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四百 八十九章 传功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四百 八十九章 传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白心猿、鹤飞羽,都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。两人进入天武城,没有引起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但在私底下,不知有多少目光在打量着两人。

    没多久的功夫,鹤飞羽和白心猿入住鹤家会馆的消息,就悄然传开了。

    关注他们的人,无一例外都是为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只是有的人想结交示好,有的人就是想要对付高正阳。

    不管是怀着什么样的想法,在没发现高正阳的踪迹前,密切关注鹤飞羽和白心猿,显然是最稳妥的办法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白心猿就到了安福客栈,来找袁飞明。

    两人也算的远房亲戚。猿族内部本就都能拉的上关系。

    袁飞明在一年前曾见过白心猿,两人性情相投,颇为投缘。袁飞明还送了白心猿一套珍贵***秘法。

    白心猿知道袁飞明住在这里,早早就过来拜访。

    袁飞明见到白心猿,大为开心。和朱宏远一起,特意带着白心猿从青莲精舍前经过。

    “堂弟,你可来了。这次九环山之行,就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堂哥言重了,我年轻识浅,还要堂哥和朱大哥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几年的历练,白心猿已经不在东荒群山里的那个孤高男孩,说话多了几分圆滑世故。

    只是闪亮的星眸,依旧清澈明净,有着剑客独有的锋芒和傲气。

    白心猿姿态放的这么低,袁飞明他们又极其客气,双方很快就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和一位鹤族***一起来的,还住进了鹤家的会馆,厉害啊!”

    “你和那鹤族***是什么关系啊?”朱宏远对这个特别感兴趣,肥脸上都是猥琐笑容。

    “一个朋友。”白心猿说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一被子的朋友,哈哈哈……”朱宏远说起黄笑话,笑的更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那种关系。”白心猿认真的说道:“朱大哥别开玩笑,她师兄高正阳可是特别凶。”

    “呃、”正在咧嘴大笑的朱宏远,就像被人卡住了脖子,笑声一下就止住了,神色异常尴尬。

    停了下才勉强干笑道:“今天天气不错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袁飞明愣了下,也附和道:“是啊、是啊,天气真好。”

    白心猿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包勇低着脑袋不住摇头,也不知是在笑还怎么。

    “师妹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的对话,却让高正阳听到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有些任性的娇小女孩,他脸上不由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绝灭死后,鹤飞羽可是特别的伤心。他一直都记得,鹤飞羽当时的软弱可怜样子。

    但想归想,高正阳并没动身去看鹤飞羽。他是无所畏惧,鹤飞羽却不成。

    从人族七国到海族联盟,从道门到佛门,从蛮族到魔族,高正阳自己都算不清,他到底有多少仇人。

    一波大浪过来,鹤飞羽这只小船可就要沉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考虑了一下,催发十方心佛印,在白心猿身上留了一个印记。

    他出了客栈,走进了长街尽头的一家名叫雁通店铺。

    这家店面不大,一个穿着干净的中年女子,坐在柜台后面记账。还有几个伙计,在旁边整理各种包裹、货箱。

    “客人有什么事?”中年妇女看到高正阳进来,客气站起来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发一封信,给天武城的熊琦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有急事,最好中午前能送到。这里有详细地址。”

    熊琦走之前,曾给高正阳留下了通信的地址。

    “急件啊?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看了眼标注的地址,说道:“虽然都是天武城,可距离也有一百多里。而且这个地方是熊族地盘,进去很麻烦。至少要三个骨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讲价,把三个骨币和一封信都放在长长柜台上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她本来还给对方留了讲价的空间。对方这么痛快,也让她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招呼,“三丫,这有封急信送去飞熊坊,中午前送到,你快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有个漫不经心的声音在后面应了一声,等了下,一个穿着灰色紧身衣服的女孩掀开门帘走出来。

    女孩身体娇小,长相平凡,脸颊上长着一些雀斑。也许是风吹日晒太多了,皮肤也有些黑。

    在衣服胸口上,还绣着两个白色大字:‘雁通’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高正阳的打量目光,女孩有些不高兴的低下头,随手接过信,看了下地址就塞到腰间的一个布兜里。

    她快走了两步,背上猛然伸展出一对灰羽双翼。双翼连振,她又助跑了几步,就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在天上略一盘旋,就直奔着西面去了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赔笑道:“你放心,一定在中午前送到。回执的签收也会保存。您可以过来查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一封信而已,丢了也没什么。看雁通的专业样子,也丢不了。

    有翅膀的种族就是好,不用到天阶就能飞。搞快递更是聪明,既没危险,又能充分利用天赋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回到青莲精舍,隔壁已经没人了。看样子应该是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理会,现在还不是寻亲访友的时候。

    等到太阳落山,天色昏暗,朱宏远等人才回来。路过的青莲精舍大门时,朱宏远他们还特意进来问候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喝的醉醺醺,眼神有点发飘。好在还没喝糊涂,对高正阳还是颇为恭敬。

    朱宏远大着舌头说道:“福兄,我们中午还想请你一起了,但你没在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说话,微微点了下头,算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袁飞明虽然也是醉醺醺的,心里还明白的很。看出高正阳有些不待见他们,急忙拖着朱宏远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三更的更鼓在黑暗中低沉的回荡,提醒着没睡的人现在是子时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感应着十方心佛印的印记,御风而起,向那处印记处赶过去。

    鹤家公馆也位于城东一角,占地极广。幽深夜色中,重重宅院铺展开来,组成整齐的建筑群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了鹤家公馆外,就感应到周围有数十道窥伺的目光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修为出神入化,自然不会被别人发现踪迹。只是鹤飞羽却没这种本事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化作一道虚影飘入了鹤家公馆。

