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五百九十六章 舍我其谁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五百九十六章 舍我其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月长空继承皇位百余年,早就磨炼出了一国至尊的气度。平时也是一派雍容儒雅,极有魅力。

    但意识到自己生命垂危,月长空也再没有了皇者气度,高声质问的时候,颇有几分气急败坏的意味。

    月观山暗自叹气,不论何等英雄豪杰、皇帝至尊,面对死亡都不免露出柔弱的一面。何况,月长空性格阴险而刻薄,器量不够。本就不是什么豪雄英杰。

    “陛下,张九鹤天师刚给您看过,您是为幽冥影龙剑所伤,无法可医。按照张天师的判断,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不等月观山说完,月长空就猛的坐起来,大叫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!张九鹤是道门的人,他的片面之词岂能相信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也不反驳,继续冷静的说道:“陛下,为了防止意外,还请您立下太子。”

    月长空狠狠看了眼月天信、月天益等子女,冷笑道:“朕还没死呢,你们就想***篡位了么?”

    几个皇子女都被月长空狰狞样子吓了一跳,都急忙鞠躬低头的连称不敢。

    只有月轻雪和月轻雨没动。月轻雪虽然痛恨月长空的无情阴险,可眼见他如此狼狈怕死的样子,心里也有两分怜悯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月长空也算是颇有手段计谋,是一国至尊。沦落到这般地步,却是比死了还要难堪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是一脸失望,她对月长空感情很复杂,可他的表现无能而懦弱,让她颇为看不起。

    月长空正处在最敏感的阶段,话一出口他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,看到月轻雪姐妹神色不对,心情就更差了。

    他阴沉着脸质问道:“轻雪,你站在这里什么意思,也想夺这个皇位么?”

    旁边的国师月观山老脸也沉下去了,月轻雪虽不能继承皇位,却身份重要,更有高正阳倚为臂助。是月国不可或缺的镇国剑主。他把月轻雪姐妹留下,也是为了她们见证帝位传承。

    怕死情有可原,可皇帝这样满口胡言就过分了。皇帝很重要,可没有月家的传承重要。既然保不住皇帝,那就只能尽量平缓过渡,早日传位。免得内疑外乱,生出祸端。

    月观山正待出言解释,却听月轻雪冷幽的声音说道:“不错,我就是想要皇位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月长空呆在了当场,老谋深算的月观山也懵了。他们两个都知道月轻雪的性子,骄傲却不喜欢争夺什么。她大概的月家人中唯一对皇位没兴趣的人。

    月长空也只是狂躁中随口乱骂发泄,怎么也么想到月轻雪居然会一口承认。

    到是皇后、月天信、月天益等人,都露出恍然之色。他们一直觉得月轻雪阴沉,果然,现在露出真面目了。

    养心殿的寝宫中,陷入了让人尴尬的沉默。

    月轻雪神色淡然,无悲无喜,似乎刚才那句话要夺皇位的话并不是她说的。月轻雨小脸上却露出得意笑容,她觉得姐姐是在故意气月长空,心里到是颇为的兴奋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月观山打破了沉默,他宽容的说道:“轻雪,这时候就不要说气话了。月国亿万民众生死都在我们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气话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不客气的直接打断了月观山,“这个皇位,我要定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月观山和月长空都勃然变色。两个月国权力巅峰的强者,都生出了怒气,都觉得尊严受到了挑衅。

    要是高正阳在这里,他们还会有几分顾忌,不敢真的翻脸。可只凭月轻雪姐妹,就想强夺皇位,未免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“轻雪,事关亿万黎民,事关月家血脉传承和万年荣誉,你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念及到高正阳,强压下心中怒气,和颜悦色的提醒着月轻雪,这里不是冲动发泄的地方。皇帝不行,她更不行。

    皇后禁不住笑起来,月轻雪说要当皇帝还吓了她一跳,可月观山和月长空的态度很明确也很坚决,就是绝不会允许月轻雪继承皇位。

    “长幼有序,尊卑有别,轻雪你一个小辈,国家大事听着就好了。哪有胡乱插口的道理。“

    皇后端着架子,不客气的教训着月轻雪。她既是后宫之主,又是月轻雪母后,到也有资格说这话。

    只是以为她忌惮高正阳,也不敢招惹月轻雪。今天却事关皇位,她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。看到月长空和月观山的冷硬态度,她急忙跟上猛踩月轻雪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把她的妄想彻底踩灭,等高正阳过来,事情就麻烦了!

