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六百零五章 一曲天歌笑年华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百零五章 一曲天歌笑年华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折尽桃花煮剑魂,好句!”

    魔族男子抚掌赞叹,“只为此句,就值得一死。”

    男子着,举起古朴粗陶茶杯道:“这一杯敬阁下好诗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笑端起茶杯道:“当然是好句,阁下既然愿意为此句一死,我一定会把这句诗刻在你的墓碑上。”

    男子也不生气,反而开怀大笑:“此事甚好,不过,还要看阁下有没有取我性命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拂长长披风,立身而起,“礼也见了,茶也饮了,诗也念了,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魔族男子不疾不徐的又给自己倒了杯茶,慢慢一饮而尽,才道:“阁下是雅人,性子却有些急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譬如美人,须得灯暗香迷之际,罗衫半解,才能见得其妙,才能品得其味。强敌就如美人,须得养其势,壮其胆,激其志,待其精气神臻于巅峰,让生命达到最浓烈时刻,再挥剑斩之。如此,才不负其强,如此,才见其美。”

    “矫情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可没兴趣玩那些花招,大叫道:“哥赶时间,没空玩前戏,就请你快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着毫不客气催发出龙皇戟,举手就刺。龙皇戟又长又重,又无坚不摧。他当先出手,蛮横霸道的龙皇戟似乎没什么不能刺穿的。

    偏偏龙皇戟上劲力坚凝如一,没有一丝一毫外泄。不论是木桌还是茶具,居然不受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霸而不躁,刚而不狂,强而不乱,高正阳对力量的控制之妙,长戟变化之精,更是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魔族男子目光一凝,早看出高正阳厉害,可龙皇戟一击展现出绝武道还是超乎了他的预料,忍不住赞了一句:“好!”

    在快若疾电的龙皇戟下,慢悠悠称赞的男子本来早就该被刺穿了。可他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,举止异常的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种感觉,他和男子仿佛并不在一个层面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简单,他就像站在一个平面中,男子却站在平面之外。双方位于不同时空,虽然有所交错,龙皇戟却难以威胁到对方。

    简单来,龙皇戟一击就是一道直线。男子却站在直线之外。虽然近在咫尺,对男子却没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这不是简单的空间变化,更涉及到了时光流转的奥妙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,果然非同一般!高正阳所遇到的诸多圣阶,都远不及此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,时空之力何等强大。别区区圣阶,就算是神主也未必能如意操纵。这家伙表现的再从容,也不可能长时间维持这种变化。”

    无尽剑主虽强,高正阳却丝毫不惧。他双重圣阶之力可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再如何精妙变化,终究要落到实处。现在只是看起来落在下风,但也只是如此罢了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赞了一句后,把杯里桃花茶饮尽后,才从容起身。他随手在旁边桃树上折了一支桃花,悠悠道:“折一支桃花为剑,以年华和至道炼成一首天歌,舞剑轻歌,请君赏之。”

    白衣玉冠的无尽剑主,本就英俊高华,拿着一枝桃花轻舞,其姿空灵仙逸,恍如九天之上的仙人。

    柔嫩嫣红弹指可破的桃花,就那么轻轻一拂,搭在龙皇戟明锐无匹的戟刃上。

    桃花上的绵柔空灵力量,如梦似幻。龙皇戟虽至坚至强,却如同刺在虚无之中。桃花中蕴藏的娇艳明媚剑意,却如影附形,通过龙皇戟蔓延到了高正阳身上。

    “桃花浅深处,似匀深浅妆。春风助肠断,吹落白衣裳……”

    无尽剑主手持桃花,口中低吟清唱,似乎深情又似无情,尽显风流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有些窘迫了,他龙皇戟破不开娇嫩桃花,反倒为桃花剑意所困。

    他甚至生出有种错觉,龙皇戟和他仿佛化作了一株桃树,正迎着春风盛开绽放。

    一朵朵娇艳桃花,就是一道道精妙入神的剑意。

    千百道精妙入神剑意,直透高正阳周身要害,甚至他的龙皇武魂也为剑意所染。

    虚幻的桃花剑意由虚化实,姹紫嫣红桃花真的出现在高正阳周身各种。

    但这些盛开的桃花,转即无声粉碎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高正阳冷喝声中,被一枝桃花所缠的龙皇戟吞吐闪耀间,戟刃破开柔嫩桃花,直刺入无尽剑主胸口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歌声一止,他湛然紫眸中露出几分意外,“金刚不坏、内外无漏,居然是肉身成圣!”

