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四百四十九章 我是佛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百四十九章 我是佛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任何用羽翼天空飞行的生命,都远远不及迦楼罗。不论是飞行的姿态,还是速度、灵敏。迦楼罗都是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所以,迦楼罗又有苍天之君、神速者称号。

    这位迦楼罗,虽不是真正的金翅大鹏,可他身上的金翅剑翼却佛尊亲传***至宝。

    要论等阶,远胜世间的九阶神器。

    在迦楼罗催发下,剑翼变化迅疾如电,让高正阳都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高正阳能感应到迦楼罗剑翼斩击,但他甚至来不及低头避让,唯有反手出拳。

    对方速度是快的他难以企及,但对方绝挨不住他一拳。

    高正阳拳出若雷轰电掣,拳还没到,刚猛无俦的拳力已经喷涌而出。拳锋所指处,虚空都似乎要在拳力下崩塌了。

    迦楼罗也不由露出惊色,知道高正阳有九阶金刚体,肉身力量强横之极。但被拳力一逼,他才真切感受到对方力量,的确是达到了举手风雷动、剁足天地翻的层次。

    金刚体为什么强大,就是因为肉身力量运转比元气更简单更直接,也更凝炼。

    九阶强者运转元气,大都是在体外催发威力,在虚空中不知要散逸多少。落在敌人身上,更不知能剩下几成。

    敌人还可以用种种手段削弱元气。所以,九阶强者彼此都很难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是因为肉身力量凝炼,可以把破山毁岳的浩然力量汇聚在拳锋上,普通九阶强者绝承受不住这样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迦楼罗也不行,他本身就以灵敏和速度见长,怎么会和高正阳硬拼。

    疾斩的金翅剑翼灵妙无比一转,在高正阳后颈上横着抹过去,在他古铜皮肤上拖出一道电光。

    由疾斩转为横抹,剑翼的变化固然是灵妙,可也失去了疾斩的凌厉。

    迦楼罗又是震惊又是可惜,高正阳的金刚体比他想象的更强。临时变招,终究没能把他斩于剑翼下。

    不过,迦楼罗轻易避开高正阳反击,又在他脖子上抹了一剑。要从切磋上说,到是迦楼罗赢了。

    迦楼罗是想斩杀高正阳,虽然占据上风,却不肯退开。

    催发金翅剑翼,迦楼罗绕到了高正阳左手侧,剑翼上的十三柄剑刃同时层叠一起,化作一柄尖锐长剑,直刺高正阳耳孔。

    人族的身体,不论再如何淬炼,终究有许多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像脸上的七窍,肚脐、****等等。就算是金刚体,也难以完全封闭这些要害。

    金翅剑翼十三柄剑刃层叠,就是金翅剑翼的最凌厉变化迦楼罗之刃。

    迦楼罗在佛经记载中,可是每天要吃五百只龙。这些龙都有着剧毒。迦楼罗终日吃这些毒龙,身体内也汇聚了无尽的毒气。

    金翅剑翼层叠化作的迦楼罗之刃,不但是把剑翼的威力汇聚成一柄屠龙利刃,上面更汇聚了迦楼罗全身的剧毒。

    就算高正阳金刚体强横,一剑下去也无法当场击杀他,剑刃上的剧毒也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这是迦楼罗的最强杀招,不知击杀过多少强敌。就算是那些身体强横无比九阶妖兽,也挡不住迦楼罗剑刃轻轻一刺。

    迦楼罗现在也是通过秘法全力爆发,速度和变化才能完胜高正阳。过了这段时间,他就无法再以高速避让高正阳的拳力。

    所以,迦楼罗也是抓紧时间,一上来就全力出手,不给高正阳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招还杀不了高正阳,那也没必要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金翅剑翼所化的剑刃,足有九尺长,却只有两指宽,剑锋有如薄纸,通体金光明锐,显得异常锋利。

    迦楼罗鼓动下,一重重元气汹涌爆发推动,别说高正阳是个人族,他就是一只神龙,迦楼罗都有信心一击刺穿。

    迦楼罗太快了,对于***九阶强者来说,也只能勉强捕捉到一片金色幻影。九阶以下的,只能看到一道金光闪耀,根本看不到迦楼罗的真身。

    看清这一剑,只有无相、无性、红日法王,西方总坛的罗、伽罗、阿难,蛮族就只有最强的熊霸,道门张鹤龄。加上高正阳自己,也还不到十个人。

    无相和红日法王都是心里一紧,但不管他们多紧张着急,也无力阻止迦楼罗。

    神速者的称号,可不是乱说的。

    迦楼、阿难都是心中惊喜,他们都觉得高正阳死定了。

    台下的熊霸心里也禁不住叹息,高正阳这颗闪亮的星辰,只怕就要陨落了。

    道门的张鹤龄,则是又庆幸又怅然。庆幸的是这个道门大敌要死了。怅然的是万古不出的奇才,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不论几个绝顶强者有什么想法,这一刻他们只能静静旁观,没人有资格干涉战斗。

