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霸皇纪 > 第六百二十一章 烛龙眼

霸皇纪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百二十一章 烛龙眼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金色手甲包裹着的两根手指,从虚空无声无息的探出来,直刺白墨黑白分明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得意洋洋的白墨立即生出警觉,黑白双剑如电反刺。黑剑快疾,白剑凶猛。双剑互相呼应,隐隐间又藏着无穷的变化。

    从虚空探出的剑指不疾不徐左右一分,精准无匹的刺在黑白双剑的剑尖上。黑白双剑同时一曲,蕴藏正反阴阳无尽变化的两道剑意居然完全逆转回来,刺入白墨体内。

    白墨虽有双圣之力的合体,可受了自己全力刺出去的两剑,也有些禁受不住。一身元气当即沸腾起来,神宫中黑白分明的圣魂扭曲震荡。

    他心中更是大惊,阴阳双剑正反相克相生,自成太极剑域。不论对手力量何等强大,都能以正反阴阳消化吸收。可对手随便两记剑指,就把他剑意上的千变万化完全封死,进而把剑意全部反送回来。

    这证明对手武功至少稳稳胜过数倍,才能轻松的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白墨意识对手不可力敌,立即生出退意。两仪无相剑意一分,合成一体的两个身体就要分化逃走。

    虚空刺出的剑指又刺出一指,剑意锋利无匹又浑然若圆,隐然有几分两仪无相剑的味道,剑意的意境却更加高明。

    白墨无奈,双剑交错化圆,以他自己为中心分割出一个完美内圆。以内圆对抗外圆。他有阴阳双剑在手,对方不过却是剑指,虽然剑意更高明,白墨却占据极大的便宜。这才稳稳的挡住对方直中藏圆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不错,阴阳相生,外圆内方,剑有尽,意无穷……”

    白墨背后那人赞道,一面剑指疾刺,一道又一道连环绵长剑意,就像一个个圆圈般套在白墨身上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!”白墨感应到对方神识气息,更是震惊惶恐,这分明是刚刚被他击杀的高正阳。也不知他用了什么秘法立即复活,不见一丝虚弱,力量反而倍增。

    白墨也听说过一些绝世秘法,让人能死而复生,甚至修为更进一步。譬如传说中的天蝉族,每死一次,力量就提升一层。但这种提升都是需要时间的,不可能这面才死了就立即功力大增。

    要是有这面神奇的秘法,只要多死几次很快就天下无敌了。可世上哪有这种道理!

    所谓力量,绝不可能凭空而生。越是强大的力量越是如此。高正阳剑意纯正,力量雄浑无尽,怎么看都不像才复活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墨百思不解,心里也越发慌乱。高正阳剑指却一记强过一记,待到他第九记剑指刺出,剑意灵妙若无,轻易穿透了两仪剑域,落在白墨身体上,直透他圣魂、圣核。

    黑白分明如太极双鱼疾转的圣魂,就被这从天而降灵妙剑意切成了两片。白墨还想催发圣核拼命,剑指再次落下,若虚若无剑意把白墨圣核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白墨接连受到重挫,再也坚持不住,剑意由内而外爆发,把他身体斩裂成千百碎片。白墨意识陷入无尽黑暗前,就听到高正阳悠悠道:“你的分化双身力强而剑弱,两仪无相只得其意,未得其神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,白墨的剑法还是太弱了。对于两仪无相的理解也差了许多。论起剑法也就和他同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只是他有阴阳双体占了大便宜,阴阳之力分开***,让他元气雄浑远胜同辈。但这也让他神魂***。却不知道用剑唯纯唯正唯一,他完全是走上了邪路,终生也没可能在剑道上有突破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他剑意不纯,才那么容易为心圣之法所惑。杀了一个幻象后还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。

    白墨这样的圣阶,根基不够扎实。论实力远不及寒冰双圣。高正阳要杀他真是易如反掌。但考虑到他这么弱,剑法又不错,就以心圣之法和他玩了一会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展血神旗,把白墨的血肉和圣核、圣魂全部收起来。按照这个速度***圣阶,再杀百八十个血神旗就真的能再提升一个等阶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太极天中的圣阶还真多!按照敖贞所说,名噪一方的圣阶就有二三十位。白墨在太极天还算不上大人物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着不浪费的精神,强行闯进了白墨的圣灵空间。空间内陈设简单,没什么好东西。唯一有用的就是圣灵空间的两仪剑池。

    两仪剑池周围镶嵌三千颗奇异星辰样的宝石,不断汲取星辰之力沉淀到剑池中,转化为先天灵气。这里也是整座圣灵空间的核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打量了一下,觉得这座剑池很不错。血神旗如剑般闪耀,就把两仪剑池强行切割下来,暂时先放在心佛界中。