    一片水池旁,青蛙不甘寂寞的咕咕叫着。

    幽深安静的夜色,也因为蛙声多了几许生气活泼。

    白心猿坐在水池旁的凉亭里,正和雁小莹闲聊。鹤飞琼坐在一旁似笑非笑,不时搭上一句。

    鹤飞羽则坐在那发呆,一晚上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白心猿到是挺喜欢活泼漂亮的雁小莹,他对鹤飞羽早就没了想法,而且两人性格上也差了许多,只能是做个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今天和我堂哥他们去喝酒,那酒劲到很大,现在还有些发晕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猿正说着,就看到一个黑影悄然闪过。

    那黑影行迹诡秘,一看就不是鹤家的人。他不禁一惊,三分的酒意顿时都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“有贼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猿示警了一声,身形一个疾跃,就追着那黑影赶上去。

    黑影身形飘忽,速度奇快。白心猿也是领悟了飞猿身法,又能御气飞空,这才能一直跟着。

    追了没一会,前方的黑影在一片草丛中停下了。

    白心猿追上去大喝道:“哪来的贼子!”看到那人时,他不禁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脸上一片模糊,就像是一团聚散不定的黑雾,异常的诡异,完全看不清面目。

    白心猿心中更是警惕,拔出背后天河双剑,斜指着对方。

    他进阶天阶以后,得到猿族上下重视,这一对八阶剑器天河剑,也是猿族重宝。破例赐给了他。

    意识到黑衣人是大敌,白心猿毫不犹豫的催发了天河双剑。

    银光湛然的双剑,修长明亮剑锋上水状波纹如浪般起伏波动,催发着森然剑气如长江大河般,向着黑衣人逼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也不说话,双手一伸,手上就多了一对银光灿然双剑。上面也有着水状波纹波动不定,看起来和天河双剑居然极其神似。

    这更让白心猿惊讶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黑衣人不语,举剑就刺。他身形灵动,双剑精巧轻妙,赫然正是白猿秘剑。

    白猿族的白猿秘剑,当初可是十阶神剑。只是流传太久,其中神髓奥义都逐渐失传,到了白心猿这一代,也就成了八阶剑法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也是白猿族不传之谜。对方是怎么学会的。

    白心猿心中惊异,手上却不敢迟疑,举剑相迎。

    双方都用的是同样的剑法,较量起来很像是师兄弟切磋。剑招才起,对方就知道了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可白心猿却越战越惊,越战越怕。对方力量和他相若,可随着战斗进行,对方剑法却变得愈发精妙。

    白猿秘剑中的种种精微变化,都被他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四剑交锋,黑衣人双剑一引一转一挑,就在白心猿肋下划出两道长长血痕。

    透骨的剑气,更是让白心猿差点疼昏过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的心猿武魂机敏无匹,先一步感应到危机,收缩胸口,这一招就把他切成三片了。

    忍着剧痛,白心猿继续苦战。他心猿武魂太强了,对方的招式变化只要施展一次,他就能学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因为他自幼苦学白猿秘剑。对方施展的变化,就相当于点破了剑法奥秘的窗户纸。让白心猿也是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黑衣人也是毫不留情,招招夺命。白猿秘剑在他手里,变得神乎其神,生出种种不可思议之妙。

    白心猿被杀的遍体鳞伤,只是仗着一股坚韧,和心猿武魂的机敏,在最危急关头总能避开对方必杀招式,这才能苟延残喘至今。

    他一面咬牙苦苦坚持,一面也异常奇怪,这时候怎么还没人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战斗的声势极其浩大,四柄神剑催发剑光,直透夜空。周围的树木花草都被剑气摧残成灰。

    这样的声势,别说是在鹤家,就是在天武城外,也早就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个杂念,在白心猿心中一闪而过。黑衣人剑招太过神妙,他再不敢有任何分神。

    如此苦苦支撑了不知多久,白心猿只觉自己像被活剐了,身上至少中了上千剑。

    白心猿意志虽坚韧,也要崩溃了。只是仗着一股血勇,始终不肯认输。

    漫天剑光突然一收,黑衣人收剑而立,淡然道:“都记住了么?”

    白心猿茫然不知如何回答,黑衣人突然一扬手,双剑如电光般飞射,瞬间贯入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上当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猿有些后悔,但心里也放松下来,支持了这么久,耗尽了他的全部力量和精神,让他觉得死亡也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双剑入体后,两道剑气游走周身穴窍,***着白心猿难以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白猿秘剑练气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白心猿突然灵机一动,领悟到了剑气在体内变化的奥秘。

    按照剑气***,足以***到九阶上品!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白心猿兴奋的禁不住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幽深的天地,轰然震荡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白心猿不由闭上眼睛。等他再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雁小莹漂亮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,又发呆又惊叫的,耍酒疯啊……”

    雁小莹有些调皮的眨着大眼睛,有些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心猿更惊讶了,他看了一下周围,发现自己就在凉亭里坐着没动。刚才发生的一切,好像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可凝神调息,就发现有两道剑气还在体内游走,引导着他元气周游诸多隐秘穴窍。正是白猿秘法中的九阶练气之法。

    白猿剑法中那些神妙变化,也如同刻在脑子里一般。每一个细微变化,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切,绝不可能是幻象。

    白心猿看了眼外面深沉的夜色,心里自语道:“是你么,一定是你,高正阳!”

    他认识的人中,也只有高正阳会这样帮他。也只有高正阳有这种近乎通神的本事。

    时隔几年,虽然总是能听说高正阳的光辉战绩。

    可直到今天,白心猿才真正明白,他和高正阳的差距有多远……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