    明锐无比的金色剑光一闪,却又立即停滞住。

    无坚不摧能***神龙的剑刃,只刺入不到一寸,就被高正阳耳朵收缩的筋肉夹住,居然没能贯穿高正阳脑袋,甚至没能刺穿他的肌肤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迦楼罗真的有点懵,他的内心是拒绝相信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没发呆,这种结果早在他意料之中。趁着迦楼罗剑刃被夹住,动作滞涩之机,他左手诡异反着一抓,正抓住迦楼罗之刃。

    人也跟着横肘直接向迦楼罗撞过去。

    一抓、一转、一撞,高正阳出神入化的拳法,施展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瞬间局面倒转,高正阳从被动挨打转为掌握主动。

    这一撞未必能杀死迦楼罗,却足以把他拖入近身缠战的局面。

    伽罗和阿难都有些紧张了,要是迦楼罗处置的不好,情况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以高正阳强横无匹金刚体,近身缠战他足以***住迦楼罗速度,在找到破绽把他轰杀。

    迦楼罗性格勇悍,战斗经验更是丰富。高正阳才抓住剑刃,他就立即醒觉过来。

    神意催发下,修长锋锐的迦楼罗之刃,就化作一缕流光脱离了高正阳掌握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横肘撞过来之前,迦楼罗身上金翅剑翼重新恢复了正常,他鼓动双翼,顺着高正阳的撞击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距离很近,看上去就像迦楼罗被高正阳撞飞了一样。

    实际上,高正阳的肘尖距离迦楼罗还有三寸的距离。

    以迦楼罗的速度,这三寸就和三丈没区别。

    不论高正阳是发力还是催发元气,都不可能比他后退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金翅剑翼的无双速度,让迦楼罗能轻易避开所有危险。

    在后退的时候,迦楼罗还有给了高正阳一个鄙视眼神。

    那意思很清楚,你力气再大,也打不到我!

    高正阳的回应是猛然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并不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,而是从武魂中发出来。

    长啸如天龙吟唱,有着无上威仪和霸道。

    迦楼罗眼神中讥色更浓,***天龙八部,天、龙两部是首领。他对于神龙太熟悉了。而且,迦楼罗最擅长就是屠龙。对于龙的各种招数有着强大抗性。

    高正阳突发的天龙吟,很威猛霸道。换做伽罗来,都不免要受到影响。唯独对他不会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金色剑翼优雅的一展,点点金光流散中,迦楼罗向台下退出去。

    最强的迦楼罗之刃都伤不了高正阳,继续战斗已经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就在将要离开**台时,迦楼罗突然心生警兆。这是源于九阶强者最本能的直觉,这是死亡的警兆。

    迦楼罗不由抬眼看过去,数丈外的高正阳已经收住拳势,眼眸幽深如渊,显得异常苍茫、无情。

    一抹红影从虚空飘拂而来,轻盈无比从迦楼罗身上斜着拂过。

    血神旗,吸收了圣阶六臂飞猿神魂,威能更盛。高正阳领悟阴阳大破空拳,对于元磁驾驭力也愈发高明。

    阴阳大破空拳中的虚空挪移,需要阴阳元磁支持。高正阳是无法进行虚空挪移。但血神旗自带元磁神光,到是可以短时间内进行虚空挪移。

    虚空挪移神妙绝伦,发出时全无任何痕迹。迦楼罗自忖速度无双,也没想过世上居然有虚空挪移之术,可以提前挡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等血神旗从虚空闪现出来,去势已尽的迦楼罗当场中招。

    迦楼罗觉得,那抹红色就像须弥山的晚霞,明艳却温柔,让人不由的为之欢喜赞叹。

    他疾退的身躯突然一停,站在原地轻轻叹息道:“我好像听到了雷音寺的钟声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迦楼罗身体突然升起熊熊火焰,凶猛燃烧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迦楼罗就消失在火焰中。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阿难哀苦的面上,苦色更浓,眼中都是悲戚。

    他和迦楼罗从小就认识,友谊深厚。眼见迦楼罗身死,以他的修为,也难以抑制悲意。

    伽罗英俊无俦的面容,似乎变成个雕像,神色完全凝固,再没有任何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看起来显得异常阴森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***众僧,目睹此变,都不禁失声惊呼。不少低阶***,都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杀无明时,他们毫不在意。可迦楼罗是天龙八部之一,地位尊贵,武功绝世。

    这样强者被杀了,也是众人无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众僧群情激昂,或忿怒或狂躁,呼喝着想要找高正阳报仇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来观礼的***超过万人,此时一起大声怒吼,声势极大。

    “佛门孽障!”

    “佛门叛徒,该死!”

    “杀死高正阳,为迦楼罗上师的报仇!”