    白墨堂堂圣阶,虽然的寒酸了一点,圣灵空间怎么也该有些家当。高正阳决定继续找找,不要浪费。

    就在高正阳四处搜刮的时候,亿万里之外天鹏山上,白雪皑皑,云气飘荡,呼啸罡风如雷。

    一块白雪覆盖的巨石上,端坐着的白衣男子,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男子白发白眸白衣,一身雪白,浑身上下竟然看不到一丝杂色。那样子就像是白玉雕成的塑像。他坐在积雪上,人居然比雪还纯白洁净。

    他雪白的眼眸本来很诡异,但在男子英俊脸上却显得异常漂亮,有种很奇异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大哥,白墨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娇俏柔媚的宫装女子,从虚空中走出来,急匆匆的报告了白墨死亡的消息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点点头:“我已经感应到了。”

    柔媚女子一脸担心的道:“我已经问过了,高正阳并没有接受挑战,白墨应该是回星灵海了。他突然死亡,意味着敖贞还有别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轻轻笑了笑:“你不用着急,这次就是让敖贞赢了又如何。谁也不可能常胜不败!”

    男子气质冷若冰山,可他微笑的样子却异常温柔俊美,有着熔化世间所有女子心灵的神奇魅力。

    柔云剑圣虽然认识越天鹏数千年了,可还是抵御不了他的微笑。她很怕自己因此沉迷进去,急忙垂下眼眸,说道:“能在星灵海杀白墨,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做到。敖贞这个帮手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***,没人能独善其身。所有强者都要为自己而拼搏。突然冒出来个强者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淡定的道:“这一次就是想看看敖贞到底藏了什么力量,输赢反而不那么重要。你不是想着一次就把她彻底打死吧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柔云被越天鹏笑的有些窘迫,她的确是想着毕其功于一役,干脆利索的解决敖贞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“龙族是第一***就诞生的强大种族,百万年的积累,底蕴何等深厚。敖贞再不得志,也是龙王的亲女儿。哪会那么好斗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轻轻叹气道:“反倒是我们要注意尺度,不能让敖贞真的死在太极天。龙王之怒,太极天可没人能承受的起。”

    柔云有些不甘心的道:“难道我们就坐看敖贞在太极天翻云、覆雨?”

    “敖贞不能动,***人却没估计。剪其爪牙,断其羽翼,她就是神龙也只能盘着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自信的道:“在太极天经营了几万年,要是连敖贞都斗不过那就成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我们的敌人是万妖阁和天魔会。妖族和魔族都天生***,不可共事,也不能共存。以前大家凑合着也就算了,天地大劫既至,这些东西就该早点铲除。”

    柔云摇头道:“这两个组织根深蒂固,可比敖贞难斗多了。何况,***几个人也未必想和他们斗!”

    七剑会虽然是越天鹏所建,可他常年闭关***,极少插手会中事务。在七剑会中威望是无人可及,手中的权势却不大。至少,在这种至关重要的决策上,越天鹏不可能独断专行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老二他们心思乱了,整天就喜欢勾心斗角……”

    越天鹏虽不插手具体事务,对七剑会的情况却心知肚明。但他建立七剑会是为了***,怎么可能舍本逐末,却追求那些权势富贵。

    柔云轻轻叹气道:“天道都在改变,二哥他们岂能不变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飘然起身,远望碧蓝长空道:“若无变化,这天地又该多无趣。老二他们若是不知进退逆势而为,只会成为天地轮回的养料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话语里的淡漠无情,让柔云心中一颤。闭关***万年的越天鹏,突然变得异常陌生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就是为了试探敖贞,万妖阁和天魔会喜欢搞阴谋,就让他们去玩。他们既然喜欢踢敖贞这块铁板,就让他们去踢好了。”

    柔云道:“那我们就不管了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越天鹏长笑道:“老二他们不甘寂寞,肯定想着动手,我们只管看热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柔云觉得有些不妥,可越天鹏如此自信,她又不好再说。

    “柔云,不用担心,一切尽在掌握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明白柔云的担心,柔声道:“告诉你个秘密,我查了一下天级圣榜,前一段时间又哦了一位天圣,名叫天霸。”

    柔云娇俏玉容神色一紧,脱口而出道:“是高正阳!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他了。”越天鹏啧啧道:“万年以来第一位天圣,这位天霸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难道是龙王派来的高手?”柔云有些着急了,如果龙王真的插手太极天,他们几万年的筹谋立即成空。这样巨大的损失是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天圣的资料是无法查询的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推断道:“高正阳如此强横,也只能是龙族的高手。不过,大罗天诸神忙着大战,我们是给龙王面子不动他闺女。却也不用因此束手束脚。这次大战先看看高正阳的本事。若他真的强横无比,天魔会和万妖阁一定忍不住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露出一抹冷笑:“先让他们去斗,到最后我在收拾残局,重造太极天!”

