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570章 论剑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570章 论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我,那个是月家女婿,自己人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的很亲切,一副见到了亲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对面的月神都可不买账,他冷然道:“异性血脉擅入此地,该杀。”

    月神都话音未落,拔剑就斩。他手中神剑光华如水。剑光一起,就如新月升空,清冷淡然的直映入高正阳眼眸。

    “我是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份上,才好说好商量,真以为怕你!”

    高正阳嘴里嘀咕着,身后长长血神旗一摆,浓艳炽烈的血色就把他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新月剑光落下,飘扬如血如火的血神旗层层断裂。可里面却不见高正阳的踪影。

    月神都头也不会,手中神剑一振,一轮***月光以他为中心绽放出来。***完满的剑光,封锁八方,把他上下左右牢牢护住。

    从后面刺过来的龙皇戟,被***剑光一荡,不受控制的向外偏转出去。

    ***如满月的剑光突然一分,化作新月斩到高正阳眉宇前。

    由满月到新月,剑光变化自然从容,有种暗合天地自然运转的神妙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圣阶强者交手经验丰富,知道龙皇戟过于霸道刚猛,在细微变化层面过于粗陋,很容易就被圣阶强者抓到破绽***掉。对此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左手如爪轻轻一探,天狮爪的裂空变化,让他左手突破空间***,如同未卜先知般的拦住剑锋去路。

    天狮爪一合,死死扣住湛然如月的剑锋。

    月神都眼中露出一丝不屑,剑锋一扭,分化成一缕悠然流转月光,直刺高正阳心口。

    神妙无匹的变化,也突破了高正阳所有防护。但剑锋刺穿龙皇甲后,却无法破开不破金刚体。

    月神都这才察觉不对,他剑法注重细微变化,威力上不免稍逊。再要鼓荡剑气,高正阳身影一虚,化作一片幻影遍布八方。

    月神都冷哼一声,神剑嗡然震鸣,引的剑气共鸣遍布八方,千百幻影应声消散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百余丈外显现出身形,他轻轻咳了两声,虽只是神意上的交锋,其凶险和真实战斗也没有多少差别。

    对方一记剑气贯入他心口,让他也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就是这点麻烦,就是力量层次比他高,金刚不破体也抗不住。至于龙皇甲之类的防护,只能说是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不认亲戚,我可要生气了!”

    高正阳用龙皇戟一指月神都,“你不过是一缕剑意所化,要不要这么吊!”

    月神都显然听不懂高正阳的话,正如高正阳所言,他虽然看着像个活人,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智慧。只是有着一些烙印在神意中本能判断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看剑。”月神都低叱了一声,催剑气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要退出到也来得及,可他就为了飞仙剑诀来的,当然不肯就这么离开。

    月神都的剑意精纯神妙,又没有智慧,正是最好的对手。和他比剑,不但能见识飞仙剑诀之妙,还能对应无极剑典的种种奥义,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高正阳把自身龙皇九变尽情施展出来,和月神都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两人对力量控制入微,又只是神识交锋,对周围环境的破坏极小。

    进入心象幻境的月轻雪姐妹,只能远远的看着两人战斗,却无力插手。

    “姐夫好像情况不妙!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?”月轻雨一脸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专修剑法,虽然月神都和高正阳战斗层次太高,她只能看懂一两成。可高正阳屡屡中剑,明显是处在下风。

    月轻雪不精通剑法,但她有天眼通的神通,看的可比月轻雨清楚多了。高正阳的情况不是不妙,而是非常不妙。

    她却并不着急,淡然对妹妹道:“你认识小羊这么久了,却还是不了解他!”

    月轻雨一脸茫然,不明白月轻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羊行事看似鲁莽勇猛,但他性子实际上阴沉冷酷,从来都知道自己再做什么,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轻轻叹气道:“天底下算计他的人多了,可谁占到了便宜?远的不说,就说道门云九天,千年来的第一个圣阶强者,一露面就差点死在小羊手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姐姐这么一说,月轻雨才恍然明白过来,的确,高正阳一路走过来,好像从来都不吃亏。可不知为什么,没人会觉得他心机深沉。

    也许是高正阳行事太过张扬霸道,做事也不喜欢讲规矩,总会让人觉得他年轻好斗,鲁莽无脑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形象是如此鲜明,直到现在,也没几个人会觉得高正阳智慧高深。

    月轻雨也不禁摇头,其实她心里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。人的偏见,真是难以改变。她也明白了姐姐的意思,高正阳不用她担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月神都的战斗,一直持续了很久。高正阳感觉到有些疲惫了,就主动退出剑意所化幻境休息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空隙,月轻雪姐妹都可以上前请教问题。月神都虽是一缕剑意,却承载着他毕生战斗智慧。不止是精通飞仙剑诀,对于月家各种秘法也一样精通。

    月神都虽然只有圣阶的力量,可眼界见识却不限于圣阶。他随口一句话,就能直指本质,点破迷障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这一点好处,就让月轻雪姐妹帮着他询问一些剑法武功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月神都还没那么高的智慧。对于月轻雪姐妹提出的问题,都给予详细解释。

    这种神意间的传递,经过一个人中转,其精义要损失七八成。但只是剩余的两三成,已经非常可观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通了难题,就去找月神都动手印证。现问题再用月轻雪姐妹请教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虽然没能跨过圣阶的门槛,根基却更加扎实稳固。在剑法层面上,也有了自己的独到领悟。再不是被动灌输出来的剑道强者。

    虽然在实际战斗力上不会有多少区别,可一个是知其然,一个是知其所以然。

    两种的境界,差的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等到第九天的时候,梅公公来请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高宗主,论剑大会就要开始了,陛下请您上去观礼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自觉收获良多,再耗下去意义不大。让月轻雪姐妹继续潜修,他随着梅公公出了灵月飞仙殿。

    “火天烈走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梅公公答话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就心里有点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他到有胆,没走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笑,透出的杀气让梅公公心里一沉,脑子乱成一团,这是什么情况?高正阳要对火天烈动手?

    梅公公脸色惨白,想要劝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这种事情他也没资格说话。只盼着赶紧和皇帝月长空说一声,别真闹出什么事情来,那就坏了!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