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322章 玄冥通神术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322章 玄冥通神术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画舫底层,一个高大男子仰天躺在那,头上只有一层青黑发茬,穿着黑色长衣,赤足。

    这人四肢修长、均匀、有力,五官虽不出奇,却鼻挺额高,犹如刀刻斧凿,英气不凡。

    七娘打量了一下,眼中不由露出几分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这人看起来精通炼体秘术,身体筋骨坚韧肌肉贲张充满力量。古铜色皮肤光洁无孔,真像是一尊铜像,明显是把炼体术***到降白虎的层次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人身体***的虽然强横,却没有武魂波动。至多也就是六阶层次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人和传说中的诗僧悟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七娘其实也知道,这里距离九江城数万里。就算诗僧悟空真的失踪了,也不可能在燕子坞附近遇到。

    “这人看着也是条好汉,行走江湖,难免有个长短,抬下去好好照看。也算结个善缘。”

    既然不是悟空,七娘也就没了兴趣。吩咐手下把人抬走。

    旁边的锦衣男子忍不住说道:“这人来历不明,只怕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问题?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七娘板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锦衣男子不敢再吭声,挥手示意手下快把人抬走。

    等七娘回到二层,有些失望的叹气道:“看样子不是和尚,身上并没有佛门印记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气息深沉,一身的炼体秘术强横之极。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青无痕在空中慢慢浮现出来。她身影总带着几分虚幻缥缈的意味,就像是一个幻影,随时都可能破碎消散。

    “他是真落难也好,别有居心也罢,我都接着。”

    七娘浑不在意,“在燕子坞,谁敢耍花样,谁能耍花样!”

    青无痕微微摇头,“你啊,在燕子坞待的太久了,未免小看天下英雄。”

    七娘微微撇嘴,“小看又如何,真正的英雄,别人小看、高看又有何妨。”

    “你嘴利如刀,我说不过你。只是这个男人你真的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青无痕也没兴趣辩解,身躯一转,人就慢慢变得透明,直至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“若比我强,又何必耍花样。若比我弱,耍花样又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七娘嘴上是这么说,但青无痕反复提醒,她心里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想了下,叫过两名侍女,叮嘱她们看紧那黑衣男子,有什么动静就通知她。

    要是按照青无痕的意思,最好是把人扔水里。也省得费心。

    但七娘好强,宁可费点事也要把人留下。

    好在那人一直昏迷着,水米不进。老老实实一直躺着没动。

    好在这人气血旺盛,强横身体又能自发锁住生机。几天不吃不喝,到也死不了。

    七娘也亲自下去给他检查过一次,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。也就懒得再管,只是叮嘱人照看着,就放在那任凭他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这几天下来,七娘把精力都放在了小伊身上。

    江正功倒了,但这人老奸巨猾,家底深厚。而且,这人做事也豪气,交下不少朋友。

    小姑娘江月伊,相貌也就是中上,也没什么特色,修为不高,拿来卖钱也卖不了多少。还不如好好养着,从她身上慢慢套出好处来。

    七娘想要放长线钓大鱼,自然更是用心。她这一辈子都和女孩子打交道,对女孩子再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小伊又才遭大难,正需要人安慰。七娘几个小手段下来,已经让小伊服服帖帖,简直要把七娘当做亲妈了。

    江月伊到底是小孩子,很快就恢复了精神。她就再闲不住,一天到晚在画舫上乱转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谁啊?”

    江月伊转到了舱底,就看到角落里躺着的那个人,不声不响,好像尸体一样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陪着小伊的侍女解释道:“这是前几天在水里捞出来的。七娘心善,看他没死就一直养着。也不知他得了什么怪病,一直躺在着,不死也不活。七娘说了,等过两天到了燕子坞,再找医师给他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江月伊到底年纪不大,好奇心极盛。又自觉学过一些东西,就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舱底没有窗户,光线晦暗,空气又不流通,有股极大水腥味。

    江月伊在船上长大,对此到是********。她走到那人身旁,伸手按住那人眉心,口中低颂法咒,催发了玄冥御神术。

    这门秘术,本来是九江帮用来驾驭水下妖兽的秘法。

    九江帮常年行走在江湖上,不止要面对各种敌人,还要面对各种水下妖兽。

    几千年下来,九江帮无数前辈不断积累,最终创立了这门玄冥通神术。专用来驯服水下妖兽。此法自成一家,极其神妙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小伊是没资格修习这门秘法的。但谁让她是江正功的女儿。自小就***玄冥通神术。她在这门法术上颇有天赋,小小年纪,已经观想出玄冥法相。

