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463章 不败传奇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463章 不败传奇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。『,

    高正阳一句话,可不止是把激起了千层浪,更像是火山突然喷发,苍空突然崩塌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上下数万人,包括一众九阶强者,都把持不住,一起震骇失色,呆如木鸡。

    ***人也都差不多是同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罗神秘莫测,东神州众人不知道他有多强,却知道他是此次西方总坛的总主持,地位最高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强大尊贵的人物,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是一个反应,震骇失语。

    熊霸、无相等人虽早有猜测,可听高正阳亲口说出来,还是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来,两个绝顶强者却知道,罗绝对是能和他们比肩的强者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层次,不动手很难说谁强谁弱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实力虽强,可终归差他们一线。更少了多年的积累。他居然能杀死罗,也让熊霸和无相有些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但以高正阳的身份,也不可能说谎。这更让两人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最镇定的到是月轻雪。她亲眼见证高正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,杀死罗到也不值得惊奇。

    从高正阳回归那一刻,月轻雪就知道,高正阳像以往那样,又赢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你太吊了,爱死你了!快来干、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狐狸胡菲菲在台下,兴高采烈的摇着毛茸茸大尾巴,魅蓝的明眸中媚意流转,似乎要滴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师涵听她喊的太不像话了,伸手堵住她小嘴。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你是狐狸精,但勾引男人也要矜持点!别把你们天狐族的脸都丢光了,简直像个放浪发骚的***!”

    胡菲菲被训的小脸发黑,明眸乱转,想说话又说不出来。两只小手用力推开师涵的手,不满的道:“你想掐死我啊!”

    师涵高冷的瞥了一眼,懒得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这样男人天上地下都难找。遇到了就要立即劈开大腿,把他夹住。你这样又想端架子,又想献身的,却是毛都摸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俨然一副人生导师模样,一番话说的语重心长,让师涵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想了下正色拱手,“说的真有道理,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尖尖小下巴一扬,得意的道:“练武功我不如你,泡男人你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说的热闹,可这会所有人都在关注高正阳,也没人在意胡菲菲惊世骇俗的讲话。

    **台上,伽罗和阿难都从巨大的冲击中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伽罗一拂长袖,俊美无俦的面容上都是决绝之色,“高正阳,我们本念你是佛门***,愿意网开一面,慈悲为怀。没想到你心存杀意,入了魔障。连罗上师都被你所害。我们绝不能再容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,想玩斩妖除魔啊!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龙皇戟突然直刺伽罗。

    伽罗早就准备动手,被高正阳气机吸引,左手一拂,翩如清风般拂在龙皇戟上。

    般若掌力层层绵绵,如一层层细网般缠住龙皇戟。

    伽罗所修的般若掌,号称是佛祖亲传秘法,是西方总坛无上秘传。

    般若,无上觉悟智慧。般若掌,用的不是元气,而是心意、神魂。

    伽罗佛法精深,虽没有开悟无上智慧的层次,出手时却有料敌先机之妙。

    他心如明镜,能照彻对方所有变化,有如未卜先知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没出手,伽罗的心中明镜已经映照出他后续变化,包括身体、元气等种种变化,巨细无遗,都为伽罗所洞察。

    伽罗洞悉高正阳后续变化,一掌轻出,掌力就锁死龙皇戟所有变化。

    灵动如神的龙皇戟,就像被一条条金锁锁住的神龙。自身所有弱点被禁制住,任凭如何咆哮发威,也终究无法挣脱束缚。

    这一掌变化间全无痕迹,有如天外而来,端的神妙绝伦。最妙的是,料敌先机,后发制人。

    无相、熊霸等绝顶强者,也是看的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个伽罗,武功可比无明、迦楼罗高多了。比起他们来,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一手料敌先机,真是有不可思议之妙。

    在战斗中能预知对方所有变化,这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熊霸和无相都觉得,高正阳这一次遇到了强敌。

    高正阳为什么能屡战屡胜,就是他力量太强横了,有时候的变化又诡异如妖,难以测度。

    遇到了伽罗,能以弱克强,克制高正阳诸般变化。何况,伽罗的修为也不比高正阳弱。

    伽罗一动手,阿难就想也跟着动。却被无相飘渺难测气机压制,不敢妄动。只能看着两人动手。

    看到伽罗上手就占据主动,阿难也是暗自松口气。

    这会他已经不想着掌握佛庭,只想着那杀死高正阳,为罗报仇。也算为次此事做个交代。

    阿难心思转动中,就看到龙皇戟明耀戟刃一转,于不可能中诡异无比的刺入伽罗胸口。

    这一刺,也终止了伽罗所有的生机。

    伽罗俊美无俦的脸上,都是惊骇之色。他转动目光,看着阿难说了一句,“师兄,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伽罗就化作无数流光散逸。

    龙皇戟太强横了,一击之下人的身体立即被轰成齑粉。

    九阶强者身体都是元气精华,死亡时元气精华燃烧,才都会化作流光。

    阿难呆呆的看着的点点流光,脸上的衰苦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的众僧,也一阵哗然,都站立而起。