    他不禁摇头叹息,“无怪你不做任何变化,执意直取。佩服佩服……”

    无尽剑主剑法精妙入神,本不可能这样轻易中招。但他先抓住高正阳的破绽,全力催发剑意想要击杀高正阳。没想到高正阳圣体强横,任凭他剑意变化也是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一招失手,就被高正阳抓住了机会。龙皇戟又太过凶残,以他之能也受不住一击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到也输得起,被高正阳一戟刺破圣核,他虽必死无疑,可风姿气度却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很***,但能用临死了还能装的起来,这个逼我服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本有些看不惯无尽剑主***,可对方临死时都能保持这个姿态,他也只能个服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悠悠一笑,对高正阳的讥讽毫不在意。他道:“这一次你赢了,但你终究会输的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疑惑,“什么意思?你还能复活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无尽剑主神秘一笑,没有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不爽,龙皇戟一转,凶厉无匹的戟刃把无尽剑主圣核绞碎,连同他的身体也绞碎成千万段。

    迸溅的鲜血,如雨如雾,洒落在周围片片桃花上,让桃花更多了几分艳丽。

    高正阳收回龙皇戟,总觉得有些不对。无尽剑主这么容易被杀,似乎有些对不起他威风的名号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死后,血神旗也没能吸收到一丝力量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反常啊!”

    高正阳环顾四周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桃林是真的,周围的一切都是真的。以他现在力量,不可能被圣阶的幻境所蒙蔽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不出问题,索性不再多想,当务之急是找到彼岸花。

    桃林当然不可能无穷无尽,感应不到桃林的尽头,只能明桃林内藏着的神妙法阵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法阵研究极少,也没耐心慢慢破阵。举起龙皇戟向前一指,戟刃释放出明锐神光,在桃林中斩开一条数千里长的白色裂痕。

    雄浑元气从白色裂痕中喷涌而出,周围桃树就如泡影般,摇晃中无声破碎,万物尽成齑粉。

    当一切在元气狂潮中崩碎后,高正阳看到虚空中有一株奇异红花静静漂浮着,透着一股难以言的亘古寂寞、苍茫。

    花高不过尺许,细若丝绦的红色花瓣已经枯萎。碧绿的花、茎,还是充满了生机。花的根须有千万条,每一条都细如蛛丝。千万根须在虚空中编织成一张巨大无比的大网。

    不用任何人,高正阳就知道这一定就是彼岸花了。

    “这花似乎是自成天地,刚才的桃林就是它的一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着,眼前天旋地转,无数光线飞速闪耀。

    没等他看清楚变化,他已经来到了一片广阔的桃林中。

    恣意盛开的桃花,散发着浓郁花香。粉的白的红的花瓣,异常娇艳明媚。

    层层桃花铺展,组成一片瑰丽花海。

    清风拂动,片片花瓣飘飞,落英缤纷如花雨,其景色宛如一副优美精致的画卷。

    前方的一株巨大桃树下,坐着一个紫眸紫发的英俊男子。他白衣玉冠,独坐在树下焚枝煮水,旁边的木桌上摆着古朴茶具。他神情闲逸,煮水泡茶的动作优雅高华,一言不发也有着折服人心的魅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心里有所准备,可再次见到那男子还是不免一惊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比起初见的时候,无尽剑主又多了两分亲近,那口气就像招呼老朋友一般。完全看不出来,他刚刚被高正阳杀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活了!”

    高正阳忍不住叹气,“你老老实实的死就好了,干嘛要弄那么多事呢!我也是很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桃花正艳,春风正媚,故人相逢,岂不快哉。”

    无尽剑主招呼道:“来来来,先饮三杯热茶。”

    “饮***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和无尽剑主胡扯了,举起龙皇戟就刺。

    “你的长戟当真厉害,能禁制元气又凶残绝伦,就算是神级强者也抵不住这一击。最可怕是你武道绝,长戟所指看似简单,却是化至繁为至简,一击中蕴藏千变万化,佩服佩服……”

    无尽剑主慢悠悠的泡着茶,一面分析着高正阳武功变化。他眼光何等锐利,被高正阳杀过一次后,就看透了龙皇戟的可怕,更看透了高正阳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高正阳深邃眼眸中浮现出九条环绕金龙,眼眸化作纯金色。无穷无尽元气通过穴窍连接,和强横肉身统合成一,最后凝聚在龙皇戟上。

    凶厉无匹的龙皇戟,也发出低沉龙吟。

    挡在无尽剑主面前的重重空间屏障,在龙吟声中轰然崩碎。

    龙皇戟穿透层层虚空,直刺到了无尽剑主面前。

    无尽剑主再也坐不住了,他起身拂袖。

    雪白长袖落在戟刃上,如遮天流云般的袖子当即撕裂绞碎。无尽剑主一捏剑指,在戟刃上。

    精妙无比的剑气层层叠叠似无穷无尽,却依旧挡不住至坚至强的戟刃,剑指顿了下,当即崩断。

    戟刃顺势直进,贯入无尽剑主胸口圣核。

    “以强破变,以力破技,元气、肉身双圣,厉害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无尽剑主话没完,人就被戟刃力量所摧毁,化作漫天齑粉。前方桃林也在元气一片片折断、扭曲、崩碎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一脸深沉,没有任何喜色。

    周围天地再次旋转变化,高正阳眼前又出现了一片无尽桃花。

    “惊天动地的两击,阁下想必也累了,先喝口茶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桃树下的无尽剑主,白衣玉冠,紫眸湛然,英俊的脸上挂着优雅微笑,一派淡然洒脱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