    却不知玄冥通神术极其霸道,玄冥法相一经催发就会印入对方神魂,如果成功的话,对方就会失去神智,沦为她的奴仆。

    不过,玄冥通神术是用来对付无知妖兽的。妖兽神魂虽强,却没有智慧,不懂得抗拒。人却不同,哪怕神魂不强,也会本能的抗拒外力侵入。

    玄冥通神术要是失败了,后果颇为严重。施法者甚至可能因此失去神智。

    江月伊也是不知轻重,她觉得男子昏迷不醒,可能神魂出了问题。想用玄冥法相连接对方神魂,把对方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在江月伊神宫中,玄冥法相高高悬浮着。玄冥的形象和玄武是一样的,都是巨大神龟身上缠绕的长蛇,只是颜色更加幽深漆黑,气息也更加威严冷厉。

    通过神识连接,巨大威严的玄冥法相进入了男子的神宫。

    江月伊的心神和玄冥法相凝为一体,法相所见所闻都如她亲身经历一般。

    玄冥法相才进入男子神宫,还没等江月伊看清楚,就听一声奇异的低吟,她的心神就陷入了无尽黑暗。

    旁边侍女正看热闹,却发现江月伊眼睛一闭,人仰天就倒了下去。侍女吓了一跳,也算她身手敏捷,本能的就一把抱住江月伊,这才没让她摔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昏迷过去的江月伊,小脸无比苍白,七窍缓缓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侍女这下真害怕了,急忙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画舫很大,上上下下足有一百多人。可人人都有武功。侍女一声尖叫,把众人都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七娘赶过来时,江月伊已经是气若游丝,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咽气一样。

    七娘脸色有些阴沉,就在她的画舫里,也能出这种问题。简直是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侍女吓的要死,跪在地上老老实实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先滚下去。有事你就跟着陪葬。”

    七娘不耐烦,青玉手柄的拂尘一甩,把侍女挥开。她想了一下,慢慢蹲下身先给江月伊把了把脉。

    锦衣男子在旁边阴阴的道:“我看她是乱用法术,神魂受惊。只怕的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燕三变,闭嘴。”七娘心情正不好,当着众人的面,也是毫不客气的叱喝道。

    锦衣男子阴柔如女子般的脸,顿时变得一片煞白。他***秘法奇异,生气时气血反而下沉。

    虽然愤怒之极,燕三变却不敢真的翻脸。他阴冷的看了众人一眼。周围人也都急忙收敛眼神,装作没看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燕三变挽回了两分面子,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七娘根本没看燕三变,她的注意力都在昏迷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好心收留你,你却害我的人。这可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七娘语气冷厉,她缓缓抬起玉掌就想出手杀人之际,躺在床板上那男子却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黑白分明的眼眸,有一股说不出的凌厉霸道。

    和那眼神一对,七娘心里也不由的一紧。思忖道:“这人眼神好生霸道!”

    男子目光转动了一下,最后落在七娘身上。他不紧不慢从头到脚把七娘打量一遍,还在七娘的胸口处停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七娘很明显的注意到,对方眼中竟然露出一丝赞赏之色。在这种时候,这种地方,对方还有心情欣赏女人,似乎对她的杀气腾腾毫不在意,她还真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对方既然醒了,七娘就算想杀人,也要先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男子并没有回答七娘的问题,反而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他仿佛像是这里的主人,语气平和自然,却有着让人本能的就想去服从的力量。

    七娘反而笑了,对方如此托大,到是显出以前的身份不凡。不过,流落到这般场景,还这样嚣张,这人也是有趣。

    “燕子坞。”七娘微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燕子坞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沉吟了下,他还真听说过这里。燕子坞距离九江城足有数万里。没想到那个天罗石自爆,竟然把他送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高正阳,当日在地下岩浆湖大战紫心莲。他固然是摧毁了天罗石,把紫心莲分身毁掉。但天罗石破碎引发了空间动荡,他也不知怎么就到了燕子坞附近。

    那颗天罗石是紫心莲联系人界的法器,可以说是是一个用来定位的灯塔。

    高正阳猜测,就是紫心莲通过天罗石施展秘法,才能把圣阶的敖土污染魔化。血祭,只是敖土魔化后的一种爱好。

    紫心莲魔化是因,魔龙需要血祭是果。

    想到紫心莲最后那气急败坏的样子,高正阳不禁笑起来。天罗石是异宝,紫心莲大概也是圣阶魔族。能轰碎天罗石,打死紫心莲化身,虽然受了点伤也是值得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昏迷,也是武魂受到紫心莲反击,受到了剧烈冲击。直到江月伊使用玄冥通神术,让高正阳感受到了危机,***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思一转,已经把这几天来的变化理清了。他微笑道:“我听说过这里,***云集,好地方!”

    七娘微微摇头,这位也真是奇葩。她正色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(晕,昨天说要更新,起点后台出了点问题。欠一章。先更一章,最少还有一章。欠的一点补上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