    在十余名九阶强者带领下,数万僧众悲愤的情绪汇聚在元气,发出冲天的佛光。其锋芒直指高正阳。

    ***人都是大惊,看样子西方总坛是急了,想要一拥而上打群架啊!

    靠在西方总坛旁边的人,都急忙向两旁闪开。

    一旦冲突起来,必然爆发最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佛门的众多强者也都紧张起来。灵台上足有十多万僧众,真要动手大战,不知会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可西方总坛僧众都是一脸悲壮,似乎抱定了以死相拼的决心。

    这会就是阿难说话,只怕也拦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何况,阿难也是一副萌生死志的衰样,根本就没阻拦的意思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就是最沉稳的无相也有点急了,白眉紧皱。可心思百转,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高正阳连杀西方总坛强者,连最强的罗和伽罗都杀了,真是把西方总坛众僧逼急了。

    他们死几个强者,都是一***悲愤想要发泄,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。

    若是用强,更会激发西方总坛众僧的反抗。

    一触即发的局面,让所有人都无比紧张。

    就是无性等反对者,也不想让局面失控。如果大家互相残杀,这次佛诞大典就成了天下最荒谬的笑话。也会给佛门造成重创。

    本就岌岌可危的佛门,也许会因此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严重后果,无性、无色、绝情都宗主,脸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气势如虹的西方总坛众僧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气势反倒愈发强硬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强者,嘴一张就想鼓动众僧动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手中突然龙皇戟一转,指向下方西方总坛数万僧众,淡然说道:“看在同为人族的份上,我原谅你们这次的无知和无礼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如果你不知死活再挑衅我,我个人能忍,可作为心佛宗宗主却不能忍。你们想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淡然,语气也极其平静,就像在的随意聊天的状态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种淡然随意,透出的漠然冷酷却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阿难他们再敢动手,高正阳就会灭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威胁,只是提前告之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高正阳龙皇戟透出霸道浓烈杀气,强行压住了数万僧众汇聚起的气势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高正阳杀戮无数,积蓄的杀意何等强横。更强大的是他杀尽天下也不悔的决绝。

    攀登巅峰的路上,所有挡路者都必须死。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挡在他前面,高正阳也绝不迟疑。

    被高正阳龙皇戟所指,西方总坛绝大多数僧众都是脸色煞白,双股战栗,心里一片冰冷和惊惧,刚才那些悲愤和斗志早不知飞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为首的九阶强者,虽不至于惊惧失态,可也为霸道杀气所慑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高正阳绝不是吓唬人。真要动手,要么他死,要么西方总坛僧众全体被杀光。再没第三个结果。

    最初的悲愤过后,众人也在冷酷的杀意中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报仇,就把所有人都搭上?几个九阶强者,都没这样的勇气。

    阿难的脸色再次变了,最强大的罗莫名其妙的死了,伽罗也被一招斩杀,他们没有把握能赢高正阳,更没把握能杀他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个人冒险,阿难不会迟疑。可一旦失手,西方总坛这次过来的十万精锐就都完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点,阿难这位绝顶强者也是心里一阵发沉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无悲无喜,平静漠然。不见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想要争权夺利,这很正常。任何一个强者,都会有着强烈的掌控欲。

    天地大劫,***轮回,人和人在争斗,种族和种族在争斗,生命和天地在争斗。

    争斗,才是这个世界的主题。

    杀光了西方总坛的人,还会继续有别的人冒出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神魔,又有谁能避免争斗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怕杀人,也不吝于杀人。但他不喜欢无谓的杀戮。

    修罗道中他斩杀罗和众多修罗族强者,血神旗吸收血池、修罗印,提升到十阶。他的神魂也提升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力量大进后,高正阳的眼界也更为开阔,他现在的目标圣阶、神阶。

    阿难之辈,杀了也没多少意义。所以,他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,阿难还是没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无相突然开口了,“我佛慈悲,阿难大师,你的心乱了。诸位高僧也都心乱了。你们已经败了。”

    阿难如被雷击,衰苦老脸上皱纹更深了几分,看着高正阳英武绝世的英姿,他心里又是懊恼又是悲愤又是痛苦。

    一口郁气是怎么也吐不来,猛然一口热血喷出来,在**台上留下***鲜红血迹。

    “我们输了,我们错了。”

    阿难眼中神光衰弱,对无相主动承认了失败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天就回西方总坛。”

    交代了一句,阿难迈步走向**台。他的背影满是哀苦和凄凉,就像时日无多的老人,带着一股衰败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听到阿难当众承认失败,西方总坛的僧众大都留下泪水,有不甘,有委屈,有悲愤,也有失败的屈辱和痛苦。

