。”

    凤远图摆摆手,“行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顿了下又道:“和我同船的柳青歌也失踪了。你们现在发动所有人手,尽力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旁边有护卫过来,递给许青一张画像。

    上面画着一个蒙着面纱的美丽女子,气质娴静优雅,栩栩如生,似乎随时都能从画中走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凤远图接过来,一脸恭敬的答应着。心里却不太在意,这个柳青歌真要是凶手,早就飞天而去。

    天阶强者就是有这点好处,能御空飞行。地理上的屏障,已经很难阻挡他们。

    许青拿到画像,就急匆匆带着手下走了。不管能不能找到,他总要做出一番全力以赴的姿态。

    从他本心来说,也想着要离的凤远图远一点。这个凤家五少爷,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!

    要让他折腾下去,燕子坞真的要翻天了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燕族高层也都惊动了。消息很快传到了七娘耳中。

    几乎是出于本能,七娘第一个就想到了高正阳。这个人行事肆无忌惮,杀谁都不奇怪。但据说是柳青歌动的手,就让七娘有些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据说柳青歌琴艺天下无双,别的地方也许还不怎么在意。但燕子坞的姑娘人人会操琴,都对柳青歌这个天下第一极不服气。

    就是七娘,也擅长琴艺。也想着有朝一日遇到柳青歌,一定要请教一番,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没想到柳青歌真的来燕子坞了,更没想到柳青歌居然跑到这里来杀人。这可是天下第一的烟花之地,最是风雅。

    操琴吹箫,清歌曼舞,谈诗论词,醇酒胭脂,享尽风流,这才是燕子坞该做的事。大老远跑这里来杀人,无趣之极。也辜负了柳青歌天下第一琴师的雅号。

    “凤家好像要借机生事!”站在七娘身旁的燕飞说道:“所以,我们最好先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燕飞很漂亮,尤其是眉毛高高扬起,精致中又带着英气。但她偏偏梳着道髻,一身白色剑衣,打扮像个男人。

    站在燕飞身后的燕双,和她姐姐一模一样。只是神色冷漠沉郁,看着就让人觉得压抑。

    燕飞和燕双这对双胞胎,可是燕三变最得意的***。她们一起出动,就是代表了燕三变的意思。

    七娘虽然是主事人之一,也不敢怠慢。遍布燕子坞的眼线,很快就全部发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到底是燕子坞的地盘。天才破晓,七娘就收到消息,找到了柳青歌等人。

    踏着晨曦,七娘和燕飞姐妹走进了一家包子铺。手机用户请访问m.piaotian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