    西方总坛的僧人,终归也是有着七情六欲,愤怒之下,也没人再说佛法,都想着要报血仇。

    **台下***人,都被西方总坛的动静吸引。

    这面声势浩大,也让一些人露出惊色。不知这群西方来的和尚到底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但大多数贵宾,都不太在意。一些人还露出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迦楼罗公开挑战,被高正阳击杀,又有什么可怨的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这样的表现,只能说明他们输不起。

    当然,绝大多数人都没看清战斗细节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就是金光一闪,然后看起来很很***的迦楼罗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不知迦楼罗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胡菲菲就趴在师涵耳边问着:“那和尚是怎么死的,看起来到像是**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师涵也没看清楚,心情不好,更没心思敷衍胡菲菲。

    此次佛诞大典,让师涵深刻认识到了她和九阶巅峰的差距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观战,连战斗都看不清楚。对于心高气傲的师涵来说,绝对是个很残酷的打击。

    像虎飞禅之类的天才,也大都有着这样感受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他们都默认了差距,自觉的不再和高正阳比较。

    道门大天师张鹤龄,也在唏嘘感叹,“九阶上品的不破金刚体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声音的近乎于痛苦***,眼神中更是带着几分惊惧。

    杀死无性,让张鹤龄意识到高正阳的强大。杀死迦楼罗,则让张鹤龄意识到高正阳的恐怖。

    九阶上品不破金刚体,世间已经没用几种手段能杀高正阳了。在正面战斗中,一个打不死的敌人,会成为真正的噩梦。

    张鹤龄原本觉得,不论高正阳如何妖孽,都翻不出陆九渊的手心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却没这个底气了。也许高正阳打不过陆九渊,却无疑有了和他战斗的资格。而且,陆九渊只怕也很难能杀死高正阳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假以时日,高正阳会更强。

    绝顶强者们,都在思考高正阳这个难题。西方众僧的鼓噪呼号,却愈发猛烈。

    罗始终没出声,面具后的双眼不知合适闭上了。一身的气息到是愈发幽冷晦涩。

    阿难皱着眉头,他也很想杀死高正阳报仇。可门下***这样沉不住气,也让他极其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。”

    阿难低喧了一句佛号,他声音不高,却直透每个人神宫,引的众人神魂、气息震荡不休。一下就把近万僧众的声音全部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满口污言,完全忘记信念,忘记了佛尊教诲,你们真是不成样子。”

    阿难不客气的教训道。众僧也都醒悟过来,都是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想报仇正常,可当众喊打喊杀,真是丢人。

    “迦楼罗上师为除魔卫道而死,必得无上功德,往生佛国……”

    众僧幡然醒悟,纷纷跪地拜倒,口中齐颂***,为迦楼罗超度。

    万人齐颂***,气氛神圣庄严。

    阿难这才抬头对高正阳道:“不破金刚体,真是厉害。佛门有记载以来,还从没有人能单凭肉身***到这个层次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阿难这老和尚很阴险,说话还给他挖坑。

    佛门没人凭着肉身炼成金刚不破,不就是说他并非是人族。才能有此成就。

    “阿难大师此言差矣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紧不慢的说着,他身上飘拂的血神旗突然一卷,就把熊熊燃烧的迦楼罗收入血神旗。

    突来的变故,也让阿难和伽罗大惊。

    伽罗身形一动,人就到了**台上,他厉声问道:“你干什么,快把我师兄的遗骸交出来?”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庄严的道:“迦楼罗大师慧根具足,此劫是命中注定。我发慈悲心,渡迦楼罗大师去极乐佛国。”

    伽罗没想到高正阳这么***,明明是抢了迦楼罗遗骸和金翅剑翼,居然敢说是渡人去了佛国。他俊美无俦的脸,都不禁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你这样妄言,不怕落入拔舌地狱么!”

    “我有无尽功德,怎回坠入地狱。”高正阳摇头,似乎觉得伽罗的话很可笑。

    伽罗都要气疯了,他也是辩才无碍的人物,要论法说禅也不会怕高正阳。可迦楼罗遗骸和十阶神器被抢,他哪还能心平气和的和高正阳扯淡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。居然强夺别人遗物,不觉得羞愧么!”

    阿难也忍不住说话了。

    金翅剑翼不用说了,是佛尊亲传秘宝,是天龙八部最强大的***神器。迦楼罗的遗骨,也有他毕生***的舍利。

    九阶巅峰的舍利,运用的好足以轻易培养出九阶强者来。

    这两样东西,不论如何不能让外人拿去。

    刚才不动手,是因为迦楼罗毕生积蓄的毒火燃烧,不能轻动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想表现的过于急迫。没想到高正阳脸皮厚如山,当众毫不客气伸手强夺。

    “大师误会了。我助迦楼罗大师往生佛国,岂会有这些龌龊私欲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义正词严,正色驳斥阿难对他的指责。

    阿难真的要被气***了,这高正阳炼成不破金刚体,就是脸皮似乎也变得坚不可破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渡人去佛国,满口胡言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无量光佛转生,值此末世,渡天下众生于苦难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言不惭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***的***,再次击溃了阿难和伽罗。

    佛门历史上,经常有人自称是佛祖转生,来渡化世人。

    但佛门强者都知道,这就是胡扯。世上哪来的***,只有各种不同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你说自己是无量光佛转生,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下,阿难反问道。话一出口,他就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这种问题,根本就不应该和他质问。原本就是胡扯的东西,他反倒要认真讨论,说明他认可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