    越天鹏这番话说的极其自信,透出不容置疑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柔云明眸中都是迷醉之色,当初她就是为越天鹏这种逆天而行的强大所折服,心甘情愿的跟随他几千年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越天鹏根本没在意身后的柔云,他的目光已经穿透云天直达亿万里之外的万妖宫。

    万妖宫建立在黑风山山腹中,周围黑风万年不息,强大风沙之力形成天然屏障,能屏蔽一切神识探查。

    但是,越天鹏炼成了烛龙眼,目光烛照九天十地。甚至能见过去未来。这种说法有些夸张,但在太极天内,却没有多少是他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万妖宫建立了十多万年,自以为防护周密。却不知越天鹏烛龙眼有成以来,没事就观察这群家伙。所以对万妖阁的情况异常熟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群奇形怪状妖怪正在一起议事。

    “白墨被杀了,这个***!”如同大癞***的欧山痛骂道。

    “敖贞还真是不能小看了。”一个像蟒蛇的的妖怪,吐着黑色蛇信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龙族,必须想办法弄死敖贞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必须弄死敖贞。这家伙要是站住脚,太极天中的龙族肯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着急,天魔会那些玩意更急。这次他们要是输了,绝对元气大伤。”

    坐在最中间的妖怪大声说着,他身体黑乎乎就像一坨烂泥。坐在那里勉强像个人形,但身上的烂泥还在不停流动,看着异常恶心。

    越天鹏目光小心的扫过那团烂泥,这家伙看着恶心,可至少活了十几万年,也是万妖阁中最可怕的强者。

    烛龙眼虽然有烛照天地的神通,也未必不会被对方所察觉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热闹,越天鹏知道了万妖阁的打算,也兴趣再多看。烛龙眼也是有***的,对神魂力量消耗极大,不可能整天乱看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转,又落在了星灵海那座两仪岛上。

    漂浮在星海中的小岛,生气枯寂,一片衰败,就像是一座死岛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很不正常,圣灵空间都有着灵气核心,为整座空间提供灵气。所以,每座圣灵空间都有着强大生机。

    越天鹏目光转动,小岛上显然没有人,灵气核心剑池也被人挖走了。根据岛上的一些痕迹来看,白墨就是在这里被杀的。

    越天鹏之前一直在入定,他知道白墨死了是因为心生感应,而不是真正看到了。

    纯白的烛龙眼徐徐转动,两仪岛上发生的一幕幕场景开始***着呈现在他的眼中。

    他还没能力让时光倒流,却可以通过所见的一切痕迹以神通进行推导。

    圣阶也好,神级强者也好,所存在的必然有其痕迹,所做过的必然留下印记。

    在***的一幕幕中,越天鹏看到了白墨为剑指所杀,看到了一身堂皇金甲的高正阳,看到了那飘扬如火盛血的血神旗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么回事,高正阳和白墨一战的情况就像笼罩在一层迷雾中,怎么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越天鹏有些疑惑,怎么会这样!他纯白眼眸再次如漩涡般转动起来,从虚空中的一丝痕迹捕捉到了高正阳的去向。

    烛龙眼的目光再次穿透虚空,落到神龙城的上方。

    一道道生灵气息中,高正阳内敛却是深沉的气息就像是一轮才从地平线升起的太阳,在众多生命气息中异常的显眼。就算他身边的敖贞,其生命气息也远不及高正阳的强盛暴烈。

    虽然远隔亿万里之遥,越天鹏也觉得有些刺眼。他本能的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气血如此旺盛,这件血神旗真是神物!”

    越天鹏思忖道:“高正阳筋骨气血异常强盛,可龙族气息却不纯正,绝不是龙族。身上的神甲也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对高正阳生出了浓厚兴趣,正想仔细观察一下的时候,正在坐着说话的高正阳突然侧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高正阳深幽明澈的眼眸,似乎穿透虚空和他视线交汇在一起。

    越天鹏心中一动,急忙收回目光。他不禁笑起来: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神龙城的安福酒楼中,敖贞有些惊奇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摇摇头,叹气道:“刚才有人在看我们,太极天还真是强者辈出,不能小觑了天下英雄啊!”

    他真的有些感叹,刚才那道审视的目光似乎要把他内外都看透了一般。而那目光的主人,却远在亿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目光锐利不稀奇,可像对方那种能跨越亿万里空间却不露痕迹的眼神,却真的很神奇。

    敖贞神色有些凝重,说道:“我进入太极天以来,也偶尔会感觉有人窥视,却不敢确定。现在看来,一定是越天鹏了。”

    “越天鹏?”

    高正阳好奇的道:“就是七剑会的老大,号称天鹏剑的那位么?”

    “他和你一样,也是天圣,天鹏就是他的圣号。”

    敖贞道:“听说他本体是雪鹏,天性好洁,不饮凡水,不沾俗土。以他的鲲鹏血脉,到是有可能***出九重灵瞳,甚至炼成烛龙眼!”

    敖贞说着摇摇头:“他要是有烛龙眼,就能明见万法,只凭目光就能杀死圣阶。早就称霸太极天了!不可能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高正阳目露奇光:“这可难说……”

    
霸皇纪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348478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