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三百八十二章 同行者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百八十二章 同行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老实说,这种轻飘飘如羽毛的状态,让高正阳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他更喜欢的使用身体,享受那种沉甸甸的分量。

    当然,能浮空的龙皇甲,会最大限度减少他的元气消耗。也能让他的速度更快几分。

    龙皇甲毕竟有一千多斤重,平时还不算什么,在需要速度时却有着不小影响。

    鲁西平指点道:“我在龙皇甲内增添了一个小法阵,必要的时候可以从内部禁制玄磁金晶浮空力量。这样就能让战甲恢复重量。因为又增添了更多材料,战甲的总重量已经达到三千斤。”

    玄铁铁精就足有四千斤,钢母一千多斤,庚金五千斤,还有各种材料,加起来足有一万五千斤。

    要不是鲁西平有九阳真火炉,能炼化杂质,又通过特殊的祭炼秘法调整法阵,这才让龙皇甲总重量只有三千斤。

    只以材料而论,龙皇甲已经达到了此界最***的层次。

    再想提升品阶,就需要那些传说中的圣物神物了。

    按照个鲁西平的指点,高正阳打开一个小小法阵禁制,果然,龙皇甲立即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喜欢这种沉甸甸的分量。和龙皇戟相比,龙皇甲的重量反倒不算什么。炼成九阶中品金身后,他的力量更是暴涨。

    几千斤的重量,均匀的分布全身上,对他来说简直是轻若无物。

    配合龙皇戟,他这一身就过于沉重了。大部分时候,都不可能站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所以。玄磁金晶的自然浮空力量,还是极其重要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疑虑的是,如果遇到外界元气变化。他的浮空法阵会不会被触发。

    鲁西平保证道:“玄磁金晶是极其特殊的宝物,天然就有着浮空之力。外部元气禁制是无法改变玄磁金晶的物性。只有通过战甲内部法阵。才能强行禁制。”

    指着龙皇甲,鲁西平又自豪的道:“不是我自夸,这件战甲绝对是当世最***的战甲。对于五行元气有着超强抵御能力,头盔内部镶嵌的元光石晶配合龙髓气息,更能抵御各种神魂类秘法。***诸如剧毒腐蚀之类的攻击,更无法破坏战甲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控制龙皇甲来回走了两圈,对新炼制的龙皇甲极其满意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多谢岛主,这战甲本来就叫龙皇甲。这次到是名符其实了。”

    鲁西平说道:“龙皇甲,还真是个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收起龙皇甲,却觉得有些滞涩。毕竟是重新炼制过,连法阵都改了。只有他留神魂烙印没动。

    “重新炼制的龙皇甲,阁还需要重新炼制一段时间,才能收发自如。”

    鲁西平解释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是无所谓,“我就这么穿着也满好的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他不用上厕所什么的,身体又强横,穿着并不是什么负担。

    “岛主,我的龙皇戟也想重新熔炼。你帮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把龙皇戟和定土针拿出来,交给鲁西平。

    鲁西平接过两件神兵的时候,脸色也是一变。

    龙皇戟和定土针都沉重的超乎她想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材质?里面的法阵是天地元气锁……”

    鲁西平脸色愈发的凝重。看了好半天,才摇头叹气,依依不舍的把龙皇戟和定土针还给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的话,这两件神兵是龙族秘宝。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炼成的。等阶至少是十阶。这样的神兵,恕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鲁西平想了道:“大概只有强大龙族,才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他也并不怎么失望。

    龙皇戟就是敖贞炼制的,后面的定风针,是青龙帮忙熔炼的。

    鲁西平虽是炼器大宗师。却无法和这两条龙相比。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帮你试试。但需要很长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炼器大宗师来说,龙皇戟可比龙皇甲有趣太多了。可以说。两件神兵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    鲁西平完全没有把握,但她真的特别想试试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“很长时间,是十年还是五十年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很难说……”鲁西平有些尴尬,她这样的身份当然不能说瞎话。何况,高正阳也不好骗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此心知肚明,他明智的转移话题:“对了,柳姑娘怎么样?”高正阳也有十多天没见柳青歌了,颇为关心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鲁西平道:“她已经恢复了几分神智。不过,武魂碎裂,伤势极重。至少要调养两年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道:“我想和她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总要和柳青歌见一面说清楚才行。拖拖拉拉畏畏缩缩的,却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鲁西平点头。高正阳就是不说,她也要让柳青歌出来说清楚。大家还没那么熟,万一高正阳误会她做了什么,那才冤枉。