    被教训的月轻雪并不生气,她看着皇后道:“你踩着我母亲的尸骨上了位,还有脸站在我面前张牙舞爪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皇后脸都气青了,月紫夜的死和她可没多少关系。到是月紫影是被她排挤走的。但她不想解释,月轻雪狂妄无礼的言语深深的***了她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皇后抬起手指着月轻雪,正要开口斥骂,却见月轻雪清幽眼神一凝,眉宇间透出的冷冽威势让她心里一冷,后面的话竟然吓的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月长空忿然作色,“月轻雪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月轻雪居然催发出凌厉剑意吓唬皇后,这个月长空绝对无法接受的。他还没死呢,月轻雪太太猖狂了!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笑了,她的笑容没有以往的飘渺清冷,而是有一股睥睨傲然:“没什么,就是先替我母亲讨回点公道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一惊,急忙沉声道:“在这里动手,我绝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能如何呢?”月轻雪毫不在意月观山的警告,她低声命令道:“新月。”

    凤冠紫衣的新月,迈步从虚空中走出来。她芊芊玉指一探,就点在了皇后眉心的梅花印记上。

    凌驾在所有凡俗力量之上圣阶剑意,让月观山、月长空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却根本无力阻止。

    一记圣阶剑气下去,皇后的所有意识都被切断。神魂化作一团没有意识的本源烙印,沉入了无尽识海深处。

    皇后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表情,人失去了所有意识,仰天就倒。

    站在后面月天信反应最快,先一步抱住皇后。他注意到皇后眼眸中灵光尽散,灰茫茫一片。虽然还有呼吸,却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月天信惊骇欲绝,月轻雪是不是疯了,居然当着皇帝面杀了皇后!而且,她还是叫来了外人帮忙。他本有一腔话想说,可月轻雪的反常诡异,让他一个字也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对方连皇后都敢动手,杀他也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月天益、月轻云也都为新月圣阶剑意所慑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只有月观山和月长空勉强还能保持清醒。但两人也被新月圣阶之力吓住了。

    在月神都的范围内,皇天六道轮回剑有着至高威能,任何圣阶在月神都都会被压制。皇宫中的禁制更为森严,所有外来力量都被严格***在了天阶之下。

    突然冒出了的这个女人,居然能在皇宫堂而皇之的运用圣阶之力。这简直比高正阳还可怕。

    等月长空喘了口气,勉强冷静下来仔细打量对方后,心差点吓炸了。

    紫衣凤冠的女子,怎么看都和月紫夜一模一样。只是眉宇间的气息颇有不同。

    月长空压制住心中惊骇,努力装作平静的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新月继承了月紫夜部分记忆,对月长空可没有任何好感。她漠然看着对方,那样子就像是在打量一条狗。

    月长空又怒又怕,却又不敢发作,他只能转过头找月轻雪道:“你疯了么,她是你的母后。你大逆不道公然杀母,不孝不仁,哪有资格当皇帝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母亲,我也没杀她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淡然道:“她因为担忧父皇的伤势,伤心过度,失去了神智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愕然,月轻雪随口就胡编了个理由,这种敷衍的态度,显然对这件事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站在月轻雪身后月轻雨,也不由瞪大了眼睛。她今天才发现,月轻雪骨子里和高正阳颇为相似。或者说,月轻雪学会了高正阳的做事方式。

    简单,直接,粗暴。却异常有力,让人不敢抗拒。

    月长空被气的眼前发黑,体内阴冷恶毒的幽冥之力不断扩散,他一方面要压制幽冥影龙剑意,一方面又要压制激动情绪,竟然再没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月轻雪也没兴趣和月长空废话,他余日无多,根本无力左右局面。她对月观山道:“国师,我能当这个皇帝么?”

    月观山瞄了眼新月,心里憋屈也快炸了。但形势比人强,月轻雪有新月帮忙,还能无视皇天六道轮回剑。动手的话没人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下道:“轻雪,当皇帝不是儿戏,而是要为亿万苍生负责,要为国家负责,要为人族存亡负责……这些事情千头万绪,不是力量强大就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舍我其谁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只说了四个字,就把月观山再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内有新月,外有高正阳,月轻雪本人又异常坚决。月观山不敢再选别人。的确,内政极其复杂,月轻雪不可用暴力统治皇朝。但是,她只要横下心去破坏,月国就完了。

    月轻雪敢战,月观山却不敢。他早就没了锐气,也不敢承担这种巨大责任。月轻雪当皇帝,是个最不坏的选择。事实上,月观山已经没的选了。

    异常强势霸道的月轻雪,用最粗暴的手段压服了所有声音。

    当天,月长空当众宣布,立月轻雪为太子,并在七天后举行传位大典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出,满朝哗然,月国哗然,天下哗然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【本站手机app阅读器上线了!阅读器同时支持免费在线阅读、离线阅读,小说阅读爱好者的必备阅读神器。免费看小说, zuopingshuji下载手机客户端!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