    在阿难带领下,西方僧众集体撤离。所有人在离开前,都深深的看了眼**台上的高正阳。

    那个手持长戟,身穿金甲,披着长长血色披风的霸道冷酷男子,将成为他们永久的记忆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人在心里暗暗发誓,早晚有一天要回来,要把那个男人踩在脚下。一雪今日之耻。

    数万僧众安静又迅速的离开,在**台下留下了***空地。

    ***人目光扫过这片空地时,总觉得眼前一切有些荒谬。

    气势汹汹的西方总坛,十万之众,九阶强者数量甚至比东方佛门还多。

    这样一股庞大的力量,又有佛门内部强者支持。结局却是这样惨淡。

    真是出乎了所有人预料。包括无相、熊霸、张鹤龄等强者,他们也预料不到这种结局。

    高正阳,这个还没有年满二十的少年,掌控了一切,主宰了一切。

    当着七国皇族强者、蛮族各族的精锐天才的面前,高正阳用绝对强横的力量,成就了不败的传奇,也铸就了他绝世强者的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从今日起,高正阳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当世最强者之一。

    也许,高正阳的排名还会有一些争议。可论地位,他足以和无相、熊霸、陆九渊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人族万年历史上,还没有这个年纪的人能释放出如此光芒,能得到如此成就。

    不管是否明白其中的意义,所有人再看高正阳时,都少了审视,而多了几分敬畏和崇拜。

    火国的皇族,本来还都对高正阳怒目相对。

    但伽罗被杀,阿难被强压低头,几个皇族强者就都改变了态度,眼神中怒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国师太冲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次国师可犯了大错,他死的到是痛快!”

    “妈的,他可是很记仇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会下去,我们去找他赔礼道歉。国师偷袭,真是太没品了。把我们皇族的脸都丢光了!”

    众多皇族强者,你一句我一句,很快就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火天发活着的时候,自然是火国的擎天之柱。可他都死了,那就不用再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所有的罪名,都要按在火天发身上。而且,火天发的国师府不知有多少财富,这次火天发闯了大祸,他的国师府肯定要抄没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么现实,一旦意识到无法对抗,最好战的火国皇族也都变得很谦恭和气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决定了,要给高正阳赔偿一大笔财富。

    如果高正阳喜欢,他们还想把火天发的宠妾、孙女什么的都送给他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他们商量的计划。具体要怎么做,还要看高正阳的态度。

    火国皇族在那鬼鬼祟祟的商量,旁边的风国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“回去以后,立即准备一个丰厚礼单。”

    风韵粗豪的脸上都是无奈,态度很坚决,“晚些时候,我亲自给高正阳送过去,并给他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剑王,不用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武安王风厉呆了下,忍不住劝说道:“高正阳这个人,也不是什么宽宏大量之辈。我们再如何谦卑,也无法结好他。”

    风韵冷冷看了眼风厉,“我们不需要结好他,只求别让他记恨就行了。你也得罪过他,等下和我一起去道歉。他性子霸道张扬,你道歉的时候最好保持谦卑和诚恳。”

    风厉脾气暴躁,被说的脸上戾气一闪,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怕死,但别连累我们行么?”

    风韵不客气的训斥道。

    风厉脸上戾气更重,可目光转了转,终究只能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真没资格发狠。更没资格和高正阳斗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可能无所谓,可他却斗不起。

    更远处的江东流和阳九天,两个皇族天才都在相对苦笑。

    他们虽不如风韵等人老辣,却也意识到了高正阳地位的变化。

    江东流对阳九天道:“我们一会还是亲自去送礼,祝贺他执掌心佛宗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早就宗主了……”阳九天也是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江东流对送礼还是很拿手,眼睛一转道:“就说补一份啊……”

    想送礼总能找到借口,江国和高正阳没什么纠葛,但礼数总是要到的。

    阳九天也是这个心思,不管别人态度怎么样,总要送礼表示一下。

    不然,别人都送了,你不送,是不是看不起高正阳啊!

    见识了高正阳的霸道和毒辣,阳九天宁愿礼数周全一点,也绝不想得罪对方。

    月国的国师月观山,也正对着月轻雪说道:“你们青梅竹马,又是生死相伴的情谊。晚上你去探望一下,也带点礼物。”

    月轻云在一旁直撇嘴,她有些看不惯月观山那一副拉纤做媒的样子,简直是丢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算厉害,堂堂月国皇族,也不至于去***啊。

    月观山老眼一转,对月轻云道:“晚上你也去。那天你冲撞了高宗主,去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月轻云气的要炸了,明明是高正阳闯进来,看着她洗澡,怎么成了她冲撞了!

    但在月观山冷厉森然眼神中,她只能乖乖低头应是。

    月轻雪本不喜欢这样,但在这会也只能淡淡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么胡菲菲突然尖叫了一句,“老公,晚上***侍寝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不禁心里大骂,骚狐狸!

    但有些人不禁犹豫起来,高正阳晚上和狐狸精一起玩妖精打架,他们去拜访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……

    (求月票求订阅求支持~~~~~~~~~谢谢大家~~~~~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