    等鲁西平走后,高正阳就在房间里踱起圈子。

    地铺的青色木质地板,并没有涂抹油漆,青色的木质纹理很清晰。紧密无缝的排列在一起,木质纹理组成自然的花纹,简单而精致。

    高正阳小心控制着力量,那个控制玄磁金晶的法阵,开关。

    龙皇甲的重量就在不断的变化,高正阳不得不调整控制,避免踩坏了地板。

    如此慢腾腾的走了一圈,高正阳小心翼翼控制,地板很幸运的保持了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加快了速度,走了一圈。这次控制的愈发娴熟。到比第一次还要轻松。

    他从龟泉村正身上学到了一种修行方式,就是把修行贯彻到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龙皇甲的轻重变化,让他找到了新玩具。他没有急着出去找宽敞地方练习。而是在小小房间内锻炼控制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渗透到没一个细节的锻炼,让他能更深入感受龙皇甲的变化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房间里不知转了多少圈。速度已经快的像风一样。

    偏偏他动作点尘不惊,房间里摆设的桌椅茶具花盆等等陈设,都不受任何影响。甚至是菊花的花蕊,都没有因此颤动。

    柳青歌轻轻推开房门时,就看到高正阳如同一道金光般,在房间里乱转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了有人,金光一顿,高正阳翩然停住脚步。对着柳青歌笑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本来还有些羞涩,她装傻那么久,也被高正阳占了不少便宜。鲁西平一说,她才猛然醒悟高正阳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再见到高正阳,她也不知该用什么态度面对。高正阳随意简单的招呼,却让她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青歌轻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高正阳嘿嘿笑起来,“看起来精神气色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听出高正阳的调侃意味,心里有些羞恼,脸上也更多了两分淡然,“我***医术绝伦。我的伤对她来说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***?”

    “是,鲁岛主本是我魔门前辈。我也厌倦了原本魔门污浊混乱,就在这里跟着***修行。用不了多久。我也许就能成为炼器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说起拜鲁西平为师,玉容上也露出几分轻松和快意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是一生中做过最正确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走到柳青歌身前,微微低头看着她眼眸道:“你的芊芊玉指是弹琴的,却去打铁炼器,这也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炼器也很好。”柳青歌微微撅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粉红透亮,唇形也漂亮。这么微微撅着,更多了几分肉感和娇娆。

    高正阳伸手捧着她的脸,突然亲了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愕然,她很快推开高正阳的脸。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嘟着嘴太美了,无法抗拒啊。”高正阳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占我便宜。”柳青歌有些哭笑不得。离别的伤感让高正阳一搅合,完全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嘴唇软又凉。味道满好的。”高正阳品评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把你的手也拿出来了吧。”柳青歌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不舍的把手从柳青歌领口中抽出来,“我只是习惯成自然了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玉容绯红,脑子也被高正阳搅乱出一团,原本想说的话也都忘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抱着柳青歌低声道:“这时候你就应该说别说话吻我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调侃,让柳青歌又是心酸又是甜蜜,她也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她柔声说道:“你不是很喜欢做诗么,给我再作一首。”

    “悟空那白衣秃驴才喜欢***,我不是这个画风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隐隐明白他说的意思,白了他一眼道:“那你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会说:脱,劈开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虽然聪颖,还是想了才明白,红着脸道:“还真是你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来了兴趣,“那要不要滚床单?”

    “滚!”羞恼的柳青歌也不再客气。

    这熟悉的对答,却让高正阳心情颇好。

    柳青歌却以为高正阳生气了,小心的道:“不如我们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高正阳兴奋的道:“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算话。”柳青歌傲然说道。她心里却有几分黯然,也不知多久才能再见,也许,这辈子永无再见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情也有些怅然,他并非无情。柳青歌和他相处的种种,是他人生路上的亮丽风景。正因为有柳青歌这样的美丽女子,生命才这么可贵。

    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

    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轻声吟的诗,凄美哀婉,说尽相思相爱之苦。让柳青歌不禁流泪满面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词很好,说尽相思之苦。却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轻抚着柳青歌雪白长发,淡然道:“人生漫漫,恩爱情仇,只是攀登巅峰路上的风景。我必要登上巅峰,站在最高处,再来俯视天地生命。我愿意与你同行,却不会因你停脚步。希望,在那巅峰上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止住眼泪,神色茫然,高正阳似有情似无情的话,让她心里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等她清醒过来时,发现高正阳已经不在了,站在她身旁是鲁西平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?”柳青歌问道。

    鲁西平点头道:“他去龙宫遗址了。向着他的巅峰前行去了。也可能是去看看风景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怅然无语。

    鲁西平却在感叹,“我必要登上巅峰,站在最高处俯视天地生命。所有相遇的人,只是巅峰路上的同行者!这话说的真好,如此器量心胸,无怪年纪轻轻已经纵横天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又道:“不过,他写的那首诗也是真好。有此诗,足以帮你练成至情天书。”

    鲁西平说着连连摇头,“世上怎么会有这等人物,武功文采,都是惊